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首闻天道

章节目录 首闻天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认真打量这座今后栖身的小院,院子很小,朝南三间正房,正东半间厨房,院正中一棵不开着大朵白花的树,树下放着一个小石桌,三只石凳,一人高的篱笆充当院墙,上面爬满了开着紫花的藤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进入房间,正中间的客厅只有一张八仙桌,四把椅子,西边卧室只有张床,床头一张小小的床头柜,一只小板凳,苏青把被褥铺好,把随身东西放在床头柜上,打开柜门发现里面有面镜子。

    虽然不太清晰,还可以看出镜中人平平无奇的脸,微圆带方的脸,不大且没神采的眼睛,稍挺的鼻子,小巧红润的嘴巴算是五官中唯一出采的地方了,微翘的下巴让这张脸有些许生动。

    苏青放下镜子,四肢摊开躺床上想,等我有修为了,就可以变漂亮了吧,陆神仙不用说了,于师兄也是帅哥一枚,恩一定要好好修炼!

    苏青把储物袋打开,发现里面有一袋米,一捆青菜,一包盐!看来以后只能茹素了,苏青暗自哀叹。

    苏青把这些东西拎到厨房,突然觉的饥饿难当,厨房里灶台厨具一应俱全,还有堆劈好的柴,掀开水缸看了看,没水,拎起门后的水桶去后面水潭掂了一桶水。

    苏青不知道的是,其实别用水都是从水葫芦里取的,因为住这里的都是八到十岁的小孩子,所以都有人先来教他们生活起居,厨房案板边上的那个小小的葫芦里装的就是水。

    这是一种专用来储水的法器,空间很大,又保证水质,也是这桃源山特有的一种植物所结,然后炼制的,其它地方没有,不过修仙者都用不着,所以也没传出去,只用来给没入道的低阶子弟用。

    苏青煮了一碗菜粥,虽然只放了点盐,也很是鲜美,吃到肚子里,感觉全身暧暧的,很舒服。

    洗涮过后,天已经暗了下来,苏青从东厢房找到盏灯点起来,房间顿时亮了,比灯泡也不逊色。她打量了下东厢,只有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小书架。里面一沓纸,一支笔,一块砚台,一个小玉瓶。

    苏青把随身带的那本医书放在书架上,看着黑黑的夜,感到一阵困倦,今天经历实在太多,她急需好好消化下。

    一夜无梦,也许晚上睡的太早,苏青醒来的时候,天还不亮,她穿好衣服,点上灯,做好早饭,天才蒙蒙亮,吃过早饭,她便沿着小路向山腰的大殿走去。

    真是望山跑死马,明明看着没有多远的路,她走了一时辰还没到,看着头顶的太阳,苏青抹了一把汗,向近在咫尺的大殿挪去,走了一这么久山路,体力早透支了。

    待她来到大殿,发现一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坐在殿前一个明黄蒲团上讲道,下面几十个十来岁的男童!

    难道不是这里?她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只听得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这位新来的弟子,怎么还不进来,不知道已经迟到了吗?’

    她只得在众小童惊讶的目光中,来到最前排边上空着的那个蒲团上坐下。随后老道又继续讲道,她刚开始根本听不懂,但她强迫自已静下心,放松精神,慢慢的理解了那一句句晦涩的经文。

    两个时辰只觉的一闪而逝,老道停下来时,她还有些意犹未尽!直老老道扔给她一本书,才醒悟过来,她接住一看;天道经。心道怎么不道德经吗?

    站起身看到老道还没走,秉着尊师重道的精神,上前行礼道;‘老师辛苦了,弟子告退!’老道捻了下胡须说;‘我姓何,你已后叫我何师兄即可。’

    待回到住处,已经中午了,苏青已饿的不行,立刻钻进厨房煮饭吃。吃过饭,苏青把那本天道经拿出来,大部分字都认识,就坐在树下看了起来,一个时辰过后,这本书就看完了。

    太阳有些大,就回房间了,觉得无所事事,想着不如练练字,就当修身养性了,她一直都写毛笔字的习惯,所以掂起笔倒也不觉生涩。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看着手边十几张毛笔字,长出一口气,那本天道经也抄了好几章,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走出门。

    天色还早,不如出去逛逛,这么一想她拎起厨房门口的蓝子出了院子。

    她住的小院子离后山最近,绕过水潭就到了山根,她在这里发现许多可食用野菜,很快挖了一篮子,正准备回去忽然发现身边一根红薯藤,她欣喜不已,终于有好吃的了!

    她顺着红薯藤找到一大片红薯,没想到这仙山还有红薯,终于不用吃菜粥了,她飞快的挖了半篮红薯,哼着歌回去了。

    她回到家,收拾好野菜,拿两个红薯扔灶堂里,开起做晚饭,先用水绰了野菜用盐拌了,熬了稀饭,从灶堂里扒出闷熟的红薯,晚饭就成了。

    正准备吃,只听得外面有哭声传来,苏青放下勺子,出去打开门,发现哭声在院子后面,就走了过去,看到一个小男孩蹲在水潭边哭,苏青走到他身边问;‘你怎么了?’

    男孩抬头看她一眼说;‘师姐,他们不让我吃饭。’苏青看着这一脸泪水的小男孩,心里一软说‘来我这里吃吧!’男孩一听盯着她说;‘可以吗?’

    苏青把小男孩领回家,先给他打了盆水洗脸,收拾干净后发现,这男孩长的粉雕玉琢的;肌肤如玉,目如点漆,唇红齿白。

    苏青给他盛了碗稀饭,丢给他一个红薯,这孩子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根本没发现眼前还有盘青菜。

    吃过晚饭,男孩勤快的帮忙收拾碗筷,苏青见天色已晚说;‘我来收拾,你赶紧回去睡吧。’说完见他还期期艾艾站在哪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男孩吭吭吃吃的说;‘我,我叫韩进,师姐,以后我还能来找你,找你玩吗?’苏青笑着说;‘可以呀,不过,你不跟你的小伙伴们一起玩吗?’

    这男孩一听气愤的说;‘他们总欺负我,还把我的灵米抢走,老不让我吃饭!’苏青一听爱心大发;‘你以后就来我这吃饭吧。’韩进高兴的说;‘好啊,谢谢师姐!’

    晚上,苏青又抄了一个时辰书,方才睡下,一觉醒来,匆忙做了早饭吃了,开始往山腰学堂赶,今天还好没迟到,刚坐下,讲道的何师兄就来了,随着何师兄淳厚平和的声音,苏青又达到昨天那种,浑然望我,玄之又玄的境界。

    感觉眨眼间就结束了,睁开眼,见何师兄正疑惑的打量着她;她忙起身上前说;‘师兄,你看我有何不妥,请多指教。’

    何师兄高深莫测的说;‘好,你很好,好好研读经书,自然有所悟。’苏青一头雾水的走出殿门,看到韩进正在门口等她,看到她跑过来问;‘师姐,何师兄指点你功课了吗?’

    ‘算是吧,你怎么没在走,在等我?’苏青摸了摸他的头说。‘那师姐,我们一起回去吧!’说着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人纸鹤,抬手打出一道法诀,纸鹤瞬间涨大。

    韩进正准备跨上去,发现苏没动就问;‘苏师姐,你怎么不拿灵鹤呀,不是要下山回去吗?’苏青指着浮在空中的纸鹤问;‘这怎么用?’

    原来苏青收拾储物袋时,看到这只纸鹤,当是摆设,也没有告诉她是用来代步的,今天听韩进一说才明白;怪不得每次听道,她都累的半死。

    无奈韩进的纸鹤只能带一个人,苏青只能自已走回去了,回到家苏青翻遍了房间,也没找到那只鹤,只得每天亲力亲为爬山听道,而每次听道她都会进入到那种望我的境界,何师兄看的眼光越来越欣蔚。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转眼到了秋天,来到桃源山已四个月了,来苏青这里蹭饭的小孩越来越多,这些掏气的男孩子还时不时的逮些野物来,让苏青做了吃。

    这天下午,韩进带着几个男孩子,拖着一只半大的羚羊来,苏青见羊腿焦黑,像一层油漆便问;‘你们怎么逮住的?’

    一个叫赵越的男孩说;‘我们是在泥沟里捡的!’从这些男孩子七八舌的进述中得知,寒潭谷,就是他们住的这个地方,东边一条沟,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很多黑泥,一些动物误入其中,就出不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