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33章 答应了!

正文 第33章 答应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鬼螃蟹竟然是杀手?

    卢松闻言,浑身直冒冷汗,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多年,自己的酒吧竟然成了杀手的聚集地。索性找来的不是警察,不然的话,到时候非得百口莫辩,说他也是杀手不可。

    沈赢天也忍不住脸色一惊,千算万算,他都没料到鬼螃蟹会是个杀手。一个从乡村来的小子,为什么执着的要去找一个杀手,难道这小子身边有什么人,死在鬼螃蟹手里了?不管怎样,反正沈赢天是打了退堂鼓,比起道上的那些混蛋,他觉得杀手更可怕。

    梦红月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直以来,她都把送布偶这件事,当成一份工作来做。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帮着别人杀人?

    “所以好心的老爷爷,就是你说的鬼螃蟹吗?”梦红月问道。

    “不一定,或许那个老爷爷跟你一样,也不过是鬼螃蟹的一个信使。不过,他已然成为找到鬼螃蟹的重要线索。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我相信你也不希望让鬼螃蟹这么肆无忌惮的滥杀无辜,带我去见那个老爷爷。”李坏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和鬼螃蟹无冤无仇,我之所以费尽心思的找他,也只是想打听点事情。所以,如果那个老爷爷就是鬼螃蟹,而你又不想让他受到伤害,只要他答应从今以后改邪归正,我保证不会伤害他!”

    白天的那个杀手,也是通过鬼螃蟹才找到柳湘漓。在那一刻,李坏和鬼螃蟹的仇就结下了。现在会这样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觉得唯有给梦红月一个保证,梦红月才有可能带他找到那个老爷爷。

    就算到时候,李坏说到做到,不干掉鬼螃蟹也没关系,毕竟鬼螃蟹只是一个杀人武器而已。他的仇人,是雇佣鬼螃蟹的人,干掉那个人才能够彻底解决柳湘漓的危机,也才能让他泄愤。

    “好,我可以带你去见老爷爷,不过你也要说到做到,不管他是不是鬼螃蟹,你都不能伤害他。”梦红月低下头,泪珠儿滚滚落下,“自从我父母接连去世后,我都是靠着他给我的酬劳维持生活。就算他是杀手,犯下了滔天大罪,可他毕竟也是我的恩人,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不管是李坏,沈赢天,还是卢松,听到梦红月的身世,都忍不住为之动容。倘若她是个健全的女孩儿也就算了,可她眼睛看不到,还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实在是难以想象,她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

    “或许我可以帮她治好眼睛。”李坏只是暂时有了这个打算,并未立刻付诸于行动。妙手十八敲,他尚在初步阶段,像梦红月这样的情况,恐怕他还不能够为其治疗。

    既然梦红月已经答应了,那还等什么?告别卢松,李坏,沈赢天,还有梦红月即刻就出发了。

    刚走出枫火酒吧,沈赢天突然一脸的痛苦,然后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哎呀!大哥,我肚子好痛,我快要不行了,要死了一样,我得去趟医院。等我肚子好了,我立马就去找你!”

    沈赢天撒腿就想跑,跑的这么快,哪里是肚子痛,分明就是不想去。没错,他就是不想去,对方可是杀手啊,他这辈子都还没见过杀手呢,听着都瘆的慌,他不想去,也不敢去。

    可李坏哪肯放他走,就像李坏之前说的那样,他长得那么帅,出去办事,身后要是不跟着一个小弟,多没天理啊。所以沈赢天没走几步,就又被李坏抓回来了。

    “我连卢松的毒瘾都能治好,你一个小小的肚子疼,还在话下么?你把屁股撅起来,我帮你治好。”

    “啊?”沈赢天哭丧着个脸,刚把屁股撅起来,就挨了李坏几脚,疼的他又蹦又跳。

    “肚子还疼吗?”

    “肚子是不疼了,可屁股疼啊。”

    “那你把脸伸过来,我帮你把屁股治好。”

    “治屁股,要从脸下手?”

    “对啊,我这叫转移治疗法。”

    “所以治好了屁股,脸就开始疼了?”沈赢天急忙一个立正,“大哥,我屁股不疼了!”

    沈赢天又不傻,哪能看不出来,什么转移至疗法,李坏分明是在整他。被一个小屁孩整,他心里那叫一个气。可谁让自己没本事,打又打不过,只能忍着了。当然,沈赢天也只能乖乖跟着李坏一起去找鬼螃蟹。

    梦红月又透漏了一个信息,之前她说谎了,那些布偶,并非是老爷爷主动送来的,而是她的这只导盲犬,不知从哪儿取回来的。对了,她的这只导盲犬,也是老爷爷送她的。

    在这之前,梦红月还以为老爷爷是看她可怜,所以才送给她一只导盲犬,可现在看来,老爷爷只是想利用导盲犬传送布偶而已。

    这样一来,知道老爷爷身在何处的,就只有这条导盲犬了。索性这是条狗,而不是一个人。而它陪伴梦红月这么长时间,它对梦红月的忠诚度,早就超过了那位老爷爷。所以梦红月让它做什么,它就会去做什么。

    三人一狗先是回到梦红月的家里,梦红月住在一座破旧的筒子楼里,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主要是除了她之外,这座楼上似乎就没有别的住户了。想必她也是习惯了,再说了,她孤苦无依,也是别无选择。不然的话,哪个小姑娘敢单独住在这里。

    两室一厅,不过五六十平米,很简陋,不过被梦红月收拾的很干净。客厅的八仙桌上,摆着一个香炉,里面还插着香,不过没看到梦红月父亲,或者母亲的遗照。

    “我怕它只记得一条路。”梦红月把导盲犬叫到身边,然后摇起了手里的铃铛,三缓一急,导盲犬马上摇起了尾巴,显然是收到信号了,“大黄,去吧!”

    汪汪汪!

    导盲犬冲着梦红月叫了几声,然后跑出了家门,李坏跟梦红月说了声谢谢,带着沈赢天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