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突然暴亡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突然暴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无面分析是有人故意算计慕云父子时,乔晓嘉也御下了心底重重的愧疚之感,同时,对那幕后之人也恨之入骨。

    “我回宗门会密切留意慕云的举动。”苏青郑重的对乔晓嘉说:“本来,我就说过要找到真正的凶手。”

    闻言,乔晓嘉回头看了眼无面道:“烦请长老协助苏青,尽快还我师父一个公道。”

    心上人有求,无面自然十分爽快的应下,随苏青他们一起回浮云派。

    刚回到宗门,便得知由于崇光真人暴毙,灵符峰由其门下大弟子慕云代峰主的流言,苏青心里不由一沉。

    “看来那慕后之人所图非小啊!一峰之主”无面轻扣着手下玉案笑道。

    洛阳冷笑一声:“慕云夺师之灵为已所用,根本不堪为一峰之长!”

    苏青叹了口气道:“如今乔晓嘉离宗,灵符峰无一结丹长老,他又是大师兄,接任峰主也无可厚非。”

    “就看他玩什么花样呗,大权在握,那幕后人不也该露头了吗?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无面轻笑着说道。

    闻言,洛阳本来捏紧的拳头又松开来。

    苏青心里的阴霾也消了些,她本想着若是让慕云撑控了灵符峰,而他手里又有那血魔之咒,怕是峰中弟子要遭劫。

    如今,听无面这么一说,倒也有道理,既然他都已做到这一步,何不耐心待那真正的幕后之人现身呢?

    灵符峰顶,雀灵宫中。

    “把她抬出去处理了!”随着一声餍足的声音传出,一名全身绵软,面色苍白的女修被悄悄抬出主殿。

    慕云自接任峰主之后,并没有居其师父原本的灵符殿,而是入主原本乔晓嘉所居雀灵宫。

    此时,慕云斜躺在床上把玩着,手里的已被浸染成黑色的玄清符。

    “峰主好雅兴啊!”一声慵懒魅惑的声音从身响起,正是当初一门心思求入帐中的秀儿。

    她早已不复娇羞灵秀的模样,一身红着纱裙,衬着黑色灵缎开低肚兜,大片玉白的肌肤在绡纱的衬托之下,极其诱惑。

    “我的心肝,快过来”慕云一下子看直了眼,伸手将她搂入怀里,翻身压下。

    秀儿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将手轻轻一勾,那黑色的玄清符悄然滑落到她手里。

    一缕妖异的气息自这间春色满满的内殿传出,守在外面的女弟子不禁悄悄退了下去。

    此时,远隔着重重峰头的云夕,则轻笑着拿出一面极华美的铜镜,饶有兴趣的看着镜中缠绵的两人。

    而后,轻轻展开双手

    正翘着二郎腿,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握着灵酒壶的无面神色一凝,纵身往东南方向而去。

    正在施法从镜抽取灵力的云夕,突然觉得心头一惊,正要收手时,惊感已调不出一丝灵力。

    随即,眼睁睁的看着面眼铜镜化为乌有!

    待无面赶到云夕的洞府之时,只听里面传出一声惊叫声:“师父”

    闻言,他身子一顿,悄然隐于一处山岩石之后。

    当掌门人闻讯赶来之时,只见往日丰神秋水般首徒如今鸡皮鹤发,生机全无!

    “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掌门人一时有些失声,云夕本是他当年客居云家之时,所生之女。

    虽然,没有像紫云那像相认,但待她也十分亲厚,收为首徒,不管她做什么都无条件的支持。

    “不管是谁害了云儿,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掌门人亲自上前将身子枯膏的云夕拢住衣裙悲愤的说。

    “云夕,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她这般修为,寿元将尽了吧?”被惊动执善真君淡淡的传音道。

    云夕身死的消息传出之后,他只以神识扫了一眼,便传音给掌门人,要他低调处理算了。

    本来,修士就是以修为论寿命,云夕卡在筑基期过不去,二百多年的寿命之至,她若一直这么,倒是奇闻了还。

    既然入道,就要遵循这个天道之法,没有那个天资,寿数也求不到的。

    听到云夕身死的噩耗后了,正在温柔乡中的慕云一把推开身上的美人,夺门而出。

    当他奔至大殿中时,惊然那面水晶屏中看到自已两鬓已然斑白!

    同时,水晶镜中闪过一角艳色的裙角。

    但是,慕云已然惊呆在镜中迅速变老的自已,待他回过神时,发现身子已枯朽不已,刚一挪动步子,便砰然倒地。

    “快,快来人”这一声微弱的呼唤,并未引来一个弟子。

    因为,雀灵宫的大部分貌美如花的女弟子,同时发现自已玉面上爬满了细纹!

    “九儿,你,怎么苍老成这样了!”“你的头都白了!”沉侵在青春徒然流逝的女弟子门,根本没有心意关注大殿中曾恩宠她的峰主。

    慕云在身死三日之后,尸身开始腐烂之时,才被一名被来得及被他收入帐中的弟子发现。

    他入主雀灵宫后,将所有的女弟子都安置于此,将待者也都换成美貌女弟子。

    虽然一时间失去两位筑基修士,但浮云派却十分低调的将二人送入冢园了事。

    因为,他们确实寿元已至。

    “太上长老,您为何不让我查云夕被暗害之事?”掌门人一腔悲痛的质问道。

    执善真人冷冷的盯着他问:“你可知她因何而亡?”

    “她”掌门人一时有些语塞,看上去云夕很明显就是寿元已尽,生机绝断。

    但是他绝对不能解受,前一天看着还生机勃勃的首徒,怎么只隔了一天,就成了鸡皮鹤发的老妪。

    执善真君轻哼一声:“我们浮云派可是修真界中排得上名号的名门正宗,你的弟子却在以邪法求长生!”

    邪法?!掌门人不由退了一步:“您说,云夕她”

    “哼,竟然在我的眼皮低下私用魔道邪术!若是捅出去,你这个做师父的也难辞其咎!”执善真君重重的道:“你回去吧!”

    他看了眼掌门人有些踉跄的身影,手不禁悄然握起来:魔道,看来已经蠢蠢欲动了!

    “只差一步,线索竟然全断了,我真有点怀疑是不是那慕后黑手知道我的行踪”无面满脸遗憾的在苏青喋喋不休的说道。

    洛阳淡淡的打断他话:“若是这样,那云夕跟慕云岂不是因你而死?”

    无面抚掌一笑:“哈哈,若是这样,我也算替清灵了确一桩心愿了!”

    苏青嘴角抽了抽:“你这替天行道,也太容易了,还没动手,恶人自已突然挂了!”

    “对,就是这个理儿,还死俩!我都佩服自已机运无双啊。”无面一扫心底的遗憾,连声咐和道。

    洛阳实在不想看到他那得色的模样,只得微微侧过头对苏青说:“你看这件事会不会真的跟飞仙城有关?”

    闻言,苏青的心慢慢沉了下来:当初他们以为飞仙城之事透露给玉隐宗,一定会有个结果出来。

    但却丝毫未见玉隐宗有任何动作。

    更可怕的是,那血魔咒竟然已经荼毒到了宗门之中,还害死崇光真人!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在飞仙城!

    因为,据无面所言,这魔咒只有用血魔花之精方能制成,目前为止,他们也只在飞仙城城主城见过血魔花。

    “你们说飞仙城?我也有印象啊!”无面绕有兴趣的凑过来道。

    洛阳瞄他一眼道:“你当然有印象了,强抢女修进青楼嘛。”

    闻言,无面往四周打量一眼,而后翻脸不认帐:“你怎么能诬蔑我高洁的人格?是不是对我不满?”

    这副痞子之极的态度让洛阳有些烦:“你什么的德行,当我们不知道啊,糊弄胡家人也有算了,在我们面前还狡辩什么?”

    苏青也凉凉的在一边补刀:“关于你的风流逸闻,我都一五一十的讲给清灵听了。”

    “什么?!清华,我无面与你无怨无仇”他激动的双手覆面道:“我这一年多的君子,真是白装了!”

    洛阳不忍直视的转过头,他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旋即,他又兴奋起来:“清华,那个风流无比的人,其实可以是羽冠!哈哈,这个,你不是也告诉清灵了吗?”

    “你这样把自已的所为都推上羽冠头上,说不定哪天,他真的就出来取代你了。”洛阳有些兴灾乐祸的说。

    闻言,无面挑了挑眉:“看来,你很希望羽冠取代我啊,当初,是不是留了后手来算计我?”

    洛阳只淡淡看着他,并不否认。

    见状,无面哈哈一笑:“那也得他能出来才行啊!我虽弄不死他,但也有足够能力压制住他,绝对不敢出来。”

    “无面,你曾经也是魔道中人,你来分析一下,若是魔族现世,会”苏青怕两人再怆起来,立刻换了个话题。

    无面轻笑一声:“哪有什么魔族,应该叫魔道,魔修跟修真者一样,不过,他们的方式比较极端而已,求快,求险,但道途容易走火入魔而亡。”

    苏青不解的回道:“那魔道法术,跟修真界的灵力有何区别?”

    “魔修也喜欢灵力充沛之地,因为可以将灵力转化为魔元吸收,以增强魔力。”无面轻描淡写的说。

    苏青无法想像,当初道魔并立于世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但不管什么时候,道魔不两立却是真的。

    “魔道最擅长蛊惑人心,而且,也确实有些十分阴损的功法,对于一些修士而言,诱惑极大。特别是现现在修真界一样,正统天道没落,魔道就更容易腐蚀人心了。”无面难得正经的说道。

    如真,他们已经很肯定魔道已经现世,但他们却在暗中行动,根本模不着其行踪。

    不过,有一点可以明了,那就是魔道本身也不是很强大,不然,也不会以这种鬼域之法来蛊惑人。

    当然,当年魔道的主力其本上都被封印在了落仙山内的黑暗之泽。

    五千年过去了,封印之力即将消失,若是他们横空出世

    “落仙山的魔道封印,一直由各大宗门的元婴真君亲自镇守,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洛阳的话让苏青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无面笑着摇摇头:“魔道行事一向诡异,只盯着最明显的地方怎么行?”

    苏青跟洛阳对视一眼:“不如,你去跟太上长老”

    “这些师尊都知道,而且,也明白在修真界近百年来,有股不小的魔道势力暗伏于世间。”洛阳郑的重说:“天机门也早有所查,但却寻不到他们藏身于何处。”

    相比之前妖兽一族大张旗鼓的进犯,像魔道这种悄无声息的暗算才最可怕。

    “苏青,我已向师尊推荐,由你暂代灵符峰大长老之职。”洛阳突然看着她郑重的说。

    “我?”苏青有些难以置信的问。

    她一直都想去灵符峰好好查探一番崇光真人的死因,却苦于没有机会,没想到洛阳帮她寻这么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看来,还是修为高特权多啊。

    她虽然出身灵草峰,但身为宗门长老,确实有机力进驻其它无结丹长老之峰为主。

    但这一般都是主峰几位长老担当。

    苏青有些担心的问:“太上长老会同意吗?”

    “怎么不同意?让你去,洛阳自然也能接着一起调查,不就等于替他去查清此事吗?”无面一脸正经的道。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外面弟子送来一张传讯符,苏青展开一看,正是调她去灵符峰坐镇之事。

    看来,任何时候,走后门效率都是最快的。

    苏青入来到灵符之后,同样入主雀灵宫。

    看着宫到处弥散着一股说不出萧条之意,她惊然发现,里面的弟子年岁不大,但却一副进入垂暮之年的样子。

    只有十来个看着还算正常的女弟子。

    “她们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苏青抬手叫一名身着素衣的连气九层女修近前问道。

    这位女弟子生的极娇柔可人,身姿如柳,面若娇花。

    “回长老,弟子也不知晓。”那女修款款拜下,声若莺啼,十分动听。

    接着,苏青又问她几个关雀灵宫的问题,都对答如流,神态落落大方,极招人喜欢

    “你当如何称呼?”苏青看着她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