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本事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本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所以,还有人家愿意把姑娘嫁进来的,至少嫁过来饿不着,还能得一大笔聘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至于寿数,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也就活个四五旬便下世。

    “她就是打儿媳妇,下手太重连孙子也刮到,结果被长生一顿狠揍!雀儿,你猜我在柱子家问外听着了啥——”满堂婶用胳膊拐了下侄媳继续卖关子道。

    雀儿见状不由好奇的问道“您还听到什么机密?”

    “……我听柱子跟长生说花儿一大早出去,又得神仙点化了!说是不让她带孩子出门,怕是咱村里有什么东西盯着那孩子了!你说,昨天刚掉塘里两小孩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是不是……”满堂婶一打开话匣子便收不住,最后猜疑到全村的孩子都可能遭劫。

    雀儿听完过,也深有同感,忙把自家两个孩子叫回家里关着。想到平日里处的不错的人家也有小儿,于是,再三交待了孩子莫出门也顾不得吃饭,将大门锁了跑去知会一声。

    结果,不到半天功夫,整个村子都茏照在一股紧张的气氛之中。

    当那位手不离旱烟的村老急匆匆的跑到村头找到苏青,求她救全村孩童时,苏青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她听完这位村老磕磕巴巴的叙述之后,心头大喜!

    没想到她一直苦恼不已事的事情经村中妇人一番无中生有的揣忖,竟然有着如此奇效!

    看着那一脸慌恐之色的村老,苏青故作神密的甩了甩手里的拂尘,语重心长的道“贫道观此事气机有异,村中恐有大灾,若不得破解之法,莫说小儿,只怕是有灭村之祸!”

    闻言,那村老以及尾随其前来的其他几个村老全都跪倒在地,一个劲的叩头,只是不出一声!

    见状。苏青若有所思的向那平静如镜的池塘看了眼道“你们先起来,此乃天机之道,到底有无灾祸,现今贫道也不得而知。”

    说完。她抚了抚雪白的拂尘,双目微闭掐指一算,然后慢悠悠的说“村中可一直有供奉神位?”

    那位带头来寻她的村老,面色复杂的看了眼面前的池塘,艰难的点点头小声道“有——”说完。似是十分畏惧一般忙跪下朝着池塘方向叩了叩。

    苏青闪身让过,她知道这村老并非拜的自已。所以,也不沾这因果。

    见神仙并不愿受自已的叩拜,那村老心里顿时有些没底。脸上慌恐之色更重,但却不敢发一言。

    苏青见状,故意郎声道“村老不必惊慌,既然你们一直有的供奉,那么待有大难来临之际,一定会有地神相守,保尔一村平安!”

    闻言。一众村老心中恐慌稍解,但那那手持长柄旱烟的村老,眉头却皱的更深!

    接着,苏青边往村外而行边道“贫道法力低微,只得窥见些许天机。不过,若真有大灾降临,必现天像示警,你等不必担心。贫道再此逗留许久,也该云游去了!”说完径直往村外行去。

    那村老本欲求苏青留下,但看了眼已愈加幽深的池塘。又惶然闭上了嘴。目送着神仙远去,直到看不见身影方才转身回村中老祠堂。

    得知神仙离开之后,村中之人莫名感觉一种说不上来的惊恐之意。特别是那些个妇人,想起那神仙最先点化花儿。

    于是。大家将孩子交待妥当锁在家中之后,一股脑的涌向柱子家。

    当从花儿口中证实活神仙确实点过化她莫带孩子出门之后,这些妇人们才再早已不耐烦的花儿婆婆开口驱逐之前离开,各自回家看住孩子不让外出。

    就这样过了两天,花儿心里越来越焦虑,想要带孩子出去的念头也愈发强烈!整整两晚都没合一眼!

    这天傍晚十分。村头水塘里突然火光冲天!

    两天来一直聚在一起的村老顿时委顿在地,那位手持旱烟的村老喃喃道“天像示警!大灾难真的要来了!难道真的有灭村之灾?”

    待村中人出涌到村头时,惊然发现一直平静无波的池塘上竟然燃起滔天大火!连附近村子的人都闻讯跑来围观这世所罕见的景观!

    塘中这场大火整整燃烧了半个时辰之久!

    水上生烈火!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结合前两天那神仙所言,上塘村人人自危!有些家底丰厚的人家已开始悄悄隐藏家里大件值钱物件,收拾细软,准备出去躲难。

    而一般人家也都在收拾粮钱,联系亲友。但他们却不知灾祸哪天会来,又止于何时!所以,全村人都急惶惶的,像没头苍蝇似的乱忙乱撞。

    “老栓哥,你说,是不是塘里那位又想要什么?”一位年过五旬,头发已然全白的老者看着那手执旱烟的村老问道。

    在村子正中的老祠堂里,村中五位年纪最长的村老彻夜未眠,忧心忡忡的想着上塘村的安危。

    自从那神仙离开之后,平日里只有过年或逢大事才开的老祠堂,竟然天天开着。不过村民却还是无人敢踏入一步。

    村里这五位德高望重的村老整日整日呆在里面商量对策。

    这更加让村民觉得,村子真的要有大事要发生。

    于是,村中的媳妇儿们大都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若是真的出什么大事,希望能保住一丝血脉。但青壮年却不愿为这没有确定音讯的事躲出去。

    祠堂中一位身着麻衣的老者摸了摸唇上的短髭,有些气愤的说“那位想要什么一向都是先明示村里,今年还未过半,村里已折数条人命!还有春上供奉的三牲血祭,这还不够么?”

    “老槐,莫要乱说话!小心对那位听到了。你望了成子是怎么死的?”一位留着长须的老者对身着麻衣的老者喝道。

    手持旱烟的老栓叹了口气说“当时,神仙已说的很清楚,我们村犯的灾星太大,他也无能为力。让我们求塘里那位帮忙,可这么大的灾——”

    说到这里,他也停下来点着旱烟狠狠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这么大的灾,若非塘里那位,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