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决堤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决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呜呜,师父,是我没照顾好它,以后,我就住在这里,替它看着小九儿们长大。”火云抹着眼泪说。

    苏青摸摸他的头:“你别难过了,九灵也是寿终而去的。以后,小九儿就交给你了。”

    “啾,啾!”久未现身的白灵,此时也跑了过来。

    火云张大眼睛看着苏青说:“师父,大火灵是为小九儿们挡灾才耗尽寿元的。”

    “啊?它们这么小能招什么灾?”小白不解的问。

    火云抽噎着看向白灵,只见它将头扁向一边。

    火云接着说:“大九灵都等了几千年,不可能没看着小九儿们长大就离开的!”

    苏青叹了口气:“可能它早就耗尽灵力,方才突然辞世。”

    闻言,白灵转过头:“啾,啾!”两声。

    火云立刻翻译道:“白灵说以后它也住在这里,照看小九儿。”

    苏青见它们愿意帮忙,哪有不应之理?

    这样也好,白灵一直跟洛阳不对付,这样,它有个差事干着,也不会总闲的无聊去盯他。

    自从他们入主玉宫之后,只要洛阳来寻她,两人只要亲热,白灵铁定会闯进来捣乱。

    所以,两人经常悄悄峰脚原来小院子里去幽会。

    现在它自告奋勇的接了照看九灵圃的活儿,洛阳总算不用老防着它了。

    从九灵圃出来之后,苏青随小白一起来到她的院子。

    “你这房间里怎么这么香?”刚一进屋,一股幽香扑鼻而来,苏青不由深吸了一口问道。

    小白拿出一个小白玉瓶献宝一样:“当,当当当看我调的香水!”

    苏青拿过来轻轻一嗅:“恩,是好熟悉的味道!你挺有才的嘛!”

    小白嘿嘿一笑:“我上大学时,学过自制香水,最近闲来无聊,就是采些花儿试试。喜欢的话,那瓶就是送给你了!”

    苏青立刻收起来:“很喜欢,不客气了!”

    小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从遇到你开始,衣食住行,都是你作东,我也没什么可报答的”

    苏青轻拍了她下:“说这些就见外了啊,我们可是老乡啊!”

    收回手过,她惊喜的看着小白:“看来,你最近有努力修炼啊,修为大有所涨哟。”

    小白眉头高挑,十分惊喜的问:“真的么?真是太好了!”

    看到小白能沉下心来,认真修练,积极融入修真界,苏青也很高兴。

    在她眼里,小白既是一同来自现代的知音好友,又是懵懂无助的晚辈。

    当年,自已来到修真界,经历了太多的磨练。

    所以,她希望小白的修道之路能走的顺畅一些。

    她欣慰的环视一眼房间,房内收拾依然很清新,不过,可能着手做香水的原故,靠窗的长案上放着许鲜花。

    “这些都是我去后山采来的,哈,有好多都是前世未见过的,生在十分险峻的地方,还好我有修为在身,才能摘得到。”小白见她看向窗边,十分高兴的拉她过来看。

    “你看,这朵是不是很香?不过,这个不能做香水的……”小白难得遇到知已,兴奋的跟她讲起眼前的一堆,她也不堪清楚的鲜花以及它们哪些可以制成香水。

    “这个一点香味也没有,真的能制做香水?”苏青拿起一支水蓝色,开的十分鲜艳的花儿问道。

    小白嘿嘿一笑:“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就看它开的好看,才摘回来的。”

    苏青笑着摇摇头:“你啊,都不知道什么属性的花儿,也敢采回来,不怕中毒了啊!”

    “有没毒性,我还是分的清的”小白不屑一顾的摆摆手,却被苏青捉住她的右手,神色凝重的盯着她问:“你是不是接触到什么毒花了?”

    说着,按向她的大脉,眉头一皱:“你已经中毒了,知道不?”

    小白神色惊恐的看着她:“真的?我会不会被毒死?!”

    苏青输入一丝灵力到她经脉之中,摇摇头道:“你再怎么笨也是筑基后期修士,一点普通灵花之毒,还不会要命的。”

    话音未落,小白只觉得指尖一痛,接着,十指各滴下三滴紫黑之血。

    “啊!好吓人呐!苏姐,我真的不会死?”小白脸色煞白的狂抖着手指问。

    苏青不由笑道:“你已经没事了,我刚才把经脉中的毒素已经逼出来了。”

    闻言,小白犹自不相信:“啊?就这么简单?我看电视上”

    苏青忍不住轻敲了下她的头:“你不是在演电视!好了,以后别去碰那些不底细的花草了。”

    看着那堆娇艳的花儿,苏青也纳罕:她到底从哪找到这么多花儿,她之前学中医时,也没见过这么多品种。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知道的花草,一般都是可以入药的。

    而小白采集的,都是开的娇艳美丽的。

    真所谓是各花入各眼。

    小白虽然这时候点头如捣蒜,但是,苏青明白她以后看到美丽的花儿,还会去采的。

    “这根聚银发簪给你带着,可辟百毒。”苏青随手拿出一根,以灵药淬练过的银簪给她。

    小白立刻把它插在发间,兴高彩烈的说:“以后,我就不用担心中毒了!”

    苏青又给她一瓶雪玉丹道:“那根簪只能辟一些凡花凡草之毒,若是中了灵花之毒,还要服下雪玉灵丹方能解。”

    “我的一瓶香水换来小命的保障,真是值上天了!”小白收起灵丹感激的说。

    苏青笑着推她一把:“真心感激的话,就给我做个脆皮紫灵鸡?”

    “好啊!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吃饭了!今天看我大展身手,给你来一桌丰盛的大席!”小白连连拍手称赞。

    末了,她试着问苏青:“能不能也请”

    苏青眉头一挑:“你不是很怕洛阳的吗?”

    小白一怔,立刻干笑道:“当然要请!只怕洛阳真人会嫌弃我的厨艺”

    “怎么?不是要请洛阳?”苏青故作不解的问道。

    小白嘿嘿一笑:“要请,要请,恩,能不能叫林正也过来?”

    苏青摊了摊手:“你是东道主,你说了算!”

    她是不会特意去叫林正过来的。

    “我去叫,只要你不介意!”小白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苏青笑着摇摇头,这丫头一定是拿她当借口了。

    果然,当林正一脸惶恐的来到她跟前时,苏青问了他一些修练之事,渐渐他开始放松下来。

    当小白端着菜进来时,他立刻严阵以待,好像如临大敌一般。

    苏青好笑的看小白一眼,却见她正看着自已:“苏姐,我们,不叫洛阳真来么?”

    苏青笑着摆摆手:“现在,林正已经很不自在了,若是叫洛阳来,你也不舒服,算了,我们三个吃吧。”

    听她说洛阳不来,小白立刻兴奋起来,先是殷勤的给她布了菜,而后,又热情的力劝林正吃菜。

    不得不说,小白自从得了苏青的点拔之后,厨艺大有提升,她又是才从现代过来,做出的菜色更有现代感。

    这也是苏青经常来这里的目的。

    她们时常一起炒几个这边绝对见不着的家乡菜,小白有个绝活,就是把现代的那些菜色烧的很像。

    而且,还能配制出各种此界不存在的调料。

    正因为有这个天赋,才会在清水镇把酒楼开的风生水起的吧。

    “我真怀疑你学过厨师!”苏青吃了一口脆皮紫灵鸡后,忍不住赞道。

    这个是她最爱吃的一道菜,也是小白最拿手的菜色之一。

    “没有,没有,我只是平时没事,喜欢琢磨这些而已。林正,你也尝尝啊,很好吃的。”说着,起身为他夹了一块脆皮鸡。

    林正紧张的看了苏青一眼,见她吃的津津有味,便微颤着手夹起了鸡块。

    小白见他吃了之后,笑得更甜:“来,尝尝,我熬的汤水也很鲜美呢!”

    说着,给苏青师徒各盛了一碗。

    这顿饭苏青吃的十分舒心,一直以来,大部分时候,都是她下厨给朋友们做菜。

    只有来到小白这里,才是小白给她做好吃的。

    这种感觉让她十分窝心。

    想起来,自她结成金丹之后,就很少动手做饭了,也没什么机会跟朋友们聚在一起。

    “感谢白前辈赐宴,师父,饭已用罢,弟子先行告退了。”刚一吃完饭,林正便迫不及待起身要走。

    小白明显有些失落,眼皮不由耷拉下来。

    见状,苏青只得对林正说:“既然来了,就陪为师聊聊。”

    无奈,林正只得又坐下来,身子紧绷,低头不语。

    “林正,你是不是很怕我?”小白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问。

    林正顿时面色涨红:“前辈风姿卓绝,晚辈不敢直视。”

    听得苏青只想笑:小白虽然修为是高出林正许多,但平日没一丝架子,看不出哪里卓绝。

    但是,小白听了却很高兴:“真的吗?你们都躲着我,就是因为我修为太高,仙气太盛,不敢靠近?”

    苏青忍不住笑出声:“你哪有一丝仙气,花痴气倒是不小!”

    闻言,小白佯作怒道:“你让我高兴一会好不?干嘛要拆穿!”

    接下来,苏青就坐在一边,看着小白花式调戏可怜的林正,时不时打击她一下子。

    感觉好像回到大学时候,同寝室的女生去撩中意的男生时那个情形,十分可乐。

    她们都是现代来的人,什么话都放的开,可苦了林正这只原生土著,像猴子一像被小白戏耍逗趣师父乐。

    看到林正窘的快要哭出来时,苏青终于发话让他回去。

    “哇,这孩子被我吓坏了!”看着如箭一般窜出去的林正,小白乐不可支的说。

    苏青轻笑一声:“调戏过瘾了吧?以后,你别老去他跟前恍悠了,吓坏我这个小徒弟我可不依。”

    小白皱了皱鼻子:“得了吧,苏姐,这家伙虽爱脸红,可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想到之前宗门发生那件事,苏青也明白林正这孩子心思很深,确实被小白给蒙到了。

    当苏青心情轻快的回到正殿时,只见洛阳眉头紧锁的坐在正厅。

    “发生什么事了么?”苏青进来不解的问道。

    洛阳起身看着她说:“出大事了,苏青!”

    说完,他将手一挥,只见眼前灵光一闪,接着是滔天大浪汹涌而出,瞬间吞没数个城镇!

    苏青不由惊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峻江入口的处被堵住了。”洛阳叹了口气:“我连开山三次,最后一次几乎将半个良山削去,但是,很快又被堵住!”

    苏青神色严峻的问:“是有人针对我们,故意所为?”

    洛阳若有所思的说:“只是,这人此么会知道,良山那处总入水口?”

    是啊,他们当初为得怕天长日久,河道无人清理会淤堵,特意以灵力开一处总入水口。

    若非参于之人,或是及懂水利之辈,都很难找到这个地方。

    一定是有人从他们疏通河道开始,就琢磨着怎么破坏了,只是,他这样做目的是什么呢

    “良山大坝决堤”苏青十分担心下游的百姓遭难。

    洛阳犹豫片刻道:“还好上次雨水只下了两日,只淹没了几个村子而已。但是因事出突然,也死伤近百人。”

    听到这个结果,苏青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良山大堤坝如今被洛阳以阵法加持,下游被冲毁村落,镇子,如今都在转移。

    苏青看了眼布满乌云的天空担心的说:“只有这一处被破坏了吗?”

    洛阳摇摇头不确定的说:“其它地方暂时还没发现问题。”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捣的鬼!”苏青语气坚定的说。

    洛阳点点头:“也好,你灵力不显,就隐在暗处,我在一些比较重要的堤坝处都设下阵法,于明处监察。”

    商量之后,两人随即离开神女峰。

    随着一声惊雷落下,洛阳降下御下云头,以隐身符加身的苏青悄然往一处仅次于良山的大坝而去。

    洛阳则依然守在良山上空,以待那暗中破坏之人现身。

    “二哥,你看,这大雨马上又要下起来了,我们这房子不知会不会被冲走。”住在神仙堤下面陈家村的陈三狗子,忧心忡忡的对兄长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