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百兽林之行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百兽林之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虽然有些心动,但之前云雾森林之事,让她有些心有余悸,不过那次进去的大多是散修,此次是宗门弟子试炼,应该不会有什么阴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啊,如果他们真的去百兽林试炼,且同意让我们随行的话。’苏青沉默半天说。

    ‘恩,我们回去也好好准备准备’乔晓嘉高兴的说。

    回到家,乔晓嘉便回到房间,开始制隐匿符,以备不时之需。

    苏青回房闪身进入仙果圆,先取不少灵潭水装入葫芦,之前的都在白芒山完了。

    又摘取一些仙果,放入随身储物袋,出来后,整理一番储物袋,把丹药,伤药全都放在一起。

    见天色已近中午,想起来好久都没有认真做顿饭吃,便出去买回来许多灵米面,灵蔬,灵兽肉。

    因为这里紧挨着翠微山,山上一二阶灵兽很多,所以这灵兽肉十分便宜,一只二阶灵鹿才二十块灵石,苏青买两只收入储物袋,其它的花翎鸡,黄灵羊等一阶灵兽更便宜!一百块灵石买一大堆!

    回到家,她心情愉悦的做一桌子菜,叫上乔晓嘉两人大块朵颐!

    下午,乔晓嘉并没有回房修炼,而是陪着苏青坐在玉兰树下闲聊,话题主要还是围绕能不能蹭团进入百兽林。

    聊着聊着,苏青竟然靠在藤椅中睡着了!乔晓嘉心生纳罕,一般修士很少精神如此疲倦,说着话就能睡着。

    她拉过苏青的手腕,凝一丝灵气探入,经脉强韧,丹田灵力充盈,她收回手,只见其面色憔悴,眉宇间有深深的疲色。

    她拿一条溥毯搭在苏青身上,静静的坐在她身边看书。

    一个时辰后,苏青醒来,睁开眼看到乔晓嘉坐在她身边看书,斜阳浅浅照她莹润的脸上,好像会反光一般,耀眼夺目。

    苏青闭上眼,心里暗暗叹惜,难道自已穿越来到此界,竟是打酱油来衬托美貌无双的朋友么?

    不过,有这么位美丽动人的朋友一路相伴,真的也是三生有幸!

    见苏青醒来,乔晓嘉严肃的问;‘你是不是炼丹伤到神视了?’

    苏青神色一凝,点点头说‘可能是吧,难怪总觉得精神疲惫。’

    乔晓嘉叹口气说‘你神视之前就受过几次重创,本来就比较娇弱,这次一定要好好休养段时日,就不要再想着去百兽林了。’

    苏青刚要反驳乔晓嘉接着说‘谁知道传言可不可靠呢,你最近就在家安心呆着,不要劳神费思。’

    第二天,乔晓嘉去坊市买回一瓶养神丹给苏青,之后几天总是早出晚归,苏青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仙果园,每天就着灵潭水服一颗养神丹。

    半月之后,她发觉神视比之前敏锐好几倍,感觉精清气爽,试着把神视放出去,竟然可以覆盖方圆几里!

    更不可思义的是,她放出神视查探四周,好像没被其它修士发觉!

    她用神视‘看’到乔晓嘉正在凝神制符,但她根本毫无反应!之前,她很少动用神视,主要因为她的神视十分脆弱,稍一使用便头疼欲裂,就连修炼都不能坚持太久!

    她又小心移移的放开神视,去观察附近修士,发现紧挨着他的院子,住了三位年轻男修,看衣着应该是浮云派弟子,正聚在一起讨论试炼之事。

    从他们口中得和,这次试炼确定是在百兽林,而且三天后开始接收散修报名加入,从他们言谈中得知,此次百兽林之行十分危险,但是危险与机遇并存,因为百兽林出现许多变异妖兽,其全身都是宝!

    苏青听的热血沸腾,恨不能上前交流一番,还好对方没察觉到她,否则用神视窥探比自已高两阶的修士,不要死的太快!

    这也是一般修士之间的禁忌,而且只要有人用神视察探,修士都能感觉的到,有些功法可以隐匿修为,但没办法隐藏神视!

    确定她用神视探察不会被人发现之后,她心情大好,把附近神视所能探察范围内的修士全部察一遍!

    自此,乐此不彼的观察周围修士,她发现神视也需要锻炼的,因为只要长时间的放出去,下次再放出时,范围会扩大一点点,坚持时间更长!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躺在房间附近的一举一动都尽在‘眼’底,很有种洞悉一切的感觉!

    当然是在神视范围内的一切!

    但是,为什么总会‘看’到些不和谐的东西呢?不是说修士都应该清心寡欲吗?为什么右舍住的那住道貌岸然的中年修士,竟然带两个清秀女子回房什么什么,果断收回神视,再看要长针眼的。

    倒是浮云派这几位少年修士,晚上都在刻苦清修,难怪二十几岁就炼气顶层,到底是大宗门弟子,哎哟,仔细一看都是用灵石直接摆成聚灵阵修炼!

    三天很快过去,见苏青精神饱满,乔晓嘉知道她神视已恢复,连连感叹她恢复神速。

    两人一起来到坊市一处空地,前面挤满报名蹭队去百兽林的散修,果然如之前听说的,只有六阶以上的方能前去。

    涮下一大半前来碰运气的低阶修士之后,很快轮上她们,苏青忙运转灵力入全身经脉,那位负责选人的浮云派弟子,看到苏青一阵恍惚,眼前这女修生的风光霁月,气质非凡,面含微笑,观之可亲,让人感觉到其骨子里的风流潇洒!

    苏青拿到许可玉牌后,悄悄呼一口气,全身灵力入流水般汇入丹田,她又变成了灰仆仆的路人甲!

    所以,那位浮云派弟子回过神,发现手中玉牌被领走再四处张望,却遍寻不到,若不是被领走的玉牌,他都以为自已出现幻觉呢!

    乔晓嘉毫无疑问得到一枚玉牌,两人都十分高兴,待所有玉牌发完,另一位炼气圆满的浮云派弟子上前大声说‘诸位道友,欢迎大家加入我派百兽林试炼。据闻……总之此次百兽林之行危机重重,但机缘丰厚,本派定于十日之后卯时由此地集合………’

    但凡有权有势之人,如这名门大派弟子,古往今来都一样喜欢打官腔,一番词藻优美的废话一堆!

    回去之后,乔晓嘉拉苏青帮忙制符,她已经能布出迷踪阵,但所需灵符还不够,还有几十张不同的二阶灵符就交结苏青绘制。

    苏青属于学习超慢,十分吃力,一旦学会便出精品的人,她手握符笔,行云流水般,一张张灵力四溢的灵符出现在眼前!

    乔晓嘉看的眼红不已,干脆丢给她几百张空白符纸,让她多制些防身用。

    苏青放下符笔,跟乔晓嘉各收拢上千张各式灵符,桌子上还剩一堆中下品符,打算拿出去卖掉。

    想到自已囊中羞涩,苏青出去买几千张空白符纸,朱砂,一支上品符笔,整整绘了三天灵符,拿去坊市一家专卖符纸的店铺寄卖,谁知不到一天便被抢光!

    上品二阶灵符,物美价廉,不抢才是傻子呢!

    当苏青接过撑柜亲手奉上的七千颗灵石时,内心激动不已,感觉自已也不是太笨,恩,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天才?

    想到这里,她立刻冲入丹房,两个时辰后,看着丹炉内黑乎乎的一陀,感叹自已到底不是天才,鉴于之前学习制符之路,她不甘心放弃炼丹,当第二炉失败时,她筋疲力尽的进入仙果园,伏在灵潭边睡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灵潭中的灵气丝丝缕缕的从她毛孔钻入身休,通过经脉汇入丹田。

    第二天醒来,神清气爽,丹田灵力充盈,堪比之前修炼两个时辰,苏青满足的喟叹;仙果园空间真是太逆天了!

    此后,她极力控制住在仙果园睡觉的欲念,每天只在仙果园修炼两个时辰,晨起在外修炼一个时辰,喝杯灵潭水,习武半个时辰。

    虽然每天习武时间不长,但她多年来坚持不缀,况且,她必竟经过数次灵气淬体,修习武术自然比肉身凡胎多几分灵动,力道。

    如今她撇开一身修为,只这一身功夫,也称得上武林高手了,只是这些她不自知罢了!不过相对于那些天才修士而言,她修炼的速度真是慢的可以,而且有仙果园这样的极品空间在手的情况下。

    但是苏青事实在上并不想过多依赖仙果园,她只想凭着自已的努力在修仙大道上,一点点的走下去,这样道心才会更加坚定!

    十天时间转眼过去,苏青两人早早来到坊市集合之地,就见附近围拢了许多修士,卯一到,浮云宗的修士乘玉舟从天而降!

    核对好玉牌之后,一位浮云派炼气圆满弟子,招呼众人登上玉舟,向北方向飞去!

    苏青从未乘过如此巨大的玉舟,跟乔晓嘉两个到处张望,玉舟飞行很高,速度也很快,朵朵白云擦身而过,却感觉不到任何风声,想来有阵法相护。

    突然,听到一声洪亮整齐的声音‘洛阳师叔,紫云师叔,弟子有礼!’

    待苏青抬起头,只见两位并肩而行的修士,迅速消失在视线里,那惊鸿一瞥的一双背影,苏青脑海中闪出一个词,神仙眷侣!

    从自豪满满的浮云派弟子口中得知,那位洛阳修士师从元婴真君,年仅二十筑基成功,成为中洲大陆百年最耀眼的天才,如今年不足三十岁!

    紫云仙子则为其掌门入室弟子,三十岁筑基,不但修为高,而且貌美无比,在整个修真界素有艳名。

    苏青心中暗叹一口气;前段时间制出冰霄符时,她还洋洋自得,以为自已也算不出世的天才,后来虽然炼丹连续失败,让她倍受打击,但潜意识中还是有些骄傲自满,如今才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到达百兽林之后,浮云派弟站在一处,散修则三三两两站在一起。

    整个百兽林笼罩在阵法之中,看上去于平时一般无二,只是无法靠近,此时阵法已经打开,由两位筑基修士从旁控制,浮云派弟子正井然有序的从仅容两人并肩的通道进入。

    一刻钟后,苏青跟乔晓嘉两人并肩来到入口处,感觉眼前白光一闪,待回过神发现已来到一棵巨木之下!

    这是一颗巨大的桑木,数十人合抱之粗,至少有数千年树龄,枝叶繁茂,覆盖十数丈!

    ‘我们跟浮云派的人一起吧!’乔晓嘉拉了下正望着巨木发呆的苏青说。

    ‘好啊,跟他们一起更安全些’苏青回过神说,才发现前面不远处还有几十个浮云派弟子,看来也是被传送到这里的。

    两人加快脚步赶上浮云派弟子,正思量怎么开口随行,一位年约二十炼气七层,相貌清俊的修士停下脚步对她们说‘两位道友若不嫌弃,于我等一起同行可好?’

    两人对视一眼,满心欢喜,她们之前也听说百兽林妖兽异常之事,据说出现许多闻所未闻的妖兽,且十分凶悍,就她两人而言单独行动,还是十分危险的,所以才想着跟着浮云派弟子一起。

    苏青忙说‘多谢道友相邀,我二人很荣幸能一起随行,在下苏青,请问道友如何称呼?’

    那年轻修士礼貌的说‘当不得苏道友相谢,此次百兽林之行,本就十分凶险,多个人同行也多一分安全,在下钱弥。’

    听到‘钱迷’苏青强忍着笑拉过乔晓嘉说‘这是乔晓嘉,三阶制符师’

    本来自顾前行的浮云派弟子,一听到‘三阶制符师’均向乔晓嘉投来钦佩的目光。

    之后,这些自命清高的浮云派弟子,一个个围在乔晓嘉身边大献殷勤,三阶符师啊,那可是能制的出三阶灵符的,而一张三阶灵符,可是经的起筑基前辈全力一击!用来对付百兽林里这些二阶妖兽,那真是小菜一碟。

    虽然乔晓嘉成了这阶二十六人队伍的核心,看上去毫无修为的苏青并没有被冷落忽视,大家都对她十分客气,这让苏青对浮云派好感大增。

    心里暗道,这才是真正大宗门子弟的气派,不像其它修士那样目中无人,因为她体质特殊,入道后也习惯被人无视,但她心底还是有些不舒服,同样是修士,谁愿意总让人看低一等呢?

    一行人在森林中行了一上午,别说妖兽,即便是普通的野兽也没碰见一只,甚至鸟儿都没见到。

    苏青暗自心惊,这太反常了,即便是一般小树林,综自没有野兽出没,各种鸟类总是常见的,这遮天蔽日的森林却如此寂静,真让人有种草林皆兵之感。

    众人显然都感觉不同寻常,都全身警戒,默默前进,一时之间,只听得到行动间带起的风声。

    在一路静默诡异的气氛中,天慢慢暗下来,大家精神紧张的在森林中穿行一整天,都十分疲累,加快脚步打算找一处开阔之地休息。

    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一个方圆三四里地的湖边。

    此时,太阳已落到地平面,夕阳铺在湖面上,金色的波光粼粼,一阵微风吹来,清凉舒爽的水气扑面而来。

    众人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行路带来的疲乏一扫而空,都不约而同的沉醉在这静谧的湖光中。

    就在此刻,异变突起!

    湖水翻滚,一只巨大的水兽跃出,汹涌的水墙如排山倒海般,向众人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苏青手指一曲,接连打出三张冰霄符!

    待众人回过神,只觉得如置三九寒冬,再看一座巨大的冰墙立于面前,越过冰墙,整个湖水全部冰冻!

    太阳刚刚没入湖面,一道道金光反射而来,晃得人眼花,但湖中没来及跃出的巨大妖兽,大家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只二阶巅峰的水瀤,只来的及发出一击,便悲催的被定格在湖面之上,它赖以为生的水,昔日进攻的利器,变成的困住它的天然牢笼!

    ‘是冰霄符?’乔晓嘉回过神,拉拉苏青的袖子问。

    ‘恩’苏青点点答道。

    呼啦,一众浮云派弟子围上来,争先恐后的向苏青表达感以及崇敬之意。

    ‘苏青道友,你这神符可困得住妖兽多久?’钱弥挤到跟前问。

    苏青暗自察了把汗,弱弱的回答;‘这符是我刚制出不久的新符,这算是第一次用,我也不知道能困多久。’

    ‘我们还是尽快想法,把妖兽除去为妙!’苏青提高声音说‘必竟不知道它何时破符而出。’

    众人深以为然,来到湖面之上,各自祭起法器向水瀤头上招呼,法器撞到外面冰壳上,叮当作响,只削掉少许冰渣。

    ‘灵力好像不管用!’钱弥的法器是支软剑,砍到冰层上,一个白道都没有,他一气之下,丢到一边挽起袖子,运气灵力,以掌击向妖兽,却发现跟本没凭何作用。

    苏青闻言,脑子一闪,想起她在沁竹园小水塘用冰霄符冰冻之后,冰层也是好几天才化开,好像是不能用灵力化解。

    本来水遇硝石成冰,就是自然存在物理现像,也就是属于天地法则,自然无法用灵力化解。

    想到这里,她示意大家停下说‘我这冰霄符并非一般灵符,仍是沟通天地元地,依照世间法则所成,所以一般灵力无法破除。’

    ‘那这妖兽就这么被封印在湖中了吗?’钱迷问道,其他人也疑惑的看着她。

    苏青干咳了声说‘自然不是,这冰还是会化的,只是按照自然规律,就像寒冬普通的冰水相融一般无二,也就是说,只用凡火烤就会融化。’

    闻言,众人十分诧异,这世间竟有如此神奇的灵符,真是闻所未闻!

    苏青见大家都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她,心里得意非凡,入道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修士,同时让这些总是高人一等的土著修士仰望!

    ‘那以苏道友之见,我们该当如何?’一炼气十层的修士上前问道。

    苏青沉吟片刻说‘为今之计,只能以火融冰,然后趁妖兽不防快速格杀!’

    见大家点头,她从储物袋里掏出两只小火炉,倒入石油点燃之后说‘众道友可知这水瀤的命门在哪?’

    ‘在其顶上三寸之处’那位炼气十层修士说。

    ‘好,那麻烦这位道友,以火炙烤其命门,待冰融化即取其性命!’

    ‘我来负责融冰,梁师兄你在一旁伺机斩杀妖兽’钱迷抢先接过小火炉说。

    停电,才来电,马上传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