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事起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事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们虽有修为在身,但都按苏青所讲解示范的那样,弯下腰亲手将一株株灵草幼苗种下。

    不一会儿,这些时常以灵力维体力的弟子,特别是练气低阶就有些受不了。

    腰酸腿僵,苏青此事才开口:“你们是不是觉得不动用灵力,干活很累啊?”

    一众弟子面面相觑,却无一人出声。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位名震修真界绝品丹师,同时,出是一位剑法双修的之人。

    众所同知,剑修注重练体,讲究剑法合一,勇往无前。

    见他们都低下头,苏青也沉下脸:“我只是没有让你们动用灵力作事,并非封住你们的灵力。”她指着仅种上不足两亩的灵草道:“区区这么点小事,你们都身体都疲累不堪。”

    “近半个月来,每天夜晚都睡觉的出列。”她突然口风一转,神色认真的问道。

    结果,只有何宝一人出列。

    苏青脸色稍缓,看着他问:“你方才可有感觉劳累?”

    “回师父,有一点。”何宝低头小声说。

    苏青淡然一笑:“这很正常,你修为不高,以后在保证睡眠的同时,每日早上起身之后,最好锻炼下身体。”

    说完,她转而对其它弟子道:“身体仍一切修行之本,你们这般没日没夜的修练,开炉,对法身伤害很大。同时,也会对灵力的依赖越来越重。”

    “从明天开始,每人晚上必须睡足三个时辰,早上由你们大师兄烟儿带大家习剑一个时辰。”苏青神色决然道。

    闻言,大家心里虽然不解,但师命难违,均沉声应是。

    看到日已中天,苏青叫众弟子先回去休息,待下午再来栽种灵草。

    “六师兄,按师父说的,我们每天要浪费四个时辰”一位扶着腰的练气五阶弟子,语带不悦的说。

    待看到身侧的何宝之后,生生将话又吞了回去。

    何宝则恍若未闻,大步往前走去。

    自从他来到神女神之后,虽然倍受师父爱重,但同时也愈加被一众师兄弟排挤,孤立。

    对此,他早已见惯不怪,反正在灵玉峰时,他的处境更艰难,更没有师尊青睐。

    “何宝,随我一起拜访大师兄吧?”突然,这位相貌出众,一向十分低调的二师兄林正出声叫他。

    引得身边人又是一阵嫉妒。

    大家都知道,当初师父可是为了二师兄,将身为筑基修为的周森都教训了一回。

    而且,他还身居中宫正殿,距师父的主殿最近。

    况且,二师父也有一手卓绝的丹术。

    也是他们之中,唯一可开出中品灵丹之人。

    没想到莫名入了师父眼的何宝,如今又被这矜贵重的二师兄看重……

    突然被二师兄示好,何宝也有些受宠若惊。

    若说被师父慧眼看中,他还不太惊讶,因为他一向认为自已本身资质很高,只是无良师指导而已。

    但是,对于这位林师兄的主动邀请,他显得更加感动。

    而且,还是去见传说中师父最为中意的大师兄。

    “见过大师兄,这是何宝师弟。”林正找到正在习剑的烟儿介绍道。

    烟儿收住灵剑,回头朝他们微微一笑,何宝只觉得眼前这个传说中,拥有阴阳之身的大师兄,更显得颠倒众生。

    “师父刚才吩咐过,要我从明开始教你们习灵剑之法,不知两位师弟可是因此而来?”烟儿抬手让两人进入主房,直接问道。

    林正十分恭谨的说:“正是,所以,我才带何宝师弟先过来拜访你。”

    随着两人开了先河,其它七位弟子也先后结伴来拜访烟儿。

    “苏姐,你又开这么一大片的灵草田啊!”一向爱凑热闹的小白,听到动静在修练之余也来到后山,看苏青带一众弟植灵草。

    苏青点点头:“是啊,暂时先开了灵草园,以供他们炼丹所用。”

    说完,她皱起眉头招手叫林正过来:“周森怎么没来?”

    “回师父,三师弟可能去拜访大师兄了。”林正依然十分恭谨的说。

    他话音刚落,只见烟儿带着周森一起来到灵田边。

    苏青看眼刻意躲在烟儿身后的周森,淡淡的叫两人起身。

    而后,出声打发也准备帮忙种灵草的烟儿回去修练,待日落之后,她看着已种上一半的灵田道:“从明天开始,余下的灵草由周森负责种植。”

    说完,她率先离开。

    结果,第二天一早,当苏青来到灵草田时,发现余下的五亩灵草已全部种上。

    她神色一凝,寻到跟着烟儿一起习灵剑的周森,打一个法诀,直接封了他的灵力。

    结果,正将灵剑挥得潇洒自如的周森,身子一软,差点倒在在上。

    其它弟子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朝这边看过来。

    “是我封了他的灵力。”苏青淡淡的说。

    闻言,所有弟子心里一颤:对于修士而言,被封灵,意味着他犯了极大的错误。

    周森拖着身子伏身跪倒在地:“师父,弟子知错了,求师父开恩。”

    苏青淡淡的看他一眼:“我并不是在处罚你,只是让你知道,纵然经过天洗经乏髓的筑基修士,若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养神,封了灵力之后,法体也十分虚弱。”

    接着,她扬起头:“你们也眼所见,为师本身仍隐灵之身,若不着意调动,灵力沉于丹田不出。但是,当年为师未结丹之时,法身之力逊于同阶修士。”

    “不要以为法修就不用练体,强健的法身任何时候都十分有用,我们于人斗法之实,保不齐被强势封灵,若法身强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苏青现身说法,淳淳教导道。

    她明白,昨天让这些弟子每晚体息以及来习剑,他们一定心有不服,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特别是筑基修为的周森,竟然公然违命,练夜不睡,以法术种下灵草。

    所以,她此举即严惩了违命的弟子,又以他现身说法,教导了其他弟子。

    自从被封灵力之后,周森再也不敢随意违背师命。

    原来,传道授业也是件劳心劳力之事。

    特别是苏青按着前世学校的模式,事事以是实为例来教。

    “小白,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像前世的导师,天天带着学生们做实验?”这天,苏青又当众开炉授徒之后,不由感叹道。

    小白泡了杯灵茶笑道:“你可比我们导师严厉多了,还管着学生的作息。”

    就连洛阳也劝她对弟子莫约束太多,但是,苏青却坚持她自已的原则。

    这些看上去不重要的休息锻炼,一开始并不明显,天长日久之后,就会发现其作用。

    当她将所有筑基以下灵丹都全部开一遍之后,就改为一个月一次授道,若是她闭关,或者外出历练,便往后顺延。

    听闻苏青收徒的乔晓嘉还特地赶来跟庆贺。

    谈及教徒之事,苏青对她十分佩服,不但肩负一宗之主,还时时亲自开坛讲道。

    不过,当她听说苏青当众开炉教弟子炼丹之后,乔晓嘉也大感兴趣:“这样的教法很特别啊,是不是收效极好?”

    苏青点点头:“百闻不如一见,你不管传道多细致,都不如为他们亲自演示一遍。”

    “不过,你若要亲自去制符,最好还是选些真正有这方面天赋,又十分钟爱此道的弟子,先收为弟子。”苏青郑重的提醒道。

    符宗成立不久,弟子虽然不多,但还不知每个人心性如何。

    若是将她独门制符之法公开,可能会为人所利用。

    不如,先收几个心仪的弟子,确定他们能忠于宗门,然后重点教授。

    乔晓嘉沉思良久,方才点头应道:“你说的对,我这次回去,也收几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入门。”

    她之所以不愿收徒,主要是被姚小谷所伤。

    当年,她倾尽全力教授,结果,姚小谷却想着与她平分符宗法宝,毫无为人子弟之心。

    此举,真的让她伤透了心。

    所以,当苏青提出让她收徒时,乔晓嘉才会思虑再三方才应诺。

    送走乔晓嘉之后,苏青正要去丹房,突然,看到一位主峰弟子奔过来,禀报说宗门外有位名为玉树的修士求见。

    可能收了玉树不少好处,这名弟子说完之后,还一直等着苏青表态。

    “好,我亲自去接他。”苏青十分爽利的说。

    一路之上,她不由好奇,玉树这时候突然找她有什么事。

    “苏青,你也要出去?”一路上正好遇见急匆匆出去的洛阳。

    “是啊,你这是有什么要紧事?”苏青见他面上隐有一丝焦虑之意。

    洛阳看了眼那位战战兢兢立在苏青一侧的主峰弟子,传音给她道:“朝阳门出大事了,玉隐宗突然要吞并它。”

    苏青心底一紧:“朝阳峰如今不是附属于本门跟天玄宗吗?”

    “我也不知道玉隐为何要冒这般天下大不为之举。”洛阳有些无奈的说。

    当年,此事为他一手经办,如今,不用想也知道掌门人,绝对不会为一个不起眼的小宗门而得罪玉隐宗。

    为今之计只有他亲自出面,请赵春秋出面解决此事。

    因为,如今的朝阳门掌门,必竟是他的亲外甥。

    想必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听了他话,对于玉树的来意,不言自明。

    “清华,你可来了!这些个看门的死活不带我去找你。”看到苏青赶来,玉树十分激动的奔过来。

    洛阳见他毫不忌讳的上前抱住苏青的胳膊,洛阳不由面色一黑,上前一把拂开他:“这位道友请自重!”

    冷不防的玉树被推出去几步远:“我哪里不自重了?”他气得直跳脚。

    “这位是洛阳,我的同门师兄。”苏青忙上前为他们介绍。

    不过,他们两人却是各自看不顺眼对方,玉树更是连招呼也不愿打,此举让洛阳对他更加不满。

    还是苏青特意传意给他,说明玉树仍灵体之后,他方才放缓了神色,起身往天玄宗而去。

    “你那个师兄”玉树意味不明的看着苏青:“不是眼瞎,看上你了吧?”

    苏青淡淡看他一眼:“正如你所言。”

    “还真的有不看外貌的人啊,他虽然不讨喜欢,也生了副好皮像,就是眼光奇特。”玉树啧啧道:“倒还真是独具慧眼。”

    苏青瞥他一眼:“你来寻我,就是要损我长的丑?”

    “不,不,你姿容绝代,那个师兄也勉强能配得上。”玉树谄媚道。

    苏青轻笑一声:“好了,说正事吧。是不是为朝阳门的事来的?”

    玉树敛起笑容,神色郑重的说:“正是此事,朝阳门地下藏着天机门的重宝,绝对不能让别人给占了。”

    苏青亲手给他续一杯灵茶,同时,布上结界方才开口:“这事不怕,刚才洛阳就是你说眼瞎的那位师兄,就是去处理此事。”

    玉树眉头微挑:“他看来对你情根种太深了啊,我这还没传达到,人家就挺身帮你解决了呵。”

    “你就不能正经说话!他跟朝阳门出有渊源的。”苏青白他一眼道。

    当苏青把洛阳跟朝阳门之间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之后,玉树诡笑一声:“说到底,那家伙还不是帮你奔走,不过,既然他有这般能力,倒也不用你特意出面了。”

    “朝阳门下的密秘是不是被玉隐宗知道了?”苏青有些担心的问。

    玉树摇摇头:“玉隐宗不过是图朝阳门地下灵泉罢了,若是知道古宗遗宝在此,早就直接霸占了,还会权衡之下,以迫人?”

    苏青神色郑重的说:“所以,朝阳门绝对不能被其它门派所占?”

    玉树点点头:“至少是再我寻到古宗后人之前。”

    “你确定古宗后人就在此界?”苏青疑惑的问道。

    玉树神色悠远的说:“我近来有所感应,不过,他至少要结成金丹,我才能寻得到啊。”

    苏青眉头一皱:“你之前不是说要元婴才能”

    玉树嘿嘿一笑:“这还要多谢你帮我寻到那树万年阴碧桃树,让我修为能力大涨。”

    一提到此事,苏青后悔的肝都绿了。

    如今,她还不敢对乔晓嘉说因为自已的原因,导致鬼道轮回井现世。

    但是,如今一切都成定局,她也不愿再多说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