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桐城奇遇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桐城奇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小白则被手上精美的首妆所吸引,连连点头:“我一定打扮的美美的。”

    边说,边坐妆如边开始盘发。

    不得不说,这丫头手倒挺巧,不到半刻钟,便给自已梳了个堆云髻。

    苏青帮她将最后一件头饰带好,认真打量一眼:若是忽略那双过灵动的明眸,真的仙气萦然,俏丽无比的女修。

    相比初见灵力被封时,简直是天差地别。

    彼时,不过面目灵秀的小妇人而已,如今却是如花似玉的娇俏仙子。

    若是那连少公子看到她这模样,怕是十个小妾也不要了。

    “哇,原来当修士还有这等副利!简直是天下女人的知音啊!”当小白听苏青说完修为提升对女修容颜的影响时,激动不已的表示以后一定好好修练。

    她说的也有道理,一般世间女子追求的不正是年轻漂亮吗?

    其实,在修真界,女修是一种十分超然的存在。

    因为,尽管是女人,但一样凭实力修为说话,只要你修为够高,想活成什么样都没事。

    比如,玉隐宗的落月真人,面首三千,但是照样为人乐道,因为她如今结丹后期,站在修真界的上层。

    所以,风流不再是男修专用。

    也正因为如此,苏青才会这般执着于修练,提升修为。

    “这个镯子好看啊!苏姐。”小白一来到首饰铺,就挪不开脚了,看那件都喜欢。

    苏青丢给她一袋灵石:“你拿去用吧。”

    看着她兴高彩烈的去扫货,苏青嘴角微翘,突然想来到桃源镇时,跟乔晓嘉一起血拼的感觉。

    那时,她虽然没有入道,两人过的很拮据,但是真的很宁静温馨。

    如今,也可能是年纪大了,或者是见识的宝物多了,她对于一般的灵玉首饰之类根本没什么兴趣。

    倒是很喜欢一些古朴大方的雕件。

    “这些木刻有什么好看的?”小白不解的看着苏青把玩着手里小木船的苏青问。

    苏青看她一眼笑道:“这可是地道的民间手艺,若是在现代,怕是价值连城了。”

    她手里的小木船乃是最普通的栗木所刻,但却做的十分传神精细,连船浆上的水纹都做的十分细致。

    小白随手拿起一根桃木流云簪道:“这个还不错,我要了。”

    这是世俗手艺人的小摊,一个精美的雕刻不过十几文钱而已。

    “这位仙子,那根簪子不卖,是我给孙女留下的。”谁知,那摊主并不买帐。

    小白本来也没怎么在意这簪子,不过听他说不卖,她又觉得这东西非要不可。

    执意要买,最后苏青看不下去,直接把她拉走:“不就一根桃木簪吗?人家不卖就算了。”

    “他”小白刚一回头,却见那老头转手将那根簪子卖给另一个妇人。

    她一气之下甩开苏青的手,冲到木雕摊边大声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卖给我”

    老头掀开眼皮看她一眼道:“小老儿跟仙子你没缘法而已,何苦要来寻不自再呢?”

    小白还想说什么,却被苏青拉住:“算了,别计较这些了。”

    说完,两人正要离开,只听那老者轻淡的说:“好心不见得有好报。”

    “这人真是莫名其妙啊!我又没得罪他,凭什么这么针对我。”小白吃呼呼的说:国“真想踢了他的摊子!”

    苏青不由笑道:“可能你刚进城时,被他闻到了!”

    小白不由瞪大了眼:“真的?那也怪我啊!哼,这个老古懂,一定是嫉妒本仙子貌美如花。”

    苏青不禁笑出声:“他一个老头,也能嫉妒你美貌?”

    这想法也真是够奇葩。

    “你没听说过吗?在现代长得太漂亮了,出门会被打的。”小白一本正经的说道。

    “哈哈,我只听说过把照修太狠,见网友时,被打的那种。”想到现代种种怪事,苏青不由乐起来。

    “苏姐,你看,这件裙子好看吗?”一来到成衣铺,小白便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兴奋的试起衣服来。

    苏青点点头:“恩,很漂亮,改下腰身就更好了。”

    一连扫了七入件衣裙,小白才恋恋不舍的从仙衣坊出来。

    “你之前还一件法衣都没有”苏青随手丢给她一件桃粉色灵丝刻成的法衣问道。

    “哇,这件仙衣真美啊!”小白激动不已的抱在怀里,恨不得立刻换上去。

    见状,苏青不由微笑道摇摇头:“你从越家出来,就带也那支灵萧?”

    小白似是不愿提及往事,只敷衍道:“恩,当时怕的要死,那会注意这些?”

    想到她对修真界一无所得,一厢情愿的做古言梦,不由释然。

    感谢前世此界有修士后,就目标明确希望踏入仙途。

    同是穿越,怎么运气这么差这么多?

    回到客栈之后,小白开始一件件的试衣服,首饰,还拉着苏青在一边看着。

    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来回倒腾,苏青不禁摇头:“你衣服没一件合体的,还是送去成衣铺修好了再穿吧。”

    小白穿着苏青送她的法衣,边插头饰边道:“算了,那些放着偶然换洗下就好了。”

    苏青以为她这么大热情,一定很喜欢这些衣服呢,没想到也就一时兴起而已。

    刚回到房间,便听到外面一阵吉庆的唢呐声,接着,小白破门而入:“苏姐,这里有人成亲啊,我们去看热闹吧?”

    苏青轻笑道:“你不是半年前也才刚成的亲”

    小白不由嘟起嘴:“你又笑我!哼,我那时候在一个小镇,连家又欺负我孤苦无依,胡乱弄了个婚礼而已。”

    “好吧,我们去看这场豪华版的成亲,以弥补你的遗憾。”苏青继续打趣她道。

    两人说说笑笑一起来到楼下,随着看热闹的人群,一起往新郎府上而去。

    “听说,王家公子娶的是仙家的小姐,所以,才会摆这么大的排”“是啊,据说新娘子貌美无比,仙法无边”随着人们的议论,苏青很快弄明白,原来是桐城第一世家王家迎娶修士世家胡家的姑娘。

    这在苏青看来,有些匪夷所思:这胡家在桐城地位超然,怎么会嫁有修为在身的女儿到一介凡人之族?

    不过,不得不说,这婚礼排场的确十分盛大:前有红毯开道,数十驾花车迎亲,后有几百人的车马仗义队。

    新娘所乘仍堪比皇室的黄金銮车。

    “皇帝结婚也不过如此吧!”小白感慨不已的说。

    苏青点点头:“在世俗界也算是最豪华了。”

    “苏姐,修士也能结婚吗?”小白突然好奇的问道。

    苏青淡然一笑“修士一般都是结侣,也有大典,那场面远比你今日所见更盛大。”

    小白面现向往之色:“哇,怪不得你总说修真好,原来,连结个婚规格也更高。”

    “而且,结侣之后,你也不必受任何世俗约束,跟之前一样自由。”苏青补充道。

    “这福利真是太好了!”小白激动不已。

    苏青没告诉她的是,修士也没有一般生活那般平淡,而是要天天修练,出去寻找机缘,历练。

    所以,面临的危机也更多。

    “到了,到了!”“王家到了!”随着周围人家的呼声,只见那金銮缓缓停在王府大问口。

    与一般人家结亲不同,王家府外站着不少家中长辈翘首以待。

    同时,也是对修仙世家胡家的绝对尊敬。

    王家的族长随着一位喜婆亲自来到銮车前请新娘下车。

    结果,连请三遍都未见銮车有一丝动静,王家人不由忐忑:可以怠慢了车中仙子不成?

    就连跟着看热闹的人也十分好奇,这位仙家新娘也太难请了吧。

    王家族长虽然有些难堪,不过,想到銮轿中人的身份,声音更加恭谨的请新人下车。

    半柱香时间过去了,銮轿中仍然无有动静。

    此时,一直骑马立于一侧的新郎有些不坐不住,征求了胡家人同意后,登上銮轿去跟新娘问个究竟。

    “啊!”他刚一掀开轿帘,随即惊叫一声,跌落下銮车。

    “靖儿,发生了什么事?!”离他最近的王氏家主,一个箭步上前扶起他急切的问道。

    “鬼,鬼啊!”新郎指着銮车惊恐的叫道。

    “出什么事了!?”胡家陪着过来的一名练气二层修士,一跃而起。

    刚靠近銮车,只见车中伸出一只枯爪,抓向他心口!

    就在他惊恐万分这迹,一柄灵剑横空出现,将那枯手斩断。

    随着一声嘶叫,一个大红身影自銮车从飞身而出。

    “鬼啊!”随着人们的惊叫声,只见那柄灵剑如有神助般,直接将那裹在奢华嫁衣中的枯尸从中辟开。

    伴着一声裂帛之音,那乍然现身的枯尸突然消失不见。

    “靖儿!”只听一声尖利的叫声,只见原本半趟在地上的新郎,已七窍生血,浑身抽搐。

    此时,苏青越众而出,素手一翻,十二枚银针飞入气息将绝的新郎之身。

    苏青将拿出一颗回春丹塞入其口中,而后对王家人说:“快取一盅童子尿来,破邪。”了

    看到王靖身子回软,其母立刻跪倒在苏青跟前激动不已的说:“多谢仙长施以援手,还请仙长为我王氏作主”见苏青面露疑色,要她起身立刻说:“王家必有重宝相酬!”

    苏青正准备回绝,只听一声极熟悉的声音传来:“我道是谁胆敢破坏胡家好事,原来是当年盗宝之人清华啊!没想到你结丹之后,又来桐寻事了啊。”正云三少的声音。

    一来就把这满满的一盆脏水泼到苏青头上。

    为此,特意点出她跟胡家仍是宿敌一事。

    果然,此言一出,就连对苏青出手救人十分感激的王家,也开始以审视的目光看她。

    苏青看了眼仍然满脸感激之色的王母笑道:“哈哈,我跟胡家之事,早已澄清,不过是有人假借人家之名来污我名声而已。”

    她慢慢转过身子,盯着云三少说:“而跟我有宿怨的,一直是你啊,云公子。”

    “哈哈,清华道友,我们一向无交集,又何来仇恨?”云三少笑着推脱道。

    苏青冷笑一声:“是啊,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何一来就这般诬蔑于我?到底是何居心?”

    云三少看她一眼道:“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但是,经过苏青这么一说,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他蓄意要诬陷苏青。

    况且,大家看得很清楚,若不是苏青仗义出手,那变成枯尸的新娘子,不知要害多少人。

    包括那位差点被挖去心的胡家人。

    “云前辈,刚才,确实是这位清华,前辈出手相救。”胡家人一开口,众人虽摄于云三少的气势不敢出声,但也认定他此举相当的不地道。

    “如此,便好,原来是我误会清华道友!”云三少轻飘飘对苏青淡淡一揖。

    苏青根本没理会他,而是对刚醒过来王靖说:“你现可看得清眼前之物?”

    本来,她只想救人而已,并不愿牵涉过多。

    但是,云三少出现这么一搅合,她感觉此事一定有阴谋。

    说不定还跟这个面上光鲜正义,背地里坏事做尽的云三少有关。

    “胡家已将新娘被害一事,交于我来接管,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来到王家之后,云三少开门见山的说。哼,明明是胡家有问题,还差点伤了人家王氏的人,云三却倒打一耙,来别人家查案。

    苏青冷哼一声问:“新人连王家的门都没过,你来这里查什么?能查出什么?”

    云三少绕有兴趣的看了小白一眼道:“这位道友好眼熟,我们可是在哪里见过?”

    见他不搭腔,小白不由提醒他:“人家问你话还没回答呢。”

    云三少转身看着立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的王家人:“你们也很介意我在这里调查吗?”

    “不敢,不敢,还请仙长明查秋毫!”王氏家主立刻应道。

    闻言,他瞥了苏青一眼道:“清华,这里是王家,可不是你的洞府。”

    “哎哟,仗势欺人算什么!哼,堂堂修士不去除妖降魔,专门欺负凡人,算什么啊你?!”小白突然出声呛道。

    云三少被她气的不轻:苏青从哪弄来这么个傻货!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