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苛待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苛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正是她刚入村时遇到的花儿,同时也是昨晚出现在她梦中的女子!

    看她衣衫不整头发散乱,双目通红的模样,像是一夜未眠的样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见状忙弯腰将她扶起来,神色郑重的问道“花儿,你可是遇到什么为难之事?”

    花儿闻言身子一趔趄,又差点倒下,苏青忙伸手扶住她。

    “神仙,你一定要救救我,还有我的孩儿!自昨天遇到你之后,昨夜一整晚好像有什么东西拿住我一般,催着我起来抱孩儿出去。但我心里明白,不能听那东西的指使,一直求您保佑才强挺到现在。”花儿紧紧拉着苏青的袍袖忐忑不安的说。

    听闻此言,苏青突然想起昨晚良氏灵体曾说过,塘中那个阴物自得了飞遁至此的黑魔玉之后,功法大涨,可以控制这个村子的村民!

    结合花儿昨晚所遇之事,苏青几乎可以肯定是那塘中的阴物所为!看来,她要快点动手才好,不然,花儿母子性命怕是难保!

    花儿眉间的青黑之气已愈来愈重!再这样下去,不知是其孩儿性命不保,自已及家人也有可能被企及!

    思及此,苏青将一块有安定心神作用的灵玉给花儿,温言安抚已惊慌失措的花儿道“你佩上这灵玉先回家去。且记,这几天无论如何也不要出家门!更不要将孩子抱出家门一步!任何人都不行!”

    看着那小妇人像得了定心丸一般,紧紧篆着灵玉步伐坚定的回转家中,苏青快步向村头塘边而去。

    且说花儿刚来到家门口,只见婆婆抱着熟睡的孩子正准备出院子。

    花儿立刻扑上去一把抢过孩子尖声叫道“孩子不能出家门!”

    猝不及防之下被夺了怀里孩子的老妇一怒之下抬手一个耳光向花儿打去!“啪!”的一声,一夜未眠的花儿抱着孩儿被打倒在地!

    “娘!你怎么又打花儿!昨天没听到神仙说要善待儿媳妇儿吗?你真的也想我们分家另过吗?!”一个面皮白净,身子十分结实的青年男子见状忙跑到花儿身边将她扶起来,冲愣在门口的母亲叫道。

    花儿婆婆见状往地下一滚,哭叫着闹道“真没天理啊!当婆子的还要听儿媳的话啊!一点不敢不从啊!天杀的从老娘肚子出的东西都不要亲娘了——”

    “你这个婆娘!又闹什么!”一位年过四旬的壮年男子扛着一把锄头从外面回来,见自家婆娘坐在地下撒泼,门外围着一堆人看热闹不由怒吼出声。

    那婆娘正要诉苦。被其子抢先气哼哼的说道“刚才我娘又打我媳妇儿,花儿怀里还抱着孩子,被她一把掌打翻在地!”

    闻言,一众跑来围观的邻居不禁发出一片唏嘘之声!

    一大早丢这么大人。花儿公爹脸上也挂不住。不由怒从中来,上前一脚揣向犹自在地上撒泼的婆娘。

    花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第一次公然出言维护自已的男人,不禁又红了眼框,心里对那位神仙更加感激。更是在心里思谋着,若是她们母子逃过一劫的话。以后求相公找人为那神仙画一张法像来供奉!

    听着院中母亲的哭骂声,花儿男人柱子破天慌没出去拉助动手打人的父亲。他怜惜的看了眼身边红着眼框的妻子,伸手摸了摸正在吃奶的儿子柔声道“花儿,你没事吧!娘她没伤着你吧!”

    刚说完,只听到花儿喉中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他轻轻搂住她的肩,有些怜惜的将她垂在面颊上的乱发拂到耳后。

    结果,看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在花儿白净的脸上,已肿起老高。

    “娘,我娘她为什么打你?”柱子有些心疼的问道。没想到母亲她下手竟然这么狠!难怪连那神仙都看不惯村里婆婆动辄打骂儿媳的习惯。从而加以训导。

    “其实,都是我的错,不能怪娘,是我见她要抱着狗儿出去。一急之下夺过孩子,所以,她,她才动手的,是我的错,可,可神仙说过。狗儿这今天不能出家门!”花儿抬起头磕磕巴巴的说。

    “真的?神仙真跟你说过这话?狗儿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柱惊疑不定的问,经过昨日的事,他对神仙之言自然深信不已。

    难得自已男人这般体贴,花儿便将昨晚因何辗转难眠以及一大早出去寻神仙庇佑之事跟他细细说了一遍。

    听完。柱子眉头紧锁神色凝重的对花儿说“这些天,你在家里只管看好孩子,莫要出门就好,等下我去跟爹说声不让娘为难你。既然昨晚一夜没睡,你先搂着孩子补个觉吧!”

    这厢,柱子拉住还欲对娘对动手的父亲道“爹。别打了,刚才花儿出去又遇到那个神仙了,他说有脏东西盯上咱家狗儿了,这几天花儿她们母子都不能出家门,否则性命不保!”

    不料想,这一番话正好被悄悄在围墙外听热闹的一长舌村妇听去,这下可吓坏了,忙往家里奔去!她家里可也有个不满一岁的孙子呢!

    “满堂婶,你跑这么快干嘛?”一个年约三旬的妇人出来寻小女儿吃饭,差点着跟慌张往家去的满堂婶撞上。

    见是自已家里的侄媳妇儿,满堂婶本就是个嘴里藏不住事的人,又看到从远处跑过来不足四岁的侄孙女儿,忙拉住那三旬妇人向四周张望了下,压低声神神密密的说“我刚才在柱下家门外呀——”

    说到这里,她故意拉长了声。那三旬妇人忍不住道“柱子娘又作什么妖?听说早上打儿媳妇儿,结果被长生叔打一顿?”那妇人素来对柱子娘动不动就动手打花儿颇为看不惯,必竟她也刚从被搓磨的小媳妇熬过来的,上头苛刻的婆婆也才刚入土。

    是以,一时心里还向着那些被欺凌的小媳妇。

    说起来这个上塘村虽然富足一方,但苛待儿媳也是有名的。不过,这里却不养长寿老人,那些个长辈一般不过五旬便下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