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 认主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 认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几年来,经过无数次开炉,几乎将两小洞地内的灵草材耗尽,赵春秋似然未能成功炼制出筑基丹。

    隐闲真君不解的问他:“神女峰的清华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是你教她的丹术,怎么会连你都炼制不会这筑基丹?”

    闻言,赵春秋苦笑一声:“清华确实由我一手引入丹道,但她的丹术资质仍世所罕见,弟子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隐闲真君无奈的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一开炉即丹成上品之人,纵然在上古之时,也绝对了了无几。”

    “这孩子是得了天道所眷啊!”他叹了一声:“当初,你跟梅儿与其交好多看,竟未向宗门引荐,最后便宜了浮云派。”

    莫说是他,赵春秋一想到这茬也是呕的要死:谁知道当初看着入道那么艰难的苏青,能有今日这等成就呢?

    说到底还是自已太过于眼高于顶,当初根本没把苏青看到眼里吧?

    纵然是教她丹术,也是基于朋友谊,后来见她对丹术实在执着,才真心相授,不过,他从来未想到以她的资质,能够进入天玄宗。

    没想到她竟然悄无声息的加入浮云派,当他见识到苏青令人惊艳的丹术之时,她已身在他宗。

    对于太上长老总拿这件事来说,赵春秋心里也些窝火:当初他真的介绍苏青入天玄宗的话,恐怕第一个反对的就隐闲真君。

    而且,当时他未筑基,仅一个练气弟子而已,要想让苏青顺利入门,只得通过这位名义上的师尊。

    纵然有些许微词,他也不会当面说出,只是态度更加恭谨。

    其实,隐闲真君也曾在梅仙子面前抱怨过一次,结果,立刻被她怼了回来:“只三十入道这条,您就不会准她入门的。”

    之后,他便未在这个被他从小宠到大的重孙女跟前提及此事。

    “幸好,其它宗门也都未炼制出筑基丹,这几年只有浮云派筑基弟子多出十几个而已,看来,清华手里灵草也不多。”隐闲真君自我安慰道:“待灵草用尽之时,筑基丹就重新消失于世了。”

    若是苏青已经培育出筑基丹方上的灵草呢?

    赵春秋在心底暗道,但他最终没有出声,默默离开隐闲真君的洞府。

    其实,在他认为苏青一定是成功培育出了那些一生而终的灵草,不然,也不会那般大方的将筑基丹方给他们。

    “停了这筑基丹也好,省得引起其它宗门的憎恨,怀疑当初你给的丹方是假的。”得知她停了对宗门供给筑基丹后,洛阳十分认同的说。

    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修真界有太多人因眼红别人,从而下手暗家之徒。

    苏青轻笑一声:“我给的丹方自然是真的,只怕是灵草难寻,如今知道九灵与筑基丹关系之人少之又少,这也就注定了练制不出这味灵丹。”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其实,筑基丹也并非必有不可,我当初筑基之时,就没有服用筑基丹。”

    “我记得你手里不还有两枚筑基丹吗?怎么会”洛阳不解的问道。

    苏青淡然笑道:“赠于朋友了,我并没有服用。”

    朋友?

    洛阳心思电转,若是他没猜错的话,只有像孙仪那种让她深为倾幕的朋友才有幸得到吧?

    不过,一想到当初苏青也曾慷慨分他两枚筑基丹,才助其在十年间筑基成功,心里的那点酸楚便随之消散。

    “火云现在虽不知伤势如何,但总算回归本体,白灵出去几年却还是杳无音信,实在让人担心。”苏青突然想为爱而流落在外的白灵,不由有些挂念。

    洛阳轻轻拥住她:“你心思太过于仁善了,当初就该跟它们签下主仆之契,以随时掌控其行踪,好过现在时时担心。”

    苏青摇摇头淡淡的说:“他们既开了灵智,就如同修士一般,我怎能还当其为仆?”

    想到苏青对洞府的执事弟子也客气有加,全然不似一般结丹长老那般,当这些人为仆役,洛阳不由叹气:纵然这般,还是有人要暗害于她。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但她这性子一时半会儿根本改不了,如今至少有些主见,不像以往对什么人掏心掏肺的好。

    不过,若不是她这种性子,当年真心实意的帮他,自已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想到这里,洛阳拥着她的手臂紧了紧。

    正在这时,外面弟子来报说乔晓嘉到访,苏青刚起身相迎,就看到她满面春风的冲了进来,看到她高兴的叫道:“苏青,那麻纸符上的符文被我破解开了!”

    猛的听她这么一嚷,苏青愣了片刻方才记起:她说的是三年前,她从洛阳城外的那采石场百阴阵中所捡到几张奇怪符纸。

    “哦,依你之见那几张麻纸符,作何所用?”分宾主落坐之后,苏青绕有兴趣的问道,一边的洛阳也十分好奇的盯着乔晓嘉。

    此事他也曾听苏青提起过,本以为是鬼道的伎俩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

    今日既然乔晚嘉专门为此跑一趟,他也不免有些好奇,这些看着随意的涂画在麻纸上的符文,到底有何奇特之处。

    “之前你说这符纸在百阴阵中所得,我还以为是什么招鬼之符,结果,查了半年多的天师符记,也未找到类似的符文。”说到这里,她得意笑道:“后来,在无意间看到一个符印与此符文相仿。”

    “经过一年多查证,才发觉现这符文本是保体之用,为得是避阴息鬼气。”乔晓嘉颇有心得的说:“不过,符文已经过演化,并非最初的祛鬼之符,而是可以与阴邪之物并行,但不被其侵身的灵符。”

    “竟然还有这种灵符!真是妙哉!”洛阳不由出声赞道:“这样的话,就是算不是鬼道中人,也可”

    “难道说当初在洛阳城外设阵害我的,根本不是鬼道之人?”苏青打断他的话,神色凝重的道:“看来,当初李其之言非虚,幸好,那天我并未出剑,不然白白成为他人手里的刀。”

    乔晓嘉反应过来后:“确实,李其这次倒没有骗你,哎,还好你当初行事冷静,若是我一定会如那背后阴谋之人所愿,跟李其打个你死我活。”

    洛阳惊讶的瞄她一眼心道:清灵这次倒是反应挺机敏嘛。

    “这人真是好算计啊,可惜最后却栽在这几张符纸之上!”苏青笑着摇摇头:“当初,若不是我一心想着把这几张灵符给你一验,定然会去寻李其好好质问一番。”

    洛阳放下手里的玉杯总结道:“如今,基本可以断定,监视你之人应该是想除掉你之后,嫁祸给鬼道。”

    “监视?苏青,你被人下诅了不成?”乔晓嘉面色紧张问道。

    苏青笑着摇摇头:“那倒没有,不过是一片炼制过的解语花而已……”

    听她说完此事后,乔晓嘉不禁后背发凉:“像你这么谨慎的人,呆在神女峰也不免被人暗算,我想想都有点后怕。”

    “是啊,不找出那阴邪小人,真是让人寝食难安!”洛阳神色郑重的说。

    三人关于此事聊了半天,确也猜不出到底是何人所为,乔晓嘉身为一宗之主,又兼营着灵符阁,事务繁多。

    在神女峰呆不足一个时辰便起身离开。

    目送她远去之后,洛阳突然叹了口气:“自清灵离开之后,灵符峰愈发萧条了,如今几乎没有新弟子自原前往。”

    闻言苏青有些惊讶的问:“北原师兄不是暂时坐镇灵符峰吗?”

    “上次北海出事之后,太上长老便调北原师兄回来了,改派另一位长老前往灵符峰,没想到那位师兄师刚到不信便坐化了。”洛阳十分感慨的说:“如今各峰长老皆不愿前往,怕是沾染什么晦气。”

    苏青有些惊讶问:“门是还有这等事?我怎么就不知道?”

    洛阳轻笑道:“你两听不闻窗外事的,当初,正值玉阶师兄坐化,你心绪不定,我也就没说这些让人忧心之事。”

    “难不得从未见有灵符之的弟子来换取筑基丹呢!”苏青轻叹一声道。

    如今门中虽说多不少筑基弟子,但是,却失在短短十几年连失三位结丹真人,想想真让痛惜。

    这天,苏青刚从丹房出来,就看到一向稳重的林正慌张跑过来,看到面上一喜:“师父,您快出去看看吧,洛阳师叔跟白灵带回来的那位前辈打起来了!”

    闻言,苏青瞬闪至玉宫外,只见洛阳跟一个少年打得难解难分,白灵则倾着身子,绕有兴趣的在看热闹。

    最让她感到惊讶上是,那少年她也认识正是当年桐城王家由蛟化形而成的少年。

    这金蛟怎么会跟白灵混到一起去?

    难道白灵不再痴迷陆培,转而跟同为灵兽的金蛟好上了?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白灵已看到了她:“主人,我回来了!哈哈,你看,这位是金大圣,我结在外面结交的好友。”

    金大圣?

    苏青差点没笑出声来,不过,看到洛阳渐落下风,她有些生气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一回来就跟了洛阳打起来了?”

    闻言,白灵哈哈笑道:“主人,您别操心了,金大圣是看上洛阳了,现在只是随意切磋一二。”

    什么?看上洛阳了?

    这怎么行?她才是洛阳的道侣!

    想到这里苏青正欲施术帮忙,却被白灵一把拉住:“主人,这金大圣自愿认洛阳为主,你就别掺和了。”

    “出去几年,倒是变得油滑不少!贫嘴。”苏青瞪她一眼:话不说清楚,差点让她会错了意,闹出笑话。

    话说,只有白灵这种心思诡异的灵兽,才会喜欢上跟自已同性别的修士吧。

    “主人,你觉得他们两个谁会赢?”白灵笑嘻嘻的看着斗着不分伯仲的两人问道了,苏青轻笑一声:“洛阳。”

    白灵眉头一挑:“不会吧,金大圣之能可不再我之下。”

    “之前是洛阳看在我的面子上,让着你!”苏青淡淡的看她一眼道。

    白灵疑惑的看着她半天,才不情愿的把目光投向正在激烈斗法的两人,当她看到洛阳隐在心里的灵火之时,心底不由庆幸:亏得当初自已根本没给他出手的机会,直接以白玉灵鹤本源之力,封了他的灵力。

    否则,还真不能屡次得手。

    看来,主人的眼光倒是挺毒辣的,一眼就是看出金大圣不行。

    果然,陪这条金蛟大战几百回合之后,天降灵火将金大圣团于其中。

    “哈哈,果然是我认定的主人,好!”被困之后,他不怒反笑,接着伏身朝洛阳拜下:“金大圣见过主人,请主人赐下灵契。”

    灵契?

    苏青倒是第一次听说,她睁大眼,只见洛阳缓缓自眉心逼出一滴血,印于金大圣高举的食指之中。

    接着,金大圣对他行三拜九叩之礼。

    而后,取一片金鳞恭敬交于洛阳,由他当即炼化为一顶紫金冠,亲手束于金大圣之顶。

    “主人,要不我们也举行个灵契之礼?”白灵手里拿着一根玉白色翎羽给她。

    苏青连连摆手道:“算了吧,你已化形成功,叫我声主人就可以了!”

    听了她的话后,白灵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些,她有些动容的说:“以前,都是我不好,从来没有意识到你是主人”

    “没事,你必竟也有灵智,不用事事以我为称重先。”苏青拍拍她的手道。

    这厢,平白得了强大的灵宠的洛阳十分高兴的对苏青说:“这是金大圣,我刚收的灵将,哈哈。”

    见他这般开心,苏青也笑容满面的恭喜,不过看向金大圣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金大圣显然也认出了她,冲苏青调皮的眨眨眼睛说:“清华真人,真是缘,我们又见面了!多谢当日救助之恩。”

    闻言,洛阳十分惊诧的看着他们:“你们早就认识?”

    “是啊,主人,当日我化之时被人算计,还是清华真人出手相救,才得以保全性命。”金大圣十分诚挚的说。

    “那你自当认我主人为主才对啊!怎么会一眼看中了他?”白灵不解的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