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迷雾重重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迷雾重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对不起!清华,我真的不应该利用林正来构陷你!”北原真人垂首良久,方才艰难的正视自已当初的企图。

    苏青挑了挑嘴角,看着他道:“我能理解你,北原师兄。”

    “我们,不如按你原本打算来,慢慢引出真凶,如何?”苏青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

    北原真人十分吃惊的看着她:“不行,苏青,本来宗门就对林正有所怀疑,若是坐实了不,我不能这样做!”

    之后,不管苏青怎么说,他都拒不接受这样的提议。

    因为,他十分清楚的知道,在宗门之中,对清华虽有所求,但是却也有很大的不满。

    他不能让苏青陷入背宗之境。

    因为,他不知掌门人会不会真的下狠心处置苏青。

    见他不肯答应,苏青只得别想他法,想到手里的金沙籽玉,她试着开口道:“北原师兄,我能不能暗中协助你调查此事?”

    对于她的请求,北原真人当然是求之不得。

    这件事情最清楚原委的就是苏青,也是她提出倾城可能是被人陷害,若能其相助于自已言,实在是雪中送炭之举。

    同时,他也想早点了解此事,揪出真正的幕后之人,来祛除掉身上日渐凸现的鬼手印。

    “清华,你,能帮我看看那鬼记如何”看了苏青一眼,北原真人,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苏青微微一笑:“这鬼手印怕是还得寻到真凶之后,方能得解。不过,北原兄,我倒有个疑问:你身上的红玉髓是从何而来?”

    之前,她听林正说起那红玉髓只有他们李家手里才有,他身上的那块,还是其母临死之前,从李其那里得来的。

    听她问起这个,北原真人不由低下头:“这个,是倾城在我身上鬼手印凸现之前,赠于我的。”

    本来,苏青还以那位素未谋面的木倾城一定是为人所陷害,不过,听北原真人说起这件事时,她却不由沉思起来,心底也起了一丝疑惑之意。

    她虽不愿以恶意猜度木倾城,但是,她所做的这些事,连与之伉俪情深的北原真人都相信此事为其所为,苏青不可没有一丝疑惑之意。

    不过,她却并未显露于面上。

    通过这件事,她突然明白,自已不能对任何人都太过于交心。

    并不是每个人都回以善报,有些事情还是只留在自已心低就好。

    所以,她才没有跟北原真人提到,其手中的金沙籽玉,其实可以分辨真凶。

    此时,苏青突然十分想洛阳在身边,因为,只有他才能让自已毫无保留的信任,让她真正感到暖意。

    她明白其实他们两人也各自有自已的秘密,但却不会影响彼此间的信任。

    每个人,都要有自已的空间,在修真界,尤其重要。

    北原真人吃惊的看着出面在面前,这个极为普通的练气高层修为的中年弟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跟神色疏朗的清华真人对上号。

    “清华,你这一手伪装之术,真是登峰造极啊,连我都看不出来。”北原真人不由叹道。

    苏青淡淡一笑:“过奖了,北原师兄,我们这就走吧?”

    说完,便不见了身影:“我先行一步!”

    北原真君回到灵符峰后,谁也没注意到,跟在他身边的弟子,多了一位丝毫不起眼的练气高阶弟子。

    没错,这上极没有存在感的弟子,就是苏青所扮。

    从自来到灵符峰之后,经她授意之下,北原真人将峰内从上到下,所有弟子都借调查那两位筑基之亡,都叫来面见一番。

    “清华,仍然未发现可疑之人吗?”北原真人单独见她时,皱着眉头问道:“难道,那凶徒,已经潜逃了出去?”

    苏青悄然将手心的金沙籽玉收回,神色凝重的说:“我感觉那邪物应该就在灵符峰内,既然所有弟子都没可疑,那会不会是峰内其它灵兽之类?”

    北原真人有些不可思义的看着她,不过,很快想起之前宗门的大清洗之事,似乎也细细查过各峰所栖的飞鸟走兽。

    所以,他才将已冲至嘴边的疑问又咽了下去。

    苏青也很郁闷,自从林正口中听说行尸一词之后,她便下意识的认为这它可能就是这件事的真凶。

    不过,经过几日调查,几乎见过所有的灵符峰弟子,她手里的金沙籽玉却毫无动静。

    “禀报长老,慕灵求见!”突然,传来守门弟子的声音。

    北原真人正要回绝,却见苏青摇摇头:“我先避下,师兄且见他一见吧,说不定能一带来什么消息呢。”

    “北原长老,您快到雀灵宫看看吧!我师父,他,他回来了!”慕灵十分惊骇的说。

    “什么?你说崇光师兄诈尸了?”北原真人惊讶的问道。

    然后,飞快朝苏青藏身之处看了一步随慕灵离开这座原本崇光真人所居的一个侧殿。

    死去多时的崇光真人归来?

    苏青也忍不住好奇之心,悄然尾随两人来到雀灵宫。

    刚行至宫门口,便嗅到一股极重的血腥之气!以及弟子惊恐的呼叫声。

    北原真人闪身进入宫中,只见崇光真人正趴在地上啃食一名女弟子!看到他进来,惊恐的抬起头,血糊了满脸,嘴里还叼着一块血淋淋的人肉。

    苏青刚一进来,就看到北原真人试图跟崇光交流,于是悄然传音给他:“他根本不是崇光真人!”

    听到她传音之后,北原真人当即立断,施术制住又要生啖人肉的崇光!

    苏青心下一喜,正欲上前看个究竟,只见一阵红光闪过,地上只留下那位被啃掉半边脸,还在哀号的女弟子。

    以及,一枚朱红色的玉佩!

    那正是红髓玉。

    北原真人不由回头看向苏青,他以为是她出手把那个有着崇光外形吃人魔给收了,却见她如箭一般冲向那个被啃的肉食模糊的女弟子。

    她抢先将那块红髓玉捞入手中,接着,满脸痛惜的大叫:“师妹,你且忍着,我这就帮你上药!”

    说着,拿出一瓶上品的生肌膏给她途上,然后,又以随身所带的细纱布轻轻包好,中途,又上了些止血粉以及止痛麻药。

    所以,这名被啃食了半边脸,一只胳膊的女弟子渐渐安静下来。

    屏退所有人之后,北原真人迫不及待的问:“那化成崇光的怪物可是被你收了?”

    苏青摇摇头,挪开手道:“没有,他可能是逃遁了,我刚才只捡到了这个!”

    北原真人看着她手里的红髓玉,不由心头一紧,下意识去摸自已佩戴在身上的红髓玉,却发现其不翼而飞。

    看着他强忍着惊骇之意,苏青瞄了眼手里的红髓玉:“是你的?”

    北原真人僵真的点下头,从喉里挤出两个字:“恩。”

    苏青神色凝重的将手里的红髓玉递给他:“你可曾将这玉佩转交于他人过?”

    北原真人脸色苍白的摇摇头:“未曾,我一直贴身带着,不知道怎么会到了那怪物手里!”

    苏青看了眼对面的一间人来人往的房间道:“也可能是从那女弟子身上掉下来的,你可曾有招她伺候?”

    北原真人不假思索的摇头:“没有,这个女弟子,根本没有近前过。”

    “那就奇怪了啊!”苏青摇摇头道:“这件事真的越来越诡异了啊,不知道那幕后之人,到底要干什么。”

    北原真人紧紧握着手里的红髓玉道:“是啊!我感觉,不管谁接手调查这件事,都会被人牵涉基中。”

    “看来,这局布的很妙啊,不但对方时时刻刻快我们一步,如今,又开始间或弄出些事来刺激下我们。”苏青叹了口气道。

    突然间,她又感觉,这件事又陷入了死胡同。

    “北原师兄,我打算离开灵符峰几天。”苏青准备回去再仔细审问林正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突破之处。

    刚经历贴身之物莫名出现在怪物身上之事,冯原真人还有些后怕,听苏青说要离开,他忙拦住她道:“清华,我现在心里乱成一团,你可不能就此丢手离开啊。”

    苏青只得安慰他道:“师兄且莫担心,我只回本峰一下,一个时辰之后归来。”

    听她说还回来,北原真人才算安心下来。

    岂料,苏青刚离开不过两刻钟,只见掌门人带着主峰三位结丹长老,突然来到灵符峰。

    北原真人压住心里的忐忑之意,忙上前迎接,却见掌门人一脸痛惜的说:“北原,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就是那幕后凶徒!枉我还这般相信你,不惜开罪清华,让你来调查这件事。”

    闻言,北原真人不由愣住,他心底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是清华去主峰去诬告自已?

    接着,又很快否认:不,她若真有心这样,为何当初自已给机会不过,她当初若真的拉他去见太上长老,若自已中途变卦

    转瞬间,在他心底转过千般念头,最后,他神色惊讶的看着掌门人问:“掌门师兄何出言?我怎么就成了真凶?”

    “北原,你不要再意图掩饰了,我们都知道你勾结鬼道,魔道,意图谋夺掌门之位,从而在宗门酿下诸多惨案。”这位一向跟北原真人不对付的主峰结丹长老,义正言辞的说道。

    闻言,北原真人定下心来:说他意在掌门之位,哼,看来这件事应该跟清华无关。

    但是,他们怎么知道鬼道?

    想到这里,他不由轻嗤一声:“呵,玄林,我从未肖想过掌门之职,当然,也没这个心力!”

    掌门人紧盯着他痛心疾首的说:“那你为何于鬼怪沆瀣一气?”

    北原真人立刻否认道:“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我身为宗门长老,怎么”

    “北原!你也是结丹修士了,且莫说慌不眨眼,这是要招来因果的!你身上那厉鬼之印从何而来?”玄林一脸正义的直指要害!

    北原真人还未及出声,只见他身上那枚红髓玉竟然自行离体,他正要有所动,结果,却被以掌门人为首的四位结丹长老困住。

    失了红髓玉之后,他身上的鬼气再也掩盖不住。

    “走吧,随我去面见太上长老!”掌门人上前封住北原真人的灵力后,一脸惋惜的说道。

    北原真人则是一言不发,木着脸任由诸人将他推上灵器。

    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真的是清华吗?他实在想不能还有谁,会出将他的密秘通报于掌门人,一举揭开他的到致命要害。

    当一众人来到太上长老洞府,说明愿委之后,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北原真人道:“北原,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北原真人坚定的摇摇头:“师尊,宗门命案根本不是我所为!我身上的厉鬼之印,是在当年在北海之是时,被人暗算留下的。”

    太上长老面色稍缓,转头回掌门人:“玉卿,你们还有何证据可以证明是北原所为?”

    “真君,静宇真人求见!说是有要事相禀。”一名筑基弟子在洞府外报道。

    倾城?她来做什么?北原真人不由朝门口望去。

    “见过太上长老!”木倾城一身月白道袍微微伏身行礼。

    太上长老疑惑的看她一眼问:“静宇,你有何事跟我说?”

    只见她定定的看了眼北原真人,转头坚定的道:“弟子要说的是,北原就是这前宗门数宗命案的北后元凶!”

    闻言,北原真人不由退后两步:“倾城,你,你”

    木倾城冷冷的看着他:“自从你迷上那些鬼姬之后,我们之间再无道侣之情,请叫我静宇真人。”

    倾城她还是不肯原谅他,并对当年他在北海之上沉迷于画中美人之事耿耿于怀啊。

    北原真人神色凄凉而又无奈的说:“倾城,我心底最看重的人一直是你,当年那宗糊涂事,你若真的无法释怀,那么,这事我就认了吧!”

    太上长老疑惑的看着北原真人问:“什么鬼姬?你给我细细道来,为师不相信,你是这等心欺师背祖,惨害同门之徒!”

    “报,掌门人,大事不好了,宗门出大事啦!”一位弟子在洞府外焦急的大叫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