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灭族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灭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而他自从开炉成功就能引天地之灵入炉,筑基之后,更是炉炉灵丹皆上品,开始以绝品丹师之名在修真界名声大振。

    原本,她十分看好的何宝,也只不过是心思极细而已,根本未能引动天地之元力。

    不过,他修为尚浅,以后成就如何也未可知。

    筑基丹现世虽然引起一阵轰动,但是,很快,修真界发生了另一件一大事吸引了大家全部注意力。

    传承千年的隐世修仙世家越家,一夜之中,惨遭屠戮,全族弟子几乎未能幸免于难。

    当消息传至神女峰之时,苏青迅速来到桂园,告知正在插花的小白。

    “越家被灭了?真是世事无常啊,这个修真界你说,越家?不会是我这副身子的本家吧?”小白呆怔了半天方才还过神来。

    苏青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正是。”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小白突然泪流满面:“我,我真的没有家了。”

    苏青上前拥住她安慰道:“你别太伤心了,幸好,你一直随我呆在神女峰。”

    小白伏在她怀里号啕大哭:“我也不想这样,但就是抑制不住的伤心,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知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了。”

    越秀?想到那个明知妹妹已非本人,但仍然要救她出火坑的女修,苏青心里也有些惋惜:希望她能逃过一劫吧。

    她紧紧搂住小白,无声的安抚着她。

    良久,小白才抬起头,抹去眼泪神色坚定的对她说:“苏姐,我要出去找我姐姐,同时,也要查清楚,越家到底是”

    说到这里她低下头:“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见她心意已民决,苏青也不再强留。

    小白虽然是魂穿而来,但她的身子必竟是越家弟子的,如今越家惨被灭门,她于情于理都要回去看看。

    “要不,我陪你一起前往云台山?”苏青试着提道。

    小白摇摇头:“多谢苏姐你的好意,我如今修为已恢复,自已出去也不怕。”

    见她执意要自行离开,苏青特意赠她不少上品灵丹,并细细叮嘱于她:“小白,这枚玉符你拿着,可以随时回来,桂园我一直给你留着。”

    亲自送小白离开之后,苏青开始加紧炼制筑基丹,将来所采集的灵草全部开炉成丹二十七枚。

    留下九枚给清鼎大师兄,其余的照照例交给洛阳。

    “苏青,你放心吧,那小白也有筑基顶峰的修为,行走在修真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洛阳见她又看着桂园方向,愁眉紧锁,不由安慰道。

    苏青微微叹了口气道:“小白她绝少出远门,我也是担心她会遇到什么”

    “我看,她比你机运好,一定不会有事的。”洛阳打断她的话说:“能一出越家就交了你这样一个绝品丹师为友,绝对是福泽深厚之人。”

    被他这么一说,苏青心里的哪些担心倒是慢慢悄散了。

    要说小白的运气,确实比她要好。

    至少,她一穿越过来,就是筑基后期的修为,接着,如洛阳所言,遇到她这个老乡。

    最关键的是,她现已结成金丹。

    一越穿到修真界,就得遇金丹长老的老乡,那确实要逆天的机缘啊。

    “越家之事,到底是谁干的?”苏青有些疑惑的问道。

    洛阳摇摇头道:“越家隐于云台山深处,几百年来,基本不出世,只有当年的云台之争露了次面。真想不通会是得罪了什么人。”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如今,各大宗门势力都有派人前去调查,只是,已经七日过去了,仍未有一丝线索。”

    “难道,又要成为一桩悬案?”苏青神色凝重的问道。

    洛阳叹了口气:“看来,是破解不了了,再说,越家一向清高,从不愿攀附于大宗门,怕也没人会下大力气查清此事。”

    对此,苏青深以为然,越家被灭之事,虽然各大宗门都会关注,但也不过是借查明真像之机去瓜分越家留下的资财罢了。

    听说越家在云台山把守着数条灵脉。

    从洛阳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浮云派也参于了此事,不过,苏青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她只是有些担心小白而已。

    “师父,主峰传来消息称请洛阳真人前往掌门人哪里一趟。”两人刚回到正殿,只见门上弟子跑进来禀报道。

    闻言,洛阳当即起身对苏青说:“我且去看看玉卿师兄寻我何事。”

    苏青送他离开之后,心里有种莫名的伤感之意,却不知因何而起,她试着入定片刻,由于心绪烦乱,便起身离开炼功房。

    信步来到林正养伤的偏殿,看到何宝正端着陶罐准备给他熬药,苏青关切的问道:“你二师兄现在可好了些?”

    “回师父的话,林师兄如今已能下床行动了。”何宝十分高兴的说。

    苏青欣慰的点点头,往殿里走去。

    一看到她进来,正侧躺在塌上的林正急忙起身正欲拜下,却被她拦住:“你身上重伤未愈,不必多礼。”

    林正重新在苏青下首坐下,师徒两人说几句关于他受伤之事后,他见何宝不在跟前,便直接开口问道:“师父,李其那个老东,是不是来过?”

    苏青点点头:“三个月前,你重伤昏迷之时,他曾随我的老友一起来过玉宫。怎么,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林正惨然一笑:“看来,他真的想置我于死地,只是不知是谁透露出我在这里的消息。”

    苏青眉头一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其从怀里掏出一枚桃木灵符道:“这个桃符里有一滴我的精血,此前,我发现气血有变,应该是李其亲自施那阴魂血术想引发我体内之前被种下的阴毒。”

    说到这里,他突然跪下来:“多亏当初师父你给我服用了九转还灵丹,祛除了体内的阴毒,不然我现在已毒发身亡。”

    当初幸亏林正当实重伤濒死,才让李其以为他已得逞,反正为怕惊动苏青,故而一直未提及林正。

    这个李其心思真是歹毒至极!

    不管怎么说,林正也是他的亲重孙子,竟然也能下得了手。

    不过,他一向心恨手辣,当初在洛阳外相遇还差点着了他的道。

    安抚林正几句之后,苏青方才步出侧殿,看到洛阳脸色铁青的自主峰归来。

    “洛阳,怎么了?主峰又想出什么妖蛾子?”苏青快步行至他跟前问道。

    看到她一脸关心的模样,洛阳脸色方才缓了一些道:“不过是些无稽之谈,不提也罢。”

    见他不愿说,苏青心也能猜到:左不过又是逼他跟紫云结侣之事。

    真想不通紫云是怎么想的,上次在聚会之时,梅仙子还悄然告诉她天玄宗有意让赵春秋跟紫云结侣。

    结果,却被她一口拒绝。

    先不说她配不上身为一宗掌门的赵春秋,竟然还看不上人家。

    “我听说她一心想着跟洛阳再继前缘呢!”梅仙子的话言犹在耳,苏青心不由多一层郁闷。

    看来,紫云是非要在洛阳这棵玉树上吊死啊,哼,那还得看看她是不是同意!

    “苏青,我在主峰听到一个消息,说是越家被灭之后,灵石法宝均未少,唯独其后山的宗祠被人一把火烧了。”洛阳认真的看着她说:“据说,越家曾供奉着一卷神女之册!”

    神女之册?

    苏青心头一振:跟师父给她的那本神女经有何关系?

    想到这里,苏青跟洛阳交待一声,起身往神灵草峰而去,结果,刚一出玉宫大门,就见清鼎神色匆匆而来。

    “师妹,师父他坐化了!”清鼎看到她后,神色哀伤的吐出一句话。

    闻言,苏青不由后退几步,难以置信的问道:“什么?师父,他不是在关闭吗?怎么会突然坐化了?”

    说着,立刻御见而起,直冲向灵草峰。

    当她看到面带微笑,端坐在蒲团上的玉阶真人时,心里不由一阵激动,立刻奔至他面前跪倒在地上激动的说:“师父,您终于出关了?”

    “徒儿来看您了!”不管她说什么,玉阶真人皆一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念头在她心底升起,但她却不愿相信是真的。

    “师妹,师父他真的去了!”清鼎悲痛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我不相信,师兄,师父他还没见我最后一面,为什么就是离开了呢?”苏青喃喃道,眼泪毫无预兆的涌出。

    “今天一早,师父突然出关,让我设了香案伺候他沐浴更衣,做完这些之后,又交待我诸般事宜,然后,叫我去叫你来给他坐一几个小菜。”清鼎说到这里,声音哽咽起来:“我本欲差人前往,但他非要我忙完亲自去寻你”

    清鼎突然冲着她深施一礼:“都怪我,当时忙着琐事,没能早些去叫你,结果,就在半时辰发现师父他已坐化。”

    对于未能见玉阶真人最后一面,苏青心底虽然很遗憾,但如今也不想再怪大师兄延误时机,必竟,谁都想不到师父他走的那么突然。

    “大师兄,我不怪你!”苏青上前扶他起来,语气寂寥的说:“师父门下如今只剩下我们师兄妹了。”

    清鼎扶着她的肩膀沉重的点点头:“是啊,清华,以后灵草峰诸事,还要你多帮趁着了。”

    “你放心吧,我身为师父门下弟子,本峰之事,一定不会推辞的。”苏青神色坚定的说。

    “发丧吧!”良久,清鼎真人方才吐出一句话。

    一直守在殿外的洛阳见苏青出来,立刻拉住她道:“苏青,你且莫太伤心了。只是,玉阶师兄到底未能见到最后一面,想必坐化之时也”

    “不,师父他面带微笑,没有遗憾,可能心愿已了吧!”苏青截住他的话道。

    对些,她心底很清楚,当初,师父自以为时日无多之时,曾将神女之书传于她,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的吧。

    只是,她到底没见到玉阶最后一面,心底说不出的悲伤失落。

    见她这么说,洛阳眉头微皱,只轻叹了口气而已:看来,几经折腾,玉阶真的到了油尽灯枯之时,竟连最心爱的弟子最后一面都等不到了。

    接下来的几日,苏青一直留在灵草峰为玉阶真人的丧事忙碌。

    因是坐化而亡,但凡前来的结丹长老皆进殿见玉阶真人最后一面。同时,峰内弟子则一一进前拜别。

    之后,其玉体进入宗门祠殿制成金身为世代弟子供奉。

    这也是宗门每位结丹长老坐化之后,所享的荣幸。

    然而横死之人,不论修为高低,皆遗体入冢园安葬。

    待玉阶真人真身入祠殿之后,苏青又在灵草峰师父正前所居的内殿呆了三日,方才返回神女峰。

    “苏青,我见你最近心情郁结,不如出去走走,也好散散心。”洛阳见她自灵草峰回来之后少有笑意,便关切的提议道。

    “多谢洛阳师兄关心,我没事,过些日子就好了。”苏青扯了下嘴角道:“师父才刚去,我作为弟子,自当为他”

    刚想说服丧,想起修真界并不讲究这些,便住了口。

    对于她的心思,洛阳也能理解:必竟她在世俗生活近三十年,心底又极为敬重玉阶真人,所以,才想着依世俗之礼为他服丧的吧。

    其实,是自玉阶真人死后,苏青再进入神女之卷,发现以往看不到的一些上古丹方,如今全部能看到了。

    这个发现让她十分吃惊:难道,师父的死跟这东西有关?

    不过,师父他的遗像神色安然,面带微笑,根本不像是

    所以,苏青决定留在神女峰,好好参悟师父给她这本上古丹方。

    “洛阳,越家之事还没结论吗?”苏青突然想到他之前曾提到越家供奉的神女之册,不由问道。

    洛阳这些天虽然一直在神女峰陪她,但自对于外面之事也十分了解,闻言,轻哼一声:“听说已经达成协议,五大宗门将云台山的几条灵脉占尽,而从越家得到那些法宝之物,则由几大修仙世家瓜分。”

    苏青有些失落的皱了下眉头:“得了越家这么多东西,一点关于凶手的消息都没有?”

    洛阳摇摇头:“如今鬼道遁世,北海一平如镜,落仙山的封印还好好的,你说,修真界该把这个黑锅丢给谁来背?”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