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宴毕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宴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过,他也只是把这份疑惑隐在心底,因为他此次前来,根本没想到苏青会这么大方,随手将这么珍贵的丹方送于大家。

    “承清华大义赠丹方,我也没什么可表达谢意的,这里有”孙仪说到这里,垂下头双手举起玉杯:“唯一这杯灵酒相敬。”

    苏青随即举杯,待饮尽杯中之酒后,却见孙仪突然起身道:“今日与大家一聚,心堪欢喜,本想一醉方休,奈何盟内事务繁多,我先失陪了。”

    说完,随即抽身离开。

    苏青边招呼其它人继续吃席,边亲自起身相送。

    孙仪在前面走的飞快,她要小跑才跟得上,一句话功夫已行至玉宫外。

    “你且回去罢!”只听孙仪头也未回急急的御风离开。

    看着他瞬间消失的身影,苏青心底有一丝惆怅:作为好友,他好像一丝也不愿跟她相处,堪至多说一句话。

    对于孙仪她一直以来,从未有过怨恨之心。

    相反,每每思及都十分感谢他当初对自已的照顾。

    虽然明白他们之间不可能成为最亲密之人,但确实在内心深处,还对他有着一丝说不清的眷恋。

    不仅仅是情丝,更多是一种当年的情怀。

    因为,他曾出现在苏青进入修真界最为无助的时候,在乔晓嘉一心帮她入道,在座其他修士根本看不到她的时候,只有孙仪像是对待朋友一般,细细为她打开修真界的大门,耐心的教导她修真界那些不成文的规矩。

    所以,苏青虽然与洛阳情投意合,但却也不会当孙仪为过眼云烟。

    而且,她也只是倾心过他,他们之间并没有所谓的情思。

    因为孙仪的离席,这场盛宴很快终结。

    许杰有些意犹未尽的说:“我觉孙仪结丹之后,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是啊,可能是做盟主太久了吧!”乔晓嘉深以为然。

    其实,在座的之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若说是上位者久了才修成这通身的气派,大家现在谁都不差。

    “许师兄,你远在御剑阁,此次怎么会也得知筑基丹现世之事?”苏青神色淡然的转移了话题。

    要知道御剑阁不仅地处西北之地,且与世无争,极少参于修真界之事。

    不过,但凡有大事也会派弟子出阁。

    比如,北海封妖之事,也有御剑阁的弟子驻守。

    不过,像浮云派练制出筑基丹这等事,应该不会惊动御剑阁的吧。

    “呵,我是正好出关历练,听说你练出了筑基丹,便赶来了。”许杰看了眼乔晓嘉道。

    他本来去了九阳山,见乔晓嘉向浮云门而来,也尾随而来。

    苏青见他一如继往的事事随着乔晓嘉,不由感叹这一百多年来,他们这些人几经沉浮,初心已改。

    唯有许杰,还一如当年初见乔晓嘉之时,仍然情意不移。

    只是佳人仍然毫无所查。

    “清华这洞府堪是气派,听说是化神古府,不如带我们瞻仰一番?”一直未出声的李奇突然提议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迎声附合。

    于是,苏青便起身带一众朋友参观玉宫,路上正好遇到小白,乔晓嘉十分热情的叫她随众人一起,小白见一行人全部都是结丹长老,非常识趣的辞了去。

    待众人行止九灵圃之时,李其突停下来,指着那棵作为阵眼而设的桂花树问:“这里面可是藏着什么天材地宝?竟以古阵法相掩?”

    闻言,众人皆是目露好奇之色,苏青却淡然一笑:“此仍上古遗府,确有些古阵法遗留,不过,我于阵法之通也是不通。”

    李其还欲再言,只听洛阳指着不远处一颗参天灵桂树道:“这颗桂树具说是当年那位化神前亲手所栽,大家可有兴趣近前一观?”、

    听说是化神前辈亲手所经之物,大家都十分感兴趣。

    苏青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兴趣缺缺的李其一眼:难不成他看出了什么端倪不成?

    刚才那番话实在显得有些不合实宜。

    其实,在她的心目之中,一直都没当李其为老友,当年在桃源居,他几乎没跟苏青有任何交集。

    现在想想当时,只有孙仪才会理会她一个迟迟不能入道,又生得极为平庸的女子吧。

    待众人在玉宫看一遍之后,行至主殿路过林正所居的侧宫时,李其特意多停了片刻,意味深长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一直暗中关注着他的苏青不由心底一惊:难道他来的目的是林正?

    不过,直到林正告辞也未提及林正,苏青悬着的心方才放下来:若是他提出带走自家弟子,当着一众朋友的面

    也只能死不承认了。

    不过,一想到鬼道那些诡异的法术,她心底还有些庆幸。

    送走一众朋友之后,洛阳有些担心的问她:“你就这么把筑基丹方送出去”

    苏青淡然一笑:“既然筑基丹被炼出之事传了出去,丹方迟早泄露出去的,还不如就大方一回。”

    “反正,他们有了丹方,也不一定能炼的出来。”苏青调皮的笑道。

    洛阳却并不这么想,据他所知,有些元婴真君手里可是有小洞地的,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九灵?

    果然,当太上长老听说苏青把筑基丹方给出去之后,十分生气。

    但是,想到这丹方本是她个人所得之时,才强自压住火气对洛阳说:“你在清华身边,为何不提点她一声?”

    洛阳低下头道:“我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将丹方送人。”

    太上长老叹了口气道:“若我猜的不错,隐闲那老小子手里就有几个小洞地,说不定真的能炼出筑基丹。”

    洛阳则不以为然的说:“筑基丹夺天地之元气而凝成,纵然有丹方灵草,若无得天道眷顾的丹师,也是枉然。”

    闻言,执善真君神色方才舒展起来:“是啊,纵然闲隐亲自出手,也难出也丹成九数!哈哈,说到底清华还在我浮云派。”

    “师尊,可曾查出是谁将宗门出炼出筑基丹之事传出去的?”洛阳有些担心的问道。

    执善真君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呵,人心难测,莫说是筑基丹,现在还有不少人想着清华能炼出化婴丹呢!”

    他见洛阳仍然眉头紧皱,不由笑道:“傻孩子,这个消息传出去于我宗门也非没好处,至少可招到资质更佳的弟子。”

    怪不得宗门对于此事持默认态度,原来却是打得这个主意。

    正如执善真君所料,得知浮云门有筑基丹供给之后,一众散修都一股脑的跑来自荐入门,甚至有许多其他宗门及修仙家族之中,练气弟子的翘楚都来到浮云派求师。

    对于一般练气弟子而言,筑基之路极其艰难,但若是有筑基神丹相助,至少多几分希望。

    很快,为安抚门下弟子,天玄宗最先在门内公布说掌门人已从浮云派清华长老手里,拿到筑基丹方。

    接着,玉隐宗与散盟也相继表明此事,就连远在西北之地的御剑阁也得到了筑基丹方。

    “秋儿,你不是说当年也跟清华交好?怎么就没拿回来筑基丹方?”一位梳着高髻的宫装女修看着眼低眉顺目的吕秋儿道。

    只见吕秋儿抬眼望着坐在上首的元婴真君,同时,也是她的师祖轻声道:“我与清华虽因夫君之故失交,但是,我从破天手上也得到一份筑基丹方,特来献给老祖。”

    “哈哈,好,好,秋儿你做的好!”那位元婴真君真自起身,接过她手里的玉简,并轻轻拍拍吕秋儿的手道。

    这位以好色而闻名修真界的元婴真君,正是东皇门的执事太上长老慕色真君。

    其实,原本他的道号不这个,不过,因其生性最爱美人,连门下女弟子都不放过,故被人这般戏称。

    而他反倒挺喜欢这个雅号,就以慕色自称。

    “御凌,你若无事就先回去吧!”拿到筑基丹方之后,慕色真君冲在一旁这个不得其心的弟子挥挥手道。

    慕色真君当年收徒无数,几乎都与他有过双修之事,唯有这个天资最高的御凌自视清高,不愿与他双修。

    但他门下也只有这一个弟子成功结成金丹。

    不过,最让他伤心的却是,这个弟子背着他与其玉隐宗一位弟子结成道侣。

    所以,对于御凌这个叛逆的弟子,他看到就觉得头痛,所以,才把她流放到北海驻守。

    御凌真人刚出门,慕色真君便一把将媚态横生的吕秋儿搂入怀里,两人一番温存之后,他搂着佳笑问:“秋儿,这几时未见,你可把老祖给忘了?”

    “弟子哪里敢呢!是您心里有了新人,都不招秋儿回来侍奉了呢!”吕秋儿娇笑着偎在他怀里道。

    慕色真君抚着她的香肩道:“你到底嫁了人,当年你师父临终前曾交待,要我好好关照你。”

    说到这里,他目露怀念之色。

    慕色真君虽然御女无数,但却唯独最爱他门下最小的女弟子也就是吕秋儿的师父了黄妙儿。

    因此,在她在世之时,虽然吕秋儿有意于师祖,但他却为了心上人,从未染指她唯一的弟子。

    不过,自黄妙儿寿终坐化之后,对她这个唯一的弟子宠爱有加。

    但碍于她已嫁人,所以,两人极少行那苟合之事。

    吕秋儿虽性子风流,不过,自嫁人之后,却也收敛许多。

    不过,她跟这位师祖之事,除却那位一向看不惯她的御凌师伯之外,无人知晓。

    “师祖,我们宗门真的有东皇钟吗?”几番**过后,吕秋儿状似无意的问道。

    慕色轻轻将她散落在锦枕上的青丝拢给笑道:“呵呵,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莫不是在外面又听到什么谣言?”

    几年前修真界曾盛传东皇门的镇门之宝传说中天神之器东皇钟现世,结果,在东皇门内也引起一些内讧。

    “因为,我们叫东皇门啊!”吕秋儿语气俏皮的说:“师父以前跟我说,我们宗门以前说东皇宗呢。”

    听她提到心爱之人,慕色真君心里不由一软,搂着她道:“东皇钟不过是传说而已,就是我也未曾见过,不过,我们东皇门当年也确实是这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宗门。”

    闻言,吕秋儿面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老祖,我出来已久,也该回去了。”

    依依不舍的送吕秋儿离开之后,慕色真君神色沉了下来:难道,又有人想窥探东皇钟?当年之事,他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抹平的。

    不过,当他一想到吕秋儿特意从破天手里讨来了筑基丹方,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这孩子心里还一直记挂着本门呢。

    虽然当年妙儿以世俗之礼,将她下嫁于那个散盟的小子,不过,这丫头心里倒还念着宗门,更是挂着他。

    出了东皇门之后,吕秋儿嘴角擒着一丝冷笑,往西北方向而去。

    在筑基丹面世一年之后,浮云派相继六位弟子筑基成功,让一向关注着筑基丹效果的各大宗门极为震惊当初,从浮云派传出的消息称,清华交给宗门六枚筑基丹。

    竟然无一筑基失败之人!

    这一认知让各大宗门绞尽脑汁想要炼制出这神丹来。

    “清华,你手上可还有筑基丹?”在苏青前往灵草峰取灵草之时,清鼎开门见山的问道。

    苏青有些歉然的说:“现在还没有,灵草材料不足,待下次开炉,一定先给本峰留下几颗。”

    本来,她隶属于灵草峰弟子,筑基丹炼制出来之后,就应该先留给本峰自用。

    当初苏青也没想到筑基一拿出去,便被传的人尽皆知。

    而且,太上长老也够霸道,将六枚筑基丹,全部给主峰弟子所用,她本以为会给每峰分一颗呢。

    其实,太上长老之所以让主峰弟子服用筑基丹,也是想要试验一下这灵丹效果,没想到这些在他看来,至少有一半筑基无望的弟子,竟然全部成功了。

    回到神女峰之后,洛阳突然问她:“苏青,你门下这些弟子,有谁以后也能炼制出这筑基神丹?”

    “现在还未可知,必竟,天道蒙混,天地元气极难调动。”苏青叹了口气道。

    自从看过一众弟子在她面前开炉之后,她无奈的发觉,他们可能是修为太低之故,炼丹之时,只是依着精准的步骤来,根本未能调动天地元灵入炉。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