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眷属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眷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他这么说,洛阳神色失落的轻哼一声:“若是没人协住,那些个阴邪之徒也无法顺利谋害苏青,就像”

    执善真君抬住止住他的话:“洛阳,你也在神女峰呆着,回头你跟清华多注意下自身安危就好,身为结丹真人,怎么会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师父,最近修真界不安稳,我虽名义上离宗,不过,”他停了下来,看着执善真君:“我一直不放心苏青的安全还,所以,我想着”

    执善真君淡淡的看他一眼:“你非要跟清华结侣不可?完全不顾及天命之说?”

    “哪有什么天命!师父,若是您同意我跟苏青结侣,我当即回归宗门。”洛阳提出最终条件。

    “我当然希望你能回归宗门,只是跟清华结侣之事,容为师再想想。”执善真君轻叹一声,朝他摆摆手道。

    虽然师尊并没有立刻答应他的请求,但态度很明显有所松动,更不像以往那般非逼他跟紫云结侣。

    一想到紫云,他原本扬起的嘴角不由耷了下来: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一生一定要随心意所活!

    “你说什么?洛阳真人跟太上长老提及跟那清华结侣,真君他并没有回绝?”紫云神色阴狠的盯着眼前的人问道。

    “回真人,正是这样。”一位全身裹在灰色弟子服内的筑基弟子小声道,看向紫云的眼里尽是倾幕之情。

    他曾记得已许多年没有出关的师兄,之前也是在太上长老洞府外当差,曾经无比自豪的提起过跟这位如天仙般的仙子有过一度春风。

    据说是紫云仙子为报他及时通过消息的奖励。

    在他听说此事的第二天,这位师兄便一直未出现过,不知是在闭关还是外出游历一直未归,所以,才由他代替守在太上长老门前。

    这次他之所以能偷听到这些,主要得益于那位师兄传给他的独门心法,更重的是太上长老根本没有设隔音之法。

    “你还有事?”见他一直恭着身子未起,紫云不由出声问道。

    这执事弟子一惊,徒然抬起头,只见那倾城夺目的仙子正疑惑的看着他,感觉整个魂魄都要被摄了去一般。

    紫云本想打他出去,但见他生的竟于那人有一分相似,不由轻笑着抚上他微张着的嘴:“这个呆子!”

    当他摸到那香软无比的娇躯时,感觉好似在梦中一般,一点也不真实。

    “怎么这个执事弟子又没影了?玉卿,你下次找个实在的弟子过来当差!”太上长老十分不悦的对掌门人道。

    现的弟子真是一点也不沉稳,在他门前当差传个话的弟子都换了几个,之前那个就是突然不知所踪,这个又是这样。

    在太上长老洞府当差,当然人人挤破头要过来,掌门人很快就找了个筑基初阶女修过来。

    “恩,希望女修心神稳一点。”执善真君满意的点点头。

    这天,苏青刚从仙果园出来,就听烟儿十分气愤的跑进来说:“师父,外面的谣言越来越不像话了,把什么事都往你身上扯。”

    “又怎么了?什么谣言?”苏青振了振衣裙,随口问道。

    自从之前她让烟儿留意散盟之事后,他的八卦天性又被释放了出来,并一不可收拾,现在几乎每隔一天,都要亲自往主峰打探消息。

    烟儿重重吐了口气道:“哼,我今天在主峰听说,外面盛传那魔跟你余情未了,前不久还特地派人来提亲!明明是魔夫人给紫云提亲,怎么会变成你了?”

    “这些事难道主峰弟子心里不清楚?”苏青浑不在意的问道。

    “他们哪敢得罪紫云真人?还不是一个个颠倒黑白,一个劲的诋毁师父你。”烟儿义愤填膺的说道。

    今天若不是梦女一直拦着他,一定要把主峰那些颠倒是非黑白的弟子好好收拾一顿。

    “竟然有这等事?”听到动静的洛阳十分振怒:“这些弟子哪来的胆子,公然非议一峰长老,真是无法无天!”

    苏青倒是无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让他们说去吧,我们听不到不就是好了?”

    “可我听见了啊!师父。”烟儿不依不饶的说:“洛阳真人,这事情您一定得为我师父撑腰,不能一直让人毁她清名。”

    闻言,洛阳赞赏的看他一眼:“嗯,这事我一定会查个清楚,绝不能让你师父委屈了。”

    “你别理会它,过段时间自会消停的。”苏青不以为然的说。

    但事情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谣言越来越离谱,堪至有人说苏青已悄悄追随老情人破天而去。

    “吓死我了!苏青,我还真以为你想不开,偷偷跟孙仪跑了呢!”乔晓嘉抚了抚心口说:“若真是这样,可就是站在整个修真界的对立面了。”

    “这些谣言也太不相话了吧?”苏青有些哭笑不得的说:“我跟洛阳已定情过百年,怎么还会”

    她叹了口气:“真想不通,竟会谣传成这样,连你也相信?”

    乔晓嘉干笑一声:“我只是担心你,才过来看看,既然是谣言那我就放心了。”

    她话音刚落,只听外面传来一起清朗的笑声:“哈哈,清灵你也来了?我们真是想到一起了。”

    只见梅仙子偕同林昊一起进来。

    “苏夫子,你跟洛阳真人”

    “我们很好,你们不要听信谣言诽谤,我跟苏青一直在神女峰未出。”一身风尘之色的洛阳从外面匆匆赶回来,面色沉重的说:“真不知这谣言从何而起,怎么会愈传愈烈?”

    “会不是吕秋儿搞的鬼?”梅仙子一脸嫌弃的说:“真不愧是魔道中人,行事最没有廉耻的东西!”

    当年因为6培,她比苏青更恨吕秋儿,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她。

    乔晓嘉点点头:“是有这个可能!不过,现在整个修真界都在追捕他们,她还有心思害苏青?”

    “这些谣言如突然在整个修真界传开,我想那个魔道余孽没这么大能力。”林昊十分中肯的说。

    洛阳吸了一口气:“你说的有道理,破天夫妇如今自顾不暇,哪有心力再算计苏青?”

    其实,他心里一直怀疑是紫云所为,这些天也暗中作了不少调查,但却未现一点蛛丝马迹。

    今天更是意外听到她跟身边弟子对话:对于苏青遭人诽谤之事兴灾乐祸,并且说不知是谁办了这件大快人心之事。

    由此判定她也不是这事的始作俑者。

    到底是什么人所为

    目的又是什么?

    大家心里都没有一点底,苏青也是郁闷非常,才经过数次被人设计陷害之事,现在又身陷舆论危机。

    就连这些多年老友,都跑来向她求证,可见这谣言的威力有多大了。

    送走一众朋友之后,一向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的苏青也开始忧虑起来,万一这谣言传的久了,让修真界都信以为真就麻烦了。

    哎,她一百多年的清名啊,说不定就要被谣言葬送。

    “苏青,我们结侣吧!只要这时候我们两人以结侣的方式出来,大家就不会再信什么风言风语了。”洛阳神色坚定的看着她道。

    闻言,苏青有些浮燥的心突然安定下来,她认真的看着洛阳应道:“好!”

    “太好了,苏青,我这就去找师尊!”洛阳激动的搂过她说。

    执善真君淡淡的看他一眼问:“洛阳,你当真不愿应天命?万一,”

    “我有什么报应,都不会后悔!师父,此生我最后一次求您!”洛阳深深伏身在身,语气十分坚定。

    看着倔强的弟子,执善真君心底不由暗叹:真是个痴情种!

    这些天关于苏青的种种谣言他也有所耳闻,就连当初力挺她的隐闲都沉不住气,派坐下弟子到神女峰确认。

    没想到这种无稽之谈的谣言已飞快在修真界传开。

    说起来清华也真够倒霉的,就连之前紫云被女魔提亲之事也被按到她头上,而且,还传成她已跟破天私奔。

    若是就这么放任不管,不但有损清华一代丹师的清誉,就连宗门之门也会受损。

    “好吧!下个月八号仍易婚嫁之吉日,到时候由我作主,让你跟清华举行结侣大典,同时,你也要认祖归宗。”沉思片刻,执善真君终于吐口。

    洛阳不由激动万分,他十分郑重的给执善真君三叩头:“多谢师尊成全!”

    说完,迫不及待的从地上爬起来,急冲冲的往外行去,堪至连一声告辞没有。

    执善真君不由摇摇头:这孩子如今一门心思的都在清华身上了,真不知那个相貌极寻常,浑身没一丝灵力的丫头到底给洛阳下了什么蛊。

    他之所以不愿二人结侣,从内心深处还是感觉苏青实在配不上洛阳,特别是相比紫云如天人般冰雪之姿。

    算了,既然这时洛阳的执念,他一味不同意,也没有多大意思。

    “苏青,我们要结侣了!我们终于能正大光明的召告天下了!”洛阳兴奋的一把抱起她叫道。

    苏青把脸埋在他胸前,笑容不自觉从嘴角溢出:“是啊,到下个月,我们就是道侣了!”

    其实,俩人早已把对方当作道侣,只是洛阳执着于一定要办一个由师尊见证的盛大结侣之典而已。

    修真界许多道侣只是以身作则召告世人他们在一起,真正办结侣大典的倒是一多,一般都是像梅仙子跟林昊那涉及两大宗弟子给为好合。

    结侣大典必须由宗门师长亲自主持,以宗门的名义广邀修界各宗门名流参加。

    “什么?立刻准备清华跟洛阳的结侣大典?”掌门十分惊讶的看着执善真君问道:“您之前”

    一想到紫云这么多年的坚持跟痴情要付之东流,掌门人十分揪心,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也是,忙着宗门事条就够吃力的了,这事我这是交给北原去办,你且忙去吧!好好打理宗门,我希望这次大典办的风光盛大,不要出什么茬子!”执善真君忍不住敲打他说。

    他也明白洛阳结侣,紫云父女一定心里不舒服,但是,洛阳的主他实在也做不了。

    “呵,洛阳还是要跟她结侣!”紫云将手里的玉杯捏的粉碎,一字一顿的从牙缝给挤出一句话:“这就是你说的天命所归?”

    “我也没想到洛阳竟然敢逆天而行,他现已结丹中期,有些事早该早明了,若是一意孤行,怕是要引来天大的灾祸!”一个极沉的声音自空中传出。

    紫云一掌扫落玉案上的那盆灵植:“他引来什么灾祸我不管,我只要命星归位,他就必须跟我结侣!”

    “呵呵,事情还没有到最后阶段,容我再想想办法。”那个声音显得十分缥缈。

    紫云恨恨的盯着那盆依完好的灵植:“若是洛阳真的跟清华结侣,你就也没什么用了!”

    她张开双手,纤纤玉指突然暴涨,她直着身子,狠狠的掐住那那灵植的茎。

    很快,苏青跟洛阳结侣的消息随着一张张吉符传至修真界各个大宗门。

    “什么?清华不是跟魔破天跑了吗?怎么突然又跟洛阳真人结侣?”一位玉隐宗长老捏着手里吉符自语道。

    “玉结师兄,且莫听信谣传之辞,清华跟洛阳百年情谊,结侣自然是水到渠成。”6培不悦的说。

    “哈,是啊,是啊,两人真是深情意切!”玉结真人有些尴尬的笑道。

    6培捏着手里的吉符,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这下谣言不攻自破了。

    不管外面谣言传的多离谱,他一直坚信苏青是不会追随在破天身边的,纵然没有洛阳,她的自尊也不允许自已跟有夫之妇的孙仪一起。

    这一点他早就在她还未入道时就己听她说过。

    当年,他记得曾有人劝她拿些金银,找个世俗男人嫁了生子过日子,当时,苏青神色坚定的说:我纵然此生无法得道,也绝对不会低头嫁人。

    许多人都道她为人谦和大方,6培却十分清楚她心底的高傲,比大部分女修更有自尊。

    也许,跟洛阳结侣,就是她最好的归宿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