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落定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落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哈哈,至于我身份仙子很快就会知晓!不知,仙子这些与我合作,可是达成什么目的?”

    闻言,紫云突然仰天长笑:“我本来还以为这要细细打算,不过,既然得大殿下相助,那么说出来也无妨。”

    她一改往日楚楚之姿,双臂一振高一股极为高贵凌厉的气势让人不可逼视。

    “我要恢复往日神女身份!”她环视着众人,十分满意他们那震惊不已的神色,最后,笑颜如花的看着这位白衣男子问:“大殿下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仙子风姿本当为神女,在下自当帮你全力达成所愿!”大殿下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她应道。

    他此生见识过美人无数,却还从未遇到这这等绝世之姿,让人一见倾心,为她一颦一笑而痴迷。

    “好一场妖兽戏佳人的戏啊!”随着一声轻叹,只见一位风光霁月的男子自观礼席上施施然站起来,慢慢的朝紫云二人走来。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不受这血魔之术所控?”紫云神色戒备的抽出本法宝紫绫玉缎,厉声朝那人喝道。

    与于同时,那位大殿下身边徒增数人,竟然都是混在宾客之中的低阶修士,一现身便暴开人皮,露出其本来的面目。

    见状,苏青不由心中一禀,目光从洛阳身上移开:原来,当年那皮偶老妖背后之人,竟然就是这位北荒的妖族大殿下!

    当然,更让人吃惊的还是那位妄想当什么神女的浮云派大小姐,丹结差点结不了,还以邪法控制洛阳认她为主!

    而且,还跟妖魔混到一起去。

    真想不通当个修真界一等一的大小姐有什么亏待她了。

    此时,最崩溃的当属执善真君,原来一直以来他深信不疑的天命,就是把洛阳推向紫云,作她的傀儡!

    这些年他对宗门也算尽心,但一宗元婴真君入魔,掌门大小姐勾结妖魔,他竟然一无所查。

    此刻,带着一丝期盼之意看向无面:希望这位能够帮他们一把吧!

    结果,无面一开口,他的心便陷入了深潭,只听他毫不作伪的说:“因为我也是魔道中人啊!只不过比你们活的久一点而已。”

    听他这么说,紫云悄然吐了口气,只听那位大殿下朗声道:“我道是哪路神仙,原来也是”

    “我可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把人都禁固起来多无聊?”不等对方出手,无面哈哈一笑,却见围在整个广场的六扇金门全部化为碎片!

    “人都动起来才热闹嘛!”随着他的一声嬉笑,将所有人定住的血魔大阵徒然被打开。

    破阵而出的一瞬间,执善真君一招将心灰意懒的如意真君制住,同时,施出自身之域,准备一举将紫云与那妖兽王子制住。

    但见一道华光闪现,随之一副山河图迎风展开,执善真君伸手去破,结果,却见洛阳被他们制住。

    就在他犹豫之机,紫云二人借住于数十妖兽自暴其身血祭为代价遁入了传送画轴之中,就在洛阳身子将入画的一瞬间,苏青最冲破血咒之禁,以赤心剑斩向那传送之画。

    随着一声闷哼,以及那副图瞬间消散于空中。

    原来,是执善直君出手,以法力绞碎了这副传送之轴。

    “洛阳,你没事吧?!”苏青扶住洛阳担心的问道,执善真君淡淡的看她一眼,收回自身灵域扫了眼一众惊魂未定的来宾道:“让诸位受惊了!”

    看着一双双惊惧而又疑惑的眼神,他心底窝火不已:宗门的脸面算是丢尽了!一位元婴真君,一个掌门大小姐,同时背叛宗门让妖魔两道之人在山门大殿前,当着他的面来去自如。

    想到这些,他愤愤的看了掌门人一眼:“你教出的好女儿!”说完,带着如意灵力被禁的如意真君离席而去。

    连洛阳也没多看一眼。

    因为,刚才洛阳的那声主人,让他心惊怒非常,一刻也不想在外丢人现眼。

    随着执善真君的离开,一众观礼的宾客方才回过神来。

    因为事发突然,大家根本没有一丝准备,便入魔阵,身不能动,口无法言。

    “没想到这次还会出事!”一众结丹真人惊诧之余,开始相互传音:“上次清华结丹大典夜叉来闹事”

    就连苏青心里也十分郁闷:为什么这些妖魔鬼怪什么的,总来搅合她的事。

    “紫云,我的主人!”洛阳突然脱口而出。

    紫云!果然是她!

    上次她结丹大典夜叉大闹现场,一定也有她的功劳。

    当然,还有那位当初对自已十分欣赏的如意真君。

    但是,现在苏青最揪心的是洛阳的状态,他一直神情迷离,喃喃叫着紫云的名子。

    “他是中了什么邪术吗?”乔晓嘉跑过来关心的问道,身后跟着一众老友。

    不等苏青回答,一举破魔阵的无面轻笑道:“他不过是被人强行以清洗识海,下了禁咒而已。”

    禁咒?

    一众结丹真人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此事若非他出手,大家很可能下场可想而知,但是,他却当众承认自已的魔道之人。

    想到这里,大家都隐晦的看向乔晓嘉。

    她却根本没注意到,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是十分清楚无面的来历。

    无面心里只在再乔晓嘉一人的看法,这次出手不过是看在苏青跟她关系极好的份上,对于别人目光,他才不在意呢。

    以他现在的能力,别说是这些结丹真人,纵然元后大能出手也无惧。

    而执善真君正是看出其能力与自已不相上下,所以,才对他置若未闻,趁着大家还没缓过神,提前离去。

    反正,他也看出那小子对符宗的清灵一往情深,跟清灵又跟清华交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再说了这里可是浮云门,他真有什么动作,他只要激发护山大阵,谁也出不去。

    本来,结侣大典发生这等事,身为外宗观礼之宾唯恐避之不及,但因为上次苏青丹大典之上当众开炉之事,让一众结丹真人不愿离开。

    说白了就是要得些好处罢了。

    北原真人看着两百多位安坐在观礼台上的结丹真人,一时有些心慌。

    他看了眼掌门人,只见他失魂落魄的呆坐在玉椅上一动不动。

    “多谢这位道友出手相助”北原真人来到无面跟前,轻施一礼,被被他一把扶起:“你们宗门倒还有个识趣的,算了,这也只是举手之劳。”

    北原真人看了眼乔晓嘉不由在底暗叹:这位这算厉害竟能收拢着这么个魔头在身边。

    确定洛阳无大碍之后,苏青给他服下一颗宁神丹之后,正准备带他回神女峰,却见两百多道目光注视着她。

    不同于上次的客气大方,她仅淡淡的说了句:“很抱歉让诸位受惊了。”便携着神色涣散的洛阳在乔晓嘉梅仙子几人的陪同下之御风而去。

    见她就此离开,一众结丹真人看向北原真人:“此事涉及妖魔两道,贵宗是不是要给修真界一个说法?”

    “我女儿都已陨身于那画轴之中,你们还要什么说法!”神色呆滞的掌门突然暴起,愤而指责一众来宾:“都已经看尽了笑话,还想要怎样?出了什么事,你没看到吗?”

    听他这说,众人也不好再呆下去,纷纷起身离开。

    其实,说起来妖魔祸乱的是浮云宗,倒真是跟自已没有关系。

    最重的是天玄宗的掌门人也随着清华一起离开,既然修真界第一大宗门都不介意,他们再坚持也无意义。

    “北原,你说我到底造了什么孽?云兮投了鬼道,最后弄的魂飞魄散,名声尽毁紫云,我到底哪里对不住她”提到紫云,掌门人心如锥刺般悲痛的说不出话来。

    若说云兮,因年幼时在云家长大,是他疏忽导致她步入歧途。

    但是紫云从自小在他身边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要他力所能及,什么都依着她。

    唯有跟洛阳结侣之事,他也无能为力。

    神女?

    他不由苦笑,原来紫云根本看不上他给的身份地位,更别提他掏心掏肺的宠爱,不,溺爱。

    若不是他一味的惯着她,紫云也不会被人蛊惑,当什么神女吧?

    想到这里,他重振精神,往执善真君的洞府而去。

    “掌门师兄!”北原真人忙拉住他:“现在师尊正在气头上,而且,还要处理如意师叔,你就别去见他了。””

    闻言,掌门人面色凄惶的拉着北原真人的手道:“可是,我的紫云她是被那魔物蛊惑的啊,她本不该”

    他突然流下一行清泪,神色颓然道:“是我教导无方。”

    不管怎么说,紫云已经陨身,纵然去太上长老哪里为她求请又有何意义?

    且不说主峰如何处理这件事,只说苏青一众人回到神女峰之后,无面神色凝重的说:“若我所料不错,那个妖兽王子跟修真第一美人根本没有被杀死。”

    在大家惊愕的目光中,他看了眼已安睡的洛阳说:“他的情况也远比我之前说的更严重。”

    苏青的心不由揪了起来:“你不是说他只修养,就能恢复神智清明吗?”

    无面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这事没这么简单,别忘了紫云所说的话,若我所想的不错,那也绝对不痴言妄语。”

    “难道,她真的是神女?那洛阳”苏青不由张大嘴。

    无面以指按了按太阳穴皱着眉头说:“这个就不得而已了,也许,她启动的逆转前世之力。”

    “所以说若想救治好他,就是必须明白其中的前因后果。”无面神色凝重的说:“若真是这样,那么”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青一眼。

    见她满眼迷茫的看着自已,无面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这事,我也不清楚,因为这些事,实在,太不可思义。”

    “苏青,你跟那个妖兽王子要真的没有什么?”一直默不作声的赵春秋突然问出声。

    “他曾欲强娶我为侧妃,不过最后被洛阳救出北荒。”苏青并不避讳往事,照实说道。

    乔晓嘉惊讶之余,疑惑的问:“这个人虽与那个要娶你的王子有几分相像,但很明显不是一个。”

    苏青面语气轻淡的说:“那位是妖族九王子,今天大家所见到的是大王子。”

    原来这样!

    听了她的解释之后,一众朋友安慰她几句便相继离开神女峰。

    因为无面的身份特殊,回到符宗之后,便潜心修练不再出山,但仍然有一些不利于符宗的流言传出。

    但传的更为离谱的则是苏青这个曾与妖兽王子成亲之事,倒是紫云投靠妖魔之事少有流传。

    “师父,外面那些人真是太可恶了!明明是紫云真人跟如意真君合谋生事,外面却在传都是您的错”烟儿愤愤不平的看着神色沉郁的苏青道。

    苏青惨然一笑:“不过是有人在针对我罢了,不必理会他们。”

    烟儿实在想不明白,这件发生在整个修真修士眼前的事,明明揪出作祟者,但谣言还是将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师父身上。

    难道就因为那些人在师父的盛典上作乱,就怪她命格不好么?

    现在苏青对这些根本不在意了,唯一令她担心的就是洛阳的状态:他只要醒来,就一直在喃喃着找主人紫云。

    “主母,您不必发愁,主人他一定会清醒过来的。”金大圣见苏青一副愁眉不展的莫样,不由上劝解道:“有些事,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金大圣揉了揉眉心说:“有些事属于传承记忆,还有好多没有解封,真实原因我也不清楚。”

    传承记忆,那该上一辈子的事吧?

    洛阳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密秘?

    苏青第一次认真思索起这件事,同时,也无比后悔没有早些时候问清楚。

    她知道洛阳心底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曾流露出跟她分享之意,但是她因为也有着不愿言说的**,所以,都随意挡了回去。

    无面之前说过,若相洛阳神智回归清明,必须要弄清楚紫云意欲何为,神女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他们可能没有死,那么,唯今之计只有先找到紫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