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女总裁的护身高手 > 正文 第763章 你想怎么样?

正文 第763章 你想怎么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螺旋桨的声音覆盖了医院所有的声音,好多人纷纷在病房的窗口看了出去。

    而走廊上,一股威严的气氛席卷着,所有人都几乎窒息,纷纷呼吸不过来。

    上位者的气势相比武安国的,有过之而不及,抑或说,武安国的是小巫见大巫。

    所有人都心生恐惧之意,目瞪口呆地看着走廊的远处。

    远处,四个身穿绿军装的中年人步伐沉稳地轻迈着,中间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三个军人肩上是金叶加一个金星,而最低一个是两杠四星的。

    所有的人纷纷不解,但是看气势也知道,这五个人绝不简单,尤其是中间的老人,不怒自威,上位者的气势让众人直接窒息。

    老人身穿中山军装,肩上的则是金叶加三星。

    见此,武安国心惊肉跳的,兴许别人不知道,但是能让三个少将,一个大校做保镖的,这个老人岂是泛泛之辈呢?

    再者,老人肩上的上将军衔告诉他,来人绝非是那么简单!

    不由的,武安国面色略带苍白地来到老人面前,肃然敬礼:“首长好!”

    一句首长好,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为什么,马沙里隐隐中感到不好的预感。

    老人微微颔首,面露慈祥的笑意。

    然后独自走到陈光明面前,立正了身子,立即敬礼!

    陈光明一怔,苍老的身体也瞬间直了起来,话声苍老但却中气十足:“首长好!”

    “陈光明同志,辛苦您了!”

    “总参,这里人多,我们去别的地方吧!”没等陈光明说话,其中一个少将警惕地看着周围说道。

    总参?

    听到这个称呼,众人直接愣住,差点晕阙。

    天啊!

    总参竟然来到了这里?

    还有,那个老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让总参亲自来接见?

    而马沙里,面色早已是苍白如纸,嘴唇微微颤抖,双腿不由自主地哆嗦着。

    这个死老头究竟是什么身份?

    居然让这么大的人物亲自来接见?

    骤然间,他感到了自己的末日来临了。

    要知道自己一直以来不仅仅打了陈光明很多次,还屡次强迫他,虐待他那些所谓的孩子们呢。

    要是他在那个总参面前告自己一状,那自己有多少命都不够死的!

    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头。

    只见张逸,这个平凡的青年一脸的戏谑:“怎么,这里人多就不能在这里谈吗?”

    “还是说你杨总参的命金贵一点?还是想彰显你的身份地位?”

    听到张逸的话,那些医护人员、副院长、马沙里以及武安国直接愣住了。

    这货是在找死吗?

    不仅仅得罪了武安国,在这么大的人物面前,竟如此放肆?

    不由的,那些护士长、副院长以及好多的医护人员皆是觉得,张逸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

    马沙里跟武安国对视了一眼,皆是幸灾乐祸。

    而马沙里似乎找到了一丝的安慰,至少死的不仅仅只有自己。

    初生牛犊不怕虎,张逸很好诠释了这句话。

    这货找死也不是这么准的吧?

    还是他就是这么无脑?就算他不懂军衔,也能见到连武安国都要这么恭敬对待的老人,他竟然如此藐视?

    可惜,就他们除外,就连洛倾城也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老人,似乎在等待着老人的回答那般。

    听到张逸的话,那名说话的少将微微一怔,旋即低下了脑袋。

    众人惊愕地发现,这名少将似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不敢再说什么。

    但只有那名少将知道,宁惹阎王莫惹疯子,燕京这个传言早已传遍了上流圈子里,这个疯子疯起来谁会不怕?

    所以他只能乖乖闭嘴不言。

    而老人闻言,微微颔首。

    他自然知道张逸的话是什么意思,陈光明这位军功老人在这里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而自己的生命真有那么可贵吗?

    见到老人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众人皆被老人的胸襟所折服。

    这才是领导人,宰相肚里能撑船,此等胸襟可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

    “这一次,是我们的错!”杨老苦涩说道。

    自从昨晚接到张逸的电话之后,他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老英雄在那边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这事让上面那位怒意上涌,直接拍板让自己亲自来接回陈光明同志。

    这不,自己解决了手头上的所有事情,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直接坐直升机来到了这里。

    无论如果,国家都不会亏待有功之臣。

    虽说陈光明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而直到他身份的某些公职人员也有所隐瞒,让上面直接一头雾水。

    但是不管怎样,此事都需要弥补!

    “错?”

    张逸冷笑了一声,浑身上下散发着森冷的气息,指着天花板说:“人在做,天在看,你们知道陈老这里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一个断臂老人,已经一百多岁了还不忘国家,独自收养了十八个患有先天疾病的小孩,可我们那些高高在上的公职人员是怎么做的?”

    “他这条手臂,就是在那场战役中失去的,他曾有过一句怨言?”

    “他没有,但是某些商人呢,勾结某些人,强行想要夺走他唯一的土地,呵呵!”

    说到这里,张逸杀意凛然,虎目紧盯着一脸茫然的马沙里,似乎想要用眼神想要将马沙里杀死那般,黑眸凛射的目光森冷慑人。

    听到张逸的话,众人不禁愣住了。

    虽然他们都在为老人的所作所为而感动,但是张逸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语让他们直接呆滞。

    “陈光明同志,是我们的错!”听到张逸的话,杨老非但没有责怪,而是将姿态放得极低。

    见到杨老这样,张逸才平静下来,他也知道这件事不怪他们的,只是有一些人将陈老的身份给隐瞒了,抑或说上面拨款来养陈光明,但是却被某些人中饱私囊罢了。

    “首长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陈老,这是你应得的。”张逸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眸看着杨老,但目光不再是盛气凌人,显然怒火降了很多。

    “你想怎样?”杨老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怔住的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