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避祸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避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红儿不情愿的拍了下手,有些郁闷的叫道:“你们还不快进来!”

    随着一众清秀少年郎鱼贯而入,玉树不由皱起眉:前几个倒还算了,这后面几位身着锦衣,佩金带玉的俊秀少年,明显是世俗富家公子哥。

    “依红,你确定这些少年都是买来的?”一直未出声的门主问道。

    刚行止门口的红儿看了眼身侧那个锦衣少年,方才回身施礼应道:“回门主,正是。”

    玉树跟门主对视一眼,俱是不相信,他指着最前面的那位身着锦服的少年问:“这位小公子,你可知来到多情门要做什么?”

    被点到那少年有些紧张的说:“这位仙子说要伺候神兽,我确实是自卖自身来的!”

    “那你的家人可曾知晓此事?”玉树接着问道。

    那少年刚要开口,只见依红一个娇媚的眼神抛过来,不由脱口而出:“我家人自然是晓得,他们为我能入仙山,不知多高兴。”

    他话意一落,十数位少年同时跪倒在地:“禀仙人,我们都是自愿为仙家奴仆,前来侍奉神兽。”

    见状,玉树不由舒了口气:“既然这样,依红,你先带他们到御兽宛安置下吧。”

    待他们出去之后,那美妇微皱着眉头对玉树说:“玉郎,我总觉得红儿这次带回来的这些人,不像是被卖的孩子。”

    玉树轻轻抚着她的肩膀道:“你且放心吧,纵然是自卖其身,也不过是几个世俗富家子罢了!闹不出什么事的。”

    “但愿如此!若是他们不甘心为奴,你就悄悄送回去吧。”那美妇握住玉树的手,眉眼生情的说。

    被心上人这般含情脉脉的看着,玉树心都被融化了,连声应好。

    且说玉树跟心上人耳鬓厮磨了一下午,直到晚上才回到灵兽宛中。

    刚一进宛门,就看到一个少年惊慌失措的跑过来,看到他立刻跪倒在地,语不成声的说:“仙,仙人,求您放我们回去吧,那个女人是妖怪,她,她”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顽皮?我怎么了?啊,原来是大长老啊。”倚红披着薄纱,媚态横生的看着他,玉树只觉得腻味的不行,不由冷声问道:“你做什么了,把这孩子子吓成这样?”

    闻言,倚红不以为然的说:“我也没干啥呀,只是跟他们玩玩而已。”

    “真的?”玉树手拉起瑟瑟抖的少年,疑惑的看着她问。

    “不,仙人,她害死了两个人!刚才,我们一起来的。”那少年紧抓住玉树的袖子,身如筛糠般的说道。

    玉树神色严厉的盯着倚红问:“你弄出了人命?!”

    倚红不以为然的说:“不就是两个世俗少年,有什么了不起的,谁知道他们这么不经用?我也只是试试双修之术而已。”

    “你以双修之术去跟两个毫无修为的少年那还不是等同于鼎炉之术?”玉树十分严厉的看着她喝道。

    听他提到鼎炉这两个字,一脸无所谓的倚红神色大变:“大长老,您可不能冤枉我啊,我真的只是想试试童子身而已!这次事故真是无心的。”

    倚红之所以谈鼎炉而变色,主要是因为多情门门主严令不准擅自行鼎炉术,双修为求阴阳之调,而非是掠夺他人修为。

    她曾在门规第一条写道:门下弟子若有擅修鼎炉之术者,随即诛杀。

    因此,门中弟子皆十分在意此事。

    “你快带我去看看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玉树瞪了眼神色惶然的倚红一眼喝道。

    倚红吞吞吐吐的说:“大,大长老,我见他们回天乏力,就,扔到烈狼舍内了。”

    闻言,玉树回头盯着她半天才说:“你这么快想着毁尸,难道你刚说那两个少年的尸体扔到烈狼舍里了?是二阶成年妖兽还是幼崽?”

    “是,是幼崽!”依红小心窥着他的神色道。

    “不好!其他孩子都在哪?”他清喝一声,冲向烈狼幼崽舍。

    结果,血迹斑斑的舍内的九只幼生烈狼崽已消失无影。

    玉树刚来到倚红所言安置少年的仆役院外,只见两名浑身血迹斑斑的少年踉跄着跑出来,一看到他大呼救命。

    “倚红,你先”玉树刚开口,奔至房中,那两位少年一看到倚红便吓晕了过去。

    他恨恨的瞪了眼有些无措的倚红,一抬手,只听一阵阵嘶吼声传了出来,接着,九只口里叼着血淋淋的内脏的烈狼被灵力拖出。

    “孽兽!”玉树厉喝一声,将那九只烈狼焚为灰烬。

    看着满院子刺目的血肉残肢,玉树叹了口气道:“倚红,你可知,这都是你的因果我会将此事告知你师你,由她亲定夺如何处置你。”

    闻言,倚红扶着树干勉强立着的身子,突然委顿在地。

    玉树将生还的三名少年安顿好之后,便带着倚红去了正殿。

    灯火闪动间,看不清那美妇的神色,听完玉树的话后,她只淡淡的说了句:“既然有意尝试鼎炉之术,那就废去修为,抽掉灵根,杀害无辜,心存不仁,即刻逐出师门!”

    “师父,救您饶我这一回吧,弟子真的是不小心才酿成此祸。”倚红看着一步步走向她的师父哭求道。

    那美妇叹了口气,轻轻抬起手,如行云流水般将倚红每一处经脉断去,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凄惨哀号一般。

    看着浑身血渍伏在地上气息微弱的倚红,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鼎炉之术,连想都不要想。”

    说完,转向有些呆滞的玉树:“玉郎,当初是红儿带你入门的,如今,你且送她出山吧!顺便,把那三个少年也”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希望门中之事,且莫泄露出去。”

    玉树明白她的意思:这次惨事也是始料未及,门主定是不想那三位少年说出去,妨碍多情门的声誉,却又不想再遭杀孽。

    此事若是给别人,可能很为难。

    但是对玉树而言,倒算不得什么,只要以灵力抹去这三人在多情门的记忆便可。

    滂沱的大雨浇醒了伏在山石上的女子,她吃力的拂去散落在脸上的乱,目光涣散的看着远方,嘴里喃喃自语:“师父,你好狠心,多情门,多情门,好无情啊。”

    说完,头一歪又扑在石头上。

    此时,一个衣着黑斗篷之人纵身掠过此地,看到这山石上奄奄一息的女子之后,一时心起挟了去。

    “师父,白灵不见了!”这天,苏青刚从丹房出来,就见火云带着哭腔冲进来叫道。

    苏青一把搂住他,抚着他满头紫道:“别担心,白灵什么时候出去的?”

    “昨天晚上我们还一起说话,今天一早便不见影儿了,我在宫里找遍也没看到她。”火云十分提心的说。

    “没事的,她如今的修为,行走在修真界,根本不用担心。”苏青笑着宽慰他说。

    火云抬头看着她说:“可是,她万一惹到了厉害人物”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白灵不是去找6真人了吗”

    火云摇摇头:“我们昨晚说话时,谈及6真人,我说他之前曾有一个挚爱之人,白灵就说要去看看人家我,我怕她万一冲动伤人怎么办?”

    白灵去找吕秋儿了?

    看来,以后说话还得背着这个小家伙。

    “必竟,梅仙子可是元婴真君的弟子。”火云在一边补充道。

    梅仙子?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你从哪听说6真人倾心过梅仙子?”

    火云瞪大双眼看她:“我之前曾听你跟洛阳真人提到过他们啊,而且,我也觉得这两人很配啊。”

    真是乱点鸳鸯谱!

    不过,白灵去找梅仙子怎么着也比去寻吕秋儿好的多。

    想到白灵一提到6培就犯糊涂的性子,苏青决定亲自往天玄宗走一遭。

    她刚出浮云派没多远,正好遇见很色匆匆的玉天枢。

    “苏青,我正要去拜访你,真巧!”降下云头之后,玉天枢看着她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苏青理了下衣衫问道。

    想到梅仙子一向处事稳妥,而白灵也并没恶意,她决定先将些事搁置,听听玉天枢找她有何急事。

    玉天枢随手布上隔音结界之后,才神色凝重的开口:“今日我总觉得心神不宁,刚卜了一卦问天,结果”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着苏青问道:“你最近可曾有过遭人暗算之灾?”

    苏青想到那个假冒周森来害她的姹鬼,不由点点头:“确有此事!”

    得到肯定之后,玉天枢眉头皱了起来:“若真是如此,那接下来的凶卦确实应在你身上!”

    凶卦?

    饶是苏青数经生死之劫,但听到这个心里还是有些毛。

    “可有破解之法?”她试着问道。

    玉天枢摇摇头:“我们天机门只窥天道,却无力改换命运。只是,这卦上主凶西北,你且莫往此处行可能会好一些。”

    西北?

    天玄宗可不正在西北方向。

    想想梅仙子也不能会怎么着白灵,不如派人传个灵符过去算了。

    苏青瞬间作了决定。

    “我正是欲往天玄宗拜访梅仙子而去,若不是你拦着我,都已经在路上了。”苏青十分感激的说。

    玉天枢微微一笑:“我能帮你也就这么多了,最近三个月内,且莫出宗门也许会躲过一劫。”

    说完,便以门内事务繁忙为由告辞离开。

    目送他离开之后,苏青叹了口又返回宗门。

    玉天枢待她进入浮云山,方才伏下身子,吐出一口乌血,望着西北方向久久未动。

    没想到她真的给自已下了噬心蛊!

    他接连又吐出两口黑血,然后,往嘴里塞了一枚灵丹,嘴角微微翘起:有位绝品丹师为友,还真不错!

    再说苏青回到神女峰之后,正好看到洛阳从听风阁出来,看到她之后随口道:“我听说你去天玄宗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将遇到玉天枢之事跟他说了一遍,洛阳上前搂住她道:“还好,玉天枢赶的及时,白灵修为堪比元婴,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梅岭也是明白人,不会有问题的。”

    “你说,我要不要送个灵符去给梅仙子?”苏青抓着洛阳的手问。

    洛阳淡然一笑:“那样最好。”

    出灵符之后,洛阳方才放下心来,之后的三个月中,他时时盯着苏青。

    直到平安渡过三个有,他才真正放下心来。

    “哈,洛阳,你说我算算躲过一劫?”苏青撕下最后一片灵帛问道。

    洛阳微笑着点点头:“说起来得感谢玉天枢,若不是他,你可能真的会遭到不测。”

    “咦,生了什么事?”苏青好奇的问道。

    洛阳一把拉她坐下,深深出了口气道:“前日我听主峰传来消息,说在西峰山道,有位结丹真人经过之时,山体突然崩塌,猝不及防之下,那位倒霉之人被山石击中,身受重伤。”

    嚯?还真有天灾啊?

    那西峰山可不正是前往天玄宗必经之地么?

    看来,这次真的去翠微镇好好谢过玉天枢。

    但是,当两人来到翠微镇之后,却现整个沁竹园灵气全无,一片颓败之色。

    当苏青向四邻居询问之时,一众修士皆言这里并没有生什么大事。

    “你说,玉天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苏青有些不安的问道。

    洛阳安慰她道:“他身为天机门少主,若是真出事,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你且放心吧。”

    两人刚走出街道,只见一位售卖灵草的练气修士叫住他们道:“两位可要天枢灵草?”

    天枢灵草?

    苏青神色一闪:“当然,你手上可这灵草?”

    那修士见左右无人,便压低声音道“少主现在闭关,请两位放心。”说完,便又开始招呼他们买灵草。

    得知玉天枢无事,苏青随手卖几支灵草,便带洛阳一起前往灵符阁而去。

    “呵,不愧是倾一宗之力所开的铺子,这灵符阁也够排场的啊!”洛阳看着立于大街正中的门面感叹道。

    一般修真用品很少开富丽的店面,也绝少有传卖一种法宝之铺。

    两人刚一步入大厅,便有一名练气三层的弟子过来招呼:“两位贵客可是要选灵符?楼下都是练气期所用的灵符,二楼仍筑基前辈所用的灵符。”

    “三楼呢?”洛阳好奇的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