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邪修再现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邪修再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黑衣修士走出山洞微微抬头,金色的阳光下,一双深遂的双眸十分迷人,回头撇了一眼远去的结丹修士,嘴角闪现一抹讥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正是一张与孙仪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只是脸上的神情完全不同。

    ‘唉,看来是顾不得天道啦,哼!天道也不是从来没顾及过我?’他自语道。

    一个人在山野中行走太久,也很无聊的,为了怕伤及无辜,她几个月来一直找了无人烟的荒僻之地行走,这样若是被那邪修寻愁不会波及无辜世人,打起来才无后顾之忧。

    但几个月来一直风平浪静的,她想着被寻愁的可能性也不大,便稍微换了个妆扮,找一套男式长衫,往身上一套,她本来就身材高挑,这样一穿,更像是位稍显清秀的青年公子。

    收拾好之后,她一路来到一个距东皇派不远的小镇,虽然不太大,但竟然有不少修士来往,连续行了几个月路,她也确实有些劳累,准备在这里休息几天。

    这座小镇依水而建,穿过镇中间的那条河叫金沙河,这个镇遂以此命名为金沙镇。

    白墙黛瓦,小桥流水,一个个精致的小院沿河而建,前面为商铺,后院住家,很有几分水乡的秀美润泽。

    苏青租了一条小小的乌篷船,就居住在这清清的金沙河上,白日游船逛水市,夜晚在水波荡漾中入睡。

    天光微亮,苏青就被一阵哭声惊醒,起身来到船头,发现对岸一家好像有人故去,一家人举孝痛哭。

    ‘啊!’一声尖利的叫声传来,接着一声惊恐的女声叫‘大河是被妖魔害死的,娘,我们去找仙师来除妖为大河报仇!’

    苏青心下疑惑,起镐把船划过去,然后悄悄跳上岸,看一眼放在院门中的尸体大吃一惊!

    干枯的尸身跟之服用‘如意丸’暴亡的情形一模一样!

    但从一旁围观之人口中得知,死者今年才二十三岁!

    跟之前买断三十岁之后生机又是不同,但手法却是一模一样,恩,有些不同,这次更为狠辣,乃直接抽取起生机!

    正皱眉苦思之际,突然看到一个酷似孙仪的人,在人群中一闪而过,她正准备上前打招呼,便突然不见了。

    她摇摇头,暗道可能是看错了,也许只是相貌相像而已,除了心里有些失落,也没太在意。

    她正准备回到船上,突然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对岸孙仪跟吕秋儿两人相偕而行,不只道吕秋儿说了什么,孙仪侧头对着她微笑。

    淡淡的晨雾中,两人如同从画中走出一般,十分唯美和谐,这画面不要太美,直刺得苏青一时间竟睁不开眼,因为,她要努力留住眼中的湿气,不要它凝结成水。

    她本想悄悄的离开,当她刚跳上船,耳边却传来一声低沉淳厚的声音‘苏青,你也在这儿?’

    她深吸一口气,始起头见孙仪跟吕秋儿,正在对面岸上看着她。

    ‘是啊,真巧在这遇见你们’苏青边把船划过去边说。

    ‘你自已出游历的吗?没跟乔道友一起?’吕秋儿跳上船,见上面只有苏青一人问道。

    ‘恩,我自已出来历练,她在闭关修练’苏青微笑道。

    ‘苏青,你现在修为多少了?’孙仪随意的斜躺在船上随口问。

    ‘八阶’苏青从储物袋拿出几小筐灵果,一壶灵酒,几盘自制的点心淡声道。

    ‘苏青,这灵果真不错!’吕秋儿拿起一颗金灵果边啃边说。

    ‘恩,点心也不错,给你尝尝’孙仪手里拿着一块点心吃,随手又递给吕秋儿一块。

    吕秋儿扔给他一颗果子,两人相视一笑,十分默契。

    ‘几阶?’孙仪坐起身又问苏青,吕秋儿则温柔的依在他身边。

    苏青侧身坐在船头,用欣喜轻快的声音说‘八阶啦!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义?’

    ‘真的呀!苏青你是得了什么机缘,修为提升这么快!’吕秋儿大张樱口吃惊的问道。

    ‘进阶确实很快,之前是我看走眼了,以为你那么大年纪入道,修为很难提升呢!’孙仪微笑着说。

    三人泛舟于碧波之上,本来看起是十分惬意的,但很快被河道两旁此起彼伏的哭声搅了兴致。

    ‘这里出了什么事?’孙仪皱着眉头问苏青。

    苏青垂头想了想,便把早上看的到干尸的情形告诉他们,关于鲁国发生的事,她并没有说的太仔细,只是说见过相似的情形。

    ‘这是被人抽断生机所至’孙仪听完立刻下结论道。

    ‘想来一定是那些坠入魔道的邪修所为,一般修士是不会不顾天道,作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的!’吕秋儿也义愤填膺的说。

    ‘能活活断人生机,此人修为一定不浅,我们还是避开的好!’孙仪沉吟半天道。

    苏青闻言,心里无限失望,虽然她知道面对强敌,避开是最明智的选择,但仍无法对此等惨剧视而不见。

    ‘我们立刻启程去东皇派报信,这里是他们辖下的地盘,他们应该会出面除去这害人之徒!’孙仪站起来说。

    ‘我跟你一起去’吕秋儿立刻跟着起身道。

    见孙仪并未只是一味逃避,而是前去大宗门报信,让他们来处理显然比自已强出头更好,苏青心里佩服之余也升出无限欢喜,不过,看到他身边连神色都与其一致的吕秋儿,眸中璀璨的光彩悄悄暗淡下去。

    ‘那我留在这里静观其变,反正在其它修士看来,我也就是一介凡人。’苏青微笑着说。

    孙仪点点头说‘这样也好,你在此照应,切不可强出头,我跟秋儿一起去东皇山!’说完二人踏浪而去。

    望着两道仙姿翩然的背影,苏青原本平静淡然的脸,一下子染上浓浓的黯然之色。

    而随着两人离去的,还有一个身着黑衣之人,也悄然离开金沙镇!

    ‘我们终于又相见了!’黑色斗蓬下,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无限伤感的苏青,在不知不觉中躲过一劫,而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杨树村村头,苏姑娘庙中,其栩栩如生的塑像却轰然倒下!

    不说郭直一家慌忙召来信众,商量为苏姑娘重塑金身之事,只说苏青,自从孙仪两人走后,她明察暗访,发现除了他们相遇那天,金沙镇惨死十几个青年壮丁之外,之后几天,再也没有惨剧发生。

    整个金沙镇暂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平静,但这平静并不能阻止百姓的惶恐,每一个死去的青年,虽然身上有着各种陋习,但不否认,他们是目前或不久的将来,家里的顶梁支柱。

    这些天,苏青看着小镇居民,纷纷送自家青年壮丁出去躲避,而所谓的官府则从未出面受理此事。

    大感疑惑之下,找到一老者相询,答曰‘官府从不受理此类事件,若冒然报官,这人死的如此蹊跷,官府很可能以私德有亏,上犯天威之名定案,白白累全家受刑!’

    对于这个时代的官府,苏青真的很无语,印象中除了收税,对于民生真的是很少管啊,记得有年大雪成灾,她奔赴杨树村,一直没见官府出面救灾。

    而一心向道的修士,也对世间百姓疾苦充耳不闻,只修已身,苏青以为此界对待民生如此冷漠,难道真的是天道所归?

    心里居然对韩进的帝王之意,多了几分期许!

    七天过去了,虽然金沙镇没再出人命,但孙仪二人亦不见回转,此地距东皇山虽近千里之遥,但以二人全力而行的速度,最多两天便可到达。

    也许在东皇山或都归途中,有什么事绊住了吧,苏青压下心中的不安,自我安慰的想。

    谁知,半个月过去,仍然没有两人的消息,苏青就有些坐不住了,她决定前往东皇山一探究竟!

    其实,她心里也想过,是不是他们去东皇派传信之后,便又去其它地方游历去了,若说只吕秋儿一人,还真会这么做,但对孙仪,她还是相信他会回来跟自知会一声的。

    心急之下,也顾不得隐匿行踪,她脚踏灵靴灌注灵力于双腿,向东皇山飞奔而去。

    一路之上,全力疾行,因为她心里隐隐感觉,东皇山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东皇山并没有想像中那般巍峨高大,外表看上去,只比一般山峰高出一些而已。

    来到古朴大方的山门前,她正准备扣山拜访,发现孙仪一身黑衣正从旁边一座山峰下来,只是吕秋儿并没有跟在身边。

    苏青一直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转头向他跑去。

    谁知,他速度很快,苏青已经尽全力,还是追不上,且渐行渐远。

    苏青正准备发传音符给他,见他突然进入在一个山涧中,眨眼间就看不到了,她飞奔至此找半天也没找到,就像凭空消失一般!

    难道,这里有什么阵法不成?苏青悄悄放出神视,方圆十几里都没有灵力波动,可见附近并没有阵法。

    莫非是什么障眼法,或者是什么法宝之类吧,想到这里,她心下十分沮丧,这次见面她发现,孙仪已经练气顶峰,差一步就练气圆满,可以说筑基之下少敌手,有些她不知道的高深手段也不足为奇。

    苏希望大家多去评论区留言,指出文中的不足之处,同时,书架有空的希望收藏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