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定心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定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两人情到浓处之时,耳鬓厮磨之时,玉树的帛帽与女子的发饰交混之33,他只觉得头上一松,接着一头碧丝倾泄而下!

    本已神色迷离的人儿惊的一把推来他,满脸诧异的指着他问:“郎君,你,你的头发!”

    玉树浑身的热血瞬间降下去,他胡乱抓起帽子狼狈将头发塞进去:“你,你听我说,这是被人所害”

    那美人儿闻言,接连退几步:“你可是身中奇毒?”

    玉树下意识的摇摇头:“没有,只是一个玩笑,你莫怕,我没事的。”说着,快步上前,伸手欲安抚美人,却被她十分灵巧的躲开:“玉道友快歇息了吧,我也要回房练功了。”

    说完闪身而去。

    玉树沮丧不已的倒在床上,心里更恨这一头绿毛,怨苏青不留人情,让他无法在心上人面前抬头。

    为了以后不再尴尬,玉树一咬牙狠心将一头碧丝斩去。

    要知道他本为灵体,化形之后的身体发肤都以天地精化所淬,特别是这一头长发,更是凝聚着他十之一二的灵体。

    握着一把灵丝,他自是不舍丢弃,想到此灵仍自身之源,心念一动:不若炼制成本合法器。

    自迷蒙山出来几十年,他还真没有一件极趁手法宝呢。

    于是,玉树便开始锤炼他的本命法宝三千情丝。

    至于为何起这个名子,不过是因他如今身在多情门,又因情斩却发丝之故。

    不过,自从那晚之后,让他执念堪深的美人却再也不愿与他近身亲热,但每日里还是与他言笑欢谈,每晚还亲自送他归宿。

    只是,不愿再留下共赴良宵。

    纵然不能一亲芳泽,每日就这般陪着美人,玉树也甘之如饴。

    “玉树叔,师父一早出观去了。”玉树一早来到心上人所居之处时,却被之前带他来多情门女修拦住。

    平日里陪着那倾心之人见惯了各色美人,如今面对这等娇媚弟子神色已十分平静:“我知道了,你且去吧。”

    这女修却娇笑一声靠过来:“玉师叔,弟子仰慕你多时,今日不如就”

    已开窍的玉树自然知道她里的意味,他冷冷看了那女子一眼:“我还有事要回房,你若想双修,自去寻你的伴侣,以后且莫再这般了。”

    说完,神色不悦的甩手离开。

    “哈哈,真是看了场好戏啊!红师姐,没想到你也有被拒之门外这天呐!”一位身着粉色衣裙,眉眼俏丽的女弟子从一株花树后缓缓出来。

    红儿轻哼一声:“玉树师对师父情比金坚,不比李公子三心二意,白搭了越师妹你的一片深情。”

    听她这般说,那位越师妹显然被踩了痛脚:“李郎于我情投意合,且莫信口胡说。”

    “呵,李庭昨夜可是在我房里,越师妹。”红儿走到俏丽女子身边,压低声道:“你且醒醒吧,我们可是多情门,双修不过是寻常功法而已,何苦独守着一人?”

    说完,纵声大笑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一直隐在墙后的玉树方才明白,为何每次来寻心上人,经常见他与不同的男修一起。

    原来,两人只在一起双修练功而已。

    一直郁积在心底的结变成了对双修之道的好奇。

    玉树虽历经数千年成精,但从他刚一启智,就呆在迷蒙山的天机门遗宗,那里了无人烟,终年寂廖。

    他基本不通晓人情事故。

    而且,他一灵体,之前极少去关注其它修士的功法修练之途。

    待玉树再次见到倾心之人时:“不如,我们也双修吧?你教我双修之法。”

    那美妇微微一笑:“玉郎,你修不得此法。”

    玉树心底一惊:“你,已知我是”

    那美轻吁了声:“且莫别外人知晓,玉郎,你我就这般时常相对,不是也很好么?”

    “好,好,只要你不嫌我烦就好。”玉树神色激动的说。

    想到自已在多情门月余,她一直待他如此温柔,从未想过要图谋他的灵体之身。

    当年,若非苏青出手,自已早被那老修女给练化了吧。

    也是从那里候起,他本能的有些畏惧那些极貌美的女修,直到遇到多情门之人。

    可以说在多情门玉树才正式开启了他化身为人后,关于人的最正常的属性。

    之后在多情门的日子里,玉树为了显示其作用,利用其功法之能,替门中布下一坐古阵为守护。

    “多谢玉郎君鼎力相助,这下我不用总提心吊胆了。”那美妇看着开启的阵法,十分高兴的说。

    之后,玉树又出山帮她捉来一只三阶凤头燕为灵宠。

    经过这些事之后,多情门上下七八十名弟子也渐渐对他恭谨起来。

    特别是有些总想打他主意的女弟子也歇了心思。

    对此,玉树也十分兴奋:他终于能给自已认真定位了:多情门的大长老。

    之前,不管是在朝阳门的客坐长老,还是在神女峰小住,他几乎每天都无所事事。

    所以,才会时时跟凌风拌嘴斗气把苏青的灵物都给染色。

    最后的结果一样,招人厌恶。

    而在多情门,因为他有功于门中,且实力远高于门中弟子,反而让他有种归属之感。

    之后,玉树便留在了多情门。

    一时将出山寻找天机门后人之事丢到了脑后。

    随着门中弟子越来越多,玉树也渐渐的帮身为门主的心上人不少忙,先中利用灵力迅速建起一片洞府。而后,又设下数道古阵法。

    同时,又为门中优秀弟子捉来不少灵兽作为辅助灵宠。

    “玉郎,这些灵宠真的能在斗法之中帮上忙?”当他提出这个设想之事,那美妇满脸的惊讶。

    玉树十分肯定的回道:“当然,只要两者灵根相近,灵兽也有本命法术,一经训练绝对不比妖兽差的。”

    这个想法本是他从苏青边的灵兽白灵身上得到启发的。

    当初,见白灵连结丹真人都不放在眼里,后来还一口吞了北海夜叉,他替心上人捉灵宠之时,便想到此法。

    他乃天生灵体,得天地精华所生之身,又修练近万年。

    所以,对灵兽而言,相当于其神。

    最关键的是,玉树可以帮灵兽淬体,从而开灵入道,打破无法进阶的桎梏。

    多情门门主得知玉树有此绝顶之技时,不禁心花怒放,当即招集所有弟子,当面拜他为大长老。

    得到门派重用玉树先是出山到处搜罗二到四阶的各种属性的灵兽,专门开辟一个灵兽宛来豢养它们。

    每一种灵兽都要抓好几只,以利它们繁衍生息。

    而后,再以淬灵之法帮三阶以上灵兽开灵,以且其入道。

    久而久之,人手一只灵宠成了多情的特色。

    当然,此时门派势单力薄,又是以世人眼中的邪道双修之途入道,自然不敢外出造次。

    说起双修,多情门的功法确实比一般正道之术修练起来快的多,而又可享受身体之极乐,所以,弟子并不难招。

    难得却是随着门中弟子渐长,越来越庞大的开支。

    门中虽在世俗界都有产业,但是,随着弟子修为渐长,灵石,灵符,法宝却是极为缺少。

    “宛儿,你又有何事烦心?”玉树见心上人眉头紧皱,不由上前抚着她的肩温声问道。

    名唤宛儿的美妇叹了口气道:“如今门中弟子修为飞涨,我心堪喜,虽手有财帛,但却无灵石法宝赐下。”

    玉树微微一笑,拿出一个储袋给她:“这里面有百枚上品灵石,和一些灵草,你先拿出去用吧。”

    宛儿忙推回去:“玉郎,这万万不可,多情门有这般规模,你居功至伟,虽身为大长老,但出不能动用你的私库。”

    “你先拿着用吧,这些于我而言仍无用之物,不过是之前行走修真界充门面而已。”玉树毫不在意的说。

    他身为灵体,不吃不喝不睡,以天地精华之气修练,可以说这些对他也确实无用。

    可上品灵石对于多情门来说,实在太过于珍贵,是以,玉树费好大心思才劝得宛儿忐忑不安的收下。

    虽然一时不用为灵石所愁,但一个门派必须得有其立世之经济。

    “不若,你挑一些有阵法天赋之人,跟我学制作上古玲珑阵盘?”玉树试着建议道。

    关于阵法的造诣还是他之前在迷蒙山中之时,为了出去,在天机门遗府翻遍了,把记在各个角落中的阵法都精研一遍。

    天机门本就擅机关阵法一途,几千年时间,他也琢磨透了成千上万的机关阵法之术。

    宛儿思索片刻,重重的点头:“多谢玉郎鼎力相助!”

    玉树顺势搂住她:“我也是大长老呢,为门中尽力实属应当。”

    在多情门一年多,玉树真的当这是自已的宗门,出是他开启灵智以来,最为快乐的一年。

    “苏青,你说那个多情门怎么像消失了一像,一点踪迹都摸不着?”乔晓嘉有些气愤的说:“门中弟子日不时的离宗,每次都有人说是投奔了多情门,可是,我亲自出去查过几次都未寻到一点线索。”

    最近一年多,屡屡发生大宗门弟子悄然离宗之事。

    尤其是符宗弟子出去最多,,几乎每个月都有人偷跑,让乔晓嘉大为苦恼。

    苏青轻叹了口气:“这个多情门我之前曾听说过,不过,因得罪了主峰弟子被拆了观宇,赶出翠微山,也消停了一阵子,现在又死灰复燃了?”

    “真的若叫我寻到它,也要捣毁它的老窝,连根拔起。”乔晓嘉不由恨恨的说:“听说那个多情门专门以媚术来勾引名门正派的弟子,真是招人恨!”

    媚术?苏青倒是很感兴趣:“这多情门倒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真想立宗,就去世俗界寻些有灵根本的孩子慢慢培养不行吗?”

    乔晓嘉闻言不由笑道:“你不知道多情门是以双修邪法立足的么?”

    “而且,还是以女修为主的双修之法。”乔晓嘉补充道。

    苏青不解的问:“若是这样,不是应该广收女修为徒才是”

    “女修跟一众男修双修,以求功法进步,不过,倒不像是鼎炉之术。”乔晓嘉有些郁闷的说:“经一个卧底弟子回来说,那双修之法练起来进益极快。”

    “你有卧底在,怎么还寻不着?”苏青难以置信的问道。

    乔晓嘉无奈的摇摇头:“可能是被多情门查觉,又搬走了吧。”

    苏青点点头:“这倒也是,被人清剿一次,一定很小心谨慎的。”

    “你之前不是对双修之深恶痛绝的吗?当年还冒险去胡家着点丢了命,如今怎么对多情门”乔晓嘉疑惑的看着她。

    苏青淡然一笑:“我当年要销毁的是鼎炉之法,对于双修之法并不排斥。”

    闻言,乔晓嘉有些失意的叹口气:“我本想请你帮忙找到多情门呢。”

    苏青亲手给她添上灵茶:“你身为正道一宗之长,大不了以绑架门中弟子之名来追讨多情门,不过,我却没什么立场前往。”

    这般说算是委婉拒绝帮忙了。

    乔晓嘉虽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免强:“你说的也是,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多情门的。”

    “心志不坚的弟子,留下来也成不了大气候,你何不趁现在看看到底有哪些人里一心留在符宗呢?”苏青笑着建议道。

    乔晓嘉点点头:“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我觉得一般男弟子都扛不住媚术吧。”

    媚术啊?

    苏青不由皱起眉头:“这样确实令人气愤,这样,我送你一批清灵丹,带回去分发给门中弟子。”

    “这个办法好!若是他们服用清灵丹之后,再行离宗那就算留着也不堪成大器。”乔晓嘉不由眉开眼笑:“这是我最近所绘的符图。”她拿出三张符蓝图递给苏青。

    苏青笑着摇摇头:“你跟我还客气!”

    乔晓嘉将符图强行塞到她手里:“我本来就打送你一张的。”

    目送乔晓嘉离开之后,洛阳忍不住问她:“你真不打算帮她?”

    苏青挑了挑眉:“我刚才不是已经送她几十瓶上品清灵丹么?”

    “这个多情门,最近可是让不少人心烦啊。”洛阳望着门外的山栾笑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