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突破三阶

章节目录 突破三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自从陆培走后,梅仙子也鲜少出现,整日闭关苦修,赵春秋也只是晚饭时才出来吃饭,

    其它时间都在闭门练丹修练,相比之下,苏青算是过的最悠闲的了,每天修练三四个时辰,隔几天去林家讲次道,其余时间,练练五行法术,看看灵草集,实在无聊就去镇上逛逛,到观前街淘宝,她还尝试把灵草加入食物中,捣估出不少灵气充盈的美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了,二年后,乔晓嘉成功进阶练气五层,潜心修练的梅仙子也进阶九层,她决定回师门一趟,走之前,苏青亲手做了一桌子菜肴,为她饯行。

    之后不久,赵春秋也悄然离去,就连一直仰慕乔晓嘉的张远,也有一年没来桃源居了,孙仪跟吕秋儿,俨然成了一对神仙眷侣,时不时相伴出游,常住在此的也只有苏青,乔晓嘉,许杰三人。

    半年后的一个傍晚,许杰也倚剑离去,外出寻找突破机缘,他已停在练气十层快五年了,却还在十层初期,几年来,无所寸进。

    这也是很多练气期修士遇到的问题,一般练气期的修士六成也以突破五层,五层之后亦有半数能修至十层,但真正是筑基的却是百中无一。

    达到练气十层,便有一百二十多岁寿数,六十岁之前筑基最好,过了八十岁,基本上没筑基的可能了。

    许杰眼下四十多岁,已经练气十层,做为剑修已经是很快的了,但谁知道要在十阶这关口上停留多久,也由不得他不慌。

    苏青如今已三十四岁,还在练气二层徘徊,眼看别人都进阶成功,她也有些焦急,说起来练气初阶,进级不是太难,一般人二三年,即可修练至三阶。

    可是从苏青入道五年,还在二层,也算是极慢的了,但不管她怎么努力修练,每天最多只能修练两个时辰,再久的话,身体,神识,精神都受不了,而且经脉也容纳不了那么多灵气。

    转眼,又到了年关,进入腊月,街上的年味一天比一天浓,虽然做了六年修士,可是苏青还保留着过年的习惯,每年过年,都把桃源居布置的喜气洋洋,随着在一起过年的人越来越少,这年过的越来越兴趣索然。

    去年过年还有三个人,今年只有乔晓嘉她们两个人了,也许某天,只有她一个人浪迹天涯,寂寥的度过一年又一年。

    是啊,既然选择了修真这条路,就得接受成仙大道上的种种寂寞,孤独,以及未来可能面临的各种危险。

    若得长生,在漫长无边的岁月中,朋友哪里时时相伴左右?大部分的时光,还是要自已慢慢度过。

    想到这里,她一扫心中郁积之气,有种豁然开郎的感觉。随即,附近灵气突然大量涌入经脉,她知道,这是要进阶了!

    想到这里,苏青施展疾风术,不过片刻,就回到房间,立刻打座入定,桃源居本身建在灵脉之尾,所以房间灵气充裕,一股股灵气进入经脉,立刻向丹田涌去。

    苏青不得不以神识控制引导这些灵气,在经脉中运行一个大周天,理顺之后送入丹田。

    但是,在引导灵气在经脉运行中,又有大量灵气涌入经脉,因为苏青不放其直接入丹田,所以经脉中的灵气越来越多,很快,经脉容纳不了这么多灵气。

    这些灵气开始冲撞经脉,苏青不得已加快运行灵力,随着灵力涌入越多,经脉承受的压力越大,经脉及内府全部充满灵气,其中的身体杂质,被迫排出体外,这样灵力运转越来越快。

    苏青忍受着筋脉撕扯的巨痛,飞速运转灵力,把灵气输送到容量又大了一倍的丹田。

    直到苏青快要撑不住了,精神力用尽,头痛欲裂之时,突然一种异常舒服,身休充盈的感觉传来,头脑一阵清明,身一轻,她吐出上口浊气,深深吸了口气。

    一股酸臭无比的怪味,涌入鼻腔。她一动,感觉浑身粘腻腻的,味道更重,忙叫童子烧水清洗。

    刚洗完换好衣服,肚子响如鸣鼓,又奔入净房,半个时辰后,才感觉浑身通泰,灵气充盈,还没来的及揽镜自照,周身灵气如水般,归入丹田!

    乔晓嘉见苏青三天没出房门,就猜想她进入练气三层了,不少一个小境界,就要三天时间,这也太夸张了,她从四层进阶五层,也不过用了半天。

    不过苏青进阶,她担着的心也算放了下来,之前整整四年没进阶,她以为,苏青修为止步于此了呢,毕竟很少有二层进阶三层需要三年以上的。

    一般都是四阶到五阶,是个大境界,很多人在四阶停留很久,近一半终生不得寸进,她在四阶也停了七年,但她如今也不过三十岁,苏青今年都三十五了!

    苏青自已也不知道,她进阶用了多长时间,当她打开门,看到乔晓嘉守在门外时,心里很感动,这大雪天,纵然是修士,雪地里站着也很冷的。

    ‘进阶顺利吧,你在房间呆了三天,饿不饿?’见苏青出来,乔晓嘉上前抓住她胳膊关心的问。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饿了呢!’苏青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说。乔晓嘉笑眯眯的说,‘刚听到动静,我让厨房做了鸡汤面,知道你不吃劈谷丹,这会肯定饿坏了!’

    转眼,到了小年这天,苏青早上修练一个时辰后,见乔晓嘉正懒懒的坐在客厅,她走过去问‘怎么了?今天没出去卖符?’

    乔晓嘉每隔两天,上午去观前街卖一次符纸,几年来,也得了不少灵石,不然就这桃源居,一个月三十块灵石的租金都没有。

    虽然前几年,都是梅仙子几个付的租金,不过,从前年开始,就是乔晓嘉一人付租金了,虽然许杰走的时候给她五百灵石,但也只够交一年多租金的。

    乔晓嘉叹了口气说;‘今年就我们两个过年了。’苏青在她身边坐下说;‘是啊,真有些冷清呢!’其实,这些天她跟乔晓嘉,都盼着朋友们会来过年。

    前几年,这些朋友,虽然平时各自修练,出去游历,一般过年的时候,都会来桃源居热热闹闹过个年,在一起吃喝,谈天论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