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 好戏开场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 好戏开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金大圣只是淡淡一笑,却未回答。

    见状,苏青打圆场道:“我有你这个刁蛮的家伙就够了!对了,你快说说出这么些年都干什么了?怎么认识的金大圣。”

    “她啊,去找到什么散盟夫人,结果,差着被魔道人给害死!”金大圣随口答道。

    魔道?

    苏青跟洛阳皆是一惊:“魔道什么时候现世的?”

    金大圣满脸不可思意的问:“你们竟然不知道,那所谓的散盟,就是魔修之教吗?”

    什么?

    散盟,怎么成了魔教?

    “此言当真?”苏青还未反应过来,只听洛阳神色严厉的看着金大圣问道。

    “金大圣说的没错!那个所谓的散盟夫人,修得正是黑暗之术,差点引我着了道儿。”白灵十分肯定的在一边补充道。

    洛阳看苏青一眼,匆忙起身:“此事关系重大,我一定要禀明太上长老,联合其它诸宗门一起商讨。”

    苏青神色郑重的点点头:“我明白。”

    待洛阳带着金大圣与白灵离开神女峰之后,苏青神色突然垮了下来:散盟,魔道,孙仪,他现在是不是

    她突然想到上次因筑基丹现世,孙仪身上那股说不上来的神密力量,虽然他的脸上依然还是挂着那般温厚的笑容,但整个人的气质完全跟以前不同了。

    一众老朋友都看在眼里,其实感触最深的是她。

    一这是吕秋儿!

    这个魔女!不知给孙仪下了什么蛊,让他执掌的散盟成为魔教。

    不知道孙仪如今

    她不敢往下想,既然金大圣跟白灵一口咬定散盟修得魔道之术,那么他很可能也被人算计陷入其中了吧。

    “此言当真?你确定散盟之中弟子修连黑暗之术?”被洛阳以警示玉符叫出关的执善真君,目光犀利的盯着白灵问道。

    活了近万年的白灵根本不怵:“当然,若不是遇到金大圣,我还发现不了呢,那行功之法极为隐密。”

    “再怎么藏着掖着,也逃不过我的法眼,其实,修魔道的不只散盟一处,当年想捉了我去祭魔坛的云三少修的就是正宗的魔道黑暗之法。只是,披着一屋伪金丹之衣罢了。”金大圣一语中的。

    听了他的话,执善真君面色突变,他已从洛阳口中得知这金大圣的来历,同时,也看得出其修为绝对在元婴之上。

    黄鑫圣蛟,有个与生俱来的本事对于黑暗之类的术法最为灵敏,他说的一定不会错!

    只是,他真的想不到,魔道竟然就五大宗门的眼皮底下,悄悄成长起来,他们竟然一无所查!

    是他们这些修真者太大意,还是魔道隐得够深?

    不过,既然有黄金圣蛟相助,此番一定要先下手,出其不意的将他们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执善真君面色严肃的对洛阳道:“你回去看嘱托清华,就说此事纯属了虚乌有,只有那散盟夫人行邪法而已。”

    “事情不是这样!你”白灵出声相辩,被金大圣一把拉住:“真君所言极是,你知道什么?是我看错了。”

    白灵还要说什么,却被金大圣强行带出执善真君的洞府。

    “此事关系堪大,你只按真君说的就是,且莫节外生枝!”见白灵脸露不忿,金大圣历声道:“你难道不想报当日被侮辱之仇?”

    闻言,白灵不甘的说:“当日你我联手,本能对付那些魔修,你为何非要”

    金大圣轻笑一声:“当初他们既然赶算计你,定然有制住你之法,别忘记了魔道当年也曾称霸一时,怎么会没有些厉害的后招?”

    听到这里,白灵才算明白过来:“你就是想让这帮自诩正义的修士去跟那些魔修力拼,坐山观老斗?”

    金大圣无奈的摇摇头:“你我均已认主,岂能置身于事外?罢了,说多了你也不明白!”说完,率先往神女峰而去。

    白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赶忙跟了上去。

    “师尊,这件事非同小可,为何不能跟苏青说明?说起来还是她的灵宠被魔道陷害,才引得金蛟龙出手。”洛阳不解的问道。

    执善真君深深看他一眼:“魔道出现之事,本就是机密,我还未跟其它宗门一众真君商谈之前,就要保密,你也先留在这里吧。”

    说完,他眉头一皱:“那条金蛟龙倒溜的够快!蛟龙现世,必有大事发生!还好,这蛟龙一出世便遇到你且认你为主”

    “苏青早就见过它了!而且还救过他一次,你纵然禁了我的足,她若想知道,金蛟龙也不会瞒着。”洛阳有些无赖的说。

    早已现世?!

    执善真君嘴角微翘:为何偏偏这个时候才来认主,并带来这魔道现世这个惊天消息呢?

    此事虽有蹊跷,但目前为止,最重要还是商讨如何对付魔道为重,他朝洛阳挥了挥手:“你去吧,且记此事不要走漏了风声!”

    待洛阳离开之后,他立刻发出十八权疾风厉符。

    两只灵兽刚一回到神女峰,便被苏青拉住问:“怎么样?太上长老可有定夺?”

    白灵神色闪烁的往后缩了缩,干笑两声看着金大圣,却见他面不改色说:“经太上长老点拔,我才明白是我弄了,只是散盟夫人所修功法有些邪异罢了。”

    闻言,苏青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淡淡一笑:“好,我知道了。”

    话音未落,只见洛阳沉得脸从外面进来,苏青瞥了眼金大圣,见他立刻跟了过去,不由嘴角微翘:“洛阳,太上长老是不是交待你,此事要瞒着我?放心吧,我不会去跟孙仪通风报信的。”

    通风报信?

    听她这么一说,洛阳方才明白太上长老的用意,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恼怒之意:难道他跟苏青这么多年恩爱,都没入他的眼?

    竟还防着她跟

    对啊,若散盟就是魔修聚集之所,那孙仪岂不也是魔道之首?

    想到这里,他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青,不管怎么说当日她结丹大典上,孙仪确实出手救了她。

    苏青上前紧握住他的手:“我识的大局轻重,自古道魔不两立,我既投身大道也明白这个理,只是如今散盟也未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师父,师父,主峰出大事了!”她话音未落,只见烟儿喜形于色的奔了进来。

    苏青松开洛阳的手,轻咳了声问:“出了什么事?值得你这般高兴?”

    “哈哈,师父,对您来说可是大喜事!”烟儿大笑着说:“你不是让我去主峰候着,有什么消息也好”

    说到这里,才看到洛阳也在房中,立刻躬身见礼,收敛了精色继续道:“呃,事情是这样的,刚才那个风流成性的散盟夫人,突然带着重礼,还有什么点石成灵之术为聘,为散盟盟主求娶紫云真人!”

    “有这等事?吕秋儿是不是疯了?重金替自已夫君纳如夫人?”苏青不由失声叫道。

    烟儿小心窥了眼洛阳,只见他神色不变,仿若只是听到外的闲语而已,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他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原本,师父是吩咐他去主峰盯着洛阳真人呢,没想到他早已回来了。

    听到苏青的话,烟儿方才回过神:“是啊,紫云真人气不过,两人差点打了起来呢!”

    原来没打起来!

    苏青顿时有些意兴阑珊,像吕秋儿这般作死的模样,合该被紫云那个刁蛮货痛揍一番,不过,想想孙仪倒是娶了位贤妻。

    “若不是掌门人出面拦住,那位风流夫人怕是又被扔出大门外了!”烟儿见师父高兴,便将当时之事绘生绘色的讲了一遍。

    “紫云说纵然结侣也绝不为人之下?”苏青疑惑的看了眼洛阳:“她难道放弃跟你结侣了?怎么听着”

    洛阳白她一眼:“她要是看上别人,与你我不是更好?”

    紫云那般眼高于顶之人,怎么会看上有妇之夫?

    苏青不由摇摇头:可能是她不会吵架之故吧,到底是在门派娇养着出来的仙子,这话很容易被人想歪啊。

    洛阳轻笑一声:“掌门人竟然拦住了紫去!看来,他是对那厚礼动心了啊!”

    “什么厚礼?”苏青不解的问道。

    看来,她跟洛阳所关注的东西根本不在一个点上!

    洛阳轻笑一声,神然郑重的说:“点石成灵这术!”

    点石成灵术?

    苏青有些懵懂,前世倒听说过点石成金术。

    “若我没猜错,掌门人是对此术动了心,只不过紫云可是他的心头肉!”洛阳冷笑着说:“散盟的算盘怕是打空了。”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方才想起刚刚被发现的散盟的底细,不由神色凝重的问:“洛阳,你说这魔教到底意欲何为?”

    洛阳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哼,让他们好好折腾吧,孰不知已露出马脚。”

    苏青本以为太上长老得知散盟底细之后会立刻出手,谁知,此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风过无痕。

    “师父,听说散盟又新开出一条灵脉来,就在在洛阳城外,说是跟齐王室王气相冲,双方如今僵持不下”烟儿神色紧张的看着苏青。

    “李家插手了么?”苏青继续翻晒着院中的灵草,淡淡的问道。

    烟儿一愣,既而十分惊讶的问道:“您怎么知道是李家出面摆平的?”

    苏青淡淡看他一眼道:“因为,李家就夹在他们中间住着,若是那灵脉直冲到王气,那李家老窝一定也要掀了。”

    “若不是您让我留意散盟的动静,还真不知道他们竟行事这般霸道而且,气运也太好了吧!只要一开镐,就能出灵矿!”烟儿不解的自语:“难道,是点石成灵术?”

    苏青轻哼一声:“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听说,散盟夫人最近风头很劲?”

    一定到吕秋儿,烟儿立刻激动起来:“是啊,是啊,这位风流夫人,自已水性扬花也就算了,还到处替散盟盟主求娶各大宗门贵女。”

    “不过,除了胡家应了一位筑基女修,其它各家都拒绝了。”烟儿不由啧啧出声:“最近,听说又弄出了大事!”

    大事?

    苏青手一顿:“什么事?”

    “听说这位风流夫人扬言朝阳门的掌门调戏于她”烟儿拉长了声音:“我看是她扑上去,吓跑人家,恼羞成怒才这么说的吧”

    原来,散盟,不魔教是想打朝阳门的主意啊。

    难怪到底的撒好人贴,为得就是到时候堵住各大宗门的嘴。

    哼,倒是打得好盘算!

    “散盟可是以此为借口,欲占领朝阳门?”苏青看着他问道。

    烟儿摇了摇头:“这倒没听说,只说是让朝阳门门主亲自上门致歉点而已。”

    “致歉?”苏青轻吁一口气:“这散盟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烟儿嘿嘿笑道:“若只是这样,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事,不过,我听说此事惊动了天玄宗掌门,听说他派人到散盟十分严正的警告风流夫人,不要打他侄子的主意。”

    赵春秋亲自出面,若只为这么个小事,完全犯不上,苏青却是怎么也猜不透其中意,反正魔道之事现在还轮不到她操心。

    接下短短三个月中,散盟行事越来越高调,同时,越来越让人心惊的灵石财宝为修真界所知,俨然成了一众种散修首选的新贵。

    更为难得的是散盟收徒门槛并不高,只要入道的修士,不论修为高低都能入门。

    渐渐地就连各大宗门弟子也动了心思,更是有不少大宗门弟子去了之后,又悄悄回来拉与之相交好的师兄弟投奔散盟。

    对于这种情况,各大宗门都明面上斥责一番背叛宗门的弟子,开几场论道大会,私底下却悄悄放开了门中禁制。

    “你说这三个月中,宗门练气弟子少了近百人?其他宗门呢?”苏青惊讶的问道。

    洛阳微微一笑:“只怕投奔散盟的更多。”

    “你结丹多长时间了?”洛阳突然出声问道。

    苏青随口应道:“不到三十年。怎么了?”

    洛阳神密一笑:“看着吧,好戏快要开场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