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事因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事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化灵为力,迅速将缠住他双手的鬼气斩断。

    后,又捏碎一枚圣灵丹,以灵粉洒在被鬼气所伤的双掌之上。

    就在这一瞬间功夫,地上那具女尸早已化堆飞灰,正打着旋欲随风扬起。

    洛阳随手施法,发出一团灵火将那团魂灰包住,只见一缕缕黑气随之被火灵炼化。

    看到这一幕之后,基本上未出过宗门的何宝吓的摊坐在地。

    苏青随手给他一粒静心丹,转而看向同样被吓呆了的白赐:“你来说说,到底如何认识这鬼物。”

    白赐则看了眼何宝问:“周师兄呢?他”

    “他可能早就死了,你先回答为师的话!”苏青加重了声音道。

    白赐普通一声跪倒在地,将当初随周森一起见梦儿,江儿两女之事合盘拖出。

    听完之后,苏青当即起身叫上白赐:“走,你且随为师去那个山谷看看!”

    “真的是这里?”苏青疑惑的看着这个地处偏僻,但却无一丝特别的山谷问道。

    白赐神色坚定的说:“回师父,正是此地,弟子当时记得这阶近有一片夜桃林,”

    桃林?

    苏青目光一闪,突然想起在周森临死前,曾对他说过,跟心上人相聚在一处桃花林中。

    而白赐也曾提及,当初那位化名楚儿的女鬼跟迷惑住周森的江儿,是呆在一处的,真是可笑,当初自已若多关注下周森

    苏青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幸好,林正发现了假扮周森的不对,只是,这孩子也太武断了,若是早些时候跟自已知会一声,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师父,那坐木楼真的就在这里,对了,还有江儿!师父,周师兄说她是灵草”说到这里,他嘎然停住。

    若楚仍是鬼魅之体,那根她一起的江儿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时,他无比的庆幸当日自已够矜持,虽对楚儿大有好感,但却并没有试图与之亲近。

    苏青将这片山谷认真打量一遍,不见有任何异样,只听跟她一起前来的洛阳说:“那鬼物若真的在此停留,也断不敢留下什么痕迹的,况且,事情已过去那么久。”

    “你说的也是,看来,周森真的是凶多吉少了。”苏青有些失落的说。

    对于周森这个弟子,她并不算太上心,所以,对于他被鬼物算记可能身亡,苏青只觉得十分惋惜:必竟修至筑基也很不易,而且,他虽性子不讨喜,但也在丹道上也有几分天份。

    洛阳见她面色黯然,不由拍拍她的肩道:“我们先回去看看林正,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相信他不会贸然独自去找到鬼物拼命的。”

    苏青点点头,带上满脸惶恐之色的白赐回到神女峰。

    来到安置林正的偏殿之时,见何宝还在塌前守着,苏青直接问他:“林正好些没有?”

    “林师兄手指刚才动了动!”何宝十分认真的说。

    苏青坐到塌前,拉过林正的手腕,输入一丝灵气进去,慢慢滋养重伤破裂的内府,以及极其紊乱的灵脉。

    幸好,赤焰炉护住了丹田,不然,纵然大罗金仙也难救他一命了。

    良久,苏青见林正眼皮动了动,立刻给服下一颗清灵丹,并以灵力帮他化开。

    “师父”林正艰难的张开眼,看到苏青后又喉中挤出一句话:“周森,被那姹鬼吃了!”

    姹鬼?

    不单单是苏青,就是洛阳也十分好奇,这是个什么鬼。

    不过,林正说这句后好像抽尽全部力量,又闭上眼,气息似要断了一般,极其微弱。

    苏青安抚他道:“为师已将他除去,你且安女休养。”

    听她这么说,林正费力抬起手,指了指一直被何宝抱在怀里的赤焰鼎说:“这个宝鼎有朔回之功,”

    他实在无力说话,又闭上眼喘息起来。

    苏青拍拍他的手背,而接过何宝递过来的赤焰鼎,细细打量。

    “让我来吧!”洛阳突然出声:“那个朔回阵你可能不熟悉。”

    朔回阵?

    苏青的确闻所未闻。

    随着洛阳以手结印,只见赤焰鼎飞出去,在空中迅速旋转,化为一面脸盆大小的镜子。

    闪着灵光的镜面上出现林正冲入周森院中。

    “二师兄?这么晚了,你来寻我可是有事?”姹鬼化成的周森从房间出来,神色平静的问道。

    林正紧紧盯着他问:“你到底是什么鬼物?是不是想对师父不利?”

    看到这里,苏青不禁心头一暧:她没想到林正会提到自已,因为,不管怎么说她一介结丹真人,纵然那邪鬼本事再大,想要害她怕也不容易。

    想到这里,她有些动容的看了眼仍然闭眼,气息微弱的林正。

    “二师兄,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对”周森自是不肯承认,但他一口开,林正便以法术向他攻击。

    周森生前必竟有着筑基修为,虽然为姹鬼所冒仿,但其本事也不差,很快跟林正打了起来。

    在两人打斗之中,林正一直试图从姹鬼口中得出伏于玉宫的目的,但直至周森被击中心府而亡也未透露一丝口中风。

    至于林正是怎么看出周森不对,也未有答案。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姹鬼绝对心怀鬼胎,而且,也确实在谋化什么。

    “师父,我也是昨晚才发现周森仍是鬼物化身。”林正喘了口气,然后看着何宝说:“多谢你,何师弟”

    何宝忙抓住他的手说:“林师兄,不必客气,既然你醒过来了,我先回去了。”说完,起身跟苏青洛阳深施一礼离开。

    没想到这个何宝倒还挺识趣的,知道林正不想当他的面说太多。

    确实,林正不想太多人知道他曾经的身世。

    苏青却是对他为何能识出姹鬼并不惊讶,因为,他出身的李家,早已投于鬼道门下。

    见何宝离开,林正挣扎着坐起来,苏青细心扶他起来,又给他背后多垫了个软枕说:“你洛阳师叔不是外人,说吧。”

    林正抽了口气,方才开口道:“自从两年前那次周森因缺席听道,被师父禁足出来之后,我便感觉他有些不对。”

    说到这里,他又呼一口气:“但是,却没往其他方面想,只当他因负气转了性而已。”

    其实,对周森的变化,苏青也知道,但根本没在意。

    此时,她有些懊悔,没能多关注些周森的变化,必竟他已筑基有成,性子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正必有妖。

    到底是她作为师父的错。

    “那你昨晚是如何发现端倪的?”苏青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在施鬼术”林正十分虚弱的说:“是姹女九阴之术,极邪气,但却也很容易被”

    良久,他才接着说:“被跟鬼道有过关系之人所查。”

    洛阳不由挑了下眉头:“林正,你是说你之前曾入过鬼道?”

    林正摇摇头:“我一出生就被迫修习鬼道。”

    看着洛阳不解的眼神,苏青简单跟他说了遍关于林正的身世,以及他上次帮忙查出云夕制造的宗门惨案。

    听她说完这些,洛阳脸上方才露出一丝释然。

    不过,也对林正大为改观,没想到她这个弟子,一开始竟然骗了作有人这么久。

    “你昨晚去,是为阻止姹鬼的阴术?”苏青有些了然的问道。

    林正低声应了声:“是的,当时我感觉他欲对正殿不利,怕是针对师父”

    他力竭停了下来,苏青有些感动的说:“你的一番拳拳之心,为师明白,你其实可以先去禀报给我。”

    林正声音极低的说:“那鬼阵的目的就是控制于你,若我贸然去找你来,定然更容易为姹鬼所利用。”

    他停了会儿又说:“而且,它之所以昨晚施法,一定是作了其它布置。”

    苏青明白,林正要得是出其不意,而最让姹鬼想不到的就是,他曾经也修过鬼道之术。

    想到之前曾在桃林遇见那姹鬼,苏青心底不寒而栗:想来,它一定是在哪里作了什么针对自已的布置。

    幸亏,昨晚她并没有回来。

    而那姹鬼也没算计到洛阳会突然出关,洛阳不闭关之时,她从来未在山下小院过过夜。

    看到林正又快要晕睡过去,苏青给他服下一颗极品内府丹,又给他喝下一杯灵潭水:“你且好生休息。”

    “苏青,你这个弟子”洛阳回头看了一眼在侧殿安养的林正,欲言又止。

    苏青叹了口气:“林正这孩子心并不坏,只是心眼多了些而已。”

    洛阳看着她道:“苏青,你以后收徒还是小心为妙,门中这些弟子最好也都一一查查底细。”

    苏青神色郑重的点点头:“我现在心底十分后怕,如今门中也不知潜藏着多少这样的不轨之人。”

    洛阳叹了口气:“水至清则无鱼,哪个大宗门弟子怕也不会身心俱白。”

    听他这么说,苏青不由一愣:“宗门弟子不是都有造册管理的吗?”

    洛阳看着她轻笑一声:“最怕是人心难测!”

    是啊,哪个弟子入门之前不经过层层筛选?

    但最易变的是人心,而利益一向是催动变心的不二之法。

    修士相比常人而言,更重自身之利修为。

    灵石,灵丹,法宝,强大的功法,都会诱人生变,特虽对于筑基艰难的练气弟子而言。

    看来,筑基丹是要快点练制出来才好。

    眼前最重要的却是要弄清楚,那姹鬼到底针对自已都做了什么布置。

    “苏青,你说那姹鬼昨天曾出现在桃林?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哪里有何蹊跷?”洛阳跟她的想法不谋而合。

    两人相携来到桃花林外,为防止那姹鬼有什么阴谋,他们不约而同的以神识查看。

    刚一发出神识,洛阳脸一变,他指得桃林深外的一棵桃树对苏青说:“你看那里!”

    闻言,毫无所查的苏青顺着他的手望过去只见那枝开的正盛的桃枝上,挂着一个十分眼熟的玉佩。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挂上去的。”苏青不由自主的说。

    洛阳紧紧握住她的肩:“一百多年前,我就把它毁掉了,怎么会还在这里?”

    “难道,这就是那姹鬼的布置?若是这样,那么,她的目的可不仅仅是我,而是我们两人!”苏青一字一句的说。

    洛阳轻哼一声:“看来,鬼道在宗门也经营已久啊!”

    说着,他抬手一招,那个玉佩自离枝头飞至两人面前,在灵火炙烤之下现出原型:一缕青丝编成的同心结。

    “这是什么意思?”苏青不由挑了眉头,正当她准备叫洛阳收起这青丝结时,却见其化为一缕鬼气,被洛阳的火灵练化。

    “竟然算计我们头上,鬼道实在太过于欺人!”洛阳十分愤怒的说。

    苏青却低下头道:“可能是鬼童子在报复我吧!必竟,上次我让玉树抢了他的万年阴碧桃,无意打开轮回井,逼他不得不遁世不出。”

    “鬼童子现在正忙着对付鬼将,那会有空”洛阳有些疑惑的说。

    苏青轻哼一声:“那鬼童子性子最是阴险狭隘,不得罪他还想着要你的命,我可是真的惹了他呢。”

    洛阳极少跟鬼域童子有交集,并不太了解其行事风格,不过苏青既然根定,也许就是他弄出这些事吧。

    只是想到他现在缩头不出,心里不由有些郁闷。

    为了出这一腔火气,他决定将此事告知太上长老,门派再次清洗一番。

    “哦,你确实是鬼道之人潜入神女峰暗算于你?”太上长老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什么时候这些邪魔鬼道,竟当我浮云派与无物了?想进来就进来?”

    自上次阴魂作乱之后,他已大力整顿过宗门一次,没想到还是有这些鬼物潜入,实在令人气愤。

    如今,落仙山的封印之力一天天减弱,魔道随时可能复出,北海妖兽之门虽然未现世,但是,海上夜叉却日渐势起。

    而且,早已与本门交恶。

    “看来,是要启动宗门外阵了,到时候只要是邪魔外道,在罡阵之中皆无所遁形。”太上长老沉思片刻,方才郑重的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