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失踪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失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回长老的话,弟子李秀。”李秀脆生生的应道。

    苏青点点头,便挥手让她退出去。

    就在她回过头的一瞬间,苏青神色一凝: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身姿细柳的弟子,款摆腰肢,快步离开。

    本来,之所以招她来问话,不过是见她在雀灵宫一众弟子中修为最高罢了,不过,细细打量之后,方才感觉李秀一定有问题!

    但凡她问到关于慕云之事,她都很巧妙的回避开来,而且,她虽然将灵气收敛的很好,但是浑身灵力却透着一股虚浮之息。

    很明显的根基不稳,好像强行提升的修为所至。

    不过,苏青也就心里起了点疑心而已,很快,一大堆峰内事务就堆到了她面前,暂时将李秀也忘到一边去了。

    待她将峰内一众事务都交待给相关执事,正准备叫雀灵宫这些异常苍老的弟子进来问话时,却发觉宫内只留下不到十个还算正常的弟子。

    其实人则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奇怪啊,这里也没有传送阵法之类的,那些人到底去哪了?”无面将雀灵宫走了个遍,很明显,这些消失的人根本未从宫内各门出去。

    因为,宫外的阵法都没有被触动过。

    传送阵法?苏青突然想起她曾在飞仙城所收的那副山水画。

    上面就有一个传送阵法,不过,苏青因为对阵法不通,所以,一起没弄明白怎么用。

    此时,她却惊然发现:她一直贴身收着的那副画竟然不翼而飞!

    “那副画,当真不见了?”洛阳十分紧张的冲到苏青身边急切的问道。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结丹真人身边盗走东西,对手简直是太可怕了!莫说苏青心底直发冷,就连无面都大感诡异:“这事可真是蹊跷,你可是把画收在储物袋里了?”

    苏青看了眼洛阳,摇头道:“我放在一个随身空间之中。”

    她此时后悔不已,为什么没有它放在仙果园空间,而是随手放到洛阳赠于她的空间之中了呢?

    本来,这副画是收在仙果空间的,只是在翠微镇拿出来

    苏青此时真的后悔莫及。

    洛阳则难以置信的问:“你把那副山水图放到随身空间里了?不是在储物袋中吗?”

    苏青失意的点点头。

    “你那画是什么时候丢的?”无面疑惑的问道。

    苏青摊了摊手:“我就刚才才知道它不见了!不过,三日前还确定在我手里。”

    到底是谁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她身上盗走了副画?

    “清华长老,本峰数十弟子失踪之事,要上报宗吗?”很快,这件事便传到了宫外,一位执事,同时,也崇光的弟子慕灵神色担忧的问道。

    自师父离世之后,灵符峰频频出事,他都有些招架不住了。还好,宗门派了这位声名极高的结丹长老过来坐镇本峰。

    没想到清华长老刚来没两天,雀灵宫又发生弟子集体失踪之事。

    我可真是招邪体质啊!送走慕灵之后,苏青不由在心底哀叹:到底是谁在背后,故意整我的吧?

    再想想自已能好好端端的坐在这儿,心里不由庆命够硬!

    四十多个宗门弟子莫名失踪,也算上一件在大事了,所以,苏青吩咐慕灵报给掌门人,但且莫在宗门传开来。

    不过,事于愿违,不过一天功夫,主峰还没有反应,玉阶真人便亲自来到灵符峰寻苏青了。

    “清华,如今灵符峰乱成一团,你何必要来趟这个浑水?”玉阶真人十分担心的看着她:“我听说雀灵宫几十个弟子,自你来之后不到两日便失踪了?”

    苏青如今心底也是后悔不已:若知道这灵符峰这般诡异,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现在可好,连那副带着传送阵的画也被莫名丢失了。

    对于想了解的事情,却还没有一丝头绪。

    可以说,对方每次都比她快一步,干净利落的将一切可能会暴露的人毁掉或者弄走。

    而且,还是在她跟洛阳无面三人的眼皮底下。

    苏青挤出一丝笑意对玉阶真人道:“这也是宗门首次分任务给我,放心吧,师父,这些弟子的去向一定会给有个交待的。”

    从玉阶真人的言语间,苏青听出了对她极不利的谣言:门中盛传,是她来到玉符峰,才导致那些弟子失踪的。

    言外之意就是她暗害了那些弟子!

    “没想到外面竟然传成这个样子!”送走玉阶真人之后,苏青气愤不已的说。

    “慕灵,你着人去查查,到底是谁将这些谣言传出去的!”苏青神色凝重的吩咐道。

    接着,她又招所有雀灵宫的弟子进来,不知是不是受外面谣言所惑,这些弟子一进来便跪伏的地上瑟瑟发抖。

    让苏青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不用行此大礼,快起来吧!关于宫中弟子失踪一事,我有话要问各位。”苏青抬手让她们起身,语气十分柔和的说。

    良久,才有人悄然抬起头,惊骇万分的说:“前辈,请不要把我们丢到魔界去!”

    说完,扑通一声,倒地而亡。

    就在她愣神之时,九名弟子皆浑身抽搐身亡!

    “清华!你这是做什么!纵然身为结丹长老,也不能如此滥杀无辜!”门外,只听掌门人一声厉喝,而后,挟盛怒气而至。

    苏青一时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开口。

    “玉卿师兄,无凭无据,且莫血口喷人!”匆匆从外面赶来的洛阳不客气的回道。

    掌门人回头淡淡看他,而后又指着苏青道:“清华,我亲眼目睹这些弟子在你面前身亡,你有什么话说?”

    苏青张了张嘴,未及出声,只听他接着说:“本来门中盛传你公报私愁,一来到玉符便暗害几十名弟子,我还不敢相信,如今,事实就是眼前,却是不得不信!”

    “公报私仇?敢问玉卿师兄,苏青跟灵符峰这些个弟子有何仇怨?”洛阳冷哼一声质问道。

    掌门人回头紧盯着他道:“洛阳,你现在可是离宗之人,我浮云派之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闻言,洛阳还要再说什么,却被苏青拉住,她轻轻向掌门人施一礼道:“掌门人大驾,有失远迎!”

    而后,指着地上暴毙而亡的弟子道:“我也很好奇她们因何而亡,不如,我们一起来看看再做定论?”

    对于掌门人的指控,她根本置之不理。

    见状,掌门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轻哼一声:“我也希望不是门中长老所为。”

    “纵然是她干的又怎样?你还昭告天下,然后为了区区几个练气弟子,把一位结丹长老,天才丹师驱逐出门?”无面轻笑一声施施然从面外进来。

    这家伙果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么一说掌门人看苏青的眼神更加不善:“清华,你今天说个明白,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你动手所伤?”

    “你刚才不是有定论了吗?还问什么?直接扫地出宗门啊!”无面刷的一下子展开锦扇嘲讽道。

    掌门人转身怒目而视:“你又是从里冒出来的,屡屡来插手我宗门事务?”

    虽然,无面看似无一丝灵力修为在身,但是能跟洛阳比肩而立,且丝毫不显逊色,来头绝对不小。

    不过,这可是在浮云宗,由不得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无理取闹。

    无面倒是光棍,他哈哈一笑:“在下乃符宗长老,就等着你将清华撵出去,然后拉拢到我符宗去。”

    此言一出,把掌门人气的不轻,他纵然真的认定苏青亲手杀死这些弟子,也绝对不会对外承认此事,更不会将一名结丹长老推出去。

    谁都知道,现在天道闭塞,宗门近一百年间也出了洛阳,苏青,乔晓嘉三位结丹真人。

    同时,也是整个修真界最负盛名的三个后起之秀,但是,洛阳如今还未归宗,乔晓嘉也另立门派,只余苏青一人光耀宗门。

    他是傻了才

    对啊,自已刚才怎么回事?不就是几个练气低阶弟子吗?犯的着去得罪一个绝品丹师?

    掌门人恍然了悟,他立刻上前跟苏青陪笑道:“清华,我刚刚有些失态了,一时看到这些人身亡,心里有点急,言辞不当”

    “哈哈诬陷人家杀人,那叫言辞不当啊!你也是一宗掌门,怎么跟黄口小儿一般,想怎么信口雌黄?”无面毫不给面子嘲笑道。

    掌门人跟本不理会他说什么,而是一个劲的跟苏青道歉。

    不过,苏青就是像之前并不认承他的指控一般,对于他的歉意也是置之不理。

    “掌门人,为今之计还是先查出这些弟子的死的因为妙!”苏青边蹲下身子,一个个的检查这么尸身,边淡淡的说道。

    对于掌门人一开的严厉指控,真是让她郁闷透顶,现在是一句话也懒得听他说。

    哼,身为一宗掌门,竟然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通责难,任谁心里也不舒服。

    见苏青根本不理会他,掌门人心里也懊悔不已,也有些发蒙,自已刚才怎么会

    原本,他看到灵符峰弟子失损之事,并未放在心上,更没有想过要亲自过来。

    后来,紫云来寻他,看到后无意提了句:怎么清华在的地,就发生这些事情啊。

    然后,他突然想到自苏青结丹起,这两年多宗门祸事不断,接二连三的陨落数名重要弟子。

    其中,包话他的首徒,同时,也是长女的云夕。

    一想到这些,他心底怒气不可扼制,直冲向头脑。

    瞬移而来,又正好看到那些弟子死在苏青面前,心底的怒火便彻底暴发了。

    “她们死状一样,全部都是被抽尽灵力生机而亡!”苏青直起身子淡然道。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那些女子的尸身开始慢慢的风化,渐渐的化为一丝丝黑烟散尽!

    “怎么,怎么会这样!?”掌门人惊疑不定的看着苏青问道。

    她也是一脸的惊疑懵懂。

    倒是无面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魔道邪术!”

    “她们怎么会沾上如此邪术?”掌门人难以置信的问道。

    无面耸耸肩:“想想崇光,慕云都是怎么死的,就不难理解了呗!”

    闻言,掌门人双目拼射出一道精光:“难道,云夕之死也跟它有关?”

    若是这样的话,那说真的误会清华了。

    一来,清华跟云夕本无过节,二则,她当时远在神女峰,距主峰几百里地,也鞭长莫及啊。

    再说,两人根本没有交集啊。

    清华一向低调,深居简出,没理由出手害这些人啊。

    掌门人越想越觉得自已一开始太过于鲁莽,是非不分的先将苏青一通指责,现在却是后悔莫及。

    回过神来之后,心里却浮上一股冰冷之意:到底是谁潜伏在宗门,连番伤人?

    想到宗门中竟然有魔道中人,他就感觉脊背发凉。

    不行,这事一定报于太上长老!

    掌门人寻了个借口匆匆离玉符峰,直奔执善真君的洞府而去。

    “哼,你到现在才明白宗门已危机四伏?”执善真君耐心听完他的话之后,轻哼一声道:“云夕本身就死于私自修练魔法之故!我本不想说出来惹你伤心,但她确实死有余辜!”

    “这,不可能!云夕她怎么会?”掌门人失魂落魄的后退几步道,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已最为宠信的首徒,女儿,会因修魔道之法而亡。

    “好好通天大道不走,却想着投机取巧,偷偷修练魔道邪术,活该自取灭亡!”执善真君一想起这几百年来,宗门为镇守落仙山魔修,从而惨失两位元婴真君,心里愈发气愤。

    前辈在拼命的抵制魔修入世,而后辈弟子竟然偷偷堕落为魔修,一想到这个,他就钻心的痛。

    自古道魔不两立,越是修为高之人,对于魔道成见越深,因为,他是一点点艰苦修来的成果,若是魔修得来会快十数倍。

    而且,魔修斗法之力不比正统修士弱,反而强悍许多。

    更莫说魔修也能修至大乘,也就是所谓的魔王之境。

    据说魔王还用有不死之灵,可以无限轮回转世,不像修士那样,修至大乘就会破界离开。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