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求丹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求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身为慕色真君唯一结丹弟子的御绫真人面色煞白的应道:“正是!”

    话刚出口,只觉得眼前一空,扶桑真君已不见踪影。

    心系师尊的御绫真人也闪身来到慕色真君的洞府之中,将所有弟子招集起来,叫来两名筑期修为的执事弟子厉声问道:“真君是何昏的?”

    “回,回真人,晚辈也是刚刚有所听闻”其中一名女弟子上前一步应道,不等她说完,御绫真人一个把掌甩过去:“混账东西!你们怎么当的差?竟然连这个都不知?”

    另一名执事弟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说:“回真人,平日里真君最不耐烦我等弟近前。是以,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何时昏倒在内室的。”

    御绫真人目光凌厉的盯着他问:“那么,最后从真君房里出来是谁?”

    谁知,话一出口,这两个执事弟子相视一眼,立着的那个女弟子也跪倒在地吱吱唔唔的说:“是,是一位新入门的女弟子”

    “现在何处?”御绫真人目色一深,探身追问道。

    “她死了!”另一位执事弟子有些惊控的说:“三日前,真君在后园赏花时遇到一个新入门的的女弟子,便招入内殿伺候。仅半天时间,便叫人将那女弟子的尸身葬于后山花冢内。”

    御绫真人盯着他继续问:“那天你可曾见过真君?他可有异样?”

    “那天真君连说晦气,让我们不要烦他”那位女执事弟子面色微红的说道。

    御绫真人盯着两人数息,见他们不似说慌,略一思道:“走,去花冢!”

    “真,真人,当天就是我跟李师弟把那具女尸葬在这里的。”一个练气七层的弟子紧张的指着一个小小的土堆说。

    很明显这是个新坟,而且埋的并不深,边上刚种了一棵血色杜鹃。

    御绫真人手轻轻一抬,只见新坟豁然散开,只见一个人形空洞槽出现大家面前里面的女尸却消失无踪!

    “怎么会这样?”那位李姓弟子惊的摊倒在地,语无伦次的说:“我,我大前天,明明亲手掩埋了的,人怎么会,怎么会没了呢?”

    “是啊,尸体哪去了?”那个练气七层弟子也吓的不轻,抚着心口的喃喃自语。

    御绫真人脸色阴沉的对其中一个筑基执说:“去吧花冢的所有弟子给我找来!”

    当看管花冢的弟子被找来之后,均表示这个新坟没有异样,只有一个新来的弟子有些惊讶的说:“我记得昨天还看到一位师姐”

    闻言,御绫真人目色一深,盯着她问:“你仔细说说,昨天何时何地见到过有其他人,她最去了哪里?”

    “回真人,晚辈昨天晚上来给那颗紫丁花修枝时,曾见一位身着红衣的师姐,低着头匆匆往东边行去。”这个练气二层的女弟子指着正东方向,十分紧张的说:“当时,天色有些暗,我没看清她到底去向何处了。”

    闻言,那个筑基执事不由激动的叫道:“没错!三天前从真君房里抬出的女尸就是穿着红大红裙衫!”

    起死回生?

    御绫真人心头闪过几个字,不过,很快被她否定了:难道身为元婴真君连人有没生机都看不出来?

    但是,这小丫头说的那个红衣女人去了东方哪里不正是师尊所居的洞府?

    一时间御绫真人也有些糊涂,就在此时,心头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御绫师侄,快去守住你师尊!”

    是扶桑师叔!

    御绫真人闻言闪身来到师尊身边,只见他浑身紫胀,胸口气伏不定,似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扶桑师叔,师尊不好了!”她不由惊呼出声,话未落音,只见脸色凝重的扶桑真君已至,她快步来到慕色真君跟前,将手搭上他手腕一探,不由神色大变:“不好,元婴要破体而出!”

    说完,随即一手托起慕色真君,而后双手与之相对,抽出精元之气到他丹田之中安抚住六神无主的元婴。

    一刻钟过后,她才出回手,看着面色恢复正常的慕色真君道:“我暂时以精元之气把你师尊的元婴封住,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御绫真人十分担心的问道:“师尊他到底”

    扶桑真君重重的哼一声,看着慕色真君道:“他是色令智昏,也就是有人借双修之术,用至阴邪法将他的识海堵住,而后,又在他丹田下了阴蛊之毒。”

    御绫真人急切的问道:“可有法解?”

    扶桑真君闭了闭眼,良久方道:“幸好,他丹田内元婴机敏,未能为色所迷,只是识海被封之后不能与法体相融,所以,以为法体已亡,才急于破体而出。”

    “至于破解之法,必先解开被**之秽气所堵的识海,需要用上品九转清心丹方可”说到这里她摇摇头:“我与丹道也略通一二,这灵丹不极难炼制不说,关键是需要一味已结绝迹于世的九枝通心草。”

    御绫真人神色激动的问:“若能得此灵丹,师尊是不是就是能恢复清明?”

    “若七日之内可得,由我帮他镇住元婴,应该无大碍!”扶桑真君神色严峻的说:“若是超过七日,纵然他能醒来,元婴怕也有所损伤。”

    御绫真人伏身拜下:“多谢师叔指点!弟子这就去寻灵丹!”

    “九转清心丹?”苏青吃惊的看着之前突然来访的御绫真人问:“若我没猜错的话,这可是八品灵丹,元婴真君方能服用”

    御绫真人面色一红,叹了口气道:“正是为师尊所求。”

    “真君可是识海受创?因何而伤?”苏青不由好奇的问道。

    身为丹师,她自然知晚此灵丹的用途,但是一般元婴真君都用于进阶之后,或者元婴离体斗法之后稳固识海,以通法身与元婴之精所用。

    但据她所知,慕色真君早已修至元婴中期,修为再无所进,而且,最近并没听说哪两位元婴真君开战。

    而且,如今修真界所剩元婴仅十几人,应该不会轻易斗法吧?

    御绫真人含糊其词的说:“果然是绝品丹师,一下就猜对了,我师尊确实是识海被堵,需上品九续清心丹方才能解。”

    见她不愿言明原由,苏青也不多问,她本意只想知道慕色真君情况如何。

    识海被堵,确实挺严重的。

    就在苏青思忖开八阶灵丹,有多大把握之时,只见御绫真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盒珍重的放在她面前:“这是当年我结成金丹之时,师父赐下的块千年玉髓,如今”

    不等她说完,苏青立刻推了回去:“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况且,我还从未练制过八品灵丹,还不知能否成开的出来。”

    听苏青只说可能开不出,并未提到灵草材料之事,御绫真人心便放下一半,执意要将这千年玉髓赠于她:“不管开炉成功与否,单灵丹材料就价值不菲”

    “也好,这玉髓我先收下,若是灵丹炼制不成,我也不敢收此重礼。”无奈,苏青只得暂且收下。

    御绫真人虽连连应喏,但却打定主意不会再收回玉髓。

    而且,她也相信苏青一定能练出上品九转清心丹。

    因为这灵丹必需在七日之内服下,所以,御绫真人就在神女峰等着灵丹出炉。

    苏青回到丹房之后,布上重重阵法,而后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来到仙宛后面的灵草园中采集灵草。

    “你最近怎么进来修练了?”见她进来,青鸟飞过来质问道。

    苏青边采集灵草边说:“我发现从第一次在清居修练进入洞明之境后,再没有进入过那种玄妙之境,所以,我决定过一段时间在进来修炼。”

    青鸟轻嗤一声:“你这人倒是想的美,想回回都进入洞明之境!”

    “哎,你拔那九枝通心草干嘛?你离元婴还早着呢!”青鸟不屑的说。

    苏青懒得理它,自顾采集好灵草之后,正准备出去,只听青鸟好奇的问她:“呃,苏青,那个,金蛟是不是现世了?”

    “咦?你怎么知道?”苏青不由惊奇的问道。

    青鸟却已飞远:“我什么是不知道的呀!”

    不过,当她从仙果园出来时,青鸟十分罕见的随之一起出来。

    “恩,这里灵气还可以嘛!”青鸟扑了扑翅膀,瞬间飞了没影儿。

    真是奇了怪,这泼鸟不是一向嫌弃修真界吗?今天怎么还赞了一句?

    苏青也懒得细想,一头扎进丹房开炉炼丹。

    “你就是金蛟吗?”金大圣正准备去寻白灵,突然一只青色的小鸟从身后飞过来,停在他面前。

    “谁,谁在跟我说话?”金大圣警惕的向四周张望。

    啪!感觉脸上有点痒痒的,接着,从头顶传来一声愤怒的声音:“还能有谁?当然是本尊了!”

    他不由伸手往头顶一捞,却见那只青色的小鸟神气活现的立手臂上。

    “是你在跟我说话?”金大圣饶有兴趣的看着青鸟问道。

    青鸟偏了头,轻哼一声:“难道是鬼跟你说话啊!”

    “哈哈,你这只鸟没一点灵气,脾气倒是不不过倒挺有意思的!”金大圣十分感兴趣的看着青鸟说。

    “我是神兽,别总鸟的叫我!”青鸟不乐意的说。

    金大圣从善如流的问:“那么,尊贵的神兽,请问大名?”

    “青,呃,青鸟!”青鸟十分自豪的回答道。

    青鸟?不还是鸟嘛!

    金大圣在心底暗笑,他突然觉得这个不知从哪出来的青鸟还挺有意思的,一时竟忘记了去寻白灵献殷勤。

    当洛阳从听风阁出来,看到自已的灵宠金大圣在那只讨厌的青鸟跟前笑的十分谄媚时,不由心中火起:“金大圣,你在干什么?”

    “你没长眼睛吗?没看到他正陪我聊天。”青鸟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金大圣居然也点点头说:“主人,这是青鸟”

    “我知道这只鸟,你且随我来!”洛阳不悦的打断他的话,直接命令他道。

    金大圣一愣,自认主之后,洛阳对他一向十分客气松散,还从未这样直接过,主仆之契让他不得不听洛阳的话。

    谁知,他刚一转身,只觉得脸上一麻,只见青鸟鼓着膀冲他叫道:“金大圣,你不能走,就在这里陪我说话!”

    金大圣面有难色的对它说:“主人有令”

    “什么?主人?你竟然又认这家伙为主了?你个没骨头的东西!不行,我一定要帮你解除那该死的契约!”青鸟十分生气的打断的他的话。

    见它似有所动,金大圣忙拦住:“我是自愿与主人结为主仆的,青鸟,我去跟主人说声,再来陪你玩儿。”

    洛阳见金大圣一直跟青鸟磨叽,好像没听到他召唤一般,不由负气而去。

    “洛阳真人!好久不见,风姿更胜以往啊!”谁知,刚一转身,就看到御绫真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最近他一直在听风阁闭关,并不知御绫真人来访之事。

    他顿了下,方才客气的问道:“御绫道友可是来找苏青求灵丹?”

    闻言,御灵真人不由挑了眉:“你怎么知道?”

    洛阳神色淡然道:“修真界谁人不知苏青丹术卓越,你们寻常并无交往,突然拜访一定是为求取灵丹而来。”

    “哈哈,洛阳真人果然料事如神!”御绫真人看了眼依然紧闭的丹房,开怀大笑道。

    虽不知到何时出丹,但是,她却对清华十分有信心。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洛阳见金大圣还没跟过来,心火愈重。

    御绫真人则十分疑惑的打量几眼不远处正跟一只青色小鸟聊天的金大圣,心底不由暗叹:洛阳收的灵兽竟也这般钟灵毓秀。

    清华自身灵力不显,连灵宠也是未化形,没有一丝灵气。

    真真是物似主人形。

    “金蛟,你那个主人生气了!”青鸟瞄了眼金大圣说。

    金大圣神色一顿:“真的吗?那我”

    “不行,你必须得在这儿陪我聊天,嘿嘿,气死他个死人脸!”青鸟十分霸道的说。

    金大圣拿出一只灵果给它:“这个给你,慢慢享用,我还是去主人那里看看有什么事。”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