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所谓真像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所谓真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其中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修道:“回,回前辈,我只在子夜时分,见李秀出去过。”

    听好这么一说,别一个一直瑟缩着身子的女弟子道:“我也想起来了,在发现她尸体前三天半夜,我好像听到她跟唯君的说话声。”

    “她们都说了什么?”苏青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个女弟子胆怯的往唯君暴体方向看了一眼道:“李秀跟唯君说让她月圆之时应一位师兄之约。”

    苏青微微颔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那女修也不过十七八岁,刚入门不过六七年,平日里负责打理灵田,与人接触并不多,所以,还十分的羞涩。

    从她磕磕巴巴的讲述中得知,原来,唯君跟一位同门师兄互生好感,时常趁休息时间一起幽会。

    而这事却被每每夜半外出的李秀发现了,而且,还诱惑了那位师兄。

    原来,当晚李秀叫唯君出去是要挑明了说。

    “从那晚之后,你就没再见过所谓的李秀?”苏青挑了挑眉问道。

    另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弟子道:“回真人,我,我好像在李秀尸被发现前一晚,还听到她开门的声音。”

    苏青神色一凝,当即立断对清鼎真人道:“大师兄,劳驾你着人先去找那个跟李秀有私情的弟子,我们现在就去李秀原来的居所看看。”

    一行人随着那位筑基执事来到一处位于山腰的一片弟子居所。

    李秀四人所居的院子在最靠近灵田的位置,显得有些偏僻,跟最近的院落相比也有数里之遥。

    院四间各自独立带着耳房的弟子居,将小小的院子围起来。

    “那间就是李秀的房间,正对面那间是唯君的。”那位身材娇小的女修指着最北边的一间房道。

    苏青信手推开李秀生前的房间,一股尘封之味扑而来,像是很久没有来过一般。

    但是,依那两个弟子之言,三个月前是住着人的。

    而这里却像是三年未有人迹一般。

    “李秀的房间,平日里都是关着的?她的份内职,是谁在做?”苏青打量一眼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问道。

    “李秀负责的灵草是夜魅,需要在黎明时分浇灌,除草。”那位负责带她们的执事回道。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位练气三层的弟子慌慌张张的冲进来,一看到众峰主也在,立刻伏身拜见。

    “你快起来说话!”玉阶真人随意挥挥手道。

    “回,回峰主,张执事前辈,阮航师兄他,他死了!”那弟子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浑身发抖:“我们冲入他房间时,发现他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走!我们去看看!”苏青当即立断道。

    当她看到眼前那副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床塌之上的骨架时,心里不由一颤:肉身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

    看着地上散落的衣服,鞋袜,虽然有些零乱,但都完好无损

    这阮航很可能是先被,而后才被啃食掉的。

    阮航的骨头上还能看到齿痕,一些比较小的骨头都被咬掉一些,这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但是,那齿痕很明显就是人的牙齿。

    更加关键的是,床上竟然无一滴血洒落!

    “他三个月前就被吃了,怎么会一直没人发现?!”苏青直起身子问道。

    只见同居一院另外三名弟子都嚅嚅不敢言。

    最终,有一个硬着头皮道:“我们平日里跟阮师兄都不怎么来往的。”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们:“那也不至于三个月见不着人,你们都一无所查?”

    “阮师兄手里有灵石,他负责的灵田都给别人打理,自已就到处勾搭师姐妹,经常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人。”另一位弟子鼓起勇气回应道。

    接着,苏青从这三人口中得知,这个阮航出身俗世一个小修真世家,手里颇有资财,又生性风流,到处拈花惹草,时常带师姐妹回来寻欢。

    又时常嘲讽同院的师兄弟,所以,人缘极差,消失这么久也没人注意到。

    想来一个人混成这样,也是可悲,不过想想,他也许觉得牡丹花下死,是种荣幸呢。

    这个风流的弟子最终被美人所食,不过,门派弟子间这般冷漠,也让苏青心冷。

    怪不得当初洛阳在灵玉峰时,差点被人搓磨至死,原来,最低层的弟子之间都是这般各自为营。

    不过,同行诸人,也只有苏青关注到这些,实他人的心思都在,阮航为何人所啃食之事谜上。

    “你们可记得,三个月前他带什么人回来没有?”玉阶真人神色严肃的看着三位低阶弟子道。

    一直未出声的那位弟子上前应道:“回峰主,弟子曾在三个月前的一晚上,见他带一位师妹回来过。”

    在玉阶真人的鼓励的目光下,他迟疑了下又道:“不过,后来,我还曾见他房里夜间曾亮过灯,所以”

    他一说起这下,另一位弟子也急忙补充道:“我在半月前的子夜时分,也曾见他房间灯亮着!”

    怎么会这样!?

    人已死去三月之久,房间晚上怎么还有灯光?

    难道,之后还有人进入过这个房间不成?

    但是,苏青等人却未在房中发现最近有人进入的痕迹。

    苏青来到那盏古陶灵桐灯前,细细观查有何异常之外,并未看出这盏一般弟子都在同的灯有什么机关之类的。

    她拿起这盏灯后,却发现在古陶一侧有几道细细的抓痕!

    若不是拿起来对着窗户看,还发现不了这个。

    “这灯有何蹊跷之处?”玉阶真人见她翻来覆去的观查那盏灯,不由出声问道。

    “这灯上有几条道,你看!”苏青体贴的来到传窗前,一手将灯举到玉阶真人眼前,一手去推那扇雕花木窗。

    谁知,她的手刚一碰到那窗户,只听吱呀一声,那窗子应声而开。

    随即,窗外一只白灵鸟冲天而起。

    苏青神色一凝,数十条灵索骤然发出,在空间织成一张灵网,将那只白灵困住。

    只听那鸟儿凄厉的长鸣一声,而后,全身燃起灵火,欲而亡。

    苏青冷笑一声,将手一招,白灵身上的灵火突然熄灭。

    不过,当羽毛已被灵火烧焦的白灵鸟到苏青手里时,已双脚朝天,身体僵直,气绝身亡。

    “这鸟也有问题?”玉阶真人不解的问。

    这只白灵浑身甚至没有一丝灵力,看上去跟一般鸟儿没什么区别,怎么会

    他看向苏青,只见她正凝神看着白灵鸟那双红色的细爪。

    “若我没猜错的话,灯上的抓痕就是它所为,你们看!这窗棂上也有。”苏青指窗棂上几条细痕道。

    “你们平日里有注意到这只鸟吗?”苏青转头看向已经看傻了的三位练气弟子问。

    “回,回真人,半年前我曾见过阮师兄逗过鸟儿,好像就长这个样子。”一个弟子磕磕巴巴的说。

    半年前?

    难道这些被魔道侵染的妖兽,半年前就已经潜入到宗门之中了?

    此时,她已经肯定,从崇光真人之死开始,这一切的阴谋都跟妖兽有关!

    难怪,她们一有动静,关键人物都会莫名身亡,原来,是这些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化成一般鸟儿模样的妖禽在附近一直盯着他们!

    而她手上这只僵死的一阶妖禽,应该也只是一只在这里负责误导同院弟子认为阮航还活着的眼线。

    当苏青将她的猜测一五一十的告诉众人之后,看着阮航那副被啃光的白骨,都不由心升凉意:妖兽竟然已经开始渗透到宗门之中了!

    虽然,苏青得出了这个结论,但是,真正的慕后之妖魔却彻底断了线索!

    “你说,妖兽以魔法为掩护,已经伏在低阶弟子之中,伺机而动?”执善真人神然凝重的看着洛阳问道。

    因为玉阶真人对他有成见,所以,当时苏青前往灵草峰他并未随行,但是,苏青回到灵符峰之后,将此事细细跟他讲过。

    她的本意也是借他之口传到执善真君的耳中。

    执善真君冷哼一声:“三个月前,落仙山封印大动,差点被冲开,若不是我们早有准备”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看着洛阳道:“这事绝非妖兽能做得出,只怕背后还是魔修捣的鬼。”

    一提到魔修,他就想起云夕竟然就在他眼皮底下悄悄修行魔法,从而引发这场事故之端。

    说到底还是心魔难除!

    “好了,这些我知道了,你也让清华小心,那些个魔修最是诡炸,莫让她也着了道。”执善真君还是第一次,对苏青语出关心。

    虽然只是一句话,却让洛阳欣喜不已:这是不是代表着师父,对苏青的成见已消,可能会答应他们结侣?

    苏青听了洛阳喜形于色的跟她传达了,执善真人对她的关心之意,只是淡然一笑:“多谢真君厚爱了!真是受宠若惊啊。”

    说实话,对于执善真君,苏青一向没什么好感。

    当初,洛阳执意不跟紫云结侣,他还曾威胁过无辜的她。

    若不是他默然纵容,紫云也不会屡次出手害她。

    这些,她虽未言于表面,但却也记在心底呢。

    是以,对于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关切之语,也完全没放在心头。

    不过,洛阳自主峰回来之后,整个宗门上下遍开始了重整花名册的行动。

    所有弟子从入门开始,一切资料全部重新排查。

    因为这次行动开始的十分突然,而全面,所以,还真有数十名行迹可疑的弟子被悄悄处置。

    非但如此,整个浮云山中的飞禽走兽,都被筑基严加观注。

    一发现有异常之兽,就地格杀。

    不到三日时间,整个宗门中低阶弟子都人心慌慌,草木皆兵。

    “苏青,宗门这般大张旗鼓的肃清,那慕后之人不是更不敢出来了?”洛阳有些担忧的说。

    苏青给他一杯灵茶道:“那慕后之人一定布置了很久,也隐藏极深,一时根底查不到他,倒不如先借这次肃清,砍掉他的一些手脚耳目。”

    “若是,以后再有什么动作,无可用之人,难免会有一天露出马脚。”苏青对执善真人此举颇为赞同。

    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

    听她这么一番解释,洛阳不由点头称是。

    “那我的任务呢?算不算完成了呢?”一无翘着二郎腿的无面问道。

    苏青耸了耸肩:“这个标准在清灵那里,你可以回符宗问问她。”

    无面刷展开玉扇笑道:“好,我这就回去跟清灵仙子报备,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揪不出慕后之人,我呆在这里也没意思。”

    说完,拔身而起,径直往符宗方向而去。

    当乔晓嘉听说害死师父之人已身死,顿时轻了一口气,对将功劳完全揽在自已身上的无面感激不尽。

    虽然,苏青他们不认为那自暴的李秀就罪魁祸首,不过,到了无面口中,她就是害了崇光真人真凶。

    自从聚灵大阵开始运转之后,符宗灵力充沛,弟子供给丰足,且,每个月初一到初五,十五到二十这十日,身为结丹真人的宗主还新自给弟子布道上课。

    其它时间,由宗门大长老给新入门弟子布道。

    比起其它宗门,只丢给你一门功法,每月只能听一次筑基修士论道比起来,符宗弟子确实收获堪巨。

    而且,宗门任务也十分轻松,既能提升绘符能力,又可完成任务。

    “清灵,我们宗门修练之法奇特,所用符纸也有别于一般灵纸,若全部出去采购的话,这么多弟子消耗的实在太大了。”玉芥子找到乔晓嘉道。

    本来,建起这个偌大的宗门,养活一千多名弟子,就需要一大笔开支。

    其中,支出最大的是制符所用的材料。

    乔晓嘉想到之前宗门都有灵田,灵材,根本不需要出去采购。

    “从今天开始,你着弟子去开辟些灵田,种上米粮,果蔬,能供给宗门弟子食用即可。”乔晓嘉沉思片刻道:“甚至制符所用的朱砂兽血,先从外面采购,制做符纸所用灵麻倒可以先种起来。”

    说着,她递给玉芥子一包灵麻籽道:“劳烦师伯您先拿去育种。”

    “宗主,山门外有人叫阵!”一个弟子急冲冲的奔来报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