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初闻仙道

章节目录 初闻仙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天太热了,苏青只在早上才上山采药,其他时候都去学馆习字看书,莫夫子那里有不少书,苏青一有空,就去借来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天她从小学馆回来,听到屋里有人说话;‘妹子,你家云哥儿十六了吧,该说媳妇儿了,你说一个外人老在家住着,’一个妇人语重心长的说。

    ‘你这是说的啥话,姐!’兰氏生气的喝道。

    苏青没再听下去,她本来打算挣点钱就搬出来的,可刚存些钱,又碰上这灾年,她见郭家过的不易,就都拿出来卖粮食了,如今手里也只有两百文,还想着再卖些药帮下莫夫子呢!

    对了,莫夫子那个小院空着好几间房呢,也没学生上课,不如搬去住,还能跟着莫夫子学习。

    但也不能白住,这房租要给的,思来想去都是没钱闹的,每当心里烦燥时,她都会捏紧左手无名指,指下坚硬的触感提醒她,正捏着无名上戴着的银戒指!

    心里顿时豁然开朗,把这戒指卖了不就有钱了?

    这是她跟前男友一起逛首饰店,对方卖来送给她的,样式精美大方,她很喜欢所以就一直戴着。她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就把金价下跌时卖的那只金戒戴来了!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起来,刚到村口就听莫夫子叫她,‘苏青,你去镇上?’只见莫夫子正坐在一辆无棚马车上,见她过来说;‘快上来,稍你一程,我去城里买些粮食,听说比镇上便宜的多。’

    苏青爬上车问;‘这车到县城多少钱?’前面车夫一听说,你是莫夫子的朋友吧?,不要钱,我是夫子的弟子。

    有这么好的机会,苏青决定去县城看看,她说悄悄问莫夫子;‘你不是钱被偷了吗?我这里有些钱’莫夫子笑笑说;‘我手里还有百十文钱,县里能多买些粗粮也能撑过去。’苏青叹口气,百十文能卖多少粮食呢?

    马车跑起来比牛车快多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到羊城了,这里商铺林立,街道平整,人来人往的,比镇上繁华多了。

    下车时,苏青掏出二百文钱塞给莫夫子说;‘您多买些粮食。’说完跑了,莫夫子紧紧握着手里的钱,看着苏青远去的背影,眼角渐渐湿了。’

    苏青在城里转了半天,走进一家比较大的当铺,来到柜台前,伸手把戒指递进去说;‘你看看这个值多钱?’里面老者抬起头,眼里精光一闪,倾刻又恢复淡漠的神色,拿过戒指扫了眼问;‘死当活当?’

    ‘死当!’苏青摸了摸怀里的医书,有些紧张的说。‘一两银子!’那老者丢出一小块银子说,苏青抓起来往怀里一揣,忙出走去。

    这个戒指挺值钱的嘛,苏青高兴的想,然后边逛边留意粮铺,渐渐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跟踪她!

    她有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到一处杂耍的地方,挤进人群中间蹲下,迅速把外衫脱了,缠到腰间。早上有些凉,她多加了件衣服,外面是紫色的,里面是青色的。

    她挤出人群,立刻往城外去,刚出城发现有人追来,她撒腿逛奔,可是后面的人越来越近,快追上时,她突然停下,那人一时刹不住脚直往前去,她转身往后跑去,没跑两步,被打倒在地,疼的她大叫出声。

    一人身着白衣的男人一把把她抓起来,恶狠狠的说;‘交出至阳石,否则杀了你!’苏青咳了声问;‘啥是至阳石?’那男人冷笑;‘少啰嗦,快拿来!’苏青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老子去啊找什么至阳石!

    ‘真没——’苏青没说完就被那个男人掐住脖子;‘别耍花样,快拿出来!’苏青脸涨的通红免强出声;‘我不……知道,’闻言男子又加重几分力气,苏青一点气都透不过来。

    暗想真是太悲崔了,难道就这么被掐死了么?神智不清时忽听一清喝;‘大胆狂途,光天化日,竟敢伤人性命!’

    苏青深吸了口气,看向打到一起的两人,一穿青衣的男子,跟白衣男子你来我往打的难结难分。

    突然,这青衣男子双手结印,一团火球凭空出现,轰向白衣男子,白衣男人见状慌忙逃跑。

    苏青目瞪口呆的望着青衣男子,难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修仙者吗?仔细打量,果然面目清俊,身姿如松,很有仙风道骨哇!

    ‘姑娘,你没事吧?’陆培见苏青直盯着自已发呆,心里思忖;‘这姑娘不是吓傻了吧!’

    清郎的声音传来,苏青回过神脱口而出;‘你是神仙吗?’陆培闻言一愣;心道这姑娘还真于众不同,此时不是该感激涕零,答谢报恩吗?

    还有,经受这般惊吓,怎么还有心神发呆?

    陆培笑了下说;‘不是,我只是修仙者。’苏青从地上爬起来,激动的说;‘真的呀,刚才你丢那团火是法术吧!’

    陆培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说;‘正是’暗想,这个凡人懂的挺多的嘛!还知道法术之说。

    苏青抬手把散落的头发挽起来问;‘那神仙,请问什么你知道什么至阳石吗?’半天没听到回答,她抬头望去。

    发现这位谪仙般的男子,正直直的盯着她的手腕,见她看来,微微笑了下说;‘你手腕戴的就是上品至阳石!’

    ‘啊!这就是呀’苏青捋起袖子,看着手腕上的黑耀石,是她花三十块在地摊上买的。没想到这玩意儿差点害死她!

    对了,还没向这位仙风道骨的修士道谢呢!想到这里上前行礼,说;‘感谢仙人救命之恩,我叫苏青,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路见不平,本应出手,姑娘不必客气,我叫陆培,姑娘今后小心些,在下告辞!’说着转身就走。

    ‘等等,陆大仙留步!’苏青跑到陆培跟前,摘下手一串黑耀石递给他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收下这串黑,额,至阳石,聊表谢意!’

    陆培摆手说;‘这太贵重了,至阳石世所罕见,苏姑娘自已留着吧。’苏青眼珠一转;‘恩公啊,这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如今我已被盯上了,回去肯定会被夺宝灭口的。’

    果然,听苏青这么一说,陆培神色郑重起来,苏青接着说;‘不如你收我当第子吧,这石头就当孝敬师傅的,反正我还有一串。’说着伸出另一只手腕晃了晃。

    陆培接过至阳石说;‘我现在才炼气期,没法收徒,况且,不知道你能不能激发灵根,你先跟我去桃源山,那里有仙盘先测下灵脉。’

    就这样,苏青跟着陆培来到桃源山。只见一座山峰立于飘渺云雾间,漫山桃花如霞似蔚。

    陆培带着苏青进入山门,直接来到育英堂,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恭敬的说;‘陆师兄,远道而来,有何指教?’

    陆培说;‘于师弟,安排这位姑娘习一段时间道法,看能不能激发灵根’又回过头对苏青说;‘这是我们玉隐宗的一座外山,主要引人入道,你安心在这里学心道法。’然后指着那少年说;‘这是于伟,你叫师兄就可以,待会儿他会安排你入院学习。’

    陆培又叮嘱了苏青一些事,就走了,于伟先带着她到大堂记了名,然后去杂物领了两套衣服,鞋袜,被褥等用品。

    苏青抱着一堆东西,跟着于伟出来,沿着从杂物房左边的小径,走了一刻钟,来到一外断崖。

    于伟从怀里取出一个玉舟,结了个复杂的手印,青光一闪,空中出现一个五尺来长的青色小船,于伟慢慢控制着小船落地,对苏青说;‘快上去,我带你去弟子堂!’

    看着苏青手忙脚乱的爬上玉舟,于伟心道,陆师兄从哪弄这么个人来,看着都二十多岁了,也不见多聪慧,就是能激发灵根,也无法引气入体吧!

    殊不知陆培只得了苏青的至阳石,只是把她引入道门,同时也给她一个躲避危险的安全之所,以了却一桩因果,根本没想过她能不能修炼的事。

    苏青坐在玉舟上,周围云雾缭绕,一阵阵清风朴面而来,心想这就是修仙者的神通呀,想起以后自已也是其中一员,心中欢呼跃雀。

    不到半刻钟时间,玉舟落在一处山谷,十几所精致的小院,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谷中,中间被一颗颗桃树分开,山上数条山涧飞流而下,最后汇入山脚青潭。

    于伟收起玉舟,对苏青说;‘苏姑娘,你已后就住这里了,恩,那边几所房子空的,你挑一所吧!’说着于伟指了潭边的几坐院子。

    苏青指着院子问;‘我自已住?’于伟点了点头;‘本来是三个人一个院的,不过你是陆师兄带来的,就自已住吧!’

    其实是,除了苏青,子弟堂都是十岁左右的男童,不好安排她跟别人同住。

    此时,苏青心里乐坏了,没想到陆神仙地位挺高的,这走后门进来,待遇还高人一等!

    于伟看苏青又发呆,有些不耐烦的问;‘苏姑娘,选好院子没有?’苏青回过神;‘好了,就住那间。’说着指了指离水潭最近的那个小院。

    于伟带着苏青来到小院门前,掏出一个玉牌,结了个手印,门口一道青光没入。院门随之大开,之后把玉牌,还有一个青色的储物袋牌给苏青说;‘这是身份玉牌,门中行走都要用,你好好保管。’顿了顿接着说;‘储物袋是够吃一个月的灵谷灵蔬。’然后抬头指着山半腰的一座殿宇说;‘那就是弟子堂,每日卯时到巳时去听道学习。’说完扬长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