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事了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事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边的小白见洛阳在,也插不上话,轻施一礼悄然离开。

    苏青本以为,时间久了,洛阳就是会对小白印像有所好转,不过,几年过去了,洛阳看到她仍然皱眉。

    所以,小白一直很怕他。

    说起来但凡是苏青的朋友子弟,灵宠,洛阳一开始都看不眼。

    除了赵春秋跟梅仙子一开始还能入他的眼。

    对此,苏青早习已为常。

    相反,自从她认识洛阳之后,觉他基本没有朋友,在一起一百多年,也确认他真的没有朋友。

    苏青的朋友慢慢变成了他们两人的朋友。

    “玉天枢怎么会能自断情劫?”苏青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她当年结丹之时,情劫倒并不为难,很快就过去了。

    因情劫渡不过导致结丹失败的人很多,洛阳就是其一,但是,生生将其断开的,倒是头一次听说。

    洛阳摇摇头:“可能跟他所修心法有关,我也从未听说过此事。”

    苏青惊讶的看着他:“真不愧是第一修士,闻所未闻之事,也能随即想到解决之法!”

    语言之中未有一丝质疑之色,完全的敬佩之意让洛阳心底虚。

    “希望玉天枢能渡过些劫。”他目光不自在的飘向外面。

    当玉天枢激动的跑到丹房找苏青时,已是三个月之后。

    他挟裹着一身风雪之息冲到苏青而前:“苏青,我成功了!我终于解开心心结了。”

    苏青放下手里的灵草,微笑着起身道:“恭喜你,能走出心魔。”

    玉天枢这才郑重的说:“感谢你特意为我练制的灵丹!”他朝苏青深施一礼。

    “举手之劳,不必多礼,我们多少年的老朋友了。”苏青笑着扶起他道。

    “恭喜玉道友出关!”闻讯出来的洛阳神色平静的看着他:“如今识海可还稳定?”

    玉天枢回身深鞠一躬道:“多谢洛阳真人当日指点迷津!”

    洛阳虚抬下手道:“不必客气,我也是突奇想,没想到还真的对你有帮助。”

    玉天枢只当他是客气之辞,再三感激。

    对于洛阳,他心底始终不能当他跟苏青一样,客气中带着些许疏离,相反,一向对苏青朋友,弟子,灵物各种看不上的洛阳,倒是对玉天枢印像颇为不错。

    “你难得来神女峰一趟,如今心魔已除,你们先聊着,我亲自下厨烹几个菜来小酌几杯。”见两人聊的正欢,苏青悄然起道。

    洛阳本打算起身帮忙,被她拦下:“呵呵,我也许久未下厨,本有些技痒,你且陪着玉道友吧。”

    待苏青离开房间,玉天枢随手布下一个结界,认真看着洛阳问:“真人,你近三十年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奇遇?”

    洛阳眼皮微跳,但依然神色自若:“这几十年经常在外游历,是遇到过不少事情,但不知那件算得上奇遇。”

    玉天枢深深看他一眼笑道:“也许,你没有注意罢了,不过,我要说的是,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奇遇。”

    更大?

    洛阳忍不住挑眉:“玉道友,你不妨真言。”

    玉天枢摇摇头:“我只看出你鸿运当头,具体是何吉兆,却是算不出。”

    鸿运当头?这倒是件好事,洛阳不由心底轻松起来,顺势问道:“那之前你门中长老说我跟紫云之事,也是无稽之谈喽。”

    “紫云真人?”玉天枢低掐指一算:“你们确实有缘分啊。”

    洛阳神色一凝:“纵然之前有,以后也不再有交集了。”

    玉天枢放下手里的灵茶杯:“孽缘也算是一种逃不掉之命啊!不过,每个人的命运并非一成不变。”

    闻言,洛阳紧握着手方才松开。

    “席面来了!”只听苏青轻快的声音传来,玉天枢随即收回结界,与洛阳同时起身往外迎去。

    结果,刚一转身却现饭菜已上桌。

    见状,苏青不由大笑:“你们还真当我没有修为啊,这大雪天的亲自端过来,哪里还能吃?”

    说着,给有些尴尬的两人安箸。

    洛阳掂起筷子道:“若是大雪之日,若温一壶灵酒,岂不更妙?”

    苏青轻笑道:“这有何难?”

    话音一落,一个小小的红泥火炉已燃起,只见她动作轻盈的将一个银壶放上。

    待暧暧的水气携着灵酒的淳香瓢出时,殿外已被大雪覆盖,天色也暗了下来。

    苏青亲手执壶,突然想起当年在桃源居时,那日也是这般大雪天,同样的红泥小火炉上温着灵酒。

    不同的是,当初她还未曾入道,只能以美味绝伦的佳肴美酒留住当时的一众修士,也是日后她的挚友。

    而今,她已结成金丹,名声远扬,但身边的朋友却没有时间时时相聚。

    想来,那段日子真的是她进入修真界之后,过的最为舒服的日子。

    “苏青,你做的菜肴让人吃心生温暖之意,这一点我却是如何也做不到。”洛阳饮下一杯灵酒,含情脉脉的看着她道。

    苏青微微一笑:“可能是用了温过的灵酒之故?”

    她并不觉得自已厨艺有多好,相比洛阳,堪到稍有不及。

    他做出来菜色更为鲜亮一些,比她随意装在盘子的菜肴更让人有食指大动。

    不过,就是这份做菜时的温馨随意,才让她烹饪出来的菜色有种温软之感,更有家的味道。

    几杯灵酒下肚,酒量较浅的玉天枢眼神开始迷离,他盯着苏青问:“我这些年来,总觉得有莫大的机缘落在身上,奈何却未有现,难道就是这还灵之丹?”

    莫大的机缘?

    苏青心里一动:莫非,他就是玉树所要寻的上下天机门后人?

    对了,玉天枢本就出身天机门。

    若真是这样,那真的是她的大疏忽!

    不过,现在玉树又不知去向何处,她也不敢贸然说出此事,苏青思量再三,决定待以后遇到玉树之时,直接带他见见玉天枢。

    打定主意之后,苏青给玉天枢盛一碗汤:“来尝尝这个灵主笋汤,很是清甜可口。”

    玉天枢接过汤碗一饮而进:“好汤,果然鲜美无比。”

    说完,头一歪竟然伏案睡着了。

    苏青跟洛阳相视一笑:“看来,他这几年真的耗尽神思啊!”

    洛阳随手一招,将他瞬移至其所居之房内。

    “他能强撑到现在才睡着,实属不易啊!”洛阳重新坐下,给苏青盛了碗汤道。

    苏青点点头:“是啊,本来强行破关而出,对神识损伤极大,他又开卦占卜,更是费神。”

    “你不算把玉树的身份告诉他?”洛阳突然问道。

    苏青给他夹一块素灵鸡肉道:“这事还作不得准,既然他们到现在未有交集。纵然玉天枢真的是玉树要寻之人,也说明机缘未到。”

    洛阳十分欣赏的看着她:“你所言极是,玉树身份特殊,不提也好。”

    玉天枢退席之后,两人对着火炉边聊边饮,直到华灯初上,方才命人收拾了残席。

    “苏青,我们去山下走走吧。”有些微熏的洛阳,扶着苏青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道。

    苏青顺势倒在他怀里轻哼道:“好啊,此时,那桃花林中一定极美。”

    得了应允之后,洛阳展臂搂住她,纵身掠向峰底。

    刚一出神女峰,苏青便查觉到一道筑基弟子的气息从后山而出。

    “呵呵,你的难不成也下山与道侣幽会?”洛阳轻笑一声,温热的气息呼在她耳边,撩得她半个身子都酥麻了,不禁往他怀里拱了拱。

    洛阳手上一紧,低头以覆上她温软的红唇。

    两人在这漫天大雪之中深情相拥。

    当年,他们在云中涧相遇,相识,相知,定情。

    这里对两人有着非凡的意义,每当两人情到浓时,便相约来山下,在那个小院中望情温存。

    特别是在这大雪纷飞的冬日,洛阳几乎夜夜邀苏青一起到这个曾给他过无限温软的小院。

    此时,在一坐极偏僻的山间,被落雪覆盖的小木楼中传出一道微光。

    “江儿,我决定了,一定要亲自练出筑基丹给你用。”周森搂着怀里的美人动情的说。

    靠在他怀里的江儿轻轻扯了下锦被:“恩,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周师兄。”

    周森低头轻嗅了下心上人的秀道:“最近,我一直在丹房琢磨丹术,丢一个人在这里”

    江儿回身搂住他的腰娇声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久等的,周师兄。”

    见怀中人儿如此善解人意,娇躯在怀,饶是刚才激情缠绵过,周森心底仍荡漾不已,又忍不住欺身压下。

    随着房里宫灯摇曳,门无声无息的被打开。

    冷风挟裹着雪花瞬间吹灭了宫灯。

    当第一缕晨光照入房间时,洛阳轻轻为身侧之人拢了拢锦被,而后,以手支着头侧身打量着苏青沉睡的容颜。

    因为昨晚活动之故,她紧闭着的眼角还有些微微泛红,让她有些平淡睡颜添上一抹动人的丽色。

    他很清楚,苏青并非美人。

    纵然放世俗世,也只算得上清秀而已,但是,他却是百看不厌。

    “你醒了?”苏青翻了个身,嘟哝一声,又睡了过去。

    洛阳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她的白皙的脸颊,然后,轻轻搂了搂背对着他的人儿,披衣而起。

    他每日在晨曦微露之时,都会随着天地元气初升而修练。

    当苏青醒来之时,阳光已透过窗棱照到了床上。

    “呼,今天是个大睛天!”她伸了个懒腰,起身梳装。

    “苏青,你起来了?”她刚一踏出房门,只见洛阳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微笑着说:“快来吃早食了。”

    院中的积雪已被清除,她脚步轻盈的来到厨房:“嗯,好香啊!”

    “看看我做的葱油饼可好?”洛阳从锅里铲出几个焦香四溢的饼子。

    几碟子淋了香油小咸菜,一盘酥香可口的饼子,两碗清香的灵米粥,就是两人的早餐。

    也是洛阳心中最美食味的朝食。

    吃过早饭过后,两人肩并肩踩着厚厚的积雪,慢慢向神山峰顶爬去。

    “周森怎么没来?”苏青一来到丹房,便现三弟子周森未到。

    今天又是月初,是她订下传道授课之日,其它弟子都早早等在丹房,唯有周森一向坐着位置空着。

    听她这么一问,一众弟子先是面面相觑,接着,都把目光转向跟周森最为要好的白赐。

    最后,苏青也看向他。

    见状,白赐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起来:“师父,我,我也好些日子没见过三师兄了。”

    苏青不由皱起眉头“你可知他去哪了?”

    闻言,白赐不由直起头:“我记得三师兄说要勤加练丹,应该”

    “他根本未在洞府,你可知他之前私自下山去向何处?”苏青神色平静的看着他问。

    闻言,白赐不由哆嗦下身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刚要开口,却听苏青道:“你们先出去修练吧,我跟白赐有些话说。”

    说完,其余各弟子随即离开丹房。

    苏青随手布下一个结界,方才开口问道:“说吧,周森现在何处?”

    “在,在那个楼里!……”白赐将之前将随周森一起去见美人之事,一五一十的合盘而出。

    听罢之后,苏青冲他摆摆手:“你且回院吧,你私自下山不报,这一个月内莫要出来了。”

    白赐本以为师父知道他们从后山偷出去之后,会重罚于他,没想到只是禁足一月而已,立刻领命而去。

    苏青随着他所说的路线来到山中,一眼望去,根本没看到木楼。

    她以神识将方圆近百里细细查过,却未现一丝人烟。

    无奈,只得无功而返。

    谁知,刚一回到玉宫,却见周森满面愧色的跪倒在跟前:“师父,徒儿不孝,昨晚偷跑下山,耽误了早课,让师父担忧”

    “你去哪了?”苏青也不叫他起身,神色冷静的问道。

    闻言,周森脸顿时涨的通红:“我,我前往灵草峰,去,去,见一位同门师妹了。”他倒是供认不违。

    原来,是去了灵草峰,难不得她寻了半天也没找到他。

    看来,那个白赐当初也未记清被带到哪里,就指了个似是而非的地方。

    他说的周森迷恋灵草峰的师妹,倒是真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