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下落不明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下落不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师父,大事不好了!”烟儿慌里慌张的冲进正殿,喘了口气儿对苏青说:“师父,魔道现世了!”

    苏青却一点也不惊奇,看了他一眼道:“门中有什么动静?”

    “听说,一大早太上长老听闻门中练气弟子数百人,背宗投靠散盟,盛怒之下谴掌门人与北原师叔一起去散盟要寻人,结果遇到玉隐宗掌门人……”烟儿开始绘声绘色给苏青色讲起事情始末。

    几位真君打得一手好算盘!

    先由浮云派跟玉隐宗以讨回叛门弟子为由,率先向散盟难,继而碰巧觉散盟之内有弟子修习黑暗之术。

    “……那散盟弟子竟然私练血祭之术,将活人生生炼化成血水!亏得北原真人火眼金睛!”烟儿义愤填膺的说道:“多亏两宗赶巧一起前往散盟,不然,他们肯定不认帐!”

    血祭之术。

    看来,这几个月间,五大宗门也没少布置嘛!

    魔道纵然再张狂,也不会在两大宗上门问罪之时,曝出隐藏多年的真面目。

    “只可惜两大宗门联手,也未将魔道一网打尽,让魔头逃了出去!”烟儿一声叹息让苏青一直提着的心,莫名落定。

    在她内心深处,真的不愿承认孙仪就是拿活人生祭,为求修为而不择手段的魔头,但是,他一旦成擒,修真界必将不会放过他。

    希望,他能自证其身吧!

    苏青张开手,一堆细碎的灵符粉末随风消散。

    “执善!这次我亲自现身,带着门中五位长老,竟然还是让破天吕秋儿这对魔头给跑掉了!你说,是不是有人泄露机密?”长明真君气急败坏的指着执善真君质问道。

    执善真君气的脸色煞白:“你是说是我们这边的人泄露出去的?哈,这事儿若不是我洛阳的灵宠最先现,我们到现在还死守着落仙山的封印呢!”

    “好了,这次虽然没能一举擒拿破天夫妇,不过,将散盟这个魔者之门给捅出来,将一众魔道党羽一网打尽,也不枉我们几个人苦心布置几个月。”隐闲真君从中调停道。

    “说来惭愧,我们出动三名元婴,竟连两个结丹修为的魔修都抓不到。”扶桑仍几位元婴真君中唯一的女修,坐镇东皇门。

    接着,她看了眼一直未有出声的御剑阁的玄融真君,面有愧色的说:“是我们东皇门教导无方,才出吕秋儿那般欺师背祖之徒。”

    百年前他们这些元婴大能聚在一起论道之时,玄融真君曾出言提醒过东皇门的慕色真君,让他看好吕秋儿这个弟子。

    当时扶桑真君还认为他小题大做,吕秋儿只是性子风流一些罢了。

    没想到时至今日,她竟然投入魔道之中。

    “你还是回去看看慕色那个老花鬼吧,听说那他可是破天那风流夫人的入幕之宾。”玄融真君眼皮微抬,口中冷冷道。

    此言一出,扶桑真君再也坐不住,向诸人道声辞,瞬间身影消失。

    隐闲真君以手指轻轻扣了扣玉案,神色凝重的说:“若我没记错,慕色身为太上长老,应该守着东皇钟罢?”

    “这破天好深沉的心机!怪不得大张旗鼓的娶那个风流女,却原来是为了图谋东皇钟!”长明真君神色凌厉的说。

    执善真君在一边凉凉的说:“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你门下的玉林也受那风流女所惑”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看向一直充好人的隐闲。

    果然,一提到这事儿,一向圆融的隐闲真君也不由黑了面:“我见这次行动之中就有玉林,那么,这次破天夫妇逃走会不会是他所为?”

    长明真君自知此事理亏于天玄宗,便指执着挑起话题的执善真君道:“执善,且莫血口喷人,修真界谁不知你宗门的清华,跟那破天仍往日情侣?”

    执善真君轻笑一声:“你若真心为玉林,就不要往清华头上波脏水,不然,就亏了你的好徒儿结丹大典上那一跪!”

    “再说,清华与洛阳百年来形影不离,她根本没有参加此次围剿行动,又何来泄密之说?”执善真君神色淡然的端起一杯灵茶一饮而尽。

    面色青白的长明真君正欲开口,只听隐闲真君淡淡的说:“我相信清华那孩子不会这么不懂事。”

    苏青一直以来的好人缘,赢得几位元婴真君的信任,就连一向寡言中正的玄融真君也点头道:“大家都活了一千多年,说话扑风捉影的好。”

    说完,站起身利落的告辞离去。

    随着他的离开,其它三位元婴真君也各自归宗。

    经营过百年的散盟,一夜间风吹流散,同时,遭受波及的云家被连根拔起。

    胡家因其族中三位结丹长老修练黑暗法术,被五大宗门诸位真君证实之后,将这三人包括其门下子弟一起被五大宗门之人带走。

    自此之后,修真界第一世家的胡家渐渐低调下去。

    如今,五宗掌门齐聚于散盟所在地青洲城第一大观拜月观中,开始商讨从散盟百年置下的产业,灵矿,弟子。

    当然,其中还包括被查证投靠魔道的云家。

    “云三少还未缉拿到?”玉隐宗掌门人看向身后的弟子,他的幼徒刚结丹成功的玉岚真人。

    这位出身云身的玉岚长老,正是苏青当年在离城有过一面之缘的云九少。

    他因于云三少面目极为相似而被世人并称云家双杰。

    如今,亲眼看着家族覆亡,他身为玉隐宗结丹长老,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缉拿到罪傀祸云三少,从而为其他中其它子弟留一条生路。

    “玉岚真人大义灭亲实在令人敬佩,不过,云家必竟是你出身之门,此事还是暂且回避此时,以免触物伤情。”东皇门掌门人轻轻抚着长须,意味深长的说。

    果然,此言一出,其他宗门一众长老都看向玉隐宗掌门人。

    其实,大家对于他让出身云家的弟子处理云家之事,都颇有微词,但是,一开始清剿魔道之时,浮云派跟玉隐宗出力最大。

    眼下浮云派着力于散盟本身,天玄宗之人则揭露胡家,云家则由玉隐宗主要负责。

    是以,大家都默而不语,但是玉隐宗出面数位长老,这位掌门人偏偏就是让云九去得重处理云家之事。

    这会儿又让云九去追缉云三,这不是明摆着放水吗?

    “众位师兄,玉岚即日起退出这次围剿之事。”见师父欲替他辩解,云九抢先道:“不过,还望各位明查,给云家清白子弟留一条生路。”

    他这是以退为进,尽量为家中后代子弟留一路。

    “玉岚道友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禀公处理的。”赵春秋对他的识大体十分钦佩,率先开口应承下来。

    将散盟及云家产业以瓜分之后,接下来就是这些被控制的魔修弟子的处理问题。

    御剑阁十分罕见的跟东皇门意见一致:就是将这些魔修全部处理掉。

    玉隐宗因为云家牵连其中,十分强烈反对此行径,浮云门与天玄宗两位掌门人则持中立态度。

    其实,浮云派掌门人经年也曾与云家女修有过一段夙缘,而且还生下长女云夕。

    而且,散盟还有许多自已门中弟子,有一部分作为策应的弟子根本没有修习黑暗之法,但是,这些都不能公诸于众。

    最终还是赵春秋出声道:“既然大家僵持不下,不如听我一言。”

    说完,他看向浮云派掌门人:“听说洛阳真人收了一尊黄金龙为灵宠,而这次之所以能现魔道马脚,它居功为。”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见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他,于是继续说道:“想必大家对黄金蛟龙查别黑暗法术之能都会十分清楚,不若干脆请洛阳带它前来,将这些个魔教之众一一查验?若是修了黑暗之术的一律废去灵根,流放为宗奴,至于蒙昧其中的,也可先行收入各自宗门之中,加以教化。不知各位师兄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浮云派掌门率先出声表示赞同。

    接着,玉隐宗也同意此法。

    “也好,既然有此良策,不妨一试。”御剑阁表态之后,东皇门也不得不默认。

    “金大圣,你这次可是名声大振啊!不愧辛苦策划十数年。”苏青放下手里的灵丹,似笑非笑的看着突然来访的金蛟调侃道。

    金大圣向她深施一施:“多谢当日搭救之情,有些事情还请您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替我保守秘密。”

    苏青轻笑一声:“你只不过为报当日算计之仇而已,有何见不光之处?”

    金大圣疑惑的看着她:“你怎么都知道?我就是不想主人怪我而已。”

    “能收你这样的一个逆天灵宠,洛阳高兴还不及,怎么会责备于你?”苏青瞪大眼睛问道。

    些刻,她真的有点嫉妒洛阳,坐着不动,都有类神兽级别的灵宠上到门。

    再看她虽然接手那位化神大能手下的灵禽,但白灵根本没怎么把她放眼里,顶多嘴上叫个主人而已。

    化个形还要她给炼制化形丹。

    哪像金大圣,自带光环前来投靠洛阳,顺道还在送他一份逆天大礼:竟然查出魔道现世之事。

    “你为什么要选洛阳为主呢?”苏青突然很不厚倒的问他。

    金大圣微笑着看她一眼:“自然是冥冥之中,自用定数。”

    这算什么回答啊,不会是他也看上洛阳了吧?

    苏青心里不由一紧:像洛阳这般盛世美颜,打动神兽的心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金大圣看着挺英武,倒也不像是有断袖之嫌。

    自从有了白灵爱上6培这样的前科,苏青对于化形后的灵物,心里始终有所警惕,他们的感情完全不受性别限制啊。

    当然,她还是从心底希望金大圣是正常的。

    果然,两人有的没的说一会话之后,金大圣有开始有意无意的打听白灵的消息。

    “你没有跟白灵签主扑之契?”金大圣有些失落的问。

    苏青点点头:“是啊,这样她不是更自由?”

    金大圣不赞同的摇摇头:“像她那样傻了吧唧的,你就不怕这么放着,再被人暗害了?”

    苏青果断的回答:“不怕,论能力她可比我强了,怎么会连自身都保全不了?既然你紧张她,就多帮忙看着的灵吧。”

    听她这么说,金大圣哈哈笑道:“主母果然英明,我一定不会让别人有机会欺负她的。”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主母?

    苏青不由笑着摇摇头:原来,这家伙看上了白灵。

    不过,他既是洛阳的灵宠,跟白灵身份倒也般配,只怕白灵一时还忘不了6培。

    算了,她也懒得管这些,让他们自已处理去吧。

    此次顺利清剿灭魔道,让各大宗门都得了不少甜头,其中收获最大的当属浮云派,得了散盟数条灵石矿,还有无数法宝。

    一向争先的东皇门倒是只收拜月观与青洲作为自已势力范围,以及附近两条灵石矿而已。

    “那散盟辖下的那些世俗教会呢?”苏青随口正跟她说起此次事件的洛阳,他漫不经心的说:“那些世俗小事,谁去管他。”

    苏青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对她来说,那些世俗教众之力也不可小窥,但是,在这些大宗门长老眼里,凡俗人不过如蝼蚁一般罢了。

    不管怎么样,她只希望历过事,孙仪能够逃过一劫。

    她本相问那些修了黑暗之术的弟子的去向,但最终还是没张开口:其实,她心里也十分清楚,这些弟子并未作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但是错在他们投入魔道。

    同样,散盟立派一百多年来,一向比较安份,甚至每年还向各宗门进贡不少灵石,这也是它能得以存在这么多年的原因。

    此番行动因其是魔修而围剿,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散盟被曝出的资财,以及它高调收纳弟子伤了其他各大宗门的利益。

    东皇山扶桑真君洞府内,她有些焦急的踱着步子,突然,一位结丹长老匆匆赶来。

    “你说什么?慕色昏黄睡不醒,神历台中门大开,东皇钟如今下落不明?”扶桑真君厉声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