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九章 塘中玄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九章 塘中玄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原来,这妇人虽溺水多时,却还未死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于是,她将手肘用力按压其腹,同时按现代所学的施救溺水之人的方法,为其做心肺复苏。随后,招来那位十六七岁的小娘子为其做人工呼吸。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那桩子家的小媳妇跪在地上,一口口将气渡给其婆婆。结果,桩子家的看上去越来越荏弱,而桩子娘竟然慢慢缓过气来!不多时便起死复生!

    桩子娘一睁开眼,就见那位神仙便指着累得摊到在地的桩子媳妇说“你能捡回一条命,多亏你儿媳渡气给你,你后要好好待她,且莫再随意打骂!”

    刚那小媳妇附身给这妇人渡气时,苏青见其露出的手臂上一团团青紫之色。想来是被人用力揪出来的。

    “咳咳,我,我一定待她——好,好!谢神仙救命!”桩子娘十分虚弱的回道,看向儿媳的眼神退去往日的嫌弃,稍稍带着一丝温度。

    苏青见状心里悄然叹了口气,此界女子生存艰难,很重要的一原因在于婆母不慈,苛待儿媳,动辄辱骂责打。

    见那妇人醒来,桩子全家都激动不已口称活神仙,引得一众看热闹的村民争相跪拜。

    突然,一位浑身泥水,一脸血泪的妇人跑进来冲到苏青面前跪下哭求“神仙大人,请救救我的孩儿吧!若是救不回他,我也活不成了!”

    紧接着一位手持短棍的男子尾随而至,其后跟着一位年过四穿着黑布长褂的妇人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这小贱人,自已怎么不去死,害的我孙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见苏青满脸嫌恶的瞪着她,方才讪讪的住了嘴。

    苏青直直走向那妇人,随即扫了眼欲去拉那跪在地上的小妇人的青年村人。在她凌厉的目光下,那人缩回手悄悄退入人群中。

    “你这恶妇,眼角吊捎,口生三路恶纹。为人刻薄寡恩,命克儿孙!一生只得成一子三孙,前三个孙子因你儿媳命中带贵,方才保全性命。这第四个可没这么好命!”苏青停在那妇人面前冷冷的说。

    话音刚落。地上那满脸血渍的女子惊叫一声晕倒在地。

    所有村民的目光都落在这个黑衣妇人身上,刚赶到门口一位老妇也悄然放开揪住儿媳头发的手,只听普通一声,那个同样浑身**的年轻妇人扑倒在地。

    见状,苏青扫了眼一众村民冷声道“是什么让你们这些人这般苛待儿媳?你们。难道,没有生养过女儿?特别是你们,难道自已不是女人!若还这样作恶下去,就等着老天收拾你们吧!”苏青一一扫过这群村人中为人婆婆的中年妇人们道。

    接着,她又扫了眼身为人夫,为人父的青壮年村人说“你们也是女人生的,也有姐妹,女儿,怎么能下的去狠手打为自已生儿育女的人?”

    自从来到这个村外,苏青便发现这个村子怨气很重!

    想必是那种长久以来妄死的妇人太多积郁而成的阴厉之气!而这些戾气最重的地方就是村头那口塘。

    以是。她才忍不住进村点化村民一番,谁知刚一入村便遇到花儿。指点完她不久,待她赶到村头,祸事已发生。

    经过苏青一番教化,村中两位失子少妇方才免去性命之忧。同时,也改悄然变了村中沿续多年,娶过媳妇婆婆只当家不做事专挑儿媳妇不是的传统。

    三十多岁正是一个妇人年盛力强之时,整天无所事事尽挑小媳妇的刺了,这样的风俗实在太不好。

    难怪这个村中人都不长寿,一代代的都不积德保福。后代子孙能活到五旬就算大幸了。

    自桩子家出来后,那些个村民都三三两两散去。苏青正寻一个村中管事之人打探下村子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结果,待村民全部回去后几位年过五旬的老汉向她行来。

    “见过活神仙!我等几个是村里选出的村老,托老天的神活的长些。所以被大家推举掌管着一村琐事。”一位身着黑色长褂的老者道。

    苏青趁此机会将村中阴怨过度之事跟这些有地位的村老提了下。

    结果,一位年过五旬的老汉有些战战兢兢的说“神仙,你说村头那塘中阴戾之气最重?”

    苏青点点道“五行之中火主阳,水主阴,本身聚水这地容易招致阴物作祟。怎么,那塘中可发生过什么事?”苏青见他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出声问道。

    那老汉咳了声,以手覆面良久方才颤着音说“真是造孽啊!一年半之前桩子前头一个媳妇因为成亲几年无所出,被桩子及他娘天天打骂,结果想不开跳塘身亡了。”

    “这事儿我们怎么都不知道?不是说那娘们跟人跑了吗?”一位手持旱烟的老者惊讶的问道。

    年过五旬的老汉叹了口气“那事情是我亲眼所见的,怎么会错的了,当时我还想下塘去救人。结果良氏一入水便不见了踪影,连个水泡都没有冒!后来,我寻思着就悄悄把这事跟桩子爹说了,他怕事情闹大跟桩子两人悄悄过去打捞过尸身,也是一无所获!”

    那手持旱烟的老者疑惑的问“长治媳妇不知道吧?不然,怎么还敢跑去塘边洗衣服?”

    五旬老汉摇摇头道“桩子娘那娘们性子太厉害,嘴又碎,想必此事是瞒着她的。当初桩子父子为给良氏娘家有个交待,便对人说那良氏守不住妇道,跟着一个货郎跑了!”

    苏青一直没出声,听这五旬老汉说完此事的来龙去脉方才问道“村的塘是活水塘?”

    闻言,那位持旱烟的老者忙点头回道“正是,那塘下有个漩涡,早些年间也淹死过不少人。说来也奇怪,那漩涡本来没人知道,是在几十年前淹死了村里一个后生,大家才知道这塘里竟然还有个水涡!”

    那老者将旱烟掂起来,正欲点火,见苏青一派仙气清爽干净,便又悄然熄了抽一口的念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