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结侣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结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清华,你看这件吉服怎么样?”北原真人亲自拿来一件大金色撒花拖尾宫装给她看:“这是由软玉金丝织就的上等金罗裙”

    “换成大红色的吧!”洛阳从外面进来,语气坚定的说:“金色有些不合时宜。”

    洛阳出身世俗皇家,少年时曾偷偷去看过她那位国色天香的姑姑,当时,她身色一身明亮的金色长裙出嫁,不料,仅一年便惨死于异国。

    从此之后,他再也没回去过。

    金色仍世俗最富贵之色,但却也是让他心伤之色。

    再说了苏青曾在言语间提及,她要的结侣大典,就如世俗婚礼一般。

    “北原师兄,这件吉服我已炼制成了,你不用操心了。”洛阳见北原真人仍然拿着那件衣服看着苏青,不由出声道。

    闻言,苏青不由双目一亮:“真的?”

    其实,她很中意北原真人拿来的金罗裙,看着就很有气势,不知穿上有没一种君临天下之感?

    对于吉服的颜色,身为从现代穿过来的人,她倒真没有多少要求。

    反正,前世结婚穿白婚纱的多去了。

    “苏青,我们结侣吉服一定要是大红色的。”北原真离开后,洛阳从背后搂住她的腰说:“我一定要让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你我在一起一生一世。”

    闻言,苏青只觉得心里突然一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踏实之感。

    没想到洛阳竟然亲手为她炼制了吉服,这让苏青心里十分感动。

    “从我们在一起之后,我就开始着手为你炼制嫁衣,苏青。”洛阳的下巴搁在她头顶:“当时,我就幻想有一天,在整个修真界的见证下,你们结成夫妇。”

    夫妇,不是道侣。

    原来,在他的心里跟苏青一样,感觉结侣就是如同成亲一样。

    道侣相对于夫妇少了一份责任,一丝亲昵,还有彼此的忠贞。

    “感谢你为我做这么多,洛阳。”苏青紧抓住他的手动情的说,她以为洛阳体量她在世俗三十年,一定更想办个如世俗凡人一般热闹的婚礼。

    其实,这也是洛阳本身的愿望。

    相对于修真界清冷缥缈的道侣关而言,他更希望能够与苏青如同世俗夫妇一般长相厮守。

    所以,他虽然离宗,但仍然不顾非仪随她一起居于神女峰。

    “待我们成亲之后,就把婚房布置到玲珑阁如何?”洛阳笑着问道。

    他所说的玲珑阁是指云中涧的那个小院,因为玲珑楼置于其中,所以,两人才以玲珑阁呼之。

    苏青靠在他胸膛吃吃笑道:“怎么,不是去你在主峰的洞府吗?若是来这里,你可算是入赘给我了。”

    洛阳轻笑着吻住她的耳珠道:“我本来就是你的,从很早之前我们相遇时起,玲珑阁就是我的家了。”

    作为修士,追求无上大道,哪里有家?

    原来,洛阳跟她一样,在大道路上还贪恋世俗家的温暖,心里始终要有个安稳之地。

    他们还是不能斩却红尘情孽啊!

    也许,正是骨子里对温暖稳定的渴望才让两人互许心声,一同携手手到现在。

    若不是一百多年前那次死里逃生事故,洛阳可能也跟一般修士一样,以宗门为荣,一心踏大道颠峰。

    就是在灵玉峰历了垂死挣扎之后,遇到苏青方才明白温暧的真谛:当年,这个笑容温和,一身烟火气息的女子,照亮了他寒酷的人生。

    一日天天过去,北原真人也越来越忙,倒是这苏青两人天天腻在一起,说不出的柔情密意。

    “你把青须草翻翻,不要用法术。”苏青端着一箩筐的灵草在晒药台上翻晒,洛阳则在一旁帮忙。

    “这些灵草品阶又不高,你叫弟子来晒就好,何必亲自动手弄?”洛阳边翻着灵草,边不屑的说。

    苏青笑眼看着他道:“这是我开炉要用的灵草,自然得亲手处理。这样,练丹之心才更随心,比如这青须草,必须要在正午之后响晒效果最好。”

    苏青练丹所处理的材料,几乎没有以灵力辅助,保持了灵草最为基本的灵性,所以,她才能屡次开出上品灵丹。

    而一般的丹师,因有灵力再身,处理灵草材料时,不期然会利用灵力之便而为,纵然亲自动手,经脉中也有灵力流转。

    虽然比起苏青这样要省力,但也会让炼丹材料的灵性有所失。

    “哎哟,苏青,你都快要结侣了,还有这闲情倒腾灵草?”随着一声惊呼,只见乔晓嘉满脸戏谑的看着她。

    因为她经常来神女峰,苏青有所交待,不用通报可直接进来找她。

    苏青白她一眼问道:“你今天不忙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乔晓嘉自寻了个玉凳坐下笑道:“你不是快要结侣了吗?我过来看看而已,现在符宗的事务差不多都交给正阳了,还有无面坐阵,我也没什么可忙的。”

    苏青赞赏的看她一眼:“这才像个一宗之主,你以前什么事都管,不忙死才怪,我听说灵符阁又开了家分店?”

    一提到这个,乔晓嘉便眉飞色舞起来:“我本以为散盟倒下之后,灵符阁会大受影响呢,没想到现在比之前更好了。”

    “那就是好,符宗出手的灵符肯定是好东西,这些,一般修士都知道。”苏青笑着说。

    乔晓嘉自已倒一杯灵茶说:“我们符宗的灵符,品质定然是上乘,不过,最近灵符火热,还是因为落仙山兽潮来袭。”

    “只有低阶妖兽?”苏青随口问道:“不是在封印阵法之中吗?”

    “你还不知道啊,落仙山封印之力大减。最外围的大阵已无力为继,大量四阶以下妖兽出来,所以,西北大小门派弟子纷纷前往猎取妖兽。”乔晓嘉笑着揶揄道:“你最近一心想着跟洛阳结侣,什么事也不操心了。”

    苏青轻啐她一口笑道:“我又不像你,身为一宗之主,自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得了吧,反正只是低阶兽潮,你堂堂一峰长老,自然不会去关心。”乔晓嘉笑着说:“若不是发符买的太快,我也不会理会这些事。”

    散盟刚被剿灭,落仙山封印就失效,从而出现了兽潮。

    这些事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这个念头只在苏青心头一闪而过,随即,话题又被乔晓嘉绕到结侣典礼上去了。

    必竟,像低阶兽潮这些事,一般不会传到像她这样的结丹真人耳中的,因为,门下弟子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事。

    “你这几天都要在这里?”洛阳有些惊讶的看着乔晓嘉:“你身为符宗之主,不回去看着宗门?”

    乔晓嘉往玉椅上一摊:“我刚不是说了吗?宗门事务有人管着呢。”

    “那就好。”洛阳虽然嘴上应着,但心里却极不愿她在这里。因为,乔晓嘉只要一来,他就得独守空房了。

    果然,到了晚上,乔晓嘉就赖在苏青的卧房不走了。

    “苏青,待你结侣之后,我们就不能这般秉烛夜谈了。”乔晓嘉神色有些失落的说:“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精神有些疲累,但却怎么也睡不着。”

    苏青瞄她一眼道:“你什么时候晚上睡过?不都是在修练。”

    “只啊,所以,我才来你这好好闭上眼睡一觉养养神。”乔晓嘉面现疲色道:“最近一到深夜,便感觉心头不安,打座也无法入定。”

    “怎么,宗门内有什么闹心的事不成?”苏青看着她问。

    乔晓嘉摇摇头:“这倒没有,最近宗门都很好。多谢你给的筑基丹,还有两名弟子成功筑了呢!”

    一提到这个,乔晓嘉精神又好了起来:“而且,我听你的话从弟子选出十几个有志于丹术的弟子,现在也能练出下品聚气丹了。”

    苏青也很高兴:“那就好,你找几个修为高些,悟性好的,等我结侣之后送来神女峰,我让弟子教他们些练丹之术。”

    “那太好了!”乔晓嘉高兴的说。

    看她神色变好,苏青给她一颗安神丹说:“趁着高兴服下,保证你今晚做个好梦。”

    “说不定能梦见你结侣大典多风光热闹呢,对了,我来的时候见主峰布置的十分喜庆啊,到时候场面一定很大。”乔晓嘉笑着打趣她。

    苏青轻推她一把笑道:“你是不是也思嫁了?什么时候也找个道侣啊?”

    两人你来我往的笑闹几句后,随着夜色渐浓,各自安睡。

    只身一人留在听风阁的洛阳却是毫无睡意,自从师父答应她跟苏青结侣之后,他心里一直很兴奋。

    根本无法安心打坐,每晚都要跟苏青缠绵几次方才入睡。

    很快到了结侣吉日前一天,乔晓嘉仍然跟着苏青一起处理灵草,可怜洛阳只得陪在一边听两人闲话。

    还时不时的要被乔晓嘉打趣几句。

    “苏青,你这安魂草昨天不是处理过了吗?怎么又拿出来?”乔晓嘉见她搬出一筐青灭色的灵草不由出声问道。

    苏青深吸一口气笑道:“看我,竟然忘了!”

    一想到明天就要举行结侣大典,她心理也是难以平静下来,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处理灵草材料,根本没心思开炉。

    因为,心无法平静下来。

    她过了两世近两百年,第一次正式成婚,自然有些紧张兴奋。

    原本,苏青以为活了上百年的修士,都心态极为冷清,平静无波。直到结丹之后,她才明白其实不管修为多高,年经多大,性情倒是不会有多大变化。

    与其说她跟洛阳看着青春年少,倒不如说他们心态年轻。

    苏青一向都认为自已只是二十多岁的年经而已,虽然,她活了近二百年,身上仍然还有年少时那股生机。

    乔晓嘉则从来没意识到年龄这回事。

    倒是梅仙子显得仙气飘飘,姿容有股脱俗的清隽之气,看着就像遁世已久的仙子。

    “清华,今晚各峰低阶弟子已至主峰,你跟洛阳也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凌晨鸾车就送来神女峰了。”北原真人见玉宫只有烟儿梦女领着一众弟子前前后后布置,作为主角的苏青两人则悠闲的坐着喝茶。

    “北原师兄辛苦了,这瓶上品混元丹你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苏青拿出一个青色玉瓶递给北原真人。

    接过灵丹之后,北原真人十分高兴的说:“这本是我应尽之责,清华你也太客气了!”

    洛阳微微一笑:“北原师兄,希望明天的典礼不要有什么闪失。”

    “当然不会!”北原真人提高的声音说:“一切布置都由是我亲自确认,你放心好了,绝对是修真界空前盛大的结侣大典。”

    “苏青,你跟洛阳终于修成正果了!”梅仙子笑从外面进来,苏青打量她只身一人不由问道:“林昊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梅仙子灿然笑道:“他今日还有些事,明天一定会来的。”

    说完,看向乔晓嘉笑道:“当日我们几个好友,就是剩你还一个人了,快找个道侣吧!”

    “你也来打趣我!一个符宗就够我忙操心的了,哪像你们做个闲散长老,又各自寻个心上人,真是过的快活似神仙了。”乔晓嘉十分羡慕的说。

    自从符宗成立之后,她可以说是竭尽心思的为宗门发展。

    这几年符宗总算稳定下来,她才能抽出一些自由时间。

    对于情爱一事,她也没什么心思去想。

    夜色渐起,烟儿进来问苏青:“师父,您该上妆更服了吧?再过两个时辰鸾车就要来了。”

    闻言,陪着苏青几人的洛阳,将手一翻,一件大红色以金丝绣着百鸟朝凤,的舒袖拖尾束腰宫装出现三位女修面前。

    特别是闪着金色流光的凤尾点缀于裙摆之上,十分华美绚丽。

    “哇,这件吉服真美!”乔晓嘉由衷的赞叹道。

    梅仙子也应声附合:“是啊,苏青,你快穿上身看看?”

    苏青也十分喜欢这件华美灵动的吉服,真的比她想像的更漂亮。

    她从善如流的到内室一件件换吉服,穿上身之后,才发觉这衣服的材质十分奇特,明明是仙阶下品的法衣,灵力却丝毫不显,与她本身隐灵之体相得益彰。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