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再见韩进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再见韩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明天回老家,没有网线,后天晚上才回来,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传文,所以今天提前传两章,下周可能没有推荐位了,大家喜欢文的话,赶紧收藏下吧!不然找不到了!

    她没有回之前的住处,而是在皇宫附近,找一处清幽小院住下,她相信江贵妃,对原阳候府,会做出适当的处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她当务之急,就是进入仙果园空间打座,慢慢平息心中的戾气,她感觉心境愈来愈乱,从而计衍生出不少暴戾之气。

    本来服用朱果强行提升修为之后,就需要闲闭静修以稳定境界,但当是在百兽林,只剩她一个支撑,所以,她强行压制住丹田暴乱的灵力。

    自从在化妖泉边中毒之后,回来见朋友们不知所踪,心潮起伏很大,如今竟然要控制不助,她知道再这样下去,怕是会走火入魔!

    她盘腿端坐在灵溪中,放空精神,整个身体都松懈下来,任由灵溪中的浓郁的灵气,顺着呼吸及毛孔进入经脉。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感觉头脑对精神力失去控制,出现一片混沌,她用精神力靠近发现,其慢慢变的清明,如同一汪湖泊,澄澈平静,精神力一靠近,如同蛟龙入海,十分舒适放松。

    在里面遨游良久,竟归于其中,苏青大骸,忙放空灵台,放开神视,发现精神力比之前壮大许多,且收入自如,才舒一口气坐下开始修练。

    她在仙果园空间闭关修练十几天,闪身出来后,外面才过去一天半,感觉有些饥饿,便来到厨房准备弄些吃食。

    厨房中一应厨具俱全,她熟练的生火做饭,不一会,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鸡汤面出锅,正准备吃,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放出神视,意外发现一位二十年上下,英俊不凡的男子站在门口。

    见对方并非修士,且感觉十分熟悉,抬手打开大门阵法禁制,朗声道‘请进来吧!’

    位公子进门时,正好看到苏青正坐在院中吃面,双眼一亮‘苏姐姐,是你吗?’

    苏青抬头疑惑的问‘你是?’

    ‘我是韩进呀,十几年来你都没怎么变,连做的饭还是那么香浓。’韩进盯着苏青手里的碗,激动的说。

    苏青微微一愣,想起来眼前这个高大俊朗的青年公子,就是当年在桃源山,总是跟在她身后的那个小男孩。

    ‘你都长这个大了’苏青伸出手,本想像以前那摸摸他的头,看看比自已还高一截的大男孩,又缩了回来,含笑看着他。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寻访你的下落,一直无法忘记你……’韩进激动的脸色微红道。

    听到这里苏青心里很开心‘因为两世都相貌平平,所以基本上没被人恋暗过,没想到能被如此俊朗的公子哥,心心念念掂记多年’感觉真不错哈。

    谁知,接下来韩进说‘恩,你做的美食吃过让人此生难忘,真是太好吃啦!’

    听完此言,苏青心里失笑,敢情是掂记着美食呢,又是位吃货!

    韩进见苏青径自吃饭,他都这么说了,也不请他吃碗饭,咬了咬牙,开口小声道‘苏姐姐,呃,我也没吃饭呢!’

    苏青看他一眼,笑着说‘锅里还有,你自已去盛吧!’

    韩进闻言如蒙大赦,‘嗖’的一下窜进厨房!

    苏青见状失笑心道‘这孩子,这么多年都没变啊,爱吃她做的食物,鼻子还特尖。’

    当初在桃源山时,只要她一开火做饭,这小子就闻香而来大吃一顿。

    韩进了一大碗面,一脸陶醉的拍拍肚子,意犹未尽的说‘就是这上味!多少年没尝到啦!’

    见苏青看着他笑,立刻强调说‘真的,自从离山后,我都没吃饱过!那些饭菜真的难以下咽!’

    苏青内心也认同这个说法,这个时代也的烹饪手法少的可怜,基本上都是简单粗暴的,蒸,煮,更没什么调料,只有盐,还有猪油,饭食真是难以入口!

    ‘苏姐姐,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找个像你这样会做饭的夫人!’韩进语出惊人。

    ‘咦?你今年二十多了吧,怎么还没娶亲?’苏青疑惑的问道。

    韩进脸垮下来,一脸落莫的说‘恩,二十二了’

    苏青记得韩进也是出身显贵之家,在普遍早婚的这个时代,也算是大龄剩男啦,怎么父母都不着急?

    心里如此想着,便问出声‘家里你父母都不催你成亲?’

    ‘我母亲早年前故去了,八年前我就被送在鲁国当质子,谁会管一个质子的婚事?’韩进闷闷的说。

    苏青这才想起,韩进原是大燕国的嫡皇子,话说能去桃源山求道的童子,好像来头都不小。

    其实,大燕国在中洲大陆算是版图最大的国家,国力也不弱,苏青想不通,这样一个大国,为什么会把自已嫡亲的皇子,送去当质子。

    该不会是国王昏庸,被宠妃迷惑,才做出这既伤面子,又害亲子之事吧!

    这个念头只是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也是现在看宫斗剧看多了,下意识的想法而已。

    不过,事实还真的被她猜中了!

    ‘唉!不说我的事啦!苏姐姐你来鲁国有什么事吗?’韩进叹一口问道。

    ‘偶然路过,处理些小事’苏青笑笑说。

    韩进盯着她良久,才开口‘苏姐姐,你是不是入道了?我怎么看你比十几年前还显年轻点呢?’

    苏青朝他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真的啊,没想到你真的成仙人啦,已后叫你苏仙子啦!韩进眼中精光一闪,兴奋的叫道。

    ‘你还是直接叫我苏青吧,仙子听着不习惯!’苏青没有错过他睛中的光芒,但对于她从前就十分喜爱的男孩,也很乐意帮他一把。

    韩进垂头想了想说‘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有过同门之谊,已后我就叫你苏师姐吧!’

    苏青点头道‘这样也好,对了,你一个人出来这么久,没事吗?’

    必竟是一国质子,怎么也得严密监视着。

    ‘没事儿,我是偷跑出来的,他们一天就去偏殿给我送一次饭,见人没死就好,我都偷溜出来好多次了,他们知道,我就算偷跑回国,也没好下场,还不如在这儿当质子安全呢!’

    虽然知道是韩进故意说给她来博同情的,苏青还是忍不住心酸,不由想起之前在桃源山,总受人欺负,跑到灵潭边哭泣的小小男孩。

    想到这里,她掏出一枚玉符,递给韩进说‘你配在身上,会帮你抵挡三次致命袭击。’

    想了想又递给他一张传讯符说‘如果有事要我帮忙,就点燃它,如果我在附近,就会前来帮你,但若是距离太远,就收不到了,你当个记念也好。’

    韩进收好符纸,突然伏身向苏青一拜道‘多谢苏师姐厚爱!’

    说完,便告辞离开,苏青重新在门口布上简单的阵法,走进房间,掩上门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

    本来稍稍平息的心境,见了韩进之后,心情起伏大,又有些不紊乱。

    她坐在灵溪中,没有修练,只放空思想,打开精神力,进入那片才出现的‘湖泊’中。

    其实,那片所谓的‘湖泊’就是修士识海,一般修士只有到筑基期才会出现,而且还是混沌状态,精神力可以从来汲取能量,却无法栖于其中,只有修为到达金丹期,才能真正开辟识海,以保护精神力,同时也可以发动精神攻击!

    当然,这些苏青并不知晓,其时,她最近一直心境紊乱的主要原因,并非其认为的晋级太快造成的,而是强行开辟识海,吸取大量精神力,神视过去虚弱而至。

    所以,打座修练是没用的,像她这样,把精神力放入识海,慢慢恢复神视是最重的。

    转眼,几个月过去,除却韩偶尔到访,来蹭顿饭,跟她聊着外面的实事外,苏青不见凭何人,所有时间都在仙果园空间,恢复神视。

    终于,她感觉心境凝实许多,在院子里也闷了许久,准备前去浮云派,打探乔晓嘉等人的下落。

    刚出空间,收到一只歪歪扭扭的灵鹤,打开一看,正是乔晓嘉发来的,说她被浮云派的人带出百兽林,已经回到翠微镇正在闭关修练,讯问她在哪里,有没危险,收到的话用这只灵鹤给她回个信。

    苏青一直提着的心总算落了下去,她捉住纸鹤,按乔晓嘉说的方法,灌注灵力于指尖,给她回了个平安信。

    看着灵鹤摇摇晃晃的远去,她突然感觉很累很累,最近精神一直绷的紧紧的,又有心事,所以一放下心事,便觉身心疲惫。

    得知乔晓嘉他们已经安全,也不用着急赶回去,干脆在这里歇段时间,在世俗界好好逛逛,体验体验生活,这本就是垂练道心必不可少的。

    一松懈下来,才想起已经好几天没进食了,腹内空空,正准备去厨房弄点吃的,韩进风风火火的闯进来叫‘苏师姐,我来帮你烧火洗菜!’

    吃饱喝足之后,韩进听闻苏青要出去逛逛,便自告奋勇的上前当向导。

    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有情恍如隔世的感觉,好久没有见过这般热闹的景像,置身烟火气如此浓郁的地方。

    之前呆在桃源镇,虽然热闹,但因为有修真者居住,大部分普通人都不敢恣意喧哗,大街上行人以店铺小二,都小心移移的,唯恐惊动仙人,跟真正的凡人大都市比起来,清静太多。

    苏青年近三十才入道,不像其他修士那般超凡脱俗,她骨子里已经刻上浓郁的烟火气息,见到这样的热闹的都市,自然心生亲近之感。

    这原城不愧为一国之都,果然十分繁华,宽阔的大街上人群络绎不绝,两旁店铺林立,各式各样的商品俱全。

    韩进带着苏青,兴致勃勃的逛了大半天,苏青忍不住卖许多小玩艺儿,见韩进面现疲色,随便走进一家茶楼休息。

    这家茶楼人并不多,两人径直上二楼,找个靠窗的坐位坐下,要一份干果,一壶茶。

    苏青正准备拿出自带的灵茶,忽听到楼下有人说‘听说原阳候被放出来了,原阳候世子在狱中畏罪自尽,他的那些女人明天午就要被斩首示众!’

    苏青发觉自从脑子里出现那片‘湖泊’之后,五官极为敏锐,只要她有心,很远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她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韩进‘你知道原阳候的事儿吗?’

    韩进捻一块干果说‘你也知道原阳候的事儿啦?’

    见苏青点头,他凑上来悄悄说‘听说宫里最受宠的江贵妃,是原阳候世子的小姨子,候府之所以倒,是报服其害死亲姐呢!’

    说到这里,他撇撇嘴不屑的说‘那原阳候也是罪有应得,不但中伤亲家,连人家女儿都不放过,生生被糟践死,这还不算,连其所育自家子嗣都不顾及!’

    说到这里,他面现狠色‘江贵妃就不该心软放他出来,不过就算出来,也什么都没了’

    ‘哦?这时怎么回事?’苏青好奇的问。

    ‘嘿嘿,这事儿倒是巧了,那好色的秦汤竟然真的拉了个离国奸细入府了!并且还纵容其妾定害死发妻,所以,虽然原阳候府其它人被放出来了,但秦汤一支还是被全部处斩!’韩进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这个江贵妃还真是个历害的,不过那秦汤在她看来,也死不足惜!

    ‘还有啊,我听宫里人说,在秦汤自尽之前,江贵妃曾去狱一趟呢!更蹊跷的是,原阳候一家出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妾室,都全部发卖!’

    苏青倒了杯水,冷笑道‘现在才觉悟,真是太晚了!’

    韩进闻言畅快的笑道‘这些妾室之流本都该死!’

    说完竟恨恨的喝口茶‘若非这些东西,我母亲也不会早逝!’

    苏青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其实,妾室本不该存在的!我曾去过一个大陆,那里的人民,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均一夫一妻,恩爱合谐,男子不许纳妾,若感情不合,可以和离,没有休妻之说,之后各自嫁娶,互不相干’

    韩进闻言惊喜道‘真有此地?若男人纳小会怎么样?是不是没人庶子?’

    苏青思绪从现代社会回转‘纳小会被法律制裁,她妻子也将分其一半家产离开,另行婚嫁,衙门会监督执行,没有庶子,只有私生子,但一辈见不得光!’

    ‘竟然有这样的地方!真是妙哉’韩进抚掌笑道。

    ‘是啊,那里的父亲一如母亲一般疼宠孩子,不像这里死个把孩子,当父亲的视若不见!’想到江贵妃所说其子被害之事,苏青咬牙道。

    闻言,韩进埋下头久久不语,久许,才若有所感的说‘是啊,若真是那样的社会,我也不会沦落至此吧!’

    接着,韩进第一次郑重的向苏青讲述其身世,他出生在大燕皇室,生母为大燕皇后,身为大燕皇帝嫡长子,在八岁之前,受尽恩宠,三岁受封太子,五岁赠号**太子。

    然而,这一切在八岁那年,安贵妃入宫后不复存在,先是因封号问题,帝后翻脸,随后,随后,由于安贵妃有孕,设计皇后不成,反而落胎,皇帝不问青红皂白,迁怒于皇后。

    他至今还记得,皇帝不顾发妻重病,在其床前怒斥‘你不堪为后!’皇后闻言,生生晕撅!

    不到九岁的韩进闯进宫殿,替母讨公道之时,由于安贵妃从旁挑拨,被罚跪在朝阳殿一整天,发烧差点送命,都未得皇帝一声垂问。

    当安贵妃诞下皇子后,跟新晋丽妃合伙,谋害皇后,被他撞破,二人遂使计诱他对新出生的皇弟不利,正好被皇帝见到。

    之后,以其心思狠毒,谋害幼弟之后,废除太子之位,本来重病不愈的皇后,闻讯一口鲜血喷出,病情加重。

    皇后重病在床,自身难保,身为国母,竟时不时要忍受那些宠妃欺辱,而他的处境更加艰难,不但衣食难继,还几次三番被人暗算。

    皇后日渐病重,其娘家镇国公府,请来一位仙长入宫为她诊脉,那仙长直言,皇后乃是心病,只有自救,否则无药可医!

    已经十岁的他,很明白娘亲的症结再哪里,冒着大雨去肯求皇帝去皇后面,结果被其新宠挡在门外,他雨中长跪起,只能请皇帝去见母后一面!

    结果却被其宠妃命人拖走,惊闻此事,皇后不顾病体垂微,下床奔赴大雨中将他带回中宫,后以命相挟,求得外公镇国公,请仙长带他前往仙山寻道!

    当他离宫之时,母亲在他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

    如今想起此事仍历历在目!

    来到桃源山后,他被分配给齐地小世子赵越一个院子,因沉默寡言,所以倍受欺凌,直到遇到苏青,才算得到一丝温暖。

    其实,他虽喜爱美食,但比美食更吸引的是,跟苏青一起吃饭时,那种温馨的氛围,感觉就像小时候,母亲亲自下厨为他做糕点一般。

    至于入道失败后,回到大燕,因其在仙山呆过,皇帝对他也热情几分,这引起其他后宫女人们的惶恐,联合使计,让其失却君心,并作为质子,受质于鲁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