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685章 徐诩歌

正文 第1685章 徐诩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叔,我又没做错什么,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

    今天无名难得一次主动邀请谷雪吃饭,谷雪还没来得及高兴,谁想菜刚上桌,无名就让她离开滨城,那这顿饭,不等于是给她的送行宴么。

    就算面前摆着十几道山珍海味,且谷雪已经饿的不行,也顿然没了食欲,气呼呼地把刚拿起的筷子放回到桌上。

    “你是没做错什么,不过你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明日我就会搬到龙虎山上去住,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而且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未知。倘若有危险,我顾不上你!”无名机械地夹着菜,美味佳肴也是食而无味。

    “哈!我明白了,原来大叔是在担心我啊,可你完全没必要担心我啊。虽然凶险未知,但我自保还是可以的,我保证,到时候绝不会成为大叔的累赘!”谷雪把手举过头顶,就当作是发誓了。

    “那我问你,假若不久的将来,我被无数强者围杀,你能否保证袖手旁观,而不会为了我,性命不顾地冲上去?!”无名问道。

    “我……”谷雪低下头,她想撒谎,可她很清楚,在无名面前,她无处隐藏。

    “或许……”无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把这个告诉谷雪。

    一个新人,被提升为天罚统领。

    无名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六扇门长老议会是真的爱才好士。

    那群老谋深算的狐狸,会不会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暂且满足他提出的任何条件?

    事实到底如何,他也不得而知。

    不过既然已经想到这点,他自然要小心翼翼,以防万一!

    “越是到最后,我遇到的敌人越强,与其你现在为我奋不顾身,倒不如回去好好努力,如若我真有什么不幸,将来你还可以为我报仇……”

    “不许你这么说!”谷雪噙着眼泪,“我听你的,我走还不行么。不过你要向我保证,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嗯?”

    “我说错话了,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不应该向我保证什么,我……我刚才那句话,是替你妻子说的。”谷雪小脸儿一红,害羞的又低下头。

    无名笑了笑,举起酒杯先干为敬,“谢谢这段时间你能陪我,或许你没能帮到我什么,不过至少不会让我觉得孤单。”

    “别说了,跟我还客套什么!”谷雪擦掉脸上的泪花,举起酒杯同样一饮而尽,“等我走了,你一个人觉得孤单,就喝杯酒。”

    无名有些哭笑不得,不是应该劝他少喝酒么,谷雪却反而劝他多喝酒。

    忽地,无名眉头皱起。谷雪发现后,不明情况,刚要开口问,无名马上冲她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自打二人来到滨城后,身边可谓是危机四伏,现在无名突然的举动,让谷雪顿然变得有些紧张。

    不过无名依旧气定神闲,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说道:“这酒不错,楼上的朋友有没有兴致下来共饮一杯?!”

    二人坐的是一个包厢,且是顶楼,也就是说,上面就是房顶。

    外面天寒地冻的,且还下着大雪,楼上的这位朋友,总不可能是有这样的闲情雅致,在房顶上观赏风景吧!

    片刻后,包厢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人叩响了房门。

    “进来!”

    包厢门被人推开,站在门外的是名女子,二十岁出头,穿着一件白色貂绒风衣,原本飘落在上面的雪花,因为室内温度高,已经开始融化,如水晶般闪着光芒,也让女子绝美的容貌,更显得美若天仙。

    咔嚓!

    忽地,无名捏碎了酒杯,挑了其中一片相对比较锋利的瓷片,二话不说,将其掷出。

    瓷片锋芒毕露,如同刀子一般,瞬间而至逼近女子喉部。不过在快要刺入女子喉部时,瓷片忽然又停了下来。

    “你刚刚听到了什么?!”无名冷冷地问道。

    女子没有丝毫慌乱之色,反而淡定自若地回答道:“你们说的,我全都听到了!”

    无名脸色再一冷,“你明明早就在房顶之上,却又故意被我发现,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如果我怕,我就不会下来了!”女子轻笑一下,“放心吧,虽然我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但也只能隐隐觉得你来者不善,仅此而已!”

    “来者不善?”

    “我说错了么?一个可以战胜玄夜的强者,横空出世,如此急迫的想要加入六扇门,只要是聪明人,都会觉得蹊跷。哪怕是我刚刚没有听到那些,也会觉得蹊跷!”女子淡然说完,绕开依旧悬空的瓷片,径直走到桌前坐下,“无名,你也是个聪明人,你早就意识到了这点,所以……”

    女子转头忘了谷雪一眼,笑着说道:“所以你才会让你的女人离开这是非之地。”

    “你别乱说,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谷雪同样满身杀气,倘若这个不速之客,对无名有敌意,或是要以此威胁无名,她不介意现在就杀了对方。

    岂料女子无视了谷雪,一点儿也不见外地拿起一双未用过的筷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无名观察了女子几眼,对方一口道出他的名字,显然是有备而来。又或者出门时,对方就在暗中跟踪他。他居然没有发现,可见这名女子有些实力。

    “说吧,说说你的来意!”无名不想绕弯子,而他好似也看穿了女子的心思一般,直接开门见山。

    “交个朋友!”女子莞尔一笑,“徐诩歌!”

    “只是想交个朋友?”谷雪可不会天真的信了。

    徐诩歌摇摇头,“原本确实不止想交个朋友,不过听完你们刚才的话后,我觉得似乎没必要这么做了。”

    “怎么做?”谷雪又问道。

    “以身相许!”徐诩歌毫不避讳,这句话反而让谷雪羞得小脸儿通红。

    “不要脸!”谷雪不客气地骂道。

    “我也这么觉得。”徐诩歌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说的很认真。

    “一个女人对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肯定不会白白以身相许,一定是想让那个男人为她做什么事情,你想让无名为你做什么?!”谷雪厌恶地看了徐诩歌一眼,不过似乎又觉得自己不值得生气。

    “这个以后再说,又或者根本就不用说了,兴许到时候,我们两个会互相帮助。”徐诩歌故意卖起了关子。

    “最讨厌你这种话说一半,留一半的人,无名没什么需要你帮助的,也不可能因为你有几分姿色就帮助你,你走吧!”谷雪撇撇嘴,这是她和无名在滨城吃的最后一顿饭,却被这样一个女人大煞风景,简直扫兴。

    可让谷雪气不打一处来的是,徐诩歌像是没听到一样,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不止轻浮,脸皮还很厚!

    谷雪正想再说,忽地院子里传来一阵打斗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