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女总裁的护身高手 > 正文 第699章 应蕾!

正文 第699章 应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来到主殿,张逸一眼就看出了赵建辉坐在那里,似乎在等着自己。

    修罗他们以及几个鸿蒙的人在陪着他。

    药王跟上官泽也不知道去哪了,不见人影。

    见到张逸,赵建辉连忙站了起身,面色极其复杂。

    “张少”

    “嗯?”听到赵建辉如此恭敬,张逸错愕了下,莞尔笑道:“赵少,你这称呼,我受之有愧啊。”

    听到张逸那略带讽刺的话,赵建辉微微一怔,面色阴沉,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是你别想着用无极门来要挟我交出残图。”

    “”

    张逸愣了下,摊了摊手说道:“我不屑做这些事,若你今日来警告我的,那就白走一趟了!”

    “哦?”赵建辉一怔,满满的不可思议:“你会有这么好?”

    “还有什么事没?”张逸懒得跟他说话,淡然问道。

    “没有了是吧,送客!”

    听到张逸下了逐客令,赵建辉眉头紧皱在一起,他实在搞不懂张逸。

    起初听到父亲的担忧,他是来试探一下张逸的,但殊不知他压根就不紧张这块地图那样,着实令人费解。

    旋即,带着疑惑走了出鸿蒙。

    “修罗,现在什么情况了?”

    待赵建辉走了以后,张逸冷沉着问道。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季枫跟卫磊两人究竟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为何迟迟没有动静。

    修罗轻轻摇头:“没动静,估计是想在龙虎山出手!”

    张逸眉宇间闪过几分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长老”

    就在此时,一个弟子快速走了进来,半跪在张逸面前:“长老,玉女宫宫主求见。”

    “玉女宫?”张逸闻言,眉头深锁。

    许久,才挥了挥手道:“让她进来!”

    “是!”

    很快,弟子就带着玉女宫宫主来到主殿上。

    “玉女宫应蕾拜见张长老!”一袭白裙的应蕾微微欠身,话声银铃般,清灵动听。

    看样子应蕾只有二十多三十岁左右,人群中遗世独立清风自在的样子,由内而外散发着气质和高山流水的禅意,相比世俗所有浓妆艳抹的女明星,在她面前多少都显得有点风尘。

    张逸苦笑了下,讪讪地摸着自己的鼻子:“应宫主不必客气。”

    “不知应宫主今日前来是为了?”

    “为了我玉女宫水琴!”

    众人闻言,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张逸眉头紧锁,水琴就是那个与碧霄宫女子比武的女子,当初在场上的时候,张逸很明显见到了水琴是身中了碧霄宫的人的银针。

    不过却不知道应蕾亲自过来是为了什么,不解地说:“请详说!”

    “这”

    应蕾看了下主殿里的人,欲言而止!

    似乎看出了应蕾的困扰那般,张逸沉吟了片刻:“应宫主请随我来。”

    话毕,径直走了出主殿。

    应蕾感激地看了下张逸的背影,立即跟了上去。

    众人面面相觑,难道这两人有什么秘密是他们不能知道的吗?

    不过应蕾显然不想被他们知道,他们也就罢了。

    随着张逸来到主殿附近的一个房间,关上门之后,张逸径直替应蕾拉开一张凳子,很是君子。

    这一点足足让应蕾愣了好久。

    张逸的姿态放得很低,但是在她看来,这位鸿蒙的客卿长老,压根不用将姿态放得那么低,论身份,他是鸿蒙的客卿长老,比自己这个玉女宫宫主高出了几个等级。

    论修为,他至少是神通三重以上的,而自己,也只不过是神通二重巅峰。

    两者相比,压根就没有可比性。

    “张长老你”

    应蕾很是诧异,如鲠在喉。

    此时她也不知道怎么讲,呆呆地看着张逸,压根没有了一宫之主的样子。

    张逸摇头笑了下:“应宫主不要客气,这点没有什么的。”

    虽然张逸这么说,但是应蕾还是很意外。

    谦虚有礼真君子。

    若其他的年轻人有他今时今日的地位,估计姿态放得很高,目中无人了。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张逸的强悍。

    他最厉害之处并不是身份地位和修为,而是懂人心。

    良久,应蕾才缓缓说道:“谢谢张长老。”

    “没事,说说情况。”张逸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是这样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逸也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那个水琴在比武中受伤,而碧霄宫的银针上有毒,整个玉女宫都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能打听。

    当她们听见鸿蒙的客卿长老张逸乃是鬼医的亲传弟子时,应蕾就亲自而来。

    毕竟张逸的身份摆在这里,不得不让她亲自来。

    只不过张逸所作所为有点出乎意料罢了。

    “这样吧,我现在就跟你过去!”张逸略微沉吟,旋即说道。

    “你同意了?”听到张逸的话,应蕾惊讶地问道。

    原本她会以为张逸肯定会提出一些要求,她都做好了打算。

    殊不知张逸就这么答应了,张逸的豪爽出乎她的意料。

    可以这么说,她是对张逸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为什么不呢?”张逸不以为然地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者,像应宫主这么美丽的女子相求,我怎能拒绝?”

    “”

    张逸的话让应蕾愣了下,脸蛋不禁扬起了一抹红晕。

    刚刚才对他有了好的印象,好嘛,现在他的本性算是露出来了吗?

    但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讨厌呢?

    以前若有男人对自己说话,自己就算不将他打残也非常厌恶。

    似乎想到了什么,应蕾黛眉微微一蹙,轻轻抿了下唇瓣:“我已是三十的人了,哪有你两位夫人这么年轻貌美啊。”

    张逸愣了下,自己就这么一讲,她怎么啦?

    而且,她脸红什么?

    “三十?”

    张逸表情浮夸,瞪大了眼睛说:“应宫主真会开玩笑,你最多也就十**,怎么会有三十呢。”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应蕾心里有点甜滋滋的味道,低垂着眼眸。

    “我们走吧,去看看水琴怎么样了。”张逸古怪地看了下应蕾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