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谣言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谣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看着金大圣飞奔而去的身影,青鸟爪子一松,那只灵果掉到地上,它极不屑的说:“真没出息!”

    说完,落在地上看着骨碌碌乱转的灵果,又小心用爪子扒拉到怀里。

    “嗯,这里灵力也不算太差,以后我就呆这儿了!”青鸟抱着那枚它最不喜欢吃的低阶灵灵自语道。

    从此之后,金大圣肩膀上就多了一只青色的小鸟。

    洛阳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

    在御绫真人已乎望穿秋水的眼神中,在第六日天午时,丹房大门终于打开了。

    “这里是三枚上品九转清心丹,你快些拿去给真君服下吧!”苏青把手里的玉盒郑重的交给御绫真人。

    她激动不已的连连道谢,随后闪身离开神女峰。

    “苏青,你终于出来了,快把那只死鸟收回去!”洛阳见御绫真人已不走远,迫不及待的对苏青说起青鸟的种种劣行。

    “金大圣就差改认它为主了!”最后,他十分郁闷的说。

    苏青微笑着听他说完,饶有兴致的说:“青鸟以前极不喜欢出来的,看什么都不顺眼,现在跟金大圣倒能”

    “你不能让它祸害我的灵宠,现在金大圣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洛阳打断的她的话。

    苏青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不由一愣:“好,我去叫它回去。”

    洛阳之所以这么担心金大圣跟青鸟一起,主要是因为它曾说过要把他们的主仆之契解开,能够得到黄金蛟龙这些的灵宠,对他而言也算是撞了大运。

    所以,洛阳十分看重金大圣,极怕灵宠被青鸟给撬走了。

    而且,冥冥之中,他感觉这金蛟龙本跟自已十分有默契,本来就该是他的灵宠一般。

    “苏青,你找什么事?”神气活现立在金大圣肩上的青鸟漫不经心的瞥了眼她问道。

    苏青伸将它捉下来,看着它问:“你出来这么久了,还是回去吧”

    “你管我那么多?我又没找你玩儿!”青鸟头一梗,扑棱棱又飞回到金大圣的肩膀上,转而看向脸色发青的洛阳:“一定是你向苏青告状,是吧?嘎嘎,我就是不回去,她也没法子!”

    气得洛阳真想捏死它!

    若不是看在它是跟着苏青最早的灵宠,他早就动手了。

    “金大圣,你怎么这么没出息,选”青鸟刚开口,便被苏青一把捏住翅膀:“你在这样,我就强行送你回去了!”

    青鸟不屑的看着她:“你口气倒不试试啊!”

    声音未落,便发现自已置身于仙果园之中,它正想出来之时,却发现空间已被封住,气得破口大骂几个辰方休。

    “师娘,青鸟它,去哪了?”金大圣小心移移的问道。

    苏青冲他高深一笑:“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洛阳已放睛的面色一寒,对金大圣说:“你也回去闭关些时日吧。”

    苏青不由暗笑:看来,洛阳对金蛟还挺上心的,总怕青鸟带坏了他。

    “是,主人!”金大圣应了一声,神色有些失落的往听风阁走去。

    见他走远,苏青方才轻轻扯了下洛阳的衣袖笑道:“它身为灵兽,爱玩一些也正常,你不用太紧张了。”

    洛阳顺手拥住她,怨气满满的说:“那个青鸟总想着要他跟我解除主仆之契呢!”

    “啊?青鸟说话一直都这么讨人嫌,你别放心上了。”苏青微笑着劝他道。

    “金大圣对我很重要,我直的不想失去这个灵宠。”洛阳声音闷闷的说。

    苏青抓住他的手说:“我最近不放青鸟出来就是了,我看金大圣心思也很坚定,不会听青鸟胡扯几句就是动摇的。”

    “慕色真君出了什么事?”得了苏青保证不放青鸟出来后,洛阳才有心思问起御绫真人的来意。

    苏青摇摇头:“只说是堵了识海。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洛阳轻哼一声:“身为元婴真君竟出这么大事,看来,东皇门也不平静啊!”

    “是啊,只是他们秘而不宣罢了!”苏青叹了口气道。

    她总觉得这次借魔道之事围剿散盟,有点太过于顺利了,若孙仪真的就是魔首,纵然元婴真君出动,也不会被这样团灭了。

    再说,落仙山那时还封印着十数万魔将,五千年过去了,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不知,这次慕色真君出事,是不是魔道的报服

    这些个念头她只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跟洛阳提及,她明白自已当年对孙仪的情愫,也是洛阳心头的一根刺。

    而且,太上长老跟掌门人也很避讳此事。

    所以,除了洛阳回来跟她说起这次围剿之事,她一概不去主动提及。

    再说御绫真人一回到宗门,便将九转清心丹交给一直守着师尊的扶桑真君。

    “这清华果然出手不丹,竟然真的能炼制出这九转清心丹!”扶桑真君赞了一声后,立刻把灵丹以灵力给慕色真君送服下去。

    见师尊服下灵丹后,紫涨的面色迅速恢复如初,御绫真人提着的心方才放下:“多谢师叔!”她朝扶桑真君深施一礼道。

    扶桑真君招她起身问道:“你可查害慕色师兄之人的下落?”

    御绫真人低下头:“弟子无能,没能查出真凶。”

    接着,她又抬起头问:“师叔,您当日在灵库那里,可有什么发现?那神”

    扶桑真君抬手布上结界,目光清和的说:“东皇钟确实下落不明,但其神念却还留在神峰下面。”

    神念?

    御绫真人不解的问道。

    “东皇钟本是上古之时传下开天神器,若非拥有神格之人,纵然拿去也用不了!”扶桑真君神色严峻的说:“我们东皇一门世代守护神钟,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人神鬼不知的盗走,真是奇耻大辱!”

    “都是弟子疏忽大意”御绫真人刚一开口,被被扶桑真人打断:“东皇钟仍我门重宝,立宗之本,一般人根本没机会靠近。”

    御绫真人双目一亮:“您是说门中有内应?”

    “不然,你以为一位元婴真君,仅靠区区一个练气女修就能算计?”扶桑真君轻哼一声:“一定是图谋已久!”

    对她的话,御绫真人也深以为然。

    她只是想不能那个起死回生的女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是鬼魔两道的小把戏而已!”听她说完,扶桑真君轻嗤一声道。

    魔道?

    御绫真人不解的问:“难道是吕秋儿?”

    扶桑真君站起身,神色不屑的说:“你以为破天娶她是为什么?说不定一早就冲着东皇钟而来的!”

    想到师父平日的性子,御绫真人不由低下头。

    “到底是你师尊好色,被人钻了空子!”扶桑真君气愤的说。

    说完,她紧紧盯着依然一动不动躺着的慕色真君道:“起来吧,我知道你清醒了!老一句话说的,连身为弟子的御绫真人真羞愧不已,被看穿装晕的慕色真君干笑一声:“多谢扶桑师妹出手相救!”

    “师尊,现在可好?”御绫真人走过来,担心的看着他问道。

    慕色真君神色复杂的看她一眼,点点头轻声道:“为师无碍。”

    对于这个他心底最喜欢的弟子,同时,也是唯一一个结丹成功,且跟他无亲密泼之情的女弟子,慕色真君一直感觉这个御绫也从来在乎自已这个师父。

    没想到当他有难之时,还是这个弟子出去求来灵丹救他一次。

    突然间,他感觉男女**之事,真的可能会毁掉他一生的修为,根本无一丝意义,倒是不如平常徒同门情谊长久。

    “只要我活着,东皇钟没那么容易被盗走。”说完,他从袖间摸出一个小铃铛大小的铜钟,笑着对扶桑真君道“神器就在我丹田元婴之中。”

    闻言,扶桑真君冷笑一声:“若不是御绫为你求来九转清心丹,怕是元婴现已破丹而出,带着神器去找新主人了。”

    “有这等事?”慕色真君惊讶的说:“此事我刚对你们二人提及,从未在人前说起”

    扶桑真君冷冷看看他一眼“人家图谋东皇钟绝非一日两日,走吧,随我去见大师兄,一起商量下,如何安置神器。”

    东皇钟之所以由慕色真君看管,而且还被他收入元婴之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在一千年前,成功晋结婴之后,被神器选为守护者。

    从哪天起东皇钟便由他来看守。

    经此一事,东皇门绝对不会将这关系宗门大业的神器交于他一人之手。

    之后,东皇门进行了一场门内大清查,据说查出近百名与魔道勾结的弟子,均被处以极刑。

    “这次东皇门可是下了狠心整治了。”赵春秋放下手里的玉杯,笑着着苏青说。

    他近日与其它三宗掌门来浮云派共商处理散盟及云家,胡家之事,其实,也就是最终确认瓜分利益之事。

    因浮云派率先发现魔道踪迹,而且在清剿之中出力最大,故每次聚会都在浮云山。

    “是啊!东皇门早就是该好好整整了!”洛阳点点应道。

    苏青却是叹了口气道:“说起来当年我还救过吕秋儿一命呢!没想到如今倒成了死敌。”

    赵春秋望着窗外叹道:“当年的破天,为人敦厚义气,根本不像是魔道中人,他当时交游广阔,与许道友还是知已朋友。”

    苏青放下手里的玉杯,脸上流露出一丝怀念之色:“是啊,当初我们结伴去云雾森林,他还曾救我一命。”

    赵春秋深深看她一眼道:“我不希望他身堕魔道,若真是这次能找到他,看在多年老友的份上,好好劝他回头是岸才是半键。”

    此言一出,洛阳不由回头盯着苏青。

    却见她神色依然不变,叹了口气应道:“赵师兄言之有理,一定是吕秋儿被魔道所收卖,从而控制了孙仪。”

    见她这么说,赵春秋神色微缓,眼中的那抹凌厉之色随之消息。

    苏青塌下眼皮,只作未查觉。

    送走赵春秋之后,她不由握紧了隐在袖间的手:看来,赵春秋是在怀疑她给孙仪通风报信。

    呵,他素来与孙仪不太对付,更是因为吕秋儿,陆培,梅仙子四人的情情,对他十分不满,又怎么会来怀念于他?

    难道外面有什么传闻不成?这件事她根本没有参于,为何连赵师兄都来套她话?

    苏青一时有些义愤,一百多年前孙仪的确于她有恩。

    但是,她已如此低调避嫌,为何还会被人误会?

    “雪原这是什么意思?”洛阳十分郁闷的问。

    苏青轻笑一声:“可能听到什么谣言了吧?真想不通,到底是谁总想拉我下水。”

    “我相信你,苏青。”洛阳看着她诚执的说。

    苏青没有应答,只是把头埋在他肩窝里。

    “师父,师父!”就在这时,烟儿突然跑进来,看到有些不自然的苏青两人,略微愣了下方才接着说:“师父,我在主峰听说外面突然谣传,是您您给魔道破天通风报信”

    “烟儿,难道不相信你师父?”洛阳沉着脸喝断他的话道:“简直是无稽之谈!”

    倒是苏青神色淡然的说:“罢了,随他们说去吧!烟儿,你且出去吧,最近别出去了。”

    “我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谁传出这等谣言!”洛阳十分愤怒的说。

    苏青拉住他道:“算了,我们不理会它,过段时间就好了,又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不必为此伤神。”

    闻言,洛阳神色一凝:难道,又是紫云从中作梗?

    当年,若不是她到处散拔诋毁苏青的谣言,他也不会一怒之下离宗而去,如今

    虽然没有一点证据,但在洛阳心底已认定了仍他所为。

    当他来到太上长老洞府,提及此事时,却听他说:“这事我怀疑是长明那老小子所为,你告诉清华不用慌,我们几个都相信她。”

    长明真君?

    他身为元婴大能无缘无故诋毁苏青干嘛?

    洛阳觉得十分不可思义,但见师尊心里已着量,便也没有把他怀疑紫云所为之言说出。

    他深知师尊一向喜爱紫云,定然不会相信他所言。

    不过,他既然在苏青面前表明要查个清楚,所以,他决定先行去玉隐宗打探一番。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