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690章 我不舍得?

正文 第1690章 我不舍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谷雪一听,立马就不乐意了,非常敌视地看向楚暮和硕风听雨,斥道:“如果你们真是耍了小心眼,我现在就把你们的脑袋割下来!”

    岂料硕风听雨咯咯一笑,说道:“这都被你们给发现了!”

    谷雪气不打一处来,硕风听雨显然是默认了,可硕风听雨做了这么卑鄙的事情,却还承认的理直气壮,明明犯了错,却没有半点歉意。

    “上回杜青裁那个家伙来龙虎山,仗着他师父,可是没少欺负我和楚暮,好不容易又遇见他一回,且他师父不在,我和楚暮自然是要好好出口气了!”硕风听雨说道。

    “你们要拿杜青裁出气也就罢了,为何要牵扯上大叔?”谷雪没好气地道。

    “就当是我们对统领的考核了!”硕风听雨眉头一挑,“你们一定还不知道吧,天罚几乎所有成员,全都誓死追随魏世章,甚至因为魏世章没能上任统领,还想去齐天殿为魏世章鸣不平呢。在天罚呢,孤军奋战是不行的,因为天罚的每一个任务,都不是一个人就能够完成的。杜青裁为什么会来龙虎山?就是因为血榜卷土重来,大杀四方,等着看吧,只要六扇门决意插手这件事情,就必定会交给我们天罚。而血榜的八位成员,哪个实力不是用恐怖二字形容。你们想一下,到时候天罚成员全都孤立统领,统领一个人去面对血榜的话,岂不是很危险?”

    “你说的这些,全都是废话!”谷雪完全听不懂硕风听雨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

    “怎么能是废话呢,在天罚,我和楚暮是唯一不与魏世章为伍的。原本就看不惯魏世章,现在统领的位置没让他坐,我和楚暮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们想站在统领这一边,可以我二人的性格,若是统领不能为我们做点什么,又或者说连处理这点小事的能力都没有,我们也说服不了自己,死心塌地跟着统领。所以呢,我们顺便教训杜青裁的同时,也算是给了统领一个小难题,就当作是对统领的一次考核了。”硕风听雨绕到无名身后,继续说道:“统领这么威名神武,就算是距离灵园只差一步之遥的玄夜,都不是同统领的对手,我相信统领很轻松就能解决这个小难题。”

    谷雪真想抽硕风听雨一个大嘴巴,这点小事?这两个家伙,若只是打了杜青裁一顿,那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们把杜青裁的脸皮,给硬生生地撕下来一块,这算是小事吗?分明是天大的事情!

    谷雪相信,用不了多久,杜青裁就会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甚至无想山庄都会为杜青裁,来龙虎山讨一个说法,到时候只会闹的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就算天罚所有成员都孤立我,那又如何?谁稀罕你们二人站在我这边!”无名笑了笑,笑的是楚暮和硕风听雨的自以为是,“况且我还没正是上任,谁说我就一定没有法子,让天罚成员听命于我?!”

    “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他们,所以才这样说。天罚每一个成员都像是一头脱缰的野马,想要驯服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还有一个魏世章!”硕风听雨说道。

    “我不在乎!”

    “不在乎?那等我们去追捕血榜时,面对血榜的高手,没人支援你,让你一个人孤军奋战,你也不在乎?”

    忽地,无名抽出硕风听雨的佩剑,剑指硕风听雨。

    无名已经受够了硕风听雨这种态度,好像没有他们,自己就什么都干不成似的。

    “信不信我用这把剑,刮花你的脸,当作是对你的惩罚?!”无名一脸冷漠,他是认真的,绝不是在开玩笑,可硕风听雨似乎完全没意识到。

    “你舍得么?”硕风听雨淡定自若,她只以为这世间有哪个男人,不懂得怜香惜玉,何况以她的姿色,就不认为无名真会这么做了。

    无名轻笑一下,除了他自己的妻子之外,世间还有什么其它女人,哪怕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还能让他怜香惜玉?

    没有!

    别的女人在他眼里,不过是有性别区分而已!

    何况还是一个刚见面,就给他一口黑锅的女人!

    嘶!

    无名想都没想,转动手腕,利剑在硕风听雨白皙的肌肤上,果断划开了一道血口。

    殷红的鲜血,顺着硕风听雨白皙的脸蛋儿滴落,倒是让硕风听雨有了一种别样的美。

    只是这样一条伤口,若是得不到效果极佳的治疗,定然会留下一道疤,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等于是毁容了!

    谁都没想到无名说到做到,全都愣住了,包括硕风听雨在内。

    过了好一会儿,脸上裂开的疼痛,才提醒硕风听雨刚才发生的是真的,并非错觉。

    “你……”硕风听雨充满恨意,话没说出口,却被楚暮拦下。

    “我们能想到办法,不让这道伤口留疤!”楚暮劝道。

    无名随手把剑丢还给硕风听雨,“不要以为今天的事情到此结束了,我告诉你们二人,这才刚刚开始,在我手底下做事,必须要学会规矩,否则我会让你们哭的!”

    “真是一个冷血的男人!”硕风听雨用力瞪了无名一眼,便转身离去。

    楚暮本也要走,看到徐诩歌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徐诩歌?原来统领还认识第二门门主家的小姐,看来统领还真像外界说的那样,并不是初来乍到的一个新人。”

    楚暮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话,冲无名拱了下手,也离开了。

    无名本想对楚暮说,他只给了硕风听雨惩罚,还没给楚暮惩罚。

    只是徐诩歌的身份,让无名转移了注意力。一不留神,楚暮已经走的没影了。

    “原来你是第二门门主的女儿?”无名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徐诩歌苦涩地笑了下,没有承认,可也没有否认,这一声苦笑,似是夹杂了许多情绪,瞬间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心里隐藏了太多故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