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女总裁的护身高手 > 正文 第25章 哪里下手好?

正文 第25章 哪里下手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谭广贵回到二楼的休息室后,眉头紧皱,手上价值不菲的香烟自燃到烟蒂也浑然不知,直到烧到两指发疼才回过神来,脸色变得扭曲。

    “副会长,究竟怎么啦?”谭广贵身后的一个心腹很是不解,自从副会长听完一个电话后就变得魂不守舍。

    谭广贵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苦涩说道:“你知道刚刚那个电话是谁打给我的吗?”

    “谁?”

    “会长。”谭广贵脸色很是不自然,看着自己的心腹说:“他让我们这段时间收敛一点,据说洛倾城的保镖插手了这件事。”

    “洛倾城的保镖?”心腹杜定云满脸的疑惑,很是不解:“一个保镖能翻起什么风浪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他的话我们不能不听啊。”谭广贵苦笑道。

    杜定云怔了下,旋即说道:“副会长,如今很多人都去卖肾,我们做黑市肾的可是一条财路,可不能白白放弃啊。”

    谭广贵深深的看了杜定云一眼,眉宇间闪过几分怒意:“你是想我忤逆会长?”

    “啊?”杜定云惊呼了一声,旋即摆手兼摇头:“不是的。”

    “那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只是”杜定云闪烁其词,最后才吞吞吐吐的问:“那个保镖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让会长这么忌惮?”

    “会长不是怕他,但是据闻他跟凌家那个丫头合作破案,所以才会让我们收敛。”谭广贵无奈的说道。

    “要不我们找人做了那个保镖不就行了吗?”

    听到杜定云的话,谭广贵轻轻摇头,语重心长的说:“定云啊,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以前凌家那丫头一直在追查这件事,但还是不了了之,现在那个保镖一插手,会长就让我们收敛?”

    “我”

    “哟,想不到我们副会长心思还挺缜密的嘛。”杜定云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道戏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到这道声音,谭广贵与杜定云心中一惊,循声望去,只见张逸跟上官飞并肩走了进来。

    “你们是谁?”杜定云迅速来到张逸他们面前,怒指着他们问道。

    张逸耸耸肩,压根没有理会杜定云,推开他来到谭广贵面前,笑着说:“百闻不如一见,谭会长久仰了。”

    “呵呵,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洛倾城的保镖吧?”谭广贵脸色阴晴不断,双眼紧紧盯着张逸问道。

    张逸安之若泰,即便谭广贵眼含杀意也丝毫不在意,佯装出惊讶的样子:“想不到谭会长眼力这么好。”

    “一个小小的保镖居然敢管我们青龙会的事情,别以为有洛倾城在背后撑腰我就怕你。”谭广贵诧异的看了张逸一眼,狰狞的说道。

    张逸白眼一翻,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嘴角扯起一抹戏虐的笑意:“我现在人就在这里,怎么,你们不是想杀我吗?”

    “艹!”杜定云闻言,怒火中烧,抡起拳头往张逸的方向疾去。

    张逸没有理会杜定云,只是夷然自若的坐在那里。

    一直在张逸身后的上官飞一手握住了杜定云的拳头,沉声说道:“给我滚!”

    话毕,抬起右脚奋力一踢,杜定云顿时像断线的风筝那样倒飞出去。

    “一点规矩都没有,没见到你们会长还没有发话吗?”做完这一切,上官飞拍了拍手,撇嘴说道。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直到上官飞的话落下,谭广贵才反应过来,心中一阵骇然,指着张逸吼道:“你是什么意思?”

    “呵呵,谭会长是不是觉得我应该站在这里随便你怎么打?”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谭广贵阴沉的说道。

    张逸耸耸肩,撇嘴说道:“就算是你们青龙会的地方又怎样?”

    “很好。”谭广贵怒极反笑,对着门外大声吼道:“来人。”

    张逸跟上官飞对视了一眼,皆觉得谭广贵的脑袋秀逗了,如果门外还有人站着的话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你觉得外面的人不死我们可以进来?”上官飞翻着白眼问道。

    “你们”谭广贵一怔,旋即不好的预感遍布全身,即便他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声音也带着丝丝的颤抖:“你们把他们都杀了?”

    “不然我们怎么进来?”

    “你”

    谭广贵脸色剧变,这两个人居然可以无声无色地杀了自己五六个保镖,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在里面没有发现任何的动静。

    “你们究竟想要干嘛?”想到这里,谭广贵深吸一口气,双眼闪过一道阴霾。

    “没什么,只想你跟我说你们会长的事情,哦,对了,还有你们做黑市肾的证据都给我。”

    “哼,想都别想。”听到张逸的话,谭广贵一怔,愤愤的说道。

    “有骨气,希望你等会还能像现在这样。”张逸满不在乎的说。

    旋即,没等张逸说话,上官飞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把小刀,不断地在手上挽着刀花,一步步走向谭广贵。

    “你想要干嘛?”谭广贵双眼盯着上官飞手上的小刀,额头上冷汗直冒,他只感觉这刀子透着冰冷的杀意,双手不着痕迹的放到了桌子底下。

    把他小动作放在眼里的张逸心中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

    “没什么,我想试试剥皮的感觉。”上官飞那眼镜下面的双眼露出一种热衷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谭广贵。

    “你”

    “去死吧。”谭广贵脸色骤变,不知什么时候手上多出了一把五四手枪。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枪,感觉自己的手钻心的痛,一把匕首已经插进了自己的手腕,手枪已掉落在地。

    “跟我玩阴的?”上官飞撇了撇嘴,来到脸色苍白的谭广贵面前,又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喃喃自语的说:“该从哪里下手呢?”

    “老大,你说在哪里下手才能完整把皮脱下来?”

    张逸白了上官飞一眼,没好气的说:“这些你专业,我不行的。”

    “呃,好吧。”上官飞无奈地耸耸肩,突然房子里一股骚味弥漫着,疑惑之际,发现堂堂一个副会长居然失禁了。

    突然,上官飞眼前一亮,打了个响指说:“就从他那东西上下手,那玩意还能切下来后还能炒熟送酒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