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 冲击

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 冲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母亲已经离世了!”苏青上前拉起悲伤不已的正阳:“这也是她最明智的选择,你不必愧疚,当初她给你下阴毒之时,就该想到有今天。”

    正阳此刻既伤心又难过,他总觉得苏青为了保住他,从而

    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一般,苏青神色凝重的说:“若我今日不毁掉这个鬼偶,更或是根本没发觉此事,那么,以后死不仅仅是你们母子,还有整个符宗为之陪葬。”

    “我不相信母亲她会害我。”正阳突然号啕大哭。

    在他的记忆中,母亲最是痛他,连一句重都没说过,怎么会谋杀他?

    “那就只能怪鬼道阴术害了他,那鬼偶应该是维系你们之间气息之术,若不及早毁掉,你迟早也要为阴毒侵体而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苏青神色凝重的看着他。

    正阳张了张口,却发现不知该说什么,他神哀伤的离开三清正殿,谁知,刚跨出一步,只听苏青语气轻淡的说:“你既然出关了,符宗的事条还管着吧。”

    说完,丢给他一只玉简。

    他习惯性的打开,只见上面记得宗门调整前后发生的变化,当他看到日上交灵符品类,数量对比时,不由大惊:整整比之前多三倍,而且还有数十张中品以上的灵符。

    此时,他才深深的感觉到因一已私心,竟然对宗门造成这么大的危害!

    将打理宗的事情交还给正阳后,苏青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此时,她才明白掌管一个宗门有多劳心劳力。

    若是洛阳真的接管浮云派,怕是要忙的连修练的时候都没有。

    “苏青,多谢你帮我看管符宗,还有,若不是你给的灵丹,怕是这次怎么也冲不过中期。”乔晓嘉激动的拉住苏青的手:“我还以要闭关两三年,没想到不到一年就成了。”

    “恭喜你晋阶中期,等下,我亲下厨做一桌子菜,叫洛阳也来好好庆祝一番。”苏青反握住她的手高兴的说。

    说完,便发了张传讯往神女峰而去。

    菜刚刚出锅,洛阳带着消失良久的玉树一起来到符宗。

    “玉树,你这年去哪里了?”苏青关心的问道。

    玉树有些神情恍惚的说:“我一直都在如意门,你找我有事?”

    如意门?

    苏青惊讶的看着他,只听洛阳笑道:“他啊,是被如意赶出来了,正好碰到我”

    玉树郁闷的瞪他一眼:“怎么赶出来,是我自已要离开的!”

    苏青笑着安慰他:“你若不嫌弃,还跟我一起回神女峰,不过,别再祸害我的灵宠就好了。”

    听她提到灵宠,玉树不由双手紧握:“哼,若不是我一手建起训兽司,如意那有今天的风光?没想到几十年的心血,比不上一个痴傻之人。”

    闻言,苏青三人不由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个情况?

    在她小心追问下,原来,当年他跟苏青大吵一通从神女峰离开之后,被如意门的弟子拉入门中。

    之后,为帮助门派发展,他利于自已的御灵兽之术在如意门坐上大长老的位置:“本来,我与宛宛相很好,但自从那傻子出现后,她就是当他是心中宝,今日更是因为他而出言”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倒一杯灵酒一饮而尽,然后,红着眼看向苏青:“清华,我真的是个很讨人厌弃的人吗?”

    反正,你以前是不太讨人喜欢。

    苏青只是微笑着劝他:“宗门事务繁多,有时意见不同,说话难免会重些。”

    “呵呵,她对那个傻子可从来没说过一句重话!”玉树满腹酸意的说:“每天出双入对的,从来都不顾及我的感受。”

    是三角恋?

    苏青只能在心底暗叹,却不知怎么劝慰他。

    本来,一顿好好的庆祝宴席,生生吃成了玉树失恋安慰饭。

    不过,刚晋阶成功的乔晓嘉却对这些八卦挺感兴趣的,从玉树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如意门之事。

    “这么说你的情敌也并非一无事处嘛,至少他建议不要抢别的宗门弟子这条,就十分有眼光。”乔晓嘉笑着说:“若没这一条,我怕符宗弟都得流失不少。”

    “你们女人都一样,看脸说话,那傻子凭着一幅好皮相,做什么都是对的。”玉树不乐意的看着她嚷。

    眼见玉树舌头都有点直了,洛阳按住他手里的酒杯:“你不能再喝了,不然,就要出灵了。”

    玉树还想挣扎,却发觉身子都不听使唤试的,只得由着洛阳拉他起来离开。

    乔晓嘉一直把苏青三个送到山门外,方才回转宗门。

    谁知,刚一回到三清殿,就见正阳从外面进来跪倒在她面前:“师姐,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害了宗门之利。”

    乔晓嘉心里一紧:“你,这是怎么了?符宗可是出什么大事了?苏青不是在坐镇看着”不等她说完,只听正阳低声说:“若不是苏姑姑来宗门,说不定这符就毁在我手里了!”

    闻言,乔晓嘉惊的立起身子:“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姑姑她什么都没告诉您?”正阳有些不解的问。

    乔晓嘉摇摇头:“没有,你说吧。”

    于是,正阳就把姚小谷投身鬼道,利用他意图作乱之事细细跟乔晓嘉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乔晓嘉长叹一声:“到底是我教徒无方,最后,还是你苏姑姑帮我们除去一害。”

    “求宗主责罚!”正阳再次跪倒。

    “罢了,事情已了,就让它过去吧!你以后好好为宗门做事,以弥补过失即可。”说完,乔晓嘉便抬手让他起身离开。

    对于正阳私藏母亲在弟子堂,并且纵容她侵害宗门利益之事,到底是伤了她的心。

    姚小谷也是她的弟子,若是一开始正阳直言相告,纵然她入了鬼道,自已绝对不会下手灭了。

    再说玉树随洛阳两人来到神女峰之后,倒头便睡。

    直到三日后才算清醒过来,一打开门只见一位修士立刻跪倒在他面前:“弟子玉天枢,乃天机门第一六十五代传人,见过先祖”

    “使不得,使不得!”玉天枢一个机灵闪到一边,遇即扶起玉天枢道:“原来是少主!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边的苏青不由瞥了瞥嘴:什么你找到的,分明是人家找上门的。

    原来,自玉树再次现身,苏青便传消息给玉天枢:以防夜长梦多,像上次那像几十年不见踪影。

    玉天枢一接到消息便立刻赶来神女峰,已经等了他三日。

    目送玉树随着激动的玉天枢离开,洛阳不由笑道:“这个玉树也是个傻的,人家说是天机门传人,他还真就信,也不怕被炼制成器。”

    苏青白他一眼:“他在这里才不安全吧?若不是我看着,你早把他融入灵器里了吧?”

    洛阳上前拥住她笑道:“哈哈,知我者,苏青也。”

    苏青挣开身子,看着他问:“你真的觉定继任掌门了么?”

    这三日间,他几乎每日里都呆在主峰,有时到半夜方才归来。

    洛阳点点头:“落仙山的封印只剩下最后一道了,最多只能掌百十年,被镇压的妖魔大军很快就要出关了,几位元后真君布下的阵法已被第三层封印之力完全击溃,很快,落仙山附近又要涌起大兽潮了。”

    修真界已危机至此了吗?

    不等洛阳回答,一阵长鸣的警钟突然响起:宗门有大事相议。

    果然,落仙山附近涌现出大量高阶妖兽,其中,有许多魔化之兽,不但强悍异常,且十分凶狠。

    “洛阳,你此次带队前往一定要小心。”苏青殷殷嘱托着被派去洛仙山剿灭妖兽的洛阳。

    她之所以留下来,为得是带着弟子尽管多炼制出来一些灵丹。

    “这次跟着洛阳真人太好了,发下来的灵丹皆为神女峰所出!”“是啊,我还得了一枚中品灵丹。听到弟子的感叹,洛阳不由握紧了苏青特意给他的玉瓶,心底不由暧暧的。

    随着浮云门的云舟驶向落仙山,其他各大宗门也纷纷派出弟子前往,连如意门也派出数十双修御兽队前往。

    “苏青,你说,我要不要让正阳也带一些弟子前往落仙山?”得知如意门派人前往落仙山后,乔晓嘉也有些坐不住,特意来找苏青讨主意。

    “你们符宗弟子修为太低,去了根起不了太大作用,倒不如你派弟子低阶兽出一批灵符更好。”苏青边翻检灵草边说:“我准备让弟子们炼制大量的聚气丹跟碧络丹,聚灵丹以平日三成的价格兽于前往落仙山的修士,每人限购三瓶。”

    “此法甚妙,不过,为什么要限制购买?”乔晓嘉不解的问。

    苏青淡然一笑:“当然希望更多的人受惠,在关键时刻保住更多人的性命。”

    乔晓嘉若有思的点点头,便起身告辞。

    “烟儿,今天落仙山有什么消息传出来没有?”送走乔晓嘉后,苏青随即招开刚从主峰归来的烟儿。

    “回师父,听说那些妖兽还是在容家镇外徘徊,没有主动进攻,如今各宗门也都严阵以待。”烟儿将打探来的最新消息讲给她听。

    洛阳已经离开十日了,但妖兽还没有继续主动进击,让人颇感蹊跷。

    很快,她收到洛通过灵鹤传回来的信:所言也印证了她的担忧,在信中说那些妖兽虽级别不高,数量也不少,但每天只是来晃悠,一有修士出现便四散逃窜。

    只要人一走,就立刻围拢上前,根本没有要打的意思,好像,只是在监视他们、。

    将手里的灵信再三看过几遍,苏青也弄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只觉得这批妖兽灵背后一定有个灵智很高的大妖。

    斟字琢句的回信之后,苏青心里却有些不安:怎么都感觉这次兽潮来者不善。

    但她必须要静下心来修炼,因为要冲击结丹中期了。

    虽然每次修炼都十分小心,且时间也不能过长,但是修为增加却很快,不过两年时间,她连晋三个境界,直冲至结丹初阶巅峰。

    “师父,你要闭关?”烟儿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难道要冲击打结丹中期?”

    洛阳真人还在落仙山,若非大事,师父绝对不会闭关的。

    苏青点点头:“洞府的事务就交给你了。”

    来到清居练功房之后,苏青很快入定,她小心运行着灵力小心接盘踞于几处经脉中的那股巨大的灵力。

    “啊!”苏青惊叫一声,只觉得全身灵力像被引暴了一般,包括丹田在内,像要被撕裂一般,汹涌的灵力在生生将数条筋脉冲断,痛得苏青忍不住大叫。

    她身为结丹真人,本来韧力过人,但却也难以承受如此痛苦。

    随着一筋脉一寸寸断开,她的眼角开如渗出血色。

    尽管如此,她还是固守着丹田,竭力护住几欲暴开的金丹。

    突然,所有灵力冲向心头,她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之时,只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痛,连手指都动不了,更是无法调动一丝灵力。

    难道,体内那股灵力真的废了她么?

    苏青突然感觉有些可笑:那么多次九生一生之险都挺过来了,就这么死去么?

    她感觉到十分疲累,不由闭上了眼。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发觉头可以慢慢转动了,苏青心里升起一丝希望,但她看到浑身身服被血浸透干成血痂时,心底的希望之火再次熄灭:若是修为散尽,怕是也没几天活头了吧?

    经过数次从黑暗中醒来后,苏青终于能坐起身。

    虽然,每动一下都无比疼痛,但她还是一步步往外挪去,下意识的来到清居后面的灵池边,身子一歪扎了进去。

    一阵刺骨的疼痛让苏青再次晕了过去。

    晕迷之中,她感到自已断掉的经脉搏一点点连接上,被撕裂的丹田也慢慢修补好了。

    当苏青查觉到那颗金丹比之前更凝实之时,才意识到自已已晋级结丹中期。

    接着,她在丹田之后发现了那股被压缩了的灵团,虽然安定许多,但却更加强大了。

    欣喜若狂之下,她自灵水池中立起,却感觉心里猛的一痛,再次跌落在水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