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三章 神蛟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三章 神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修为还在吗?可有受伤?”苏青随手一个清洁术过去,小白瞬间变回之前的娇俏灵动。

    小白拍了拍手说:“我没事,那金人跟我玩半天的游戏,结果,愿赌还不服输,明明是我赢了,还把我关在这里。”

    闻言,苏青才算松了口气,她还是借着为小白抚平衣衫的机会,输入一丝灵力到她体内探查。

    确定无恙之后,方才松了口气。

    “苏姐,基实,他根本没什么法力的,只是弄了很多机关,还有那些金银珠宝也都是镀金的!”小白兴奋的跟苏青讲起王童之事。

    苏青却并不认为,这只是他的一次恶作剧而已,因为,当时她很明显被一阵法传送出来,独留下小白。

    那阵法虽有机关相佐,但绝非一般人所能激发。

    至少要筑基中期修为之力才能激发。

    看来,这王童真的不简单。

    “仙长,天色已晚,不如到城外庄子上歇一晚?”王家家主看着随后一批子弟离开,恭敬的邀请道。

    苏青想到既然答应了要护他一族安危,就是过去看看,再帮他们设个阵法。

    至于王宅的符阵,就留在这里,恶心下云三少好了!

    王家的庄子很大,位于桐之外不远处的一座脚下。

    虽是夜色迷蒙,但还看得出这里山俊地秀,庄前一条大河流过,依山傍水,是个宜居佳地。

    而且,此地还隐隐有股金石之息,呼之欲出。

    苏青不由多看了一眼庄子后面的大山。

    “两位仙长,请!”王家家主亲自执灯引苏青两人进入庄子。

    可能是刚搬过来的原故,庄子里十分忙乱,下人们来来回回的还再往各处安置家俱物什。

    不过,各门头弟子都分好了院子,进入主院之后,倒是清静了许多。

    家主一家三口居于中堂这偌大的地方,显得有些空旷,寂寥。

    “仙长,快屋里请!”家主引两人来到已收拾齐整的上房。

    刚踏入房门,只听小白惊叫道“王诗,你竟然在这里!”

    苏青一恍神,只见她一个箭步窜上前,一把抓住靠在长塌上的人,提着领子拎了直来。

    “咳,咳,仙人饶命!”随着一声虚弱的声音传出,小白一把丢开他:“啊?你不是王诗?”

    苏青瞬移上前托住差点被她推倒的王靖:“你以后认人看仔细点,这是王靖,捉弄你是跟他生的极为肖似的王童。”

    小白有些尴尬的拍拍手说:“对不住啊,我认错人了!”

    “仙子!你刚才说什么?你见到诗公了?”只见王家家主激动不已的拉住一小的衣袖问道。

    小白被他的举动唬得往后退一步,轻轻扯出袖子道:“是啊,那个金人说他叫王诗啊?有什么不对么?”

    王家家主满怀期望的看向苏青:“仙长,你们当初见到的真的是诗公?”

    苏青点点头:“确实,那人自报姓名为王诗。”

    “那王诗是个什么来头?”小白不解的问道。

    “诗公是我们王家这五百年来,唯一一个天生能修仙术之人,他老人家在两百年前就没有出现过了!”半卧在塌上的王靖接着小白的话回答道。

    王家家主点点头:“靖儿说的没错,诗公是我们王家的守护之长,本来,我们以为他早已”

    想到这样说对先祖不敬,便停住口接着问道:“两位仙长,诗公他对王家之变,可有什么交待?”

    “你们这个不着调的先祖,还说要感谢云三少让王家遭劫呢!”小白提王诗,没一丝好脾气。

    王家家主脸色一白,旋即笑道:“呵,可能是诗公看到两位太过于高兴,才如是说吧。”

    小白撇了撇嘴:“你这样想那也没错,反正,他是挺乐呵,只说这么一句。之后,就一直跟玩游戏了。”

    从她口中得到这些之后,王家父子显然很是失落。

    但是,想到虽然痛失两位至亲家人,但却保住了整个家族,一定也是得益于家祖的庇护。

    “你们那位先祖,可是生于五百年前?”苏青的目光从中堂那块神牌上移开。

    那个最显眼的祖先牌位上角上,注明的生诞之期,是在五百年前。

    “是啊!”王靖激动的回答道:“没想到先祖还在一直保护着我们王氏弟子孙。”

    苏青淡然一笑,暗道:你们这个先祖,可没那般仁心善念。

    家主好像也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兴奋之意全部退去,十分恭谨的问:“敢问仙子,诗公仙居何处?”

    “荔枝园里那口井下面啊,还弄了一堆镀金的玩意唬人。”小白不屑的道:“难为你们还一直念挂着他,他可是一点没提问起王氏子孙。”

    家主干咳一声:“呃,诗公之佑,远非言语所能达。”

    小白轻哼一声,将头转到一边。

    苏青则细细问些关于王诗的平生,没想到这位家主知道还不少。

    从他的话里听出:王诗自小聪颖无比,少年离家出去十年,归来之后,开设洞府修练。

    据传他有点石成金之术,本来,王家传承千年,家里子弟越来越多,每分出去一支,都出一笔安置费用,但家族产业经几代乱世之后,收益不丰。

    所以,当时王家过的很是拮据。

    自王诗修成点金术之后,王家迅速成为桐城首富。

    而且,王诗也成胡家的坐上之宾。

    自此之后,胡王两家世代交好。

    自二百年前,王诗遁世不出,两家才渐渐少了来往,但逢年过节,王家还会以厚礼送到胡府。

    不过,均是些世俗珠宝之物。

    胡家虽为修真世家,但也有众多无灵根的弟子,所以,对于金银珠宝之物还是来者不拒的。

    “原来,这世上真有点石成金之法啊!”小白听的羡慕不已。

    自从离开清河镇,她可是一穷二白,身上一个大子也没有。

    如今储物袋里的东西,都是苏青给她的。

    想到这里,十分感激的看了眼苏青,只见她细眉轻皱:“点石成金啊?果然玄妙。”

    修真界匪夷所思之人,之事真不少啊。

    这次桐城之行,倒是开了眼界。

    了解了王诗并非大恶之人后,苏青随便给这庄园也设了道防御之阵,便决定夜探王府。

    “苏姐,你要去哪?”正当她要离开之时,却见小白出现在面前。

    想到带着她也是累赘,苏青淡淡的说:“我出去有些事,你好好在这里呆着。”

    说完,身子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小白张了张嘴,气的直跺脚:她还想着跟苏青一起出去呢,在房间里也修炼不尽去,感觉十分憋闷。

    再说苏青潜入静悄悄的王府之后,径直来到后院西北角那口枯井边。

    她正思量着怎么下去之时,只听空中一道金线闪过,接着,一声巨雷朝那井口辟去。

    苏青纵身飞入云间,她以手抚住心口:刚才差点被雷打到。

    就在这一瞬间,数道闪电撕开浓云,又道一道紫金雷辟下。

    只听一听厉呼自井中发出,接着,一条金蛟盘旋而出。

    苏青不由惊叹:这王家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只神兽!

    闪电之下,只见这条蛟条头生四角,身前八爪,身披金甲,赫然仍神物志上,位列第一的四角金蛟龙。

    仍是上古神氏三金乌之神格紫金神凰的坐驾。

    当第九道天雷降下之时,只见一个鬼魅的身影悄然来到王府。

    苏青眼神一眯,只见那身巫服,手里拿着一个古怪铜盘之人正是云三少!

    看到他身后数位胡家筑基修士之时,她才算明白,原来,胡家大费周折赶走王家人,为得却是这条金蛟龙!

    不过,这事既然被她遇到了,那是一定要给破坏掉的。

    不为别的,只要是云三少插之事,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对于金蛟龙,苏青只有好奇之意,并无任何私心。

    所以,自云三出现之后,她就一直关注着他。

    只见他将手里的铜盘正对着那口井放转置,而后,指挥身后九位筑基修士围绕这个铜盘,各夺一方。

    而他自已则立于正中之位,开始跳起一种诡异的舞蹈。

    随着他的舞动,那九位筑基弟子也不变幻自已所处的位转置。

    苏青紧盯着那铜盘,发现每蛟龙每承一道雷劫,它就更亮一分。

    当雷劫至七七之数时,云三跟其它九人将灵力打输于这铜盘之上,之后,那面被灵力激发的铜盘,突然腾空而起。

    此时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苏青将之前收集的一盆黑狗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泼向那铜盘。

    同时,发动附近木灵,将灵力抽突大半的云三诸人,牢牢捆住。

    只听刺啦!一声,那铜盘之上巫术被破开,接着,地上传来云三的怒吼:“是谁!啊!放开我!”

    随着一声惊天怒吼:“尔敢暗算于我!”

    接着,一道滔天喷向云三等人。

    这灵火正好替他们解开了灵植束缚,不过,苏青并不想置这些胡家修士于死地,便出手阻悄然替他们挡一部分灵火之力。

    并顺手将那些灵火引向云三少。

    这么好的报仇机会,怎能错过?

    可惜,云三只被灵火烧了头发,便以邪术顿遁逃了。

    “看再你帮我躲过劫的份上,我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苏青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只见那九个胡家修士被甩了出去。

    “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真身的人,女修。”一位长玉立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我身姿。”

    苏青认真看他一眼:“你就是王诗?”

    “哈哈,那个贪财的家伙早就死了,只是,阴魂不散而已。”那蛟龙化形之身纵大笑:“我如今已达成所愿,这个阴仆也没用了,在雷劫到来之前,被我吞了。”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问:“你为什么潜伏在这里?”

    “我叫长情,敢问仙子大名?”金蛟龙避而不谈。

    苏青谈然一笑:“清华。”

    长情,这个名字好奇怪啊,不过,苏青总觉得有一丝耳熟。

    长情认真看她一眼:“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苏青眉头一挑:“不是一条金蛟神龙?”

    “那你还敢报上道号?难道不怕成为龙仆吗?”长情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苏青轻笑一声:“原来,那个喜欢恩将仇报,又爱恶作剧的家伙,是你啊!不过,你倒是叫我一声试试看?”

    虽然,不知他说的关于龙仆之事是真是假,但是苏青绝对相信,自已一定不会成为龙仆的。

    长情饶有兴趣的看着她道:“哎,真是不知者无谓啊,我虽生性好玩,但也不是没良心的人呐。”

    苏青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你根本不是人啊,会有什么良心?”

    它占王家之地数百年,却在临历劫之时,害人家子弟颠疯,很可能因此被胡家发现蛛丝了马迹,而后才有借嫁女之由,欲加暗王家人,意图收伏这条神龙。

    “那天,銮车里的女修,是被你吃的吧?”苏青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问。

    长情拂过长发笑道:“想引起唯一能助我历劫成功之人的注意,不弄出点大动静怎么行?”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她一入王家,相继发现这么多的真像!

    原来,都是这条狡猾的蛟龙策化好的,故意引她今晚来破坏云三图谋。

    想想真是可怕啊,眼前这家伙做的真是滴水不漏啊。

    说不定连她跟云三的过节也了解清清楚楚。

    真不愧是神兽啊,果然智慧非凡。

    “放心吧,你我缘分非浅,我不会算计你的。”见苏青神色戒备的看着他,长情不由笑道。

    “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啊!”苏青草草拱了拱手,闪身离开。

    看着消失于眼前的人,长情挑了挑眉:跑得还真快啊。

    当苏青回到王家庄院时,已过子时。

    看到小白房间还亮着灯,于是,她便随手敲了敲。

    “苏姐,你可回来了,这里好压抑啊!”小白看到她立刻扑上来。

    苏青轻轻推开她问:“怎么了?”

    小白摇摇头:“反正,我不喜欢这里,闷死人了。”

    此地金息较重,一般人无碍,修士感应敏锐一些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