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次元干涉者 >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八章 Re:8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八章 Re:8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地下遗迹,古代苏美鲁文明留下的地下迷宫,也是他们的墓穴。

    在禁忌森林至今都可以看到一些残留的石头建筑残骸以及大大小小的墓碑,而地下遗迹就位于其下方,这也是后来拜伦维斯就建立在禁忌森林附近的原因。

    最初拜伦维斯的学者发现了地下遗迹后,经过一番研究威廉大师通过仪式进入了其内部。这一行动开启了后来时代的序幕,也是一切恶梦的开端。而在最初其实便已经有所警示,被威廉大师派去探索的两位仆人在地下迷宫中不知经历了什么,最终都精神失常。在迷宫中那些超越人智的东西初次展示了它们的恐怖,可是却没有得到拜伦维斯的学者们的重视,反而让他们更加沉迷于那些非人的力量里。

    留在上面的遗迹基本上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下所剩无几,可位于地下的墓穴却极大的还保存着原貌。当深入其中探索的时候就会惊叹于苏美鲁文明的繁盛与强大,庞大的遗迹形成了复杂的迷宫群,不仅仅只有一层,而是由数层复数迷宫构成的庞大结构。

    从这些分布甚广划分出了各个区域迷宫一般的墓穴可以窥见出一些当初古代苏美鲁文明的社会结构与生态,了解到这是怎样一个文明。

    总的来说苏美鲁文明的一切几乎都是围绕上位者——他们所崇拜的神明形成的,这也使得他们构建起了一个独特的社会结构。大部分苏美鲁人的一生都围绕着两件事。其一便是为上位者挖掘坟墓;其二就是为上位者守护坟墓,也就是守墓人的由来。死后苏美鲁人也被葬在墓穴中,完成了他们的一生。那些巨大墓碑周围环绕许多小墓碑的形式,大概也是寓意着上位者与他们。

    踏入墓穴的内部,巨大的墓穴有着异乎寻常宽广的移动空间。精致的雕刻立于各处,展现出了非凡的工艺。只是那些随着时代渐渐斑驳的墙壁,从石缝间生长的杂草都说明着这里已经随着他们的文明消亡。

    巨大的墓**并不黑暗,一盏盏点亮的烛光一直延伸到了墓穴深处,一些枯瘦苍白的身影不时在周围闪过。这种苍白的肤色正是长年身处地下见不到阳光的苏美鲁人的特征。即使文明已经消失,苏美鲁人也像是亡魂一样徘徊在墓穴里。他们似乎都变成了一种难以形容、不死不生的诡异存在,可就算是这样还可以看到他们依然做着守墓人的工作阻止着盗墓者的进入,甚至有些仍旧挥舞着锄头开凿着墓穴,就像是一切都如生前一样。

    在这荒废却又并不安静的墓穴里,难以判断这里到底是真实的墓穴,还是被拖入了什么人的梦境里,但这其实并没有意义。通过调整观察的角度所谓现实与梦境的界限也会模糊,而决定的视野也就是上位者与人类的区别。

    上位者还留在这些墓穴中,他们一直在这里,关于苏美鲁留下的仪式也只是在等待着再次开始。

    上位者有着超越人类的视野,也就是所谓的内在之眼,但是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神明,即便人类甚至连理解他们都做不到。

    所有上位者都在寻求着诞下子嗣,但或许是他们有着某种不完全性,他们无法依靠自身进行繁殖,需要人类来进行代孕。如此强大的上位者居然需要弱小的人类帮忙繁殖,简直就像是可笑的笑话一样,但事实却如此发生了。

    到底是什么导致这种事情发生无人知晓,似乎这正是佐证了上位者们的不完全性,就像是失去了某些重要的部分,而不得不变成这样。也许那缺失的正是某种与现实的联系,使得无法真正打破梦境与现实的界限,这也导致了上位者即使拥有了超越人智的视野,却也会被杀死现实的身体。

    无论如何上位者的繁殖仪式也就成了苏美鲁文明的核心内容。

    苏美鲁文明依附上位者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也成为了上位者的奴仆。在血月到来时,上位者就会在苏美鲁人中间挑选自己的代孕者,从而诞下子嗣。

    在墓穴中除了那些苏美鲁遗民还可以看到一些女性的幽灵,她们正是被上位者选中的代孕者,不过大部分都是失败的产物。

    这个仪式直到最后一位苏美鲁女王亚南才终结。当血月到来繁殖仪式开始时,亚南女王拒绝诞下血之子,用利刃刺穿了腹部。之后愚笨蜘蛛罗姆的原型蜘蛛罗姆隐藏了血月,将亚南女王与梅高都封印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亚南女王为什么不愿意诞下血之子,一切都随着苏美鲁文明衰亡而消失在了历史中,只留下一些传说在后世的信仰与故事中流传。

    但是在拜伦维斯到来后,封印的魔盒被他们打开。停止的血月也将再次降临,继续过去未完成的仪式。

    如今当一切回到起点的时候,如果能够阻止拜伦维斯的行为,那么一切也将会改写吧。

    不过,这个如果是注定无法实现的可能性。

    使威廉大师找到进入墓穴的仪式的人,正是第一猎人格曼,是他发现了进入其中需要的物品。

    所以这里是格曼……不,老猎人可以直接干涉的时间点。

    已经洞悉了我的行动的老猎人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所以他就如我所想的等在这里。如同要嘲笑对手的不自量力,将对手的一切玩弄在自己的鼓掌之中。

    这偏执般的掌控欲,不禁令人认为是在极度的环境下产生的反动,这样的落差造成了其矛盾的心理状态与外在表现。在一方面追求神的支配时,却又试图支配别人。这将自身依托于外者而得到的自信,不正是不自信的体现么?

    当被点破这脆弱的嘴脸时对方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

    如果这梦境(舞台)是一座牢笼,那么身在其中的老猎人难道不也是其中的犯人吗?

    我们的区别只是当牢笼被打破时,我等将获得解放,而你还将一直被困禁在里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