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因果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因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雪狐挥手让小文下去之后,方才开口道:“他们是半妖,与我不同。”

    苏青疑惑的问:“让他们披着人皮行走与世的方法,你是从何得来?”

    雪狐不假思索的说:“是我用一颗万年长青玉露草,从另一位半妖手里得来的,为得是帮这些不能见天日的人一把,因为,他们自出生就有灵智,但却因外形之故无面世,着实可怜。”

    “狐君真是仁心一片!”苏青忍不住赞道。

    虽然,她之前也听说完,介于灵兽与妖兽之间的雪狐一族最是心善,经过今日一谈,方知所传非虚。

    雪狐为收留这些被悄然遗弃的半妖,不但煞费苦心的帮他们寻了正大光明作人的机会,还特地开了玉矿,给他们找个比较热衷的生订。

    否则,世俗的那些活,这些个半妖根本干不习惯。

    比如,二子现在在一个大户人家兼做挑水粗役,为得只是这家每逢初一,十五的祭饭。

    也就是说,他要挑满足够这户人家所有用水量,而且,不是从镇外几里开外的玉泉山上。

    为得只是人家初一,十五祭拜过鬼神,收回来的祭品饭而已。

    那些工钱在他眼里,根本不重要。

    其实,这些半妖,心思都十分简单,能光明正大行走于世间,有好吃的就行。

    至于成家立业,于他们而言,那就是完全不必要的,因为这些半妖在所谓的繁衍生息之途,即无妖兽类的直接,也没有凡人的缠绵感情。

    更无所谓的传承之意,因为,在它们心底已认定自已这种身份,不能容于天地间,更不会再想着留下后代。

    “近百年来,半妖越来越多了。”雪狐叹了口气,状似无意的说:“而且,数量最多要数狐类一族。”

    苏青眉头一挑:“你收留的这些半妖都是”

    雪狐有些无奈的说:“是啊,它们都是被遗弃的有着狐族血统的半妖。”

    “狐君,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从鬼域出来的?那棵万年生阴碧桃木”苏青突然想起鬼域童子以它的形貌来诱她入鬼域之事。

    雪狐顿了片刻,才看着她问:“你把那棵万年阴碧桃木取走了?”

    “我的一个朋友拿去了!”苏青据实回答道。

    听她说完,雪狐直直的望着门外,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这真是天意啊!鬼道要大兴了!”

    苏青心里一紧:“此话怎么讲?”

    难道她一次热心之举,还成了千古罪人了吗?

    雪狐定定的看着她道:“恩人,若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跟张天师后人一定有很深的渊源吧?”

    苏青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她跟乔晓嘉可算是执友。

    “我听说符宗现世了,所以,找机会从鬼域抽身而出。想必恩人当年对符宗后人也多有助益吧。”雪狐径自说道,苏青还是有些不明白。

    见状,它叹了口气道:“当年,天师一门即将覆灭之时,曾救过先祖一命,为报恩情,先祖应下一诺:我雪狐一脉只要不断,世代守护那棵镇压鬼道轮回的碧桃树,直至真正的天师后人出现,重振符宗为止。”

    说完,它跳下太师椅冲苏青深深作了一揖:“多谢恩人施以援手,让我能完成先祖之愿。”

    苏青急切的蹲下身子,看着它问:“这么说,鬼道不日将大张旗鼓,重现于世?”

    白狐抬起爪子,扒扒她的手道:“恩公,想必当初你为符宗现世,也出了不少力吧?这是天道之意,且莫太过自责了。纵然鬼道大兴,还有宗符与之抗衡,天道若是打开,也不只兴修真一途。”

    这只老狐狸倒是看的通透!

    原来,妖,魔,鬼,怪,重返修真界,虽然可能引发大乱,但同时也是天道大开,修士之途畅通的一次机会!

    苏青不由暗叹:修真界即将面临重新洗牌了!

    而在这次惊天动荡之中,最为无辜的就是那些身无丝毫灵根的凡人了。

    然而,每次修真界有大事故发生,最先牺牲的就是这些如草芥般的世俗之人。

    想到这里,苏青心头不禁涌起一个念头:既然这次各道势力重整之战必不可免,那么,能否将世人从这场浩劫之中摘出?

    世人生息本就艰难,若再被修真界之争所累,真的让人于人不忍。

    苏青并非多悲天悯人之辈,但却讲求恩怨分明,既然然要战,大家实力相当的就来决以胜负,重新划分势力。

    对于动辄以数万凡人生命为代价的博弈十分反感。

    因为,不论修士,还是妖兽,鬼怪之流,都已脱离了世俗世,不能称之为凡人,既然如此,为何发起争端还要以凡人之血来偿?

    这极不人道,也不公平!

    虽然,她修道一百多年,但是,她的内心最深处的观念,还是为前世那二十多年的生涯左右。

    她当年之所以在北海对妖兽一族痛下杀手,就不能忍它们为一时之怒,连屠几城,这件事几乎成了她的心结。

    因为,当时之事,确实由她而起。

    当年,六国混战,她看到太多流离失所,又被邪恶势力所利的世人,短短几十年的生命中,尽是苦难。

    这一切对于在那个相对文明,现代社会长大的苏青而言,简直不能忍。

    也许,她来到修真界后,变了很多,但是心底那些美好的观念并没有变。

    也正是这些与众不同的观念,让她没有迷失自我,始终还是那个看似和气,实则很有原则的苏青。

    当然,还总有些理想主义情怀。

    “其实,鬼道也并非多邪恶,他也只是个流派罢了,有天师一门收鬼,就是鬼童养鬼,这也是天道循环而忆。”雪狐见苏青一脸追悔莫有的模样,不由出声安慰道。

    也许,是她想左了吧!

    大家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但是,新的势力想崛起,必定要起争端。几股混在一起,一定得出大乱,想在这这个世界立住脚,到底还各凭实力说话。

    不过,苏青注定无法置身身外了,自从她踏上道途到加入浮云派,就等于已经站好了队。

    接着,又跟妖兽,鬼,两道结下莫名的渊源。

    “我们当初提及要带走那颗万年阴碧桃时,鬼童子还装出一副十分痛恨的模样,”苏青十分郁闷的说。

    雪狐吱吱笑道:“那鬼童极狡诈,不过,你如突然枪了阴碧树,鬼道轮回门大开,二十八鬼将就位,他一时也有得慌忙的了。”

    看着苏青不解的目光,它用爪子扒了太师椅的扶手道:“当年鬼道之门被强行关闭,实其,不过是将鬼道暂时封于一个小千界而已,随之一起的还有当年的二十八鬼将。”

    苏青点点头,这些她曾听玉芥子说起过。

    雪狐接着说道:“这位鬼童子虽然天生阴体,但却并无鬼王之魄,所以,近两百年来,他一直在物色鬼将,以期替代原本的二十八鬼将。”

    原来,鬼童子已现世两百多年了!

    “那他可曾聚齐那二十八位鬼将?这处鬼域又何时为其所得?”苏青认真的问道。

    同时,心底又有一丝担忧:鬼童子已经营二百多年,而能于之正面相抗的符宗才立宗两年而已。

    也难怪玉芥子一直放心不下。

    雪狐见她神色凝重,不由跳到太师椅中间的桌子上,立起身子搭上她的手说:“你且莫太担心了,这鬼童子虽然得了鬼域,但因无鬼王之魄,无法得到鬼王印,修练极艰难,若不借助鬼域之力,他远非你的对手。”

    而后,它又看了苏青一眼,殷殷叮嘱道:“恩人,你要身负紫气,灵力蕴而不发,日后成就必不可限,是绝佳的上鬼将之选!听我一言,百年之内,千万莫入鬼域!”

    苏青不由有瞪大了眼,她突然想起跟乔晓嘉第一次进入黑岩山时,曾听鬼域童子叫嚣着要把两人炼成鬼将。

    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

    看来,这些年以来,鬼域童子还在肖想把她炼成鬼将啊。

    “据我所知,鬼童子手下的二十八鬼将只差三位没有归位,不过,有一位上上之将一时半会儿怕是无法补上。所以,我猜,你朋友现在冒然抢走那棵万年阴碧桃树,最上火的应该是鬼童子了。”白狐吱吱笑道:“我想他一定先设法继续封住鬼道之门,同时,加速寻找炼化鬼将。”

    听完它的话,苏青才算舒了口气。

    “狐主!您来了!”随着一道激动的声音,二子抢先奔了进来,看到苏青后,不由一愣在门前,直直的盯着她看。

    “你们还呆着做什么?!快进来见过我的恩公”雪狐着苏青扬声叫道。

    苏青冲它们微微一笑:“清华,你们可以叫我清华真人。”

    “见过清华真人!狐主!”随后进来的玉哥拉着二子一同伏身拜下。

    雪狐跳下太师椅来到他们面前问:“你们又出去寻吃食了?我不是告诫过你们吗,尽量少出现在人堆里。”

    而后,它回头向苏青解释道:“为了不损阴德,他们身上的人皮,都是我苦心寻的那些阳气将尽,或者大恶之人的皮囊。但是,这样的人前世种的孽缘比较深,好容易暂时脱离世俗之家,若总往回凑,说不定又若出什么因果来呢!”

    “小玉,听说你还惹了身桃花债?”雪狐看着深埋着头的玉哥问道。

    闻言,他立刻抬起头睁大眼睛辩驳道:“这本是原身之前种下的因果,不管我的事啊!”

    原来,小玉的原身本为一个风流纨绔公子哥儿,当年曾调戏过那位文家大小姐,对方为此还差点跳河。

    不过,自从他被换了皮之的后,跟之前判若两人,双勇于离开自谋生计,那位文大小姐竟然又动了心思。

    之前曾托人到他在附近的住所提过几次亲事,结果,弄得他现在都不敢回自已的小院去。

    这半妖倒也恪守本份,安安生生的做事过日子。

    这样看来,确实比那些祸害人渣活着更好,那些本来就已无生息的,能替他们延续生命,至少让家人欣慰,不那么痛心,也算不知什么错。

    所以,苏青并不算插手它们的事情。

    告别之时,她也叮嘱白狐:“你切记要小心,低调,莫杀害无辜,不然,天道也是躲不过的。”

    对于她这般豁达的态度,让雪狐十分感动,它语有所指的说:“当年我赠于你的紫灵珠以后必有大用,你一定要保存好。”

    就这样苏青满怀心事的离开赤河镇,直奔九阳山而去。

    当她来到九阳山之后,发现山门上下一片缟素:原来,玉芥子已与三日前陨落。

    苏青本想把鬼域之事告诉乔晓嘉,但见她满目悲伤,整个人看着十分憔悴,让人心疼。

    于是,便将这事悄然隐下,默默陪她料理后事,接手玉芥子手上的事务。

    因为他是突然坐化,所以,很多事情都未来得及交接,所以,乔晓嘉很是忙乱了几天,苏青来了之后,方才慢慢理顺。

    “真的太突然了,前一天晚上师伯还在跟我讲宗门往事,精神,灵力都很充沛,怎么会一早上就没了气息呢?”说着说着,乔晓嘉又流下眼泪。

    苏青帮她轻轻拭去泪水:“你且莫太伤心了,他是寿终坐化,必是心愿已尽而走的。”

    她想起之前玉芥给她那个命符时,曾说到他心愿已了,很快就要离开。

    苏青还想着帮他开炉炼丹延寿,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坐化了。

    想到这时,苏青紧紧搂住她的肩膀:“以后,符宗之任就落在你身上了,你一定要好好掌管。”

    乔晓嘉神色坚定的说:“我一定不会辜负两位师父跟师伯的期望,让符宗重崛起的。”

    纵然,不能恢复当年的盛况,也要堂堂正正的在修真界占有一席之地。

    此时,黑岩山中,几块巨石间轰然崩塌,接着,一个极气愤的声音传出:“是谁,谁破坏了我的祭法?啊,我的上将,出来,给我出来,还我鬼将来!”

    “大王!不好了,出大事了!”正在这时,一位全身漆黑的鬼物奔来报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