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倒霉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倒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插手此事。

    因为,她走过这么多地方,就属山神村的妇人们过得舒心,快乐。

    而且,她们乐意生活在山神庇护之下,所以,合家团圆之忙,她还是不要帮了。

    况且,这里久经贫苦的男人们对于生活滋润,养育子女的妇人们有着一种深深的成见和恨意。

    因为女人们过得比他们更舒服,吃的,用的,都更好。

    而且,还拒不承认他们的存在,所以,这些一直期望能占领山神村的男人们,心底都有着深深的成见。

    但因为都是青壮年男子,没有孩子的负累,这些人虽过的贫寒,倒也不至于多潦倒,这里远离世俗,周围有山有水有田,若是不太懒,养活自已不在话下。

    当她再次回头看时,再不见那坐金碧辉煌的神庙。

    好奇之下,她以神识打探,结果,只看到一座矮小的青石小庙。

    不过,山神村的妇人倒还是那般俏丽无忧,只要这些妇们过的舒心就好了,苏青挑着担子浅笑着离开。

    看着眼前不远年的青石城墙,苏青不由感叹:终于走出这片大山了。

    一个多月以来,她一直挑着担子行走群山之中,从一个个的山中小村镇里经过,见识了诸多人世辛酸。

    如今,终于看到一个大点的城池了。

    交了两文入城费之后,苏青不由感慨此界物价之稳定,她记得一百年前的入城费也是两到三文。

    如今还是这个样子。

    相比一百年前,经历诸国混战之后,各个国家经过一番动荡之后,才堪堪有的恢复,但还是要萧条许多。

    苏青不由感叹,这个世界展实在太缓慢了,堪至有种止步不前之感。

    这样的世界,让人感到十分沉闷,没有一丝活力。

    也许,这也是为何,修真界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的根本吧,不破则不立。

    天道至此,这场倾世浩劫难以避开。

    但是,苏青入世越深,就越不能接受让这些苦苦争扎求生的世人,再承担过多的灾难。

    在这个年代,生计实在太过于艰难了。

    进城之后,她习惯性的去一些深巷小铺里,淘澄些特色小物什备货。

    这个名为羊城的地方,其实,在她刚进入此界时,就曾来到一趟。

    也是在这里,她因手上的一串至阳石,被人追至城外劫宝,为6培所救,以一串至阳石为代价,从而踏上修真之路。

    一百多年过去了,这个小城格局几乎没变,还只有那几条主街道,但人却完全都变了。

    入手十几把当城特产的羊角梳之后,苏青来到当掉银戒指的那条街上。

    没想到那间当铺竟然还在,只是百年过去,那黑木门槛已破旧不堪。

    只差一点就被踏倒的感觉。

    但是,生意看着还不错,明有人进出其中。

    苏青突奇想:此时,不知还能不能取出当年的那枚戒指?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因为,当初,她选的死当,连一张票据也没有。

    再说,纵然是活当,一百多年过去了,也不知东家都换了多少个。

    路过这家当铺时,她下识意的往里面打量一眼:只见一位垂幕老人坐在黑漆柜台里面,一只老纹纵横的手伏在柜台上。

    苏青的眼神落在那根卷曲着的小指上。

    因为,这根手指上,套着那枚她从异世带来的那枚银戒指!

    苏青一时竟然愣住了,心底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没想它竟然还在这里!

    她已经记不得当初送她银戒指人的面目,但却记得自已当初毫犹豫的拿它当掉的目的。

    “客官,你确定要我手上这枚戒子?”柜台后那老掌柜掀开眼皮,目露精光的问道。

    苏青点点头:“我走南闯北这么些年,还从未见过如老先生您手上这样式的戒子,所以,才想着卖下来,不知,您能否割爱?”

    那老掌柜颤巍巍的立起身子道:“三日前,有位仙道曾指点于我,说不出三日,会有仙莅临蔽店,求取我手上这枚银戒。”

    他猛然张开眼,认真打量苏青一眼:只见他一身短打,风尘仆仆,很明显就是到处贩货的行脚商。

    怎么也看不出有丝毫仙气。

    他不由皱紧了眉头:“这银戒指怕是你买不起。”

    苏青微微一笑:“老掌柜您且出个价,我虽不大富,但也在外游荡多年,手里倒有些资财。”

    那老头轻哼一声:“我们严家还不缺几个银钱,不过,既然你非要打听,我不妨告诉你,我那孙子重病在床,需要一支三百年份的山参吊命。”

    苏青故作遗憾之色:“若说这等珍草我倒也有收藏一支,但不过百年生而已。”

    闻言,那老头目中精光一闪:“先生当真有那百年山参?”

    苏青十分郑重的点点头:“确有一支。不知,老人家以为如何?”

    “再加一锭金子!”那老头抚着小手指,盯着苏青道。

    苏青微微施礼,而后利落的转身离开:“老丈,作人,且莫太贪心了!”

    说实话,对这个贪婪的老头,苏青真的有些反感:纵然做久了当铺,也该明白百年山参远非一个银戒指所能换。

    若真是为救人,就不该这般贪得无厌。

    “先生请留步!是老朽太过了!”那老头急切的从柜台后面奔出,果断取下那枚银戒道:“若是先生喜欢,就拿去了吧!”

    苏青见他一把年纪,紧追两步就喘的厉害,心里的火气也消了些,加上她确实有意拿回这枚戒指,便从怀里掏出一支百年山参给他。

    拿到银戒之后,苏青并未多加停留,便离开了这个小城。

    因为,这个地方总让她有种抵触之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从那间当铺出来后,一刻也不想多呆。

    至于那枚银戒,作为她从前世带来的为数不多东西之一,被她随后放入仙果园空间。

    苏青一路往北走去,很快,又来到清河镇。

    一百多年过去了,这个小镇已然面目全非,不但面积比之前小了很多,连主街道也改方向。

    完全没有之前记忆中的模样。

    当年让她掏到第一桶金的那个药房,如今早已成为一片荒草园。

    她慢慢走在全新的街道的,心底浮现的却是一百多年前,这里布局,看着镇上最高的那楼酒楼,苏青想起这里原本是个自由墟市。

    当初,她曾为郭家母女两个买过一对桃簪。

    还记得那老人曾赠他一颗光溜溜的石头,一开始还贴身带着,不过,后来打开仙果园空间之后,都丢里面去了。

    “货郎担儿,你有什么新玩艺儿卖吗?”一个侍从打扮的姑娘走过来问道。

    苏青忙放下担子,利索的打开担子说:“姐儿瞧好了,我这里可都是清河镇看不到的新鲜物什。”

    他话音一落,随那小丫鬟一起出来的一位少妇也被吸引过来。

    “夫人,你看这个攒云珠花,是不是很新巧?”那丫鬟指着一支由蓝色碎石珠串成的簪子道。

    那位妇人却指着一枚香椿木刻成的桃花钗道:“货郎,这个多少钱?”

    苏青笑着取出那支桃花钗道:“这个材料虽不贵重,但难得的是,有股淡淡的桃花香,所以要半两银子。”

    “什么?半两?你怎么不去啊?”听了他的报价,那丫鬟着跳起来。

    苏青根本不理会她,只笑着看向那位小妇人,只见她毫不犹豫的去拿钱袋,准备卖下这支桃花钗。

    没想到却被那丫鬟拦下:“夫人,你可不能被他讹诈了,那个木钗子顶多值三五钱,那会要半两银子?”

    闻言,那妇人眉头微皱:“言儿,你且莫多事!我觉得这钗还好。”

    “不行,太贵了,再喜欢也不能要!”那丫鬟顿时叉起腰如临大敌的看着她。

    那妇人将她轻轻推开,淡声道:“你眼里还有没我这个主母?让开,今日,我就看中了这支钗。”

    谁知,那丫鬟根本不买帐,她固执的挡在那妇人前面,语气十分强硬的说:“哼,你是谁也不能胡乱花钱!我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

    可能听他提到老夫人,那妇人顿泄了气势,退而求其次看向苏青:“货郎,这支钗可否便宜些?”

    苏青微笑着摇摇头:“此钗只有一支,仍是我这货担里头之物,夫人若真心喜欢,有何必理会下人之见?”

    说实话,她对这个目中无主的丫鬟有些反感,故而才有此一说。

    谁知,她这话却惹到了那波辣丫鬟,只见她指着苏青大骂:“你千杀的破货郎担子,居心不良,嘴巴吐”

    正骂的起劲时,只听啪,啪,啪三声极响亮的耳光传来。

    听到动静围上来看热闹的人惊讶的看着,那丫鬟像中邪了般自扇嘴巴子。

    倒是间接给苏青拉来不少客人,大家一围上来就被新奇,亮眼的妆品所极引,忍不住纷纷问起价来。

    当她们现那种极美的妆花,才只要十几个大钱时,都十分高兴的挑捡起来。

    苏青一忙起来,倒是把那对主仆给晌到一边去了,不过,那妇人可能怕中意的桃花簪被人挑走了,立刻上前付了钱买了去。

    拿到之后,也懒得理被自打蒙了的丫鬟,自行离开了。

    “哎,我的珠花!”那丫鬟见有人拿了她之前看中的珠花,立刻回过神来,上前就要去抢,只听苏青凉凉的说:“我的东西不卖给你这等恶奴。”

    那丫鬟眼一睁,又要破口大骂,却见抬手给自已一嘴色子。

    引着四周一阵侧目窃笑,不由粉面通红,这才现主人早已不见影,气的跺了跺脚,恨恨的瞪苏青一眼,跑开了去。

    “哎啊,今天可算见这丫头吃亏了!”见她跑的远了,围着货担挑东西的妇人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从她们的话里听出,大家都很看不惯这个名为红言的丫头,主要是太跋扈,不但目无主子,而且,还常常出言伤人。

    对于街坊邻里都极不客气。

    “主人家为什么还留着这等恶奴?”苏青不解的问道。

    一位年约四旬的妇人撇了撇嘴道:“还不是连老爷贪她有几分姿色,把着不放出府,结果却被连老夫人赶到儿子房里去。”

    这老夫人也真是够了,不想自已丈夫染指的恶女,竟然推给儿子!

    不过,还好这个连少爷跟夫人感情还行,至少一直被把这个极嚣张的丫头收房。

    “要说最难的还是少夫人,当年连家靠着她的嫁妆起家,如今没酒楼生意起来了,连老人却天天叫她到跟前立规矩,总借着无子之名,想方设法往连少爷身边塞女人。”一位身材丰腴的妇人挑了三盒脂粉,叹了口气道。

    苏青虽然很同情这位连少夫人,但是,这个世界世道就如此,如果没有孩子,对妇人而言,真的致命之伤。

    “少夫人不是才过门大半年吗?成亲一年半载没有孩子也很正常啊,人家常家那媳妇成亲五年不才得了孩子吗?”一位少妇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说到底,连家还是欺负人家一介孤女,没有娘家撑腰,才这般搓磨人。”一个衣着相对富贵些的妇人嗤笑道:“哼,那知味斋若不是少妇人出菜谱,能半年就开起来?老连家真是不惜福。”

    身怀巨富,来路不明,靠菜谱家!

    这让苏青一下子想到了穿越者!

    难道,那位连夫人,跟她一样,也是穿越而来的吗?

    一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个老乡,苏青心底顿时激动不已,她来到这个世界一百多年了,可从来未现有其它的穿越者呢。

    不行,她一定要好好打探下那连少夫人的底。

    结果,越打听越感觉像穿越者:据说,她是被镇上有名美男子连少卿,无意中捡回来的女子。

    刚进入当时只是小富之家的连家时,还一身的奇服异装。

    而且,还总说不清自已从哪来的,只说是失忆了。

    哈哈,失忆!难道这个女人之前也是网络小说迷吗?

    这可是穿越者百用不爽的梗啊。

    此刻,苏青已百分百肯定,那位混的连古人都可怜的倒霉女人连少夫人,一定也是穿越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