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 化符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 化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原来是仙火如意!”在看到这神器的一瞬间,洛阳脱口而出。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你识得这火云神器?”

    洛阳只是点点头,转而指着那枚黑色阴符道:“那就是火云所说的邪符?这神器霞光暗淡,神光之中有丝若有似无的阴寒之气,怕是本身已被那阴符所腐蚀。”

    “我们想法把阴符除去!”苏青神色坚定的说。

    洛阳眉头一挑:“你可想到了应对之法?”

    苏青冷笑一声:“这阴灵符可是出自一位老友之手,目前,我无法克制,不过,却可能请乔晓嘉这位制符大家来帮忙。”

    “是谁要毁掉神器?”洛阳十分惊讶苏青仅凭一张阴符便推断出下黑手之人。

    苏青叹了口气:“这人你也识得,正是那日随散盟盟主来的那位结丹真人。我知他早已投靠鬼道,没想到”

    “此事并非一时之功可为,是不是林正?”洛阳突然想起,苏青曾说起过,林正也是李家子孙。

    苏青摇摇头:“正是由于林正,我才想认出是李其的手笔!此事有空我们再祥谈,我要亲自往符宗走一趟,你且看住那神器,莫再出什么乱子。”

    洛阳见她对林正深信不疑,便也压下了心底的疑惑,点头应道:“好,你快去快回,这里有我看着。”

    待苏青瞬移离开之后,他果断将整个玉宫以阵法封住。

    “阴灵寒符?”乔晓嘉听完苏青的话之后,果断答应帮忙:“这种邪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走,我们去看看再说。”

    一行至云中涧,乔晓嘉不由皱起眉头:“这里好重的阴寒之气!看来,我是要请来神符之笔了。”

    苏青虽不知神符之笔是何宝物,但也明白请来绝飞易事,于是担心的问道:“你”

    “不用担心,苏青!请来神符之笔一定可以对付这邪符。”乔晓嘉十分肯定的说。

    说话间两人已行至神器所在之处,只见洛阳以灵火之阵将整个山谷围住,一点点的将那阴网所覆之地的阴寒之气化去。

    “真不愧是中期修为,这紫阳灵火阵竟能铺展这么大!”乔晓嘉由衷的赞道。

    洛阳微微颔首:“我也只能以阵法困住这些阴寒之气不扩展而已,除去这邪符却要靠清灵宗主了!”

    “本来,我只有六成的把握,如今由洛阳真人的紫阳灵阵相助,至少有八成的希望能化去此符!”说着,乔晓嘉凌空起身,以身为笔,裙裾为墨,倾刻间绘出一张巨符,而后,她咬破食指,以血为引请出一支虚无缥缈的玉笔。

    “破!”随着她一声轻叱,只见那玉笔直冲向那枚阴符。

    即将触到之时,只一听凄厉之音传来:桀桀!是谁来送死啊!

    随着一声惨叫之声,只见那神笔十分从容的自行绘一张灵符,轻灵的印于原来那张阴符之上,随着一道圣光闪过,弥散在谷中的阴寒之息一扫而空!

    苏青惊讶的看到贴着那阴符之处,神器已被腐蚀成为黑紫之色。

    “不用担心,苏青,既然神笔现世,一定会将神器上的阴毒一并除去!”说完,她抬起手臂,如行云流水般引着那神笔绘一张灵符,贴于神器之上。

    不消片刻功夫,这如意状神器之上的黑气尽除,恢复起神圣光彩。

    待那支虚无之笔彻底消失之后,乔晓嘉已脱力颓唐于地。

    “你怎么样?”苏青闪身扶住她,紧张的问道。

    乔晓嘉冲她虚弱一笑:“没事,只是有些累而已,你有玉漱丹给我一颗就好。”

    苏青手一翻,将一颗上品玉漱丹塞到她嘴里问:“请神符之笔是不是极耗费心神?其实,你只要帮忙把那邪符化掉就好了。”

    服下灵丹之后,乔晓嘉精神好了久多,她直起身子笑道:“既然帮忙,还不帮到底?再说了,你数帮我,好容易寻个机会报答,怎么会半途而废?”

    “你既然这般热心,不如再去玉宫看看这神器之灵怎么样?”洛阳在一边打趣道。

    神器之灵?

    乔晓嘉疑惑的看着苏青,只听她说:“就是火云,如今也身中阴寒之毒,不过,暂时已被镇住,已无大碍。”

    “不如,去看看”乔晓嘉刚一开口,便被苏青截住:“神器本身已无碍,身为器灵慢慢化解阴毒就可以了,你今日已元气大耗,不要在劳心了。”

    乔晓嘉哪里肯就此撒手?非要去帮忙看看火灵。

    “咦?那,神器怎么不见了”洛阳指着那片平整如初的山谷叫道。

    闻言,苏青两人也不由惊讶不已:那座凭空出现在石碑,如今又突然消失了。

    看来,这神器还是不愿现世吧。

    当三人回到玉宫之时,却发现火云不见了!

    “难道,得知本体恢复,他已灵归神器了?”看着惊讶的两人,乔晓嘉猜测道。

    “不可能!”苏青脱口而出,她为防有人下手害火云,明明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灵力印记,但那神器自始至终,根本没有闪现印记。

    再说了,他们三个结丹真人眼皮底下,若是火云回归,怎么会一点查觉不了?

    洛阳皱着眉头问:“是不是他自已去哪疗伤了?若说有人进来且不说我们三人在峰外,就是这宫内的禁制也不可小窥。”

    虽然苏青感觉他说的很有道理,但心底还有一丝不安:火云一向乖巧,又被洛阳的阵法所护方才压住阴毒,怎么会不告而别?

    甚至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苏青,你也别担心了,那神器之力非凡,一定没什么问题的。”乔晚嘉见苏青一脸担忧的模样,不由宽慰她道。

    想到只有元婴之后,方能真正拥有神器,苏青心底倒是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神器本尊还在这里,就算有人离图控制火云,至少得有元婴修为。

    放眼望去,整个修真界也不过十几位元婴大能,且均避世不出。

    这么一想,她也暂时松了口气。

    “哼!一环接一环的想将我致于死地,那鬼童子虽然遁世却还阴魂不散!”苏青恨恨对洛阳说:“你且帮我守住玉宫,我要亲自去找李其讨个公道!”

    洛阳拦住她道:“纵然你能肯定这阴符出自他之手,但是,证据呢?做为一个结丹真人,李其只一句我根本制不出这等阴符就把你堵回来了。”

    乔晓嘉深以为然:“言之有理,不过,苏青你为何这般肯定就是李其所为?要我请出符笑才能化去,这阴符远非一般结丹初阶之人所能制成。”

    听她这么说,苏青心中不禁有些动摇:难道,只是巧合不成?

    不过,那灵符之上的气息,分明就是她跟当初从林正身上驱逐出来的黑手印,十分相似。

    而林正曾说过,那阴掌就是李其所伤。

    “对了,苏青,你还没告诉我,为何这般肯定是李其所为呢。”乔晓嘉十他好奇的问道。

    当苏青一五一十的将林正的身世纠葛跟她说完之后,乔晓嘉不以为然的说:“你也说只是十分相似而已,不若叫出林正来问个究竟。”

    苏青摇摇头道:“林正现正在闭筑基,为今之计只能等他出关了。”

    乔晓嘉离开之后,洛阳方才对苏青说:“火云今日突然失踪,绝非偶然,我刚才隐隐查觉到一丝阵法之力。”

    “阵法之力?”苏青疑惑的问道。

    洛阳点点头,双目望着远方:“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传送阵法!”

    怪不得他们在神女峰下一无所知,原来,火云是被人传送出去的。

    到底是谁?

    苏青心里一冷:看来,洞府之中一定有奸邪之徒为祸。

    “我这就招集所有弟子过来!”苏青深吸一口气道。

    洛阳抬手止住她:“我早已用神识查过,所有弟子均无异样,看来,那阵法是早已布下,或者”

    “那个开启阵法之人还在玉宫之中!”苏青瞪大眼看着他。

    洛阳点点头:“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得不防,但也不用挑明了说,免得打草惊蛇,且暗中慢慢观查。”

    苏青嘴角微翘:“不如,把我们发现阵法之事传出去,然后”

    “此法甚妙!让那人以为我们已经有所怀疑,为洗白自身嫌疑,一定会有所动作的。”洛阳不由击掌赞道。

    很快,整个玉宫都知道火云失踪之事,同时也听说两位真人已查到线索,而幕后黑手可能就是门中弟子。

    接下来的几日,虽然门中弟子人人自危,但也无反常之处。

    半个月后,洛阳交给苏青一面古朴的铜镜道:“这是测灵镜,能照出元婴以下修为的真实能力,你且拿着放到大殿正顶。”

    “你是说洞府之内,有人隐藏修为?”苏青惊讶的问道。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洛阳把铜镜交到他手里,目光深沉的说“我虽于阵法一途不很精通,但也略知一二,能在你我两人眼皮低下布阵之徒,修为定然不会在筑基之下。”

    听他这么说,苏青也深以为然,如今玉宫之中只有两个筑基弟子:烟儿跟梦女,两人已跟在她身边过百年,洛阳也相信他们的人品。

    事发之时的几个月,林正就开始闭关,如今还未出关,他的嫌疑暂时可以排除,但其它弟子修为最高的只有练气十层而已。

    “洛阳,可有什么发现?”测灵镜装上去不到三日,便将所有弟子都测了一遍。

    “真奇怪,所有弟子修为都是真实的,难道那天真的有人避开所有人的耳目,潜入灵草峰虏走了火灵?”洛阳神色凝重的说。

    听他这么说,苏青眉头一挑:“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你忘了我们当初是如何被洪光传送到那个遗府的?”

    “你是说刻着传送之术的法宝?”洛阳不由眼前一亮:“若真是这样,就能说的通了,假如真是李其所为,那么他手上一定有这样的传宋法宝。”

    苏青愤愤然的说:“我说那天他怎么会登门来访,却原来是包藏祸心!”

    对此,洛阳也深以为然:李其早已投靠鬼门,筑基丹与他根本无用,而且,据苏青所言她与李其交情不深。

    如果此事真的为他所为,那么当日他突然来访的目的就很明确了。

    “这个李其,你与他无怨无仇,为何却要置你于死地”洛阳不解的问道。

    苏青摇摇头:“我想这一切的主谋肯定是那鬼域童子!”

    “鬼童子对你好深的怨恨!当初利用姹鬼来害你,一计不成又来一遭!还不惜派出金丹长老来苦心布局。”洛阳冷哼道。

    苏青抚掌笑道:“耐何我就是命大,莫不是有忠徙相救,就是有挚友帮忙,真是辜负了鬼域童子的一番苦心。”

    此时,他们几乎已经认定了李其就是这件事的制造者。

    虽然,还有不少漏洞:比如,李其当初直接来到神女峰,根本未见他去隐着火云神器之谷,如何将那阴符贴于神器之上。

    心里确定李其仍幕后黑手之后,苏青心底时时窝着一团火,到底还是跟洛阳交待,让他帮忙看护玉宫,她亲自去找李其当面对质。

    洛阳拗不过她,也只得再三交待她且莫意气用事。

    当苏青来到洛阳城附近的李府之时,却被其家人告知:李其自当初从神女峰归来之后,一直在闭关,如今还未出关。

    闭关?

    难道不是掩人耳目?

    但是,人家这么说,她也不能硬闯李府,不管怎么说李其也是位结丹真人,李家也算是修真界不大不小的修仙世家了。

    不过,她也不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于是,就悄然在洛阳城寻了间客栈住下,暗中关注着李府的动静。

    但是,三个月过去了,苏青暗中查探无数次,均未见李其的身影出现在府内,看上去不像是故意躲着她。

    也罢,既然出来了,不如好好在世俗逛逛,也好好安宁下道心。

    近些年洞府接二连三的出事,让苏青心里总是不平静在玉宫她的心总是无法宁静下来,长此以往道心也易生间隙。

    既然李其一时半会不会出关,那她就好好在附近体味下世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