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女总裁的护身高手 > 正文 第429章 你不敢?

正文 第429章 你不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张逸说完,洛倾城一直没有回答,心中一阵不解。

    低头看着她,旋即发现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嘟着小嘴,甚是诱人。

    张逸指腹抚摸着她的樱唇,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极尽宠爱。

    洛倾城踮起脚尖,环着张逸的脖子,讷讷地说:“我,我没做好准备。”

    其实哪里是没做好准备啊,她心里就过意不去,自从跟张逸在一起之后,她看了不少关于情感类的书籍,婚姻类的自然也看了不少。

    她知道,结婚并不是那么简单,最主要的是,结婚后自己不能给他尽到妻子的责任。

    妻子,自当要全身心投入,不管心还是身。

    她心准备好了,但身子没准备好。

    毕竟当初鬼医的叮嘱,她可是一直放在心上,她不想张逸会有什么闪失。

    张逸眼里闪烁着几分感动,点头,柔声道:“都依你。”

    两人一致决定,既然来了大理,就好好放松一下。

    但天公不作美,当他们回到大理的时候,就下起了蒙蒙细雨。

    淅淅沥沥的雨水虽然不是暴雨,但也挺大的雨势。

    古街。

    当洛倾城下车的时候,雨水顺势滴落在她绝美的脸颊上。

    张逸走到她面前,左手掌顶在她的额头,替她遮挡雨水,右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替她抹去雨水。

    突然,张逸眸光一闪,白茫茫的雨帘阻挡了视野,但张逸见到一道身影跌跌撞撞地冲到这边来。

    扑通。

    张逸踏前一步,挡住了洛倾城。

    顿时,那道身影撞在张逸的身上,扑通一下竟倒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你噗”

    被撞倒在地的青年指了下张逸,刚想说什么,突然喷出一口鲜红色的血液。

    “我们走!”张逸微微皱眉,对洛倾城说道。

    “可是”洛倾城担忧地看了那青年一眼,发现张逸的脸色似乎不悦,噘嘴说道:“哦!”

    “你们别走,来人啊,杀人啦。”正当张逸他们迈步就想往古街的酒店走去的时候,那名青年愤愤地说道。

    果然,被青年这么一喊,街上的人纷纷撑着雨伞来到这里,纷纷围住了他们,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

    “你撞到了我,竟想就这么跑,我告诉你,今天不赔个几万块别想离开这里。”青年狰狞地看着张逸说道。

    “呵呵。”张逸嘴角扯起了一抹冷意,走到附近的商铺买了一把伞。

    但青年不缠不休,跟着张逸,怒吼道:“臭小子,你撞到我吐血就想这么离开了吗?”

    “大家来评评理,我好好的在街上走着,这小子眼睛瞎了撞倒了我,刚刚还吐了一口血,可他就想这么离开,有没有天理了。”青年狞笑了下,对围在附近的观众说道。

    “这人怎么这样啊”

    “就是,一看这年轻人也不像碰瓷的啊,他赔偿了不就行了吗,怎么这么没责任心。”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这么没公德心,哎。”

    “一看他们就不是本地人,卧槽,外地人居然想要来到我们大理撒野,”

    听到附近的人那些话,青年嘴角微翘,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张逸眉头深锁,眼眸闪过几分冷意。

    洛倾城淋雨了,他现在只想找个酒店让她去洗个热水澡,不然感冒了就糟糕。

    可这家伙居然在这里死缠烂打,让他勃然大怒。

    刚刚明明是他走路不带眼,幸好自己,挡住了他,不然被撞倒的将是洛倾城。

    “那你想怎样?”撑着雨伞的洛倾城走到张逸身边,玉臂举高,雨伞挡住了他们两人,寒声问道。

    “哼,怎么也要赔偿,刚刚我已经吐血了,要去医院拍照。”青年轻蔑地说。

    “是吗?”洛倾城没来得及说过,好似怕洛倾城手臂累那样,接过她的雨伞撑着,如鹰眸般的双眼紧盯着青年。

    洛倾城微微一怔。

    她曾看到过一个故事,下雨撑伞,爱自己的人会将雨伞的大部分挡在自己的头上,而撑伞的本人,身体大部分都湿透。

    现在,他的举动与那个故事如出一撤。

    大半把伞都挡住了自己,没有一滴雨落在自己身上,反之,雨水不断的滴落在他的右边。

    张逸看似无意间的举动,让洛倾城心头一暖,眸子里闪烁着柔情。

    青年冷哼了一声,眯着眼说道:“没错。”

    “那行,我们可以去医院,顺便将你身上的血验了,讲真,我还没见过人会吐狗血的呢。”

    听到张逸的话,众人不明所以,但青年面色剧变。

    心里只有一个声音,他怎么可能会发现呢?

    不过他觉得张逸肯定是巧合,抑或说吓唬自己罢了,挺起胸膛说:“我们大理人民一向都好客,念在你们是游客,就不需劳烦你们去医院了,赔钱就行。”

    “但是,我想去医院。”张逸唇角翘起一抹戏谑。

    “你”

    “还是说,你不敢?”张逸打断了青年,眼眸一凛,冷声说道。

    其实从青年倒地的那一瞬间,张逸就发现他有问题,他的身体极其孱弱,一看就知道是毒友。

    虽然下着雨,但对于血腥味,张逸再也熟悉不过了,青年刚刚所谓吐出来的,压根不是人血,反而有点像狗血。

    所以张逸敢断定,这家伙肯定经常做这样的事情,讹诈外地游客。

    一些瘾君子一旦疯狂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来。

    青年面色绿得发紫,这个办法他是百试百灵的,以前好多次都是这样,只要自己倒地吐血,外地的游客不敢惹事,就算知道理亏也只能掏腰包。

    而且他是专门找一些情侣下手,毕竟男方为了面子问题,也显得自己慷慨大方,只要女方一句话,男方就算不愿意也得乖乖地赔偿。

    尤其是一些胆小的女人,见到自己吐血后都吓得浑身哆嗦了,哪里会想到那么多。

    可今天居然碰到了程咬金。

    这家伙不仅油盐不进,而且还试图揭穿自己。

    “小子,这里是大理,要想安全离开,就得乖乖赔偿,否则”

    “否则怎样?”青年的话还没讲完,人墙外面传来一道略带雌性的声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