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 结丹失败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 结丹失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楚儿恬然一笑:“多谢五师兄为我解惑,我们灵草峰的师兄弟们都很羡慕你们能被清华真人选中为徒呢。”

    听她这么一说,这弟子心底自豪感油然而生,开始添油加醋讲起所谓的神女峰生活。

    看着楚儿越发敬佩的目光,不管能说不能说的都倒了出来。

    这位苏青坐下以修为而论行五的弟子姓白名赐,平日里因怕于师父交好的小白前辈冲撞,所以,众弟子都以排行称呼他。

    很快,楚儿口中的五师兄便改成了白师兄。

    “白师兄,真人坐下的二弟子真的不是那位林师兄?”楚儿好奇的问道。

    白赐身子向她靠拢了些,压低了声音故作神密的说:“我也是听峰内外门弟子说起的,据闻那位不明男女,如今正在闭关的师兄,当初也是跟大师兄一样,跟在师父身边一百多年。”

    楚儿不由好奇道:“那清真人为何未将他收入门下?”

    “这个据体原由我也不知道,不过他跟二师兄不合却是峰内人尽皆知的,也有人说是他当年得罪二师兄之故。”白赐神神密密的说道。

    他本身性子机灵,时常拿一两颗灵丹给为他打理院子的外门弟子,从他口中得到不少洞府秘事,而后,作为谈资在其它师兄弟根前炫耀。

    也正因为如此,周森才格外喜欢他,这次特意带他出来。

    与佳人密会近两个时辰后,师兄弟两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座小木楼。

    “师兄,你刚与心上人相会,怎么还是一幅愁眉不展之容?”白赐见周森一路闷头御器,不由小心问道。

    心道:莫不是跟那位风姿妖媚的师姐闹口角了?

    眼见已到神女峰后山,周森方才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能像大师兄那像就好了。”

    “周师兄,你修为也不比大师兄低啊,怎么会这么说?”白赐不解的问道。

    周森淡淡的看他一眼:“我在师父眼里的分量,还不及大师兄万一。”

    “周师兄何出此言?师父待你我一众师兄弟一视同仁,比如分发灵丹,饶是林师兄入门更早,不也是聚气丹而已?”周赐笑着安慰他道:“师父一向重丹术,师兄你修为高,丹术又高,师父怎么会不喜?”

    丹术?对啊,若是师父真的能开出筑基丹,大师兄虽修为高,但却对丹道不通

    我与其去谋化别人的筑基丹,不若求了这筑基丹方及灵草,自已开炉!

    师父若想将此丹法传下去,目前为行也只有自已最为合适。

    想到这里,周森一扫面上愁色,十分高兴的拍拍白赐的肩膀说:“还是五师弟他善解人意!”

    “你们,又从后溜出去玩了?”两人刚一进后门,只见小白笑盈盈的立在门口看着他们。

    “见过白前辈!”二人异口同声的施礼拜下。

    小白笑着冲他挥挥手:“好了,不用多礼,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们师父的。”说完,笑着往正殿而去。

    白赐十分紧张的看着她的身影:“周师兄,真的没事吗?”

    周森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吧,白前辈人仗义着呢,我们下山的这条道还是她指点我的呢。”

    说到这里,他面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若不是那天我心头郁闷,去后山吹风,遇到白前辈指点,一时兴起出峰出散心,还不会遇到江儿呢。”

    “这么说算是白前辈一时善举,成就了周师兄你的美事?”白赐凑趣道。

    周森轻拍了他后脑勺下:“好了,在峰内别乱说啊。”

    说完,两人分开各自回院子。

    “小白,你终于出关了啊?我还以为你一直闭关到结丹才了出来呢。”看到小白过来,苏青十分高兴的放下手里的灵草,从丹房迎出来。

    “不敢劳烦真人亲自出来!”小白动作十分夸张的说:“闭关这些天我都快发霉了,得出来晒晒。”

    苏青见她浑身灵力凝实,不由点点头:“你这次闭关很有成效嘛,看上去快要突破颠峰了。”

    小白呼了口气:“我本来真的打算一口气结丹的,不过,所以灵丹灵果用完,也没找到感觉。”

    “所以,你就出关了?”苏青笑着拿出一碟子灵果放在她面前。

    小白顺手拿过一个咔嚓咬了一口:“对了,苏姐,我又看到你的弟子从后山偷跑出去玩了。”

    闻言,苏青不在意的挥挥手:“是我叫他们不要总闷在房间里开炉,修练,有空也出去走走的。”

    小白又啃一口灵果:“你这个老师倒是开通,呵呵,当初一个傻小子在后山发愣,我还好心指给他一条下山的路呢。”

    苏青白她一眼:“我说后山临渊,他们怎么能下去,原来是你捣的鬼。”

    “你真不介意就好。”小白哈哈笑道。

    其实,对于这些,苏青也确实不在意,她希望弟子修习功法也好,丹术也罢,最好是发自内心的愿意。

    特别是丹术,一定要保持一定的兴趣。

    所以,对于他们在烦闷之时,溜下山去散散心,一向是她鼓励的做法。

    以于这些弟子从后门下山,她前世也做过十几年的学生,明白不走正门的刺激于新奇,自然不去追究。

    再说她已结成金丹,对于这些细微小事,自然也不会多看在眼里。

    “苏姐,最近修真界可有发生什么大事?”两人关于她的修为聊了会之后,小白又不住她的八卦之心。

    苏青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我跟洛阳去了趟北海。”

    “啊!北海!你不是答应过我,去哪一定带着我的吗?”小白不由哀号道。

    之前,听苏青讲述她在修真界的经历之时,小白就对北海,还有夜叉极有兴趣,极力求苏青去北海时带着她。

    苏青无奈的摊手:“你当时在闭关哎,再说了,北海当初传来消息事态危急,我们一到立刻就跟妖兽杀到一起,你这修为能力去了也很危险。”

    “你是怕我拖累你们吧?”小白语气幽怨的说。

    苏青笑着安慰她:“当时,结丹以下所有人,都被夜叉制成傀儡了,亏得没带你去,不然”

    闻言,小白不由睁大眼睛:“真的?又遇到夜叉了吗?它竟然这么厉害!”

    “再厉害还不是被我一口吞了!哈哈,小白,你终于出关了?!”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大笑。

    惊得小白立刻从椅子上立起来,转头向外张望:“是谁,谁在说话啊?”

    结果,殿外静悄悄的没一个人,正纳罕之时,感应裙角被扯了下:“小白,我在这儿呢!”

    她低下头,只见白灵鼓着毛绒绒的膀子,神气活现的看着她:“哈哈,很惊讶吧?我现在也能口吞人言了。”

    小白立刻蹲下身子,轻轻的捧起它:“好可爱哟,你竟然也会说话了。”

    她满脸的惊喜之色取悦的了白灵,于是开现给她讲起自已如何生吞夜叉的英伟事迹,完全不提当初制住夜叉的无面。

    这只烧包鸟可真能吹啊。

    苏青坐在一边简直听不下,但是小白却是听的津津有味。

    “哇,白灵,你不愧是八阶神兽,战力如此之强。”小白十分崇拜的说。

    白灵虽然被自已虚妄的描述所醉倒,但还有着一丝理智:“呵呵,神兽不敢当,是八阶灵兽!”

    不过,却特意强调了下八阶。

    果然,又引得小白一阵赞叹之语。

    看着一人一鸟聊欢乐,苏青引一杯灵茶,静静的坐在边欣赏。

    难怪,白灵一直护挂小白,别的不说,只一个盛满崇拜与惊讶的眼神,就能让这只自命高贵的鸟儿自信暴棚。

    自从遇到小白之后,苏青感觉言谈举止又找回到现代范儿。

    “师父,外面有位自称天机门少主的前辈来拜访。”突然,殿外传来弟子禀报声。

    苏青立刻起身:“快请!”

    她才走出正院,只见一脸憔悴的玉天枢疾步而来,身上灵力流转,十分暴乱。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快进来。”苏青快步上前,关切的问道。

    听闻动静的洛阳也自听风阁出来:“这是要走火入魔之兆啊,玉天枢,你可是结丹途中强行退出情劫?”

    闻言,玉天枢转头盯着他:“你怎么知道?”

    洛阳不由不一怔,只听苏青道:“洛阳他也是冲击两次方才结成金丹,自然明白结丹之中各种状况。”

    听她这么解释,玉天枢看向洛阳的目光更加火热:“莫非,洛阳真人当年也细历过此事?”

    “我只是渡情劫失败而已,并没有退出。”洛阳看了苏青一眼,如实回答道。

    若非情劫,他还不知道自已当年情归何处。

    至于他何和晓玉天枢自断情劫,以及后果,却是在看到的一瞬间,脱口而出,根本无从解释。

    “我能保住一身修为,并撑到现在,不过是玉圭之力。”玉天枢看着苏青道:“若无这门法宝,怕是早已走火入魔。”

    苏青认真看着他问:“我怎么才能帮你?”

    “我强行出关之后,趁着天道未遁之迹,给自已卜了一卦,显示此劫的贵人就在神女峰之上。”玉天枢强压住体内翻涌的灵气道。

    “用七阶上品还灵丹可暂时压住你体内暴乱的灵力,而后在结丹真人的引导下,将体内过多的灵力引出。”洛阳不由自主的说道。

    话出口之后,他自已也有些不可思意:因为,他从来没有听到还灵丹这种东西。

    倒是苏青不由眼前一亮:“此法极妙!只是,我手中并无此灵丹,若要开炉练制,只缺一味灵引,丹枫灵草。”

    “丹枫灵草?”玉天枢神色一震,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盒:“这是我准备前来浮云门时,门中大长老亲手送给我的。”

    苏青接过玉盒,打开一看:那状若婴儿拳头的灵草,正是极难得的丹枫灵草,据说,只有在结丹真修练之地才会生出此灵草。

    看着苏青拿着灵草进入丹房,玉天枢才恍过神来:他真的有救了。

    “玉道友,你可还记得我?”见洛阳离开,小白才小心跟玉天枢搭话。

    玉天枢微微一笑:“白道友一向可好?”

    对于苏青这位小友,他也有些琢磨不透,看上去十分天真纯撤,但命运却是一片混沌,完全卜不出任何前途。

    小白悄悄向他靠近一些:“你们宗门的大长老这么牛,恩,神通,竟然能算出苏姐练丹缺哪一味灵草!”

    玉天枢淡然一笑:“我天机一门,有些许窥得天机之术。”

    “这卦算的真精啊”小白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见她如今不向上次见面那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而是滔滔不绝的赞赏其宗门大长老,玉天枢倒是自再了许多。

    经由小白这通夸,他自已也感得,门中大长老简直就是活神仙,自已之前真是太过于忽视他了。

    “有机会,能,能不能请贵门的大长老也给你算一卦?”说到最后,小白终于讲出目的。

    对于这个请求,玉天枢却是不敢贸然答应:“你若跟大长老有缘,自然可求一卦,我平日也极难见到他的。”

    当然,难见到是偶遇,若是他有心求见,也不难的。

    不过,他如今身为一宗少主,自然不会为一女子妄言,轻易去请大长老。

    随着一阵丹香散出,一道清鸣划破长空,正在修练的一众弟子闻讯皆飞奔而到,前来吸纳丹息之气。

    “苏青,你这么快就练出这还灵丹?”洛阳而听阁闪身而至,率先来到丹房外。

    苏青将手里的玉瓶递给玉天枢:“这里面是三颗上品还灵丹,你先行服下,待灵力稳定之后,我亲自为你护法引灵。”

    说完,叫门外弟子过来帮他收拾出一个院子客居。

    “洛阳,这还灵丹真的能帮他压制住体内暴乱之灵?”苏青有些担忧的看着一脸兴奋的玉天枢离开大殿。

    洛阳轻轻为他抚去散落在脸上的碎发:“还灵丹不过是稳定他神识而已,让翻滚的识海平静下来。”

    苏青不由击掌称赞:“原来是这样!真是妙极,走火入魔本来崩溃的就是识海。”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