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一波又起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一波又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北海玄冰不是为了镇压大夜叉才结成的吗?”苏青不解的问道。

    无面轻笑着摇摇头:“不,是利用北海玄冰镇住夜叉而已。”

    原来是这样,想起古记传说也确有不尽如实之处。

    “而且,这里本来就是夜叉的驻地,以食用北海亡魂为生。”无面接着说道。

    但是玄冰将北海封住,海中灵兽不出现,也无人前来这里捕猎,夜叉功法无所尽,就只能被迫休眠。

    原来是这样!

    时至今日,苏青才算弄清楚这些。

    “那么,之前妖兽之门大开,说不定也有夜叉在背后作推手。”洛阳神色郑重的说。

    无面轻笑一声:“这只夜叉此次以我的宝席为引,很可能就是要强行破开玄冰,从而打通北荒与这里的联系。”

    苏青惊讶的看着他:“你也知道”

    不等她说完,无面哈哈一笑:“玄冰消融,月弯仙岛现,百日不没则会自动延伸向通向北荒。”

    竟然还有这等说法?

    那当年?

    莫非是有股势力在暗中阻止北荒与修真界连接?

    苏青不禁有些头大。

    原来,当年之事牵涉这么多势力纠结。

    他们所有达成的目的到是是什么?

    “苏青,若是依时间所测,妖兽之门即将现世,这夜叉是否就是为此目的,才设计把北海一众驻守长老一网打尽?”洛阳看着被玄冰覆盖的北海问道。

    苏青点点头:“依无面所言,这夜叉之所以有些所为,应该,”

    她转头看着无面道:“若是夜叉想以海上亡魂来提升修为,那它不是该潜心等妖兽之门出现,然后,把修士引至海上,而非先将修真界的北海防守一举摧毁。”

    洛阳轻笑一声:“也许,它并不是孤军作战,而是跟妖兽一族达成了协议?”

    “嗯,说的好,夜叉本性狡诈,而且,北海也不止这一只。”无面出口赞道。

    苏青神色一凝:“这个不是当年被镇在此地最厉害的那只?”

    无面浅笑着摇头:“夜叉本是无体幽灵,可聚体合为人形,这个只不过是其中千万夜影合体之一罢了。”

    怪不得,每次看到夜叉形貌皆不相同,原来是这样!

    不过,这种鬼魅的东西,确实难琢磨,幸好只在海出没,不然,真的会为祸世人。

    “好了,关于夜叉之事,我也只知道这么多,说实话我上辈子也没真正跟它们打过交道。”无面将他所知的关于夜叉以及北海之事,都详细的告诉苏青两人。

    苏青看了眼当年因于妖兽大战,而变得面目全非的海滩道:“海边风大,不如,你们先回去吧。”

    她的话未落音,只听一声清脆的鸟鸣。

    接着,她只觉得身子一轻,再看已身在北海高空。

    原来,是白灵化出真身带她扶摇直上:“主人,我带你翱翔一翻!”

    白灵竟然能口吐人言了!苏青十分欣慰的想。

    “哈哈,这鸟儿刚吓我一跳!”接着,无面也跳上白玉灵鹤宽阔的巨背,少倾,洛阳也跟了上来。

    他被白灵戏耍过几次,并不敢贸然登上其背。

    “苏青,你没被惊到吧?”他关切的问道。

    白灵扭头看一眼道:“你也上来吧!哼,主人一介结丹真人,怎么被轻易吓着了?”

    洛阳也不应声,纵身跳到灵鹤背上。

    若不是无面那个风流子立在苏青跟前,他才不愿理会这扁毛畜牲呢。

    白灵载着三人在北海上空翱翔许久之后,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它还想着能不能捉一只夜叉吞了,也好早日化形。

    不过,它能口吐人言,对苏青来讲已经应该满足了。

    对于此事最兴奋的却是火云,因为,它再也不用被白灵抓着当翻译了。

    确认北海事息之后,苏青三人便起身回去,无面一心记挂着心上人,直接前往九华山。

    洛阳则先到主峰执善真君洞府,只余苏青带恢复幼生期的白灵回到神女峰。

    能说话的白灵让玉宫好是沸腾了些日子,它每日挪着圆滚滚,毛绒绒的身子游走在玉宫各处,逢人都开口说几句话,以此来昭告能开口讲话之事。

    宫中上下都很喜欢跟它聊天,跟它的萌态不无关系。

    “若是小白姐姐出关,发现你会说话,一定很高兴的。”火云抱着白灵遗憾的说。

    “是啊,小白这是要冲击结丹吗?都闭关好一段时候了。”白灵舒展了下身子道。

    小白在它们眼里一向无所事事,属于对修练极不上心的,如今一直闭关不出,让这两只玩伴大感不可思义。

    “哟,你俩呆这儿干嘛呢?”玉树看到这两活宝,忍不住开口问道。

    可能因受他一脚的原故,白灵有些警惕的缩了缩身子,倒是火云没心没肺的回道:“我们在等小白姐姐出关呢。”

    闻言,玉树了然一笑:“原来借居在这儿的筑基修士叫小白啊!”

    他也曾苏青提到过被她称为知已好友的小白,不过,他来这里这久,却没见过她。

    如今听这两小只提及,不由有些感兴趣:“哦,你们跟我讲讲这位小白是个怎样的人?”

    火云抬头看他一眼,十分诚实的说:“比你有意思,脾气很好的人。”

    玉树轻轻点了下他的脑门:“我其实不是人哦,没有可比性的!”

    “小白姐姐从来不会拿脚揣人。”火云替白灵打报不平道。

    玉树轻笑一声:“你倒挺仗义的嘛,好了,不跟你们聊了,我去看小九灵。”

    “好了,你不用怕他,有主人再他也不敢怎么你的。”火云一把捞起伏在脚边的白灵道。

    结果,手上却被结结实实的啄了一下子:“我只是不想理会他而已,谁怕他了?”

    火云扁了扁嘴,看着它从身上跳下来,负气的离开。

    “小气鬼!”他轻轻嘟囔一声,跟了上去。

    当洛阳回来提出太上长老要见白灵一面时,苏青立刻招它过来。

    “真的不用我也一起前往?”火云有些失落的看着准备随洛阳一起前往主峰的白灵问道。

    白灵有些不耐烦的说:“我现在可以说话,你还跟着干嘛?”

    看着被洛阳带走的白灵,火云有些沮丧的对苏青说:“主人,虽然现在我的本体出世时机未到,但是,我也能够离开神女峰出去看看。”

    苏青轻抚着他的肩膀说:“好,待为师有空就带你出去逛逛。”

    得了承诺的火云立刻喜笑颜开:“主人,你要说话算数哦。”

    他话音刚落,就听门外弟子来报,说是世俗齐王室有人求见于她。

    齐?

    难道是韩氏后人出什么事了?

    想到当年自已曾于先齐王韩进结下因果,苏青随即招手:“叫他进来回话。”

    韩绮月迷迷糊糊被带到一座仙山灵宫之中,这座极巍峨的宫殿让出身王室的她,感觉齐王宫简直就是蝼蚁之所。

    当身边这位俊逸不凡的仙人带她来到一坐仙气缥缈的仙宫外,轻声提醒到:“姑娘,真人就在里面。”

    到底是从小生长在荣华堆里的,这位齐公主立刻回过神,先恭身谢过,而后肃整衣裙,小心进入大殿之中。

    她低着头,迈入大殿且行三步之后立即伏身跪下:“齐女韩绮月见过仙道真人!”

    闻言,苏青从一侧的丹房出来,看到一名身着绿色长孺裙的女子跪伏在正殿之中,不由出声道:“且莫多礼,快起来吧!”

    韩绮月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力量托着她直起身子:却见一名身姿挺拔,形容清秀的女子,漫不经心的从侧殿出来,她不由脸上一热:原来,刚才仙子肯本没有在殿中落坐。

    看她怔立不语,苏青微微一笑:“快过来坐下说话。”

    韩绮月只觉得她的声音十分清和平正,有种极强安抚之感,听了之后,只觉得心底的忐忑渐渐消去。

    她移着步子在苏青下首坐定,一杯清香扑鼻的灵茶悄然出现在手边。

    “绮月,你不远千里,来到浮云山寻我,可是齐国出了大事?”苏青微笑的看着这个年约双十,一脸英气,生得与当年郭玉极为相似的齐公主问道。

    本来,当子弟禀报说齐王室之人来见时,她还以为是齐国某个王子带人来呢。

    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个公主。

    而且,是个练过功夫,独自一人不远千里来见她的公主。

    看着满脸风霜之色,梳着道髻,却着一件不太合身的孺裙,就能猜得出她一路上许是吃了不少苦头。

    韩绮月将刚端起的玉杯又放下,神色恭谨的应道:“回仙道真人,小女前来,是想请仙道出山为我韩氏一族主持公道。”

    “你且换我真人即可,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青眉毛一挑:“还有,你是如何得知我在浮云山,又怎么才到我神女峰的?”

    韩绮月张了张口,没想到她问这么多,理顺了思路之后才开口慢慢道来:原来,在十年前,洛阳城中突然兴起拜月神教,短短十年,这神教便收了大半百姓为教众,今年二月份时竟然要求在韩氏宗庙之地开道立观。

    现齐王也就是韩绮月的兄长断不同意,结果,这些有仙法在身的教主,直接将齐王击成重伤。

    而后,齐王集结重兵欲铲除邪教,结果,却遭数十万教众抵抗。

    “……真人,我真的不想王兄跟那邪教再打下去,如今两方已伤亡近千人。”韩绮月满目焦虑之色的看着她道。

    看来,是韩氏的王位有些不稳了,不然,这丫头也不会不远千里前来找她。

    说完此行原因之后,韩绮月方才提及她是如何来到神女峰的:“是王兄令人到先王秘库,存了一纸仙卷,和两枚仙牌,又拿出齐氏重宝给我”

    说着,她拿出两枚玉符给苏青:正是当年她留给韩进夫妇的保命灵符。

    至于说准备献给她的重宝,则被送给主峰执事弟子作为带她来的路资。

    苏青轻轻一挥手:“当年你的郭氏女祖一家曾于我有收留之恩,你既然来找我,不用太客气。”

    不过,这事对她来说,没有必要亲自出去,于是就叫来烟儿随韩绮月一起前往齐地看看。

    第一次接到明确任务的烟儿十分兴奋,立刻祭出灵剑,带着韩绮洛阳城飞去。

    “你不过去看看?”洛阳讶异的问道。

    苏青故作矜持的说:“我身为结丹真人,这些小事,还用得亲自出去?”

    “哈哈,这才是结丹真人应有的气势!”洛阳击掌赞道。

    本来想随她一起出去的火云则一脸的不高兴。

    烟儿随韩绮月来到洛阳城后,发现城中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拿着家伙跟官兵对抗的百姓,随着一阵喊杀声,一股血腥气弥散在整个洛阳城。

    “混战多久了?”烟儿降下灵剑,神色凝重的问韩绮月。

    韩绮月叹了口气:“已有半月之久,王兄他心底仁善,到底不愿调集大军来剿灭乱民,所以”

    烟儿接着她的话:“所以,这些百姓就更加有恃无恐是吧?”

    韩绮月迟疑了会儿说:“也不是,那个邪教教主抓了我侄子,也是大哥唯一的儿子。”

    烟儿不由展眉:“这倒还说的过去,走吧,你先带我到齐王宫,我替他看看伤势如何。”

    “韩氏第三代子孙,韩灵见过仙道!”烟儿一步入齐王宫,就看到一位年约三旬,面色苍白,头戴王冠的之人跪倒在面前。

    他虚抬手臂托起齐王道:“不必多礼,我仍清华真人门下首徒,你们可以叫我烟道长。”

    虽然来的不是先祖所托的那位仙子,但是,这位俊美非凡,仙气萦然的弟子,仙姿出尘,必定有大神通。

    “你如今内府受到重创,这颗玉龙灵药可助内脏早日恢复。”烟儿借替他脉之时,以灵力探出伤患。

    根在苏青师边一百多年,耳濡目染之下,他也略通岐黄之术。

    这也是苏青放心派他来洛阳的原因之一。

    齐王服下玉龙丹之后,只觉得气血上涌,接着,喷出一口淤积于心口多日的污血,只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

    “这瓶灵药拿着,每日晨起及入夜各服三滴。”烟儿将一枚低阶上品内府丹化于灵泉水中给齐王。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