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一波又起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一波又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闻言,林正猛然抬起头,极惊愕的看着她:“师父,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是”

    苏青目光如炬的看着他:“说吧,这一系列宗门惨案,你,是不是也参于其中,还是,一开始就是你策划的?”

    林正眼中渐现茫然之色:“师父,您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那有哪本事,策化这些个事?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李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叫李正是吧?李其才是你先祖!”苏青紧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你们李家现在给鬼域童子卖命,是吧?”

    &p;nbsp小说..nbsp;林正仍然一副懵懂无辜的模样,苏青轻轻扣下了玉案问:“说吧,这次宗门惨案,你是不是参于其中,甚至本来就是主谋?”

    林正下意识的摇摇头:“没有,师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师父,我”

    苏青叹了口气道:“你虽入我门下时间不长,但你也磕头拜过师的,在师尊面前,难道连一句真话都没有?!”

    闻言,林正终于收起脸的怯弱之色,身子也直了些,他轻神色哀怨的说:“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管我姓什么,您都是我的师父。”

    而后,又深深的伏下身子:“我确实是李家的人,但绝不会跟李其那个老邪物同流合污!”

    此言一出,苏青也不由一惊,只见林正,不,应该是李正一把拉开衣衫:只见他正心口处,一个漆黑的手掌印,上面隐隐泛着一层阴气。

    “这就是当年那老东西为羞辱他的亲孙媳,也就是我娘时,我看不过眼冲上去试图解救时,被他一掌击飞。”林正慢慢扰上衣服,声音充满恨意道:“自我娘死的那天起,我决定改为母姓林,彻底离开这个鬼气森森而又龌龊无比的家,从新做人!”

    苏青毫不动容的盯着手上那枚惨缺的玄清符问:“那么,这枚灵符,到底怎么到你手里的?”

    林正指着心口位置斩钉截铁的说:“是这只邪恶的手印支使我到主峰,从一位练气三层的女修手中所得。”

    “那个假借北原真人手下的弟子呢?他真的存在吗?”苏青淡淡的看他一眼问道。

    “那位师兄,确实口称奉北原前辈之命前来,但他,根本不是真的人。而是,一具被阴魂所探的行尸罢了。”林正语出惊人。

    “行尸?”苏青不行心生好奇:“你说说怎么控制,才不为宗门一众同门长辈所查?”

    一想到门中隐着大量的行尸,苏青只觉的头皮发麻。

    林正从怀里拿出一枚赤色玉符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身上也带着镇魂玉髓。”

    苏青接过这枚朱红色的玉髓问道:“这玉怎么看上去有丝熟悉之感?”

    林正随即应道:“这种玉髓并非天生,而是由世俗墨玉炼制而成。”

    苏青神然一凝,墨玉!

    她突然想到一件年代极久远的事情。

    那是一百多年前,她还未入道之时,居于桃源镇。

    有一天晚上,她随乔晓嘉一起到夜市寻找引灵丹,曾无意看到一位身穿黑色宽袍之人,悄悄抽走一个小摊上,所有墨玉的颜色。

    就是在当晚,她跟乔晓嘉被人神秘袭击,现在想想,那袍人一定是查觉她可能看到其行径从而灭口。

    那个神密杀手的身份不言自李其!

    其实,在很早之前,她就曾怀疑过他,但却根本没有实质的证据。

    拿走这赤髓玉之后,林正身上散发出一股隐隐的阴气,让人感觉极为不适。

    苏青随手把赤髓玉丢给他道:“你可有办法寻出宗门身藏赤髓玉的之人?”

    林正抬头看着他,神色坚定的说:“刚才,那位北原前辈,他身上就有赤髓之息,我敢肯定,他身上绝对带有红玉髓。”

    “你说什么!?”苏青惊然而起,她怎么也想不到,北原真人竟然

    “其实,我之所以会折回来冒险偷听师父你们谈话,主要是因为感觉到他身上那股极淡的红髓玉之息。”林正一语道出原委:“但是,我见师父您好像跟北原前辈十分”

    说到这里,他话峰一转:“我当时为了弄清他为何要派人来诬陷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同时,也不清楚林正之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师父,其实,红髓玉并非实体,而是以墨玉之精加一种灵草凝聚而成,若是以金沙籽玉为引,可引出墨玉之精现形。”林正声音渐渐低不可闻:“不过,听说金沙籽玉如今极难寻”

    苏青淡然一笑:“呵呵,为师手里正好有这东西。”

    闻言,林正双目一亮:“那师父即刻便可寻那位前辈来验明虚实。”

    说完,只见苏青将后一伸,掌心中凭空出现数精金光闪闪,似金似玉的的玉粒。

    接着,被林正握在手里的红髓玉像是受到极大的吸引一般,开始不满的扭动,变形,接着化出一缕缕黑烟丝飞向金沙籽玉。

    苏青收起那几粒金沙籽玉,而后叫一直跪在地上林正起身:“为师暂且相信你一回,回去好好修练吧!三个月内不要出院子,这个储物袋里有足够这段时间所用之物。”

    从苏青手里接过那个青色的小储物袋之后,林正激动不已的连扣三个响头,方才起身离开主殿。

    苏青摩挲着手里残破玄清玉,突然有种被说不出的感觉:他在一刻钟之前曾殷切交待北原真人破解宗门一系列惨案的关键点,就是先找到这枚玄清玉。

    才刚送走他,这玄清玉便到了她自已手里。

    她越想越觉后背发冷:若是北原真人真的是那个幕后之人,那么,自已如今岂不正是很好的替罪羊?

    不行,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苏青绝然起身,御风往灵符峰方向而去。

    “清华,没想到这这么快就出来了!”北原真人一脸凄凉的看着她:“是的,你猜测的没错,我就是那个慕后之人。”

    本来,苏青心底还对他疑惑重重,但当在神女峰下拦住她,神色复杂的说出这句话时,苏青却有些动摇了。

    在她心里,北原真人一直是个很中正的人,对宗门所托付之事都十分认真负责。

    她想不通,为何这样一个对宗门荣誉看的极重的之人,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现之事。

    苏青看着眼前不远处那座之前所居的小院,微笑着伸手邀请北原真人:“师兄,这座旧府虽但却别有一番风致,不如,我们进去坐坐?”

    就好像是邀请至交好友一般,看不出一丝的愤慲之意。

    北原真人闪过一丝感动之色,随即又恢复那副悲怆冷漠之意:“清华,你也不用再多说什么,现在,把这个结果报给太上长老吧。”

    谁料,苏青耸耸肩:“如今洛阳又不在这里,我怎么能见到太上长老其实,当初,我之所以能够暂时入主灵符峰,还是走的后门呢!”

    听她这么说,北原真人脸上终于有一丝动容:“清华,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错下去了,请你转告太上长老,我对不起宗门对我的一片恩情!”

    “我知道有苦衷!而且,你也并非这次事件的慕后之人,也许,你甘愿为之背黑锅的所谓幕后人,也是被诬陷的!若是北原师兄真的相信我,不如,我们一起联手,挖出真正的凶徒,也好给陨命的所有人,以及宗门都有个交待?”

    “你说,倾城也是被人设计的?”北原真人激动的回头问道。

    苏青现在才知道,原来,北原真人的道侣名为木倾城,结丹初期修为,炼器成痴,绝少现身于人前。

    从他的话里,她听得出两人伉俪情深。

    北原真人落坐之后,见苏青已布好阵法,便从怀里掏出那枚红髓玉给她看:“看来,我倒是赌对了,你那位弟子果然没问题。”

    苏青眉头一挑:“你故意泄露红髓玉之息的?”

    北原真人点点头:“我本来这趟来寻你,目的就是通过你之手把我交到太上老手里去,但又怕你的入门弟子林正真的心怀不轨,所以”

    苏青不由摇了摇头:“你为何不将话真说?”

    北原真人叹了口气道:“清华,自从我看到倾城通过面邪镜,抽取他人修为炼器之时,我自已身陷鬼童子的算计之时,就对所有人,都失去了信任。”

    苏青看着他真诚的说:“北原师兄,我一开始真的怀疑过你。”

    北原真人失笑道:“你不怀疑的话,我就不会找到你了,清华,如今我也只能相信你了。”

    苏青虽然不明白他对自已莫名其妙的信任到底从何而来,但听了之后还是很高兴。

    接着,北原真人开始讲述他之所以自认那幕后之人的原委。

    其实,很简单,因为偶然发觉自已挚爱的道侣,竟然就是那个一系列宗门惨案的制造者。

    今天一早,当灵符峰那两位弟子惨死之后,他立刻悄然去她的洞府找她。

    木倾城对此事也供认不违,同时,在他再三劝谏之下,以道心起誓言决不再做伤天害理之事。

    于是,他从木倾城手里哄走了红髓玉,决定替她扛下一切。

    “倾城师姐是如何得到这枚红髓玉的?”苏青皱着眉头问道。

    北原真人摇摇头:“其实,当时倾城她也很害怕,所以,根本就说到这些,后来,我想起来又准备去问她时,却被告知她已开始闭死关,不见任何人。”

    苏青不由心生失望之意,她本想着去见见木倾城,也好多找些索,如今看来是行不通了。

    “倾城,她心地十分绵善的,如今翻然悔悟心里一定很难受。而她一旦有什么事想不开,就闭死关几十年不出。”北原真人接下来的话,彻底让苏青断了念想。

    同时,也更加肯定木倾城根本不是那幕后之人。

    想到那人竟然连北原真人与道侣之间的感情都能利用上,苏青心里不由一凉:那个真正的幕后人,真是太可怕了。

    他一定就在宗门之中。

    才有这么一条线索,就这么断了,苏青心里不觉有些气馁。

    “北原师兄可曾派人到玉宫来找林正?”苏青突然想起林正说起的那个被死灵所控的行尸。

    北原真人一脸茫然的摇摇头:“我从来没派人到神女峰来啊!那天在主峰偶然见到林正,还是听紫云无间提到是你的入门弟子。”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你当时,怎么看出林正与众不同?”

    北原真人闭上眼,良久,才挣开道:“苏青,你还记得我们当初在北海之上,前往仙山之时,我,我曾被人设计失入淫画失节之事吗?”

    苏青点点头:“恩,当初,还是我跟洛阳把你拉出来的。”

    闻言,北原真人不由老红暴红:“自,自此之后,我心头便经常闷痛,这两年来,不但疼痛加剧,而且,还有个黑色的掌印,若隐若现。”

    苏青神色一禀:“越来,竟然跟鬼域童子勾结?”

    北原真人苦笑一声道:“还不如说,当年之事,鬼道也从中插了一手,相信,越兄他也是受害之人。”

    真没想到啊,这鬼域童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什么事都插上一手。而且,还把自已撇的一清二白。

    这次,若不是被苏青看出林正的真正身份,那么

    苏青眼神一缩:原来,北原真人打算拿她当替罪人的,只是,他到底还是心存一丝正义。

    所以,才会一直隐身在神女峰上,徘徊不去吧。

    想到这里,她本来冷下来的心又慢慢开始回暧。

    相对于执爱的道侣而言,仅有几次同行之谊的她,自然显的无足轻重。

    所幸,北原真人在最后时刻,守愿以身代罪也不愿违背良心。

    没想到这件她以及宗门都认为是妖兽跟魔道勾结所为之事,其中最大的主谋竟然是鬼道。

    苏青突然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有种不敢在查下去的感觉,她不知道以继续下去会得到什么结论,牵连出哪些人。

    “北原师啊,我有个好主意!”苏青双目一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