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 相助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 相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洛阳?你怎么有闲情来寻我喝茶?”陆培看着已换了两道灵茶的洛阳问道。

    今日执事弟子来报说洛阳真人来访,他还有些不相信,两人见面寒暄几句后,洛阳就是一直坐着饮茶。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陆培只得试着开口问。

    洛阳慢条丝理放下手里的玉杯,掀起眼皮看他一眼问:“我最近可否听到一则谣传?”

    “什么谣言?”陆培有些好奇的问道。

    洛阳眉头微皱应道:“修真界有传魔首魔天夫妇之所以得以逃脱,仍苏青暗中相助。”

    陆培十分不解的看他一眼:“我从来未听说过此事,虽说孙仪曾对苏青有恩,但我相信她不会是非不分。”

    洛阳深深看他一眼问道:“我也认为不是苏青所为?”

    “当然!苏青一向分的清轻重。”陆培语气十分坚定的说。

    洛阳微微一笑转而问道:“我最近可是一直在忙着修练,没有关注宗门动静?”

    陆培虽不知他为何这么问,不过,还是如实应道:“其实正相反,最近,我一直跟在师尊身边跑腿,帮忙处理一些宗门事务。”

    话刚一落音,便听到门外有弟子来报,说是太上长老有请。

    见状,洛阳识趣的起身告辞离开。

    陆培无法亲自相送,特派一名筑基弟子送他出宗门。

    一路之上,洛阳似是在认真欣赏这玉隐山之仙境,行的十分缓慢。

    自玉隐宗出来之后,洛阳不由沉下脸:从陆培的反应来看,他确实不知苏青被人诽谤之事。

    而且,他在出来之时,放开五识认真倾听其门中弟子私语,虽有弟子提及此事,但听其言语根不是本门内传出。

    师父说此事仍长明真君所为,他本就不相信,如今再来一探,更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想到这里,他立刻御风往浮云山方向而去。

    行止翠微镇时,他突然停下来,负走而立于云端朗声喝道:“出来吧!别逼我出手!”

    话音一落,他徒然向西北方向施法,结果,只听一听闷哼声,一个黑色的身影欺身扑来。

    洛阳轻轻一抬手,只见一团灵火飞向那黑影。

    他惊讶的看着瞬间化为灰烬的黑影,不由皱起眉头:“竟然是傀儡!到底是谁一直跟着我?又意欲何为?”

    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物傀就迷惑住了他,洛阳有些自嘲的低下头,却发现眼下一处宅子十他熟悉。

    认真一看:这是已荒废的沁竹园吗?

    就在这时,他发现沁竹园中有动静,不由心下心疑:难道是哪跟踪之人躲到这里了?

    想到这里,洛阳闪身进入园中,只听一声奋兴的笑声自身后响起:“哈哈,没想到塑成金身之后,第一位来访的朋友竟然是你!”

    只见一身素色长衫的玉天枢大笑着自西院出来。

    洛阳有些失望的吐了口气,转身拱手客气道:“恭喜,恭喜!”

    “你来沁竹园可有什么事?”玉天枢笑着问道。

    洛阳淡淡的说:“只是路过此地,发现这里有些动静,方才过来看看。”

    听他这么说,玉天枢恍然笑道:“是啊,之前因为我闭关结丹,接着又塑金身,这里荒芜不少。”

    洛阳点点头:“正是如此,我跟苏青之前来过,见院里空无一人,以为你早已没在这里居住了。”

    玉天枢轻叹一声:“本来我也打算结丹之后回宗门开辟洞府,奈何住在这里一百多年,竟是十分不舍。每隔一段时间回来看看。”

    接着,他认真打量洛阳一眼笑道:“你最近红鸾星动,可是跟清华好事将近?”

    闻言,洛阳心中不由一喜:“当真?哈哈,借你吉言!”

    两人又聊几句后,看着洛阳满心喜欢的离开之后,玉天枢一扫脸上的欢喜之色,如同脱力般摊在一旁的石凳上。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一个低沉的声音自竹林中传出。

    玉天枢从怀里掏出一粒金刚丹服下,轻笑一声道:“真的,怎么,你还”

    “不要说了!我一定不会罢休的!”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声音,只见竹林中一阵黑风突然冲天而起。

    玉天枢一手撑着身子,焦急的喊道:“你还带着伤,且莫再跟着他了!”

    那股黑风顿了一息:“你管好自已吧,我自有分寸!”

    说完,随风消散于无影。

    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玉天枢突然喷出一口心头血:他正在塑造金身的紧要时候,破关而出,幸好,当初苏青赠他三粒金刚丹。

    但只怕金身之体是塑不成了,刚保住金丹不受损就好。

    他闭上眼,任由身子摊倒在上,脸上尽是失意之色。

    再说,洛阳离开翠微镇之后,没有立刻回浮云山,而是隐了身形灵力在附近悄悄潜伏着,果然,不一会儿一股阴风自镇中出现。

    他正欲出手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疾呼:“洛阳道友,快来救我!”

    是玉天枢!

    就在他闪神的一瞬间,那阴气徒然消失于不见,洛阳失落的呼了口气,闪身来到沁竹园。

    只见玉天枢浑力灵力紊乱的躺倒在竹林边,他急忙上前扶起他:“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那股阴”

    不等他说完,玉天枢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不,是我修练出了茬子,现在金丹暴动不止,请你帮我梳理一下灵力。”

    洛阳不假思索的甩出一个阵盘,而后,盘脚坐在他身后,双手结印引灵力自玉天枢后心输入,慢慢平息他紊乱的经脉。

    “你怎么弄成这样子?怎么没塑成金身?”两个时辰后,洛阳才堪堪帮他稳住金丹,十分担忧的问道。

    玉天枢起身先向他深施一礼:“今日之恩,我必铭记在心,他日若有用到我之处,尽可开口。”

    洛阳一把扶住他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太客气了。你可是塑造金身出了问题?”

    玉天枢低下头掩住目中难以扼制的悲伤之色,轻声应道:“可能是之前情劫之因吧,若不是苏青给的金刚丹,怕是金丹也难保。”

    对于他第一次结丹时,生生断开情劫以至于差点走火入魔,后在神女峰半年之久,在调理过来。

    没想到竟然还影响到金身塑成,洛阳不由叹了口气:这玉天枢结个丹,真是多灾多难啊。

    “只可惜了清华给的三颗金刚丹了。”玉天枢神色低落的说。

    洛阳不由劝慰他说:“只要保住金丹,以后好好修练,你们天机一门以奇门遁法之术见长,纵然无金丹不坏之体也无妨。”

    玉天枢抬头深深看一眼,郑重的说:“洛阳,多谢你!”

    “你我本是好友,还要这般见外?”洛阳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好好修养,若我跟真能有幸跟苏青结成良缘,你一定要来喝一杯灵酒。”

    因为玉天枢的预言,让洛阳对他好感大增。

    本来,他一直对这个预言极准的天机门少主印象不错。

    而玉天枢从一开始见到洛阳,就对他敌意很深,之后,随着修为加深,年经增长两人相处和平许多。

    不过,他一直对洛阳不冷不热的,从来不像对苏青那般坦诚。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洛阳离开后,玉天枢吞下三枚灵丹,注视着因洛阳离开而变成血色的一根竹子自语道。

    一阵风吹过,竹林传出沙沙声,像是对他的回应。

    但是,那根血色竹子却依然挺立不动。

    回到浮云山后,洛阳直奔神女峰。当他看到苏青迎出来的身影后,不由开怀笑起来,感觉心都要跳出来,有好话要跟她分享,到嘴边只一句:“苏青!”

    “回来了?”苏青如依往微笑的看着他,洛阳只觉得飘扬的心都慢慢沉下来,落地生根了般踏实。

    他上前紧紧执其手,笑意满满的说:“苏青,我遇到了玉天枢,他说”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下来等她来问。

    “哦,玉天枢这么快出关了么?他可塑成金身?”苏青顺口问道。

    闻言,洛阳不由皱了眉头。见状,苏青不由追问道:“怎么,他是不是又出什么问题了?”

    “恩,他练功出茬子了。”洛阳轻哼一声。

    “那现在”苏青刚问出口,洛阳不悦的松开苏青手道:“我已经帮他把金丹稳住,只要安心修养些时日就好。”

    “洛阳,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苏青不解的拉住他的袍袖问道。

    洛阳幽怨的看她一眼:“我一开跟你说了什么?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不由愣住了:“啊?玉天枢跟你说什么了?难道修真界有什么大事发生?”

    “当然,有个很大的事情发生,有关你我的大事。”洛阳板着脸说,但嘴角却不由的微微上扬。

    苏青饶有兴趣的问:“真的?什么事?”

    洛阳把她打横抱起笑道:“玉天枢说我红鸾星动!哈哈,要不现在动一动?”

    说着,已至内室撩了纱账,只听苏青惊呼一声,内殿门碰的一声被关上,隔断了一室春光。

    恩爱过后苏青依在洛阳怀里,把玩着他的手指懒懒的说:“玉天枢可能是讨你欢心才这么说的吧。”

    洛阳拉过她一缕青丝笑道:“他可是天机门少主,预言一向很准,你难道不想跟我结侣?”

    其实,在苏青眼里,她跟洛阳本就是情侣。

    至于结侣,目前倒真未曾想过,因为,在她的心目中这样相处如同前世恋爱一般,轻松而甜蜜。

    “其实,结不结侣,你在我心中都一样重要。”苏青回头看洛阳说。

    说完,只觉得腰间一紧,洛阳紧紧搂住她说:“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你一起携手走向大道巅峰。”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从结丹开始,我就期待有一天我们能给成道侣,诏告天下。”

    原本并没打算结侣的苏青听完之后,突然,也有了些许期待:身为一个女人,她也渴望有个十分隆重的结侣之礼。

    就如同世俗的婚姻一般,有情人终成眷属才是完美。

    “嗯,我也想跟你有个盛大而美妙的结侣大典,就像梅岭跟林昊那样。”苏青轻声应道,说完,有些羞涩的埋首于洛阳颈间。

    洛阳还是第一次听到苏青这般明确的应和自已,他激动的扳过她的身子双目晶亮的看着她:“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结侣大典。”

    苏青不禁红了脸。

    看着心上人粉面含春,如一汪春水潋滟水润,洛阳不由心头火起,又欺身压下来。

    “你去了玉隐宗?长明肯见你?”执善真君面色慈爱的看着这个自小在身边长大的幼徒问道。

    真没想到他竟为了清华跑到玉隐宗求证。

    真是可笑!纵然是长明那老小着人传出的谣言,他还真能承认不成?

    洛阳十分认真的回应:“我只是拜访了玉林真人,他根本不知苏青被诬陷之事,而且,我留意观查玉隐宗内弟子好像也是从外面得知此事,远没有宗门弟子非议的多。”

    执善真君有些惊讶:“怎么?门中弟子对清华多有非议?”

    “岂止是门中,如今,整个修真界都在说这事儿,哼,都这般说到底置我于何地?我跟苏青一百多年的感情,难道还不及几条流言?”洛阳有些义愤的说。

    执善直君浑不再意的挥挥手:“清华贵为我浮云宗一峰长老,纵然有些流言蜚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几位真君都相信她的为人。

    “若只是这些流言也不算不什么,但是,苏青她之前屡次遭人暗算”洛阳义愤填膺的说起苏青之前被人暗害之事。

    “有这等事?”执善真君也十分振怒:“竟然在我宗门内意图谋害结丹长老,真是无法无天!”

    洛阳点点头:“亏得我一直在她身边”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看着执善真君道:“我一直怀疑宗门内有人想暗害清华。”

    执善真君叹了口气:“看来,宗历次清洗不力啊,这些个宵小一直潜伏于门内,确实是个大隐患。”

    “我觉得最近门中一直有人针对苏青”洛阳试着说。

    “清华一手丹术无人出其右,谁会去得罪甚至害一个绝品丹师?”执善真君不由失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