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查证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查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若不是忌惮苏青结丹真人的修为,他一把掌把她给拍死了。

    哼,来桐城耍横!

    苏青十分赞赏的看了眼小白:干的漂亮!

    像云三少这样的人,就得撕开他的脸皮,狠狠的踩!

    如今她修为比他只高不低,不然,以他的性子,怕是直接下手,而不是在这里跟她周旋。

    云三少扫了小白,而后对苏青说:“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清华道友还是不要插手为妙。”

    苏青看了眼虽然脱离性命之危,但仍我奄奄一息的王靖道:“这是我经手的患者,要留下观查病情。”

    云三少瞄了王靖,轻哼一声道:“此子已无大碍,大可不必劳烦一介结丹真人亲自守着吧?”

    苏青摊了摊手,轻挑了下眉:“奈何我就是这般负责,必须看着病人活蹦乱跳才好。”

    云三少冷冷的说:“希望你好好守住你的病人,且莫多管闲事!”

    苏青轻笑一声:“我这个人啊,平生最不爱管闭事,但是路见不平,必然拔刀相助的。”

    气的云三直咬牙,他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王家诸人除了王靖母子,其余的人都小心移移的随他出去。

    “仙子,我儿真的还有救?”待云三一行人离开前院,王母立刻奔至苏青跟前,满怀希望的问道。

    苏青随手布了个结界,方才神色凝重问道:“王家最近可有什么异像出现?竟引得胡家以女修下嫁?”

    王母先是一愣,接着紧张的往外看一眼,见房前无人经过,方才压低声道:“这几年来,我们王氏子弟每年都有几个颠疯失踪。”

    “哦?到底因何颠疯?又有什么症状?”苏青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这时,躺在木踏上的王靖挣着身子坐起来道:“双目发紫,浑身赤红,精绪暴燥,力大无比。”

    说完,只见其母抹了把泪:“我的长子,就是发病逃了出去,至今还未寻道踪迹。”

    言语间满满的担忧之意。

    王靖关切的看了母亲一眼道:“娘,你放心,大哥离家之时,神智力还有些清明,一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哪天就会来了。”

    话虽这样说,但能听得出,其兄长很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

    苏青在同情之余,不由好奇的问:“你们没有为他延医问药?他又为何突然发狂?”

    王母摇摇头道:“我大儿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一早就冲进我们房间大声嚷着说要出去。当时,我跟他父亲发觉不对,立刻去上报家主,并派人出去请名医来府内。”

    “我哥前一刻还好好的,只是有些急燥而已,只两句话功夫,就是双眼发紫,开始狂砸东西,还大吼着叫我们出去。”

    王靖接着母亲的话说:“家主刚赶过来,大哥便冲了出去,我随父亲带十多个下人还没追出城,便不见他的踪影。”

    王家母子尽可能详细的描述了当时之事,期望这位热心的仙子,能发仁心帮他们寻回亲人。

    而苏青则对于胡家为何盯上他们十分好奇。

    “兄长失踪第二天,突然仙家有人上门说,说,门中有仙子看中我,要下嫁我们王家”王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当时,于王家而言,简直像是天大的馅饼砸下来。

    仙子啊!不但长命百岁,而且仙法无穷,而王家虽然祖上也曾出过仙人,但是,那都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古话而已。

    被喜悦冲昏头的王家很快将族中弟子发狂之事抛诸脑后,倾全族之力全力迎娶胡家仙子入门。

    没想到突然之事,喜事变丧事,就此家族被人盯上。

    “你们以为,胡家之所以于王氏结亲,就是因为王家弟子莫明发狂吗?”苏青有些不解的问道。

    本来,她认为胡家之所以下嫁女修,可能为谋求人家的什么传家宝之类的。

    后来一想,整个桐城都在胡家控制之下,想从一个世俗之家夺什么法宝,还不是一句话事?

    没想到竟是为了人家弟子莫名发狂。

    这个理由,真的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啊。

    见苏青面露疑色,小白更是直接质疑:“你家人突然发疯,人家为什么要嫁个女儿进来”

    王母面看了儿子一眼,面露难色,又言欲止。

    见状,王靖突然从塌上翻下地,跪倒在苏青面前:“求仙子救我家兄出来!”

    “此话怎讲?你起来说话。”苏青手轻轻一抬,王靖不由自主从地上起来。

    王母抢先开口道:“还是让我来说吧!仙子,当日我儿失踪之后,有人看到他往胡仙府去了。”

    苏青眼神一闪:“所以,你们怀疑是胡家扣下了他?”

    王氏母子相视一眼,坚定的点点头。

    这么说来,事情倒有些蹊跷。

    若他们所言非虚,那胡家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其实,不止是我哥,其他几位族兄,很有可能也在胡仙府!”王靖突然抬头看着苏青道。

    王母担忧的看了儿子一眼道:“我们家族相比仙家而言,实在微不足道,这件事情也只敢私下猜测而已。本来,族中还以为仙家会对我们制裁,一直惶惶不安,没想到竟然会提出结成两姓之好。”

    说到这里,她惊恐的往外面看一眼,见院中无人方才稍稍定了定神。

    “你们想请我做什么?”苏青静静的看着两人问道。

    王靖正欲开口,却被其母以眼神制止:“仙子,我们只求王家弟子能得以保全性命!”

    说完,她重重拍下身侧一只玉狮,只听咔嚓一声,那拳头大小的玉狮子从中间裂开。

    只见玉狮子中间被掏空,安放着一枚碧色玉核,上面萦绕着淡淡的灵气。

    乍一见此物,苏青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直到王母将这玉核从玉狮中拿出献给她,触手之后才想起来:她刚到此界时,曾在清河镇一个卖木簪的小摊上得赠一枚与相同的玉核。

    只是那一颗几乎没有灵气,棱角又被磨平许多。

    所以,才会被当成一般的玩石了吧。

    但是,苏青知道,这两枚灵物仍是一体。

    “这是我们王氏一族世代传承之物,本来是一对,由本族两支分别流传下来。”王母神色遗憾的说:“可惜,另一支在五百年前离开桐城。”

    苏青把玩着手里的玉核道:“这既是你家传承之物,你也不好夺人之传,你们还收着吧。”

    她原本救人根本没想过要什么报酬,如今,她感觉手上之物必竟不同凡响。

    “请仙子收下,仳佑我王氏一族安危!”王氏母子双双伏地求道。

    从云三少现身起,他们就知道王家不可能善了。

    虽然王家只是一般的世俗大族,但因为世代居于桐城,所以,对掌管此地的胡家也有一定的了解。

    一般胡家不便出现的事情,都会交于其依附之家云氏的人来做。

    而近百来,云三少帮胡家做尽阴损之事。

    听完他们的请求,苏青不禁为王母的明智之举所折服。

    因为,她深知云三少的为人,今日若非她在,他绝对有可能对王家痛下杀手。

    为此,苏青特意放出十分明显的神识,随云三少一行人在王家搜索所谓的幕后之人。

    就是要震慑于他,莫枉杀无辜。

    她很清楚,别说是云三少,就是胡家也不敢轻易动她。

    不说她仍名门长老,更重要的是她一手丹术,若是被胡家所害,整个修真界高阶修士都不会与之善了。

    虽然,江湖流传她一丹难求,但也同样说若入她法眼,必将得到厚报。

    最关键的是,她曾当着整个修真界高阶修士的面说过:自已见过半副化婴丹之方。

    如今修真界已有千年,未曾出过元婴修士了!

    她如今有多重要,胡家自然知道。

    思绪电转,苏青郑重的点点头:“好,这宝物我收下,定然保你王家一世平安。”

    看着云三少带人将王家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根本不像寻人,倒似找到什么东西一般。

    发觉他带人又回到此地,苏青信步走出门外:“云公子,可有什么发现?”

    云三少见她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暂时还没发现,不过,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到他自动出现为止。”

    小白实在听不下,愤然出声:“你凭什么说那幕后人就在王家?”

    “就凭我们胡家之女伤于王家!”云三少漫不经心的说。

    小白重重哼一声:“第一,那女的根本没进王家,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僵尸了!说不定一开始你们就弄这么个东西来祸害人家!”

    云三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问:“那第二呢?女判官?”

    “第二,你明明姓云,还一口一个我们胡家,这狗腿也不是这么做的,也太让人看不下去了!”小白毫不客的气说。

    闻言,云三少脸色阴沉下来,眼神阴狠的盯着她说:“这位仙子好一张利口啊,真是清华跟前一条能叫好狗啊!”

    “承让,我至少不没说过要姓苏!不像你这种恨不得重新投胎一般,这么死不要脸的把结仙家。”小白做脖子一梗反讽道。

    “哈哈,这话说的好!”看着鼻子都要气歪的云三少,苏青不由击掌赞道。

    云三少感觉若是继续在这儿呆下去,一定会被气死,他恨恨看了苏青一眼拂袖而去。

    见他离开,王氏母子方才悄然松一口。

    苏青突然也对王家有些兴趣:云三到底想在这里寻什么东西呢?

    正当她准备出去看看时,只听一声尖叫声传来:“救命!”

    王母闻声冲出房间:“妍儿”

    苏青紧随其后,飞快来到后院,只见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被人生生扭断脖子而亡。

    “妍儿!”王母悲呼一声,扑上去抱住被丢到花丛中的尸身。

    “云三!你身为修士,非但不修身养性,还横冲民宅,滥杀无辜?”苏青一伸手,赤心剑赫然在手。

    见状,云三少眼神一凝,极力压下心头怒气,扯出一个微笑,指着身后委顿在地一个修士道:“喏,若不是她出手伤了我们胡家弟子,我怎么会下手杀她尝命。”

    苏青眼神一凝:那人正是之前她从枯尸手中救下之人。

    再看王母怀里与小白肖似的妍儿,她不由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个云三行事,真是越来越狠辣了。

    今天,她这公道就主持定了。

    想到这里,她上前一把拉起名倒霉的替罪羊。

    “你想做什么?”云三少上前一步,试图阻止她,却被她轻巧躲开。

    看到随云三少一起还有一位胡家的筑基修士,此时,正满脸凝重看着她。

    心里不由一喜:有胡家人在就好。

    “云三,你恨我坏你好事,又被小白挤兑,哼,若真是忿,就直接冲我来!”她一手护住那胡家修士的尸身,边义正严词的说:“就因为这们小友为我说一句公道话,你就怒而杀人嫁祸,实在是丧尽天良!”

    此言一出,如苏青所料,那位胡家的筑基修士,看云三的眼神深沉了几分。

    其实,对于侄子突然身死,接着,云师兄出手杀死那个小女娃,他还未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苏青便跑出来了。

    对于一个毫无法力,只是探头出来的小姑娘,他也不相信其能突然伤一名练气二层修士的性命。

    所对,当苏青指证云三时,他也有几分认同。

    云三睚眦欲裂的看着苏青:“清华,你且莫要血口喷人!说话要讲证据,我身为胡家弟子,怎么会向同门下手?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

    见苏青但笑不语,他狞笑一声接着说:“而且,还说什么嫁祸!”

    “这名修士死于被人抽尽生机,”说着,她闪身来到那妍儿身边,神色坚定的说:“她同样也是生机尽失而亡,两人死状一模一样!”

    看着云三瞬间青白的脸色,苏青站起身子:“别忘了,我不但是丹师,还擅长医术。”

    “所以,你就扭屈事实来诬陷我?”云三少咬牙切齿的道。

    “真不要脸!滥杀无辜还不承认!”小白冲过来指着云三骂道!

    “给我滚!你这个死女人再说一句话,别怪我不会清华面子!”云三气急败坏的冲小白吼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