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小白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小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啊,相公!我,我看到天了!”只听身上娇娘惊叫道。

    “娇娇,我会让你乐上天的!”正在紧要关头的连少爷喘着粗气道。

    “天啊!我们的房子怎么不见了!”随着一声极恐怖,尖利的叫声传来,连少爷惊的从女人身上滚下来。

    随着一阵阵脚步声传来,一家上下老少的眼睛都聚在两个光溜溜的人身上。

    据说,从此之后,一向热衷于房事的连少爷,对女人再也没了兴趣。

    所以说啊,娶个神仙有风险呐。

    那天人家一个不高兴,把自已出钱的房子,产业,一把全带走,你就光着屁股在风中颤抖吧。

    是的,家里的所有资财,但凡是小白置办下的,一件不少全被她以法力弄走了。

    “真解气啊!哈哈!还是当神仙来的痛快!”小白看着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无措的连家人,不由天怀大笑。

    对于将一座宅院移走对凡人来说,简直不能想像,但对于对筑基修士而言却是轻而易举。

    看着兴奋不已的小白,苏青不由好奇的问道:“如今你那夫君落着如此狼狈,你心里可过意的去?”

    “真人!你没见他刚才还跟小三滚床单呢,我还嫌他一家太自在了呢!”小白不以为然的说。

    敢爱敢恨,干脆利落!不愧是几千年的老乡!

    “前辈,你们出来了?”被支开越秀查觉到动静后,立刻赶了上来。

    “姐姐,我绝定跟着真人修练了,你不用担心了!”恢复了修为之后的小白,面对越秀时,也坦然了许多。

    “多谢你对我网开一面,没有送去烧掉!”她突然冲越秀深施一礼道。

    越秀亲手扶起她道:“你好好修练,跟着前辈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说完,转身向苏青深施一礼道:“多谢真人点化越珊迷途知返,以后,还劳烦真人多加照拂。”

    看着越秀离去的背影,小白忍不住落下泪来:“若不是她一直在暗中护着我,怕是早被人谋害了。”

    苏青淡淡的看她一眼笑道:“就你这智商,真越到言情剧里,估计也活不过一章吧!哈哈”

    小白幽怨的看她一眼问:“你是怎么在这仙侠界,过的风生水起的?”

    “当然是强大无比的女主光环喽!哈哈,这里叫修真界哦!以后,你也能叱咤风云的,只要修为够高。”苏青笑着说。

    可能是同为现代出身的原因,苏青感觉跟小白说笑,十分轻松惬意。

    而小白同样也对她很信服,依赖,完全没了之前的小心移移。

    能在异世遇到一位老乡,那感觉真的很不错。

    “青姐,我也要弄个担子吗?”小白惊讶的看着苏青从一个清灵秀致的女修,变成一位风尘扑扑,脸堂酱红的行脚小贩。

    苏青白她一眼道:“不然呢?要想跟着我,就快扮上吧!给你一次自已选角色的机会。”

    小白不满的嘟了嘴:“跟挑夫在一起的还能有啥角色?不只有小挑夫?”

    苏青开怀笑道:“这就是个很好的选择,要不要我帮你易容?”

    “不敢劳烦真人!”小白是怕苏青手一抖,把她也整成一个彪形大汉,既然改装,那也得做个清秀货郎。

    苏青好笑的看着只是发发式,衣服改成男装,连灵力都没有收敛的小白道:“你这样的货郎,连一般修士都不敢进前的。”

    说完,给她一枚匿灵符,而后,又轻轻一招手,小白只觉得面上微痒,随之,一面镜子浮现在她眼前:只见镜中的人,修眉俊目,气质灵动。

    但却有股说不出的勃然生气,让人一点也看不出女儿之身。

    “哇,真是神手啊!连我都快认不出自已啦!”小白兴奋不已的说。

    苏青丢给她一副担子笑道:“走吧!小白。”

    之后的旅途,有了小白作伴,多了许多欢乐。

    不过,当她们来到已经破败不堪的杨树村时,苏青仍然难掩伤心之色。

    经过诸国离乱,许多村子在战火中消失,杨树村虽然保留了下来,但原本上百户的大村,如今却只剩下十几家散落在村中。

    看着被荒草覆盖的郭家之居,苏青转头对小白说:“这里就是当初收留我的人家,当初,我在人家养了二十多天的伤。”

    “苏姐,你可真不走运,一来就受伤了,还好,这里民风淳朴,不然”小白见她神色惆怅,便吐了吐舌头,住了嘴。

    苏青苦笑着摇摇头说:“我何其有幸,遇到兰大姐,当初若不是她们一家好心收留,我还不一定有今天。”

    “一百多年前,这个村子很繁荣吗?”小白好奇的问道。

    闻言,苏青突然盯着她问:“小白,你是什么时候穿过来的?”

    小白扳着手指算了会儿,很肯定的说:“八个月前!怎么了?”

    苏青疑惑的看着她问:“那么,二一五几年,科技很发达了吧?怎么我感觉跟你聊天,并没有一百多年的代沟呢?”

    “啊?我来时是二零号啊!”小白不解的说。

    “什么?你也是一五年穿越过来的?”苏青大感不可思义,因为,她当初就是在二零号来的。

    为什么她们同时来到这里,自已过了一百多年,但小白却只过了几个月?

    “青姐,哎,我想起来了!你叫苏青!我记得五月十三那天,我本来约了几个驴友一起去桃花山的,但是,我只顾着看小说,给忘记了。”小白双眼精亮的看她:“我记得其中有位就是叫苏青!”

    苏青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对,那个就是我。”

    她的思绪又回到现代,当时,几个驴友之中,只有她以本名注册,当时几个人确认信息时,在聊天群里说过。

    “你是白白吧?”苏青盯着小白问道:“你跟孙越是关系?”

    小白先是一愣,接着惊讶无比的瞪大眼问:“苏姐,你,怎么猜的?是,是用法术算到的吗?”

    苏青只是神色平静的看着她。

    “我的就是白白,孙越,他是我姐夫。”小白声音有些涩涩的说。

    “你叫白什么?”苏青嘴角翘问道。

    “啊?你也算出来我姓白?”小白张大嘴叫道。

    闻言,苏青不由笑道:“你是白冰清的妹妹,自然也姓白了。”

    这个世界真是小啊!

    缘分这个东西啊,真是奇妙呐!没想到到了这里,她还能遇到他的亲人。

    当年,苏青认为能遇到孙仪,就是为了却她在现代没跟与长的一模一样的初恋孙越在一起的遗憾。

    但是,处的越久,她心里越明白,孙仪虽然生的跟他一样,给人的感觉也差不多,但根本不是他。

    纵然这样,她还是义无反故的爱了他。

    跟前世一样,她的爱情至于他跟另一个女人的婚礼上。

    其实,当年在桃源镇,她从第一眼看到孙仪起,就明白自已一定还会爱上他,不知为何,心里有这个感觉。

    所以,她一直在努力的控制自已,极力否认这件事。

    而且,一直不敢表露心迹。

    但是,感情该来的时候还是会来。

    当初,她之所以要去桃花山,不过是看到孙越的动态上有写,他准备五月十三日约亲友,一起去桃花山。

    苏青突然很想看看他过的怎么样。

    因为,自从跟他分手之后,她其实一直没能走出来,交往的几个男友,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几分他的影子。

    所以,她才会试着问小白跟孙越的关系,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是他的亲朋。

    虽然,当时她并不是随他一起出游。

    “苏姐,你说,是不是桃花山有邪气?你被送来了不说,我都没去,也给穿过来了!”小白关注的点,永远跟苏青不在一个频道上。

    突然间又想到生命中,几乎让她燃尽的激情去爱的两个人,苏青心里一时有些感慨,但却不知如何抒发。

    感谢洛阳,让她明白自已能爱的不止是一棵树,原来,真的有让人安心轻松的感情。

    没有太过于激烈的牵挂,也不会心跳到几乎窒息,但是,他让她相信他的所作所为,让她安心。

    这样的感情,才是她真正能承受的起,也最经得起大时间的考验吧。

    当年,她跟孙越相识于少年懵懂之时,最美好的感情都给了彼此,纵然时常相见,但每次相拥还是激动不已。

    那初,他也是以突然携名义上的妹妹私奔,这样激烈的方式宣告跟苏青被亲朋好友都看好的恋情。

    从此之后,她便再也未见过他。

    八年后,当她经历人间冷暧之后,突然,想看看他过的怎么样。

    于是,一向不爱出去旅行的她,去了桃花山。

    结果,被传送到这个世界。

    “小白,你可想过,自已为何被穿到这里?”苏青看着他问。

    小白愣了下哈哈笑道:“可能,是被我姐姐诅咒了吧!我记得前一晚,她打电话给我,得知我在看小说,就恶恨恨的说:天天看小说,哪天死到小说里面去。”

    “如今,你真的穿到小说里了!”小白倒还有一丝兴奋:“幸里,不然,那有这么逍遥自在?”

    苏青真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态:“你突然来到一个新世界,难道一点不想回去?”

    “想有什么用?既来之,则安之。”小白十分随意的说。

    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苏青不由感慨道,想当年她可是心底忐忑了好多年,而且,总感觉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过,她却从来没想着委屈自已去适应这个世界。

    所以,才在几乎不可能入道的年纪,历尽辛苦艰难踏入修真之门。

    “呼,那里有个庙啊,香火还挺旺的样子。”小白指着村头的小庙对苏青说。

    苏青认真看了眼那个让她倍感亲切的小庙道:“一百年前,六国混战,百姓过的不好,这些庙宇能让他们精神有个寄托吧。”

    “哇,世界大战啊!我没赶上,真是可惜了!”小白却一脸遗憾的模样。

    苏青横她一眼道:“你倒是唯恐世界不乱是吧?真是没有公义心啊!”

    小白不好意思的笑笑:“呵呵,我只是说说嘛!”

    看到天色已晚,苏青决定在杨树村留宿一休。

    “快看,有货郎担儿来啦!”一个眼尖的孩子发现了苏青她们,开始大叫道。

    很快,村里出来许多人,将两人的担子围住,第一次遇接到生意的小白十分兴奋,激动的打开货箱,结果,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这个小货郎不实在啊,挑着空担子来村里!”“是嘞,东西卖完了,还扎这个架式!”顿时,冲着他俊秀的容貌围上来的小媳妇们开始言语揶揄他起来。

    小白有口难辩,恨恨朝热络的招呼村人的苏青瞪了眼,讪讪的收起货担。

    “来喽,你买根头绳是吧!送块糖给孩子吃吧!”苏青随手捻起一粒自制的麦芽糖递给那位,挑捡了半天,才决定出一文钱买根头绳的小媳妇。

    “这货郎真活络啊,这妆花怎么卖?”见那位得了糖块喜滋滋离开,一直在一边观望的妇人下定决心道。

    苏青瞥了眼跟在她后,羞答答的往小白那边偷看的姑娘,心里明白,她是在为待嫁的女儿攒嫁妆。

    于是,苏青指着一套大红的妆花说:“这个颜色喜庆,三十文一套,您要的话,再送一支珠花给你。”

    闻言,那妇人咬咬牙,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一层层的的打开,细细数了三十枚递了出去。

    见状,本来在一边观望的妇人们都纷纷拿出珍藏已久的私房钱,上前挑选心仪的物件。

    直到天色暗下来之后,围拢过来的村人们才陆续散去。

    苏青以一套妆花为代价,跟一位独居老人商定,她跟小白借宿一晚。

    “你卖这么便宜,能赚到钱吗”小白嫌弃的看了眼土坑道。

    她还从没住这么差的地方呢,连个床都没有,一个泥巴台子上面连个被褥都没有,怎么睡啊。

    苏青慢条丝理的整着货担,丝毫不觉得这房间有多简陋。

    “这房间怎么样?”苏青淡淡看她一眼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