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溯原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溯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给洛阳服下一颗安神丹,看着他睡下之后,苏青布上防御阵法回到卧房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

    她本想去灵紫云,但就这漫无的目的出去谁知道她躲在哪里?

    况且,她身边的妖族大王子可是九阶大妖,能力相当于元婴真君,根本不是她所能对惹的家伙。

    青鸟一向见识广博,不如还找它来问问。

    “哼,你现在想起我来了?不是禁制我去吗?”青鸟一听苏青有求于她,立刻扯高气昂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明白也不会跟你说的。”

    无奈,苏青只得贿赂它说:“以后你可以自由出入,怎么样?”

    见它仍然一幅爱理不理的模样,苏青继续加重筹码:“你若不帮我救治洛阳,他有个万一,金大圣也不会留在玉宫。”

    果然,一听她提到金大圣,青鸟方才松口:“若不是看在金蛟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洛阳那死活呢!”

    当苏青带着青鸟闪身出来,便听到金大圣一声惊叫:“主母!不好了,主人他不见了!”

    洛阳不见了?!

    苏青来丢下青鸟闪身来到他安居的侧殿,只见设下的阵法完好无损,但却不见了洛阳的身影!

    自从洛阳中了魔咒之后,她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今天也只不过离开十几息的功夫,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怎么会凭空消失了?

    “你可能感应到他身在何处?”想到金大圣跟洛阳签过主仆之契,苏青双目一亮,抓住他的臂膀急切的问道。

    金大圣略一思索忙点头:“好,我现就以血契之力探一探主人的下落。”

    “洛阳现在可能被人控制着,你最好还摆一个定魂阵,然后再行施法。”青鸟在一边热心的提醒他说。

    金大圣有些惊喜的看它一眼,郑重的说:“多谢你提醒,可我”

    “苏青,拿来十九枚上品灵石,这个阵法由我来摆!”青鸟见他面露难色,十分爽朗看向苏青。

    十九枚灵石刚一出手,只见青鸟振翅而动,随着它快如闪电般繁复而优美的动作,一个灵气尽敛的阵法隐于金大圣周身。

    “可以了,你试试吧,不过,若是按苏青说的洛阳也被人所制的话,或认他人为主”说到这里,青鸟歪了小脑袋停了会儿才接着说:“那么,很有可能你根本感应不到他的去向,注意,神魂出窍的话,不能超过一柱香时间。”

    金大圣神色郑重的自眉心逼出一滴心头血,而后,抽于一缕神魂附于其上,通过主仆之契约的逆行之术开始搜寻洛阳的下落。

    苏青屏神静气的看着金大圣越来越苍白的脸,心制不住的一点点揪起来。

    很快,半柱香已燃尽,面如纸金的金大圣还未有一丝动静,就连青鸟也有些焦急的在阵法外走来走去。

    就在香烛即将燃尽的最后一息,金大圣突然张开眼,接着,身子一晃又晕倒在地,苏青正要去扶他,却被青鸟厉声止住:“苏青,你千万不要动”

    说完,它展翅一挥,只见已隐于无形的十九枚上品灵石乍现,迅速组成一个巨大的字符,而后化为一道流光没入金大圣体内。

    “快给他服下一枚定神丹!”青鸟朝苏青叫道。

    金大圣服下定神丹之后,双手抱着头痛苦在地上翻滚,不一会儿,衣衫尽湿。

    “他怎么”苏青惊讶的回头看着青鸟,只听它十分担心的说:“他被人强夺神魂,若不是定魂阵之力,现在已成了痴人。”

    闻言,苏青心底一惊:没想到紫云身后的人竟这般厉害!

    那洛阳被他们所控,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一想到这些,她的心如油烹般煎熬的难受。

    “主母,你不用担心,主人一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他以后怕是要性情大变了。”刚恢复神智的金大圣眼神有些闪烁的说。

    听到洛阳暂时没事,苏青心里稍稍好受了些。

    金大圣此次也只确认了洛阳的安危,至于他身要何处,却根本无从得知。

    因为,他刚一激发主扑之契,便被人发觉,差一点通过洛阳将他神魂摄取了去。

    “多谢你救了我一次,青鸟!”金大圣十分感激的看着青鸟。

    一向自大的青鸟倒是十分客气的说:“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若不是你意志力坚定,纵然有定魂阵相辅,也可能会迷失神志。”

    苏青有些不甘心的问他:“你真的一点没感应到洛阳”

    “主母,刚才听了青鸟的话,我想起来当时我之所以神魂差点被撕裂开来,因为进入一个阴域之城。”金大圣按了按脑门,突然双目发亮的说。

    阴域之城?

    苏青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却听金大圣接着说:“其实,我以血契之名也接触到师父了,他现在之所这副模样,因为,他心底始终不愿就犯。”

    说到这里,他目色深沉的看着苏青说:“可能心里还念着您,所以才不愿归位。”

    归位

    洛阳不是浮云门的结丹真人,元婴真君门下弟子,难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身份不成?

    在苏青一再追问之下,金大圣终于吐口:“主人他绝非一般修士,否则我也不会遵传承之力来与他签订主仆之约。”

    是啊,黄金蛟如本为神兽后裔,苏青虽看不清其品阶,但连八阶的白灵都有些憷他,看来能力绝对远超结丹中期的洛阳。

    他都甘心为其灵宠,可见洛阳绝对大有来历。

    不行,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

    “你现在也寻不到把他弄走之人,要想知道他的底细,最简单的就是去问他师长啊!”青鸟有些不耐烦的说。

    对啊,洛阳到底是有何与众不同之处,从小将他教养长大,又授他功法的执善真君一定知道吧?

    想到这里,苏青立刻起身前往主峰而去。

    “洛阳现在怎么样了?”看上去憔悴许多的执善真君,神色疲惫的看着她问道。

    苏青轻施一礼方才回道:“洛阳不见了!”

    闻言,执善真君目色一深,良久方才问道:“怎么不见的?你没有守着他吗?”语气显而易见的指责之意:“我任由你带他去神女峰,就是希望你能看好他!”

    “是我的疏忽!”苏青微微低头,语气却不弱:“真君,我想知道洛阳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紫云会与魔道勾结来害他。”

    执善真君紧盯着她片刻,方才冷声问道:“清华,你如实告诉我,你又是什么身份?到底是妖兽的王妃,还是魔首的二夫人?”

    原来,执善真君心里对她也有所保留。

    苏青不由直了身子,语气平淡的说:“我只是洛阳的道侣,仅此而已。”

    听他这么说,执善真君审视她一眼,但见她神色坦然,目光清亮,不由放缓了脸色:“你问洛阳身世作何现在可有他的下落?”

    “当日,替我们解开血魔之阵的那位无面,也就是万年前曾入过魔道之,他说若想唤回洛阳的心智,必须弄清楚他的身世。”苏青一并将无面的底细交了出来。

    万年前曾入过魔道?

    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大乘仙尊?

    但是,观其气势,也不过元婴修为而已。

    执善真君疑惑的问道:“无面到底是何方神圣?”

    其实,他还想问苏青到底跟妖族有何瓜葛,不过,身为长辈苏青既已说出自已仍洛阳道侣这样的话,也不便再多问。

    不过,这个让他颇为忌惮的无面,既然她自已提到了,不妨问个清楚。

    “无面原本仍万年前的一名伪化神大能”苏青十分清楚的把无面的来历说了一遍。

    不过,关于冠羽的来历,只说是跟洛阳一起寻到一具合适的肉身而已。

    “原来是这样!”太上长老轻轻颔首:“这样的话,也不算是魔道中人,倒是不用着意防着。”

    他也清楚,在万年前魔道并立,双方各为其政,虽然互相看不上对方之道,但也算的上和平共处。

    确定了无面的身份后,他才放下心来。

    好容易清灵支起符宗的大旗来制约已现世的鬼道,若是再被魔道所辖制,那么,修真界还真是四面皆敌。

    其实,纵然苏青不来见他,执善真君也一定会招她来问清楚这些事情的。

    因为,这些天他一直跟各宗门元婴真君商讨妖魔卧底浮云门之事,刚刚送走几位忧心忡忡的老家伙。

    之前,东皇门的慕色也差点遭人暗算,堪堪保住东皇钟

    如今,浮云派的如意真君被心魔所制,如今全身灵力被封,关在思过崖最低层。

    本来,修真界日渐式微,千年未有元婴现世,如今这些元婴真君接连被人算计,让人不得不防。

    “恩,不管无面当日是不是有意帮我们,浮云门必当厚谢,清华,说说你的来历吧。”执善真君一双仿若洞查一切的双目注视着她,让苏青一时有些恐慌。

    “我来自另一个小千界,至于为何到修真界,我自已也说不清楚,可能这里有我的法缘在吧!”原本心底最为隐秘之事,真的说出来之时,也并不是多么难以出口。

    其它小界来的?

    执善真君不由一愣:他没想过眼前这个看着平平无奇的隐灵体女修,竟然根本不是修真界之人!

    怪不得她看上去总有那么一些与众不同。

    本来,他还以为她是那个他所不知的隐世家族出来的孤女,没想到竟然来历这般神密。

    “你真的不知如何从的原来的小千界来到这里的?”执善真君有些不相信。

    苏青微微一笑,轻轻躬身回道:“我所在的小千界里,根本没有灵气,更不可能修练,纵然只是筑基修为,也会被当作上神来膜拜。”

    得了执善真君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之后,苏青直起身子接着说:“若得回归之法,我也绝不会留在此界。”

    她始终未提及仙果园空间之事,因为那洞地实在太过于逆天,怕是元婴真君听了也会动心。

    听她诉说完来历之后,执善真君状似无意的说:“这等出身,怪不得连妖兽王子都想纳之为妃。”

    听他这说,苏青才明白一定要把被逼为九王子妃的事情讲个清楚了。

    但是,这事她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于是就是原原本本的把自已被北荒大妖俘虏到洛阳勇闯妖兽界救她回来,细细说了一遍。

    听她说完之后,执善真君不得不佩服她的坦荡磊落,换作一般人绝不会轻易提及,但苏青为救洛阳

    也罢,看在她对洛阳一片真心的份上,就把洛阳的身世告诉她也无妨。

    “洛阳出身于世俗王族,其父当年也是位年轻俊才,只可惜在他出生之时,遭遇横祸父母双双而亡。”执善真君回忆起往事:“他的确是个于众不同的孩子,不但天生灵体,更是五灵俱通,他所修之功法也是自所悟”

    从他的话里,苏青只得听出洛阳绝非一般修士,但他的来历却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其实,我也觉得他来历非凡,但到底是何身份,却也未可知。”执善真君叹了口气道:“也许,连他自已也不清楚吧。”

    苏青本以为执善真君会知道洛阳的身份呢,没想到他也不清楚。

    想到这里,她心底沮丧不已。

    见状,执善真君安慰她说:“你们都非常人,又有幸结为道侣,一定有着极深的渊源。且不要慌神,慢慢想办法救他才是上策。”

    自始至终,执善真君都没有提亲自出手解救洛阳之言,这让苏青原的心也冷不少,怪不得洛阳当年不顾师恩,为她离宗而出。

    “怎么样?他师父怎么说?”一回到神女峰青鸟便飞过来问,金大圣也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苏青深吸了一口气:“他只说他出生自世俗王族,父亲也是修士,母亲来历不明。”

    “都怪我没能多熬一会儿,不然,就是看清那个阴城之名了!”金大圣十分懊悔的抱着头蹲下。

    青鸟扑着翅膀大叫::“你若再多停一息,魂魄就彻底回不来了!”

    阴城?

    苏青心头突掠过一个地方!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